手机上阅读

第二十九章 这是鼻涕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大泽乡的情况,我也了解了一些,中央要求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我们市的大泽乡当然不能落下。但是……”

    我一听但是。脑袋就大,不过没敢打断李建国的话。

    “市里还有很多贫穷的地方,钱就那么多。给了这边,那边就要少点。给了那边。这边就可能分不到,总之。你这个计划很好,路修成了,可以带动山里几个村的经济发展。我考虑一下。”李建国说。

    “谢谢李叔!”我立刻激动的说道。因为考虑一下,就有机会。

    “你也不要抱太大的希望,市里的资金很困难。就算这个项目最后通过了,也最多支援你三分之一的资金。剩下的钱,还需要你自己想办法。”李建国说道。

    我刚才心里还火热。瞬间凉了一大半,才解决三分之一啊。那就是说自己还要从别的地方搞七百万。

    ”李叔,你放心。只要有市里的支持,剩下的钱。我会想办法。”我牛逼哄哄的说道,其实自己有个屁的办法。

    “嗯,好好干,这次大泽山扶贫是个机会,能干出成绩来,调你到市里就容易多了。”李建国说。

    “李叔,我会努力工作的。”我说。

    这一次,竟然跟李建国聊得很开心,一直压在自己心里的问题,终于找到了一丝解决的希望,不然的话,我根本没有办法推动这个项目。

    吃完饭,我想离开,但是李菲儿的母亲非常热情的挽留,又洗了水果,让我陪着她说会话,于是只好坐下,心里有点郁闷,因为即便留在这里过夜,也不能碰李菲儿一下,看着不能吃,对于二十五岁的处男来说,就是最大的折磨。

    “小王,你父母知道你和菲儿的事情吗?”李菲儿的母亲问道。

    “嗯,知道。”我说。

    “他们什么态度?”

    “非常震惊,说我能娶菲儿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敢对菲儿不好,就打断我的腿。”我说的情真意切,其实就是满嘴谎言,但是我长了一张老实忠厚的脸,很容易蒙骗别人。

    李菲儿母亲听我这么说,笑得很灿烂:“就这几天,把你父母接到市里,我们见个面,结婚不用你家出钱,也不用你和菲儿找酒店,你们就好好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交给阿姨。”

    “谢谢阿姨。”我说。

    “这样吧,明天你们就去登记。”

    “登记?”我愣了一下,然后扭头朝着旁边正在看电视的李菲儿看去。

    “妈!我们不急。”李菲儿立刻说道。

    “你不急,妈急,都三十六岁了,既然跟小王看对了眼,那就快点结婚,明天去登记,不然的话,就别认我这个妈。”

    李菲儿也傻眼了:“妈,真不用这么急,我还要搞个告别单身的宴会呢。”她说。

    “登记又不耽误你搞宴会,明天我亲自带着你们两人去登记。”李菲儿的母亲说道,随后竟然拿出了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喂,刘主任吗?我是霍思柔啊,明天菲儿要去登记结婚,你给排个前边的号。”

    电话另一边说什么,我听不清,估摸着这个刘主任肯定是民政局的一个主任。

    “一号啊,行,我一早就带他们过去。”李菲儿母亲说道。

    随后两人又聊了一会,这才挂断电话。

    在李菲儿母亲打电话的时候,我一直用跟神跟李菲儿交流,她好像有点慌,我更是没有办法,再说了,在这个家里,怎么可能有我说话的权力呢?

    晚上九点半,我和李菲儿回到了她的房间,刚关上门,她便怒视着:“你为什么不阻上我妈?”

    “大小姐,我有什么资格说话,我们两人结婚,你是下嫁,我是攀了高枝,我敢说话吗?”我反驳道。

    李菲儿眉黛紧皱,嘴里嘀咕着:“心里还没准备好呢。”

    “反正是假的。”我说。

    “假的怎么了?这可是本小姐第一次结婚,你以为是过家家啊。”李菲儿莫名其妙的朝着我发火。

    我不敢反驳,只好撇了撇嘴,小声的嘀咕道:“好像谁不是第一次结婚似的。”

    “你说什么?”李菲儿冷冰冰的瞪着我问道。

    “那个,你能不能赞助一点钱。”我吞吞吐吐的说道。

    “哼!”没想到我的话音刚落,李菲儿彻底反翻了,她说:“想要要挟我?跟我要钱?你还真是胆大啊,看不出来。”

    “李、李总,你可能误会了,我的意思是说,你能不能赞助一点钱帮大泽乡修条公路,刚才李市长说了,市里可以出三百万左右,还有七百万的缺口。”我鼓足勇气盯着她说道,这可是关系着全村人能不能致富,同时还有老支书的期望,我不想让他失望,老支书可是自己从小就敬重的人。

    “我凭什么赞助。”李菲儿冷哼了一声。

    “做善事会有好报的。”我说。

    “你在咒我?”李菲儿眼神更加的冰冷。

    “不不,绝对不是,你是天蓝集团的董事长,钱现在对于你来说就是一个数字,但是对于大泽乡,特别是山里的人来说,那就是希望,你给了他们希望,他们会感谢你一辈子的,我一直相信因果循环,你现在种下了因,以后会有好果的。”我非常认真的对她说道。

    宇宙到底是什么,我们人类还没有研究透彻,但是有一点已经得到了印证——质量守恒,既然质量是守恒的,那么精神也应该是守恒的,一切也都是守恒的,只有维持一个平衡,才是最佳状态。

    佛门的因果循环其实是存在的,就像上天给你关上了一扇窗,就会给你打开另一扇窗,这个世界相对来说是公平的。

    “我的钱也是辛苦赚回来的。”李菲儿说。

    我想了一下,李菲儿其实说的也没错,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吹来的,想让她出钱,必须打动她的内心:“李总,你看什么时候有时间,跟我去一趟我们村吧。”

    “干嘛?见你父母?你不要入戏太深,记清楚,我们是假结婚。”李菲儿瞪着我说道。

    “我只是想让你去看看山里人的生活。”我非常真诚的说道。

    李菲儿微皱了一下眉,说:“我很忙。”

    我没有再说话,因为李菲儿已经朝着卫生间走去。当她出来的时候,穿着一件粉红色的吊带小睡裙,跟上一次的睡裙差不多,只是这一件好像更短,我不由的看呆了,感觉好像出现了男性的反应。

    “再看就阉割你。”李菲儿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我心里一阵委屈,暗道一声:“谁让你穿这么少,老子还是处男,怎么可能不看,又怎么可能没有反应,妈蛋,今天晚上非难受死不行。”

    本来想去洗澡,可是没有想到身后传来李菲儿的声音:“今晚你不准洗澡。”

    “为什么?”我扭头问道。

    “上次你把我的卫生间搞脏了,反正就一晚上,你凑合一下吧。”李菲儿说,这次倒是没有凶巴巴,估摸着她自己心里也觉得这个要求很过份。

    “我刷牙总可以吧?”

    “没给你准备牙刷,上次我妈拿来的牙刷,第二天就被我扔掉了。”她说。

    “上厕所总行吧?”我一脸气愤的说道,心里想着:“又不是老子要来,再说了,假结婚是给你帮忙,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当我是什么啊。”

    不过想到李菲儿刚刚把自己从看守所捞出来,我心里的火便又压了下去,没有她,我估摸着自己肯定要坐牢。

    “行吧,上完厕所必须用消毒水刷干净。”李菲儿说。

    “刷……”我刚要说刷你妹,不过最终没有说出口:“好吧!”我垂头丧气的走进了卫生间,心里暗道一声:“多亏是假结婚,如果是真结婚,自己这一辈子就完蛋了,在这种家庭不可能有一点男人的尊严和地位。”

    我上完厕所,十分不情愿的用84消毒液刷了一下,换上睡衣之后,一脸郁闷的走出了卫生间。

    李菲儿坐在床上噼里啪啦的打着电脑,竟然在工作,我盯着她看了几秒钟,立刻把目光移开,因为发现她胸前好像有两个小豆豆,竟然没有穿内衣。

    “她是不是在勾引我?”我在心里暗暗想道,随后马上否定了这个不靠谱的想法。

    稍倾,我把毯子铺在地板上,然后躺了下去,拿出手机调到静音,打开了**。

    卫青曼发来不少照片,其中有张照片上是一栋四间瓦房加一个独立院子:“这个不错。”我心里暗道一声,马上给卫青曼发了一条信息:“四间瓦房加独立院子那个房子怎么租?”

    大约不到一分钟,卫青曼的信息就出现了:“一个月八百块,有点贵,我明天再去跟房东讲讲,他家跟我们家有点亲戚。”

    “八百就八百,不用讲了,明天你帮我租下来,我现在转给你钱,对了,一次性要交几个月的钱?”我问。

    “半年。”卫青曼回道。

    于是我立刻通过**转了四千八百块钱过去。

    当天晚上,我跟卫青曼聊了一个多小时,随后才睡觉,睡梦中我竟然梦到了李菲儿,并且还要跟她做那种事,可是她一直在反抗,我无论如何也进不去,于是一着急便醒了。

    呼哧!呼哧……

    我的呼吸都变粗了,生怕自己的异常把床上的李菲儿吵醒,几分钟之后,呼吸才变得平稳,但是却发现下面撑起很高的帐篷,膨胀的十分难受。

    “睡觉,睡觉!”我开始自我催眠,可是一点用都没有,翻来覆去睡不着,于是我悄悄的起床,也没有穿妥协,赤脚朝着卫生间走去,生怕弄出一点声音。

    吱呀呀!

    我一点一点的将卫生间的门打开,闪身走了进去,然后又一点一点的关闭,这才敢大声的呼吸。

    卫生间里竟然一点李菲儿的衣物都没有,这令我十分的郁闷,于是只好闭上眼睛想象着她一丝不挂的样子,然后右手伸到了下面,练起了麒麟臂。

    ……

    十几分钟之后,我把卫生间打扫干净,又等呼吸正常之后,这才悄悄的返回卧室,邪火出来了,我躺下再一次睡了过去,可是感觉好像没睡多久,突然感觉脸好像被人抽了一巴掌。

    啪!

    耳边还有轻微的脆响,我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发现房间里亮着灯,眼前是两条雪白的大长腿,再往上看,竟然是一条有卡通图案的小内裤。

    咕咚!

    我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下一秒,啪!满脸怒气的李菲儿立刻后退了一步,同时伸手又给了我一记耳光。

    “你干嘛?”我瞪着她质问道:“你虽然是李市长的女儿,虽然把我从看守所里捞出来,但是你也不能随便打人吧?”

    “随便打人?我要打死你个臭流氓。”李菲儿拿起拖鞋朝着我身上打来。

    啪啪!

    我又挨了二下,立刻起身就跑,跑到房门口,扭头瞪着她说:“你再打我,我立刻出去自首,把所有事情都说出来。”

    “你敢!”李菲儿瞪着我冷冰冰的说道。

    “我怎么不敢,我是来帮忙的,你不能无怨无悔的打人。”我说。

    “我无怨无悔,好,今天让你死个明白,给我过来。”李菲儿小声的呵斥道。

    我盯着她手里的拖鞋,一脸紧张的说道:“你、你先把拖鞋放下。”

    李菲儿把拖鞋放下之后,带着我走进了卫生间,我眉头微皱,心里有点惴惴不安:“应该都打扫干净了啊,还用水冲过好几遍,不会留下什么痕迹。”自己干的什么事,自己心里很清楚,但是现在绝对不能认帐,更何况李菲儿一般不会有证据。

    “这是什么?”她脸色有点发红的指着马桶边上的一点像鼻涕的东西对我问道。

    “这、这……”我一瞬间有点慌,不过几秒钟之后,立刻镇定了下来,说:“好像是痰吧或者是鼻涕。”

    “你……”李菲儿瞪着我,脸颊红得像块红布,眼睛里露出愤怒的目光。

    “李总,你认为这不是痰或者鼻涕吗?那是什么?”我装出一脸无辜的模样问道。

    “是、是、是……”她连说了三个是,都没有张开嘴,最后怒道:“给我打扫干净。”

    “好咧,打扫卫生就打扫卫生,你打人是不对的。”我对着她的背影说道。

    “你……”李菲儿猛然转身,脸色已经阴沉了下来。

    “我马上打扫。”我立刻拿起拖把准备打扫。

    砰!

    李菲儿摔门离开了卫生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