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十一章 侥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走出市委大院,我深吸了一口气,自己破坏了李菲儿对婚姻的憧憬。她又何尝不是把我对婚姻的梦想给打破了呢?以前心里想着找一个小鸟依人型的老婆。然后好好的宠爱她。现在……真正找到爱的人,已经变成了二婚,好像有点对不起以后的老婆。

    稍倾。我拦了一辆出租车:“师傅,阳城县。”

    出租车疾驰而去。我坐在后排闭目养神。陪着卫青曼去县城看了一场电影,最后竟然发展成把人打成重伤。然后又在看守所待了十几天,感觉有点倒霉,但是同时也有点庆幸。

    在冰店遇到的那两名小混混。以前应该是杨萍老公的小弟。并且杨萍的老公竟然没有被枪毙,明年就要出来了,可是杨萍却说他死了。欺骗了我。

    还有杨萍以前的私生活应该是相当的混乱,跟老公手下的小弟玩三披。想想我都觉得有点恶心。再加上这一次,我关进看守所。她竟然连一次都没有去过,说明是一个凉薄之人。手段多,心黑。不是好女人。

    “回去马上从她那里搬出去,以后就是路人。还好没有跟她发生关系,不然的话,还不知道会有什么麻烦。”我在心里暗道一声侥幸。

    二个小时之后,我回到了阳城县,在阳城县找了一辆摩的,花了三个多小时又回到了大泽乡,因为坐的是摩托车,所以下车之后,一脸的灰尘,搞得灰头土脸。

    我付了车钱,朝着杨萍的小卖部走去。当灰头土脸的出现在小卖部里的时候,杨萍正在一边吃署片,一边看电视,进去的时候,她都没有回头,只是问了一句:“买什么?”

    “我来拿行李。”我说。

    杨萍终于扭头看来,脸上露出吃惊的表情:“王浩,你不是被抓进去了吗?”

    “嗯!”我点了点头,问:“我的行李呢?”不想跟她废话。

    “我扔了,以后你可能几年出不来了。”杨萍说。

    “哦!”我应了一声,想了想,反正也就几件衣服,重要的东西都在自己身上,于是便不再啰嗦,转身离开了她的小卖部。

    “喂,王浩,你等等。”杨萍追了出来。

    我冷漠的看着她,问:“还有什么事吗?”

    “那个,你怎么出来的?”她好奇的询问道。

    我看了她一眼,一句话都没说,转身就走,不想再跟杨萍有一点关系,她是一个可怕的女人。

    “切,估摸着已经被开除了公职,还牛个屁。”身后传来杨萍尖酸刻薄的声音。

    我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摇了摇头,快步朝前走去,不想再看这个女人一眼,想想十几天还想着在她身上从男孩变成男人,现在却觉得十分的好笑。

    “王浩啊,以后你真得要瞪大了眼睛,分清楚好女人和坏女人,不然你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钱。”我在心里暗暗对自己警告道。

    稍倾,我来到了大泽山饭庄门前,给卫青曼发了一条短信:“回来了,在饭店门口。”

    大约等了一分多钟,卫青曼从饭庄里跑了出来:“王浩,你真没事了?”

    “这不好好的,什么都没缺。”我笑着说道。

    “太好了,我去找过我表姐,她说你马上就会被开除公职,这辈子怕是要在牢里度过了,把我胆心死了。”卫青曼说。

    “警察说我是正当防守,查清楚了便放了。”我轻描淡写的说道。

    “你还没吃饭吧?快进来,我叫后面给你炒两个菜。”卫青曼招呼我进饭店。

    “先别急着吃饭,你帮我找得房子呢,我已经跟杨萍讲清楚了,不在她那里住了。”我说。

    “哦,那你的行李呢?”卫青曼奇怪的问道。

    “被杨萍扔了,她以为我回不来了。”我苦笑了一声,回答道。

    “她怎么能这样。”

    “算了,不说她了,房子呢,帮我租下来了吗?”我问。

    “租了,走,我现在就带你去。”卫青曼说。

    我跟着卫青曼朝着饭庄后面那边街走去,大约不到走了不到五分钟的路,便来到了租住的地方,四间瓦房,一个很大的院子,我看了看,说:“太好了,这地方既安静,还有这么大的院子。”

    “就是有点贵。”卫青曼说:“你如果不是急着租,我还可以帮你讲讲价。”

    “没事,这个房子我很满意。”我说,随后走进了屋子,却猛然发现,屋子打扫的干干净净:“咦?这么干净?”

    卫青曼脸色一红,说:“我闲着没事,就打扫了一下。”

    “谢谢,我洗把脸,请你吃饭吧。”我说。心里真得很感谢卫青曼,她果然是一个好姑娘。

    “还请我吃什么饭啊,镇上一共就我家一家饭店,你洗脸休息一下,我回饭庄让厨师给你炒两菜,一会给你送过来。“卫青曼说道,随后转身走了。

    “不用!”我追出去的时候,她已经跑远了,只能对着她的背影喊了一句,也不知道听到了没有。

    返回屋子,我从井里打了凉水,脱了上衣,开始洗刷了起来,洗干净之后,坐在屋子里,拿起手机拨打了牛桥山的号码,电话很快接通了,传来了牛桥山的声音:“喂,王浩,听说你被抓进了看守所?”

    “牛主任,我已经出来了,警察说我正当防卫。”我说。

    “那就好,局里你放心,并没有开除你的公职。”牛桥山说,他在体制内混了这么多年,当然知道我现在最想知道什么。

    “谢谢牛主任。”我感谢道。

    “不用谢我,你小子是不是上面有人,被关进看守所十几天,孙局长亲自发话,不让局里议论,还说相信你是一位好同志。”牛桥山说道。

    “真没人,我就是一个山里人。”我当然不会把跟李菲儿的关系说出去,现在还不是时候。

    跟牛桥山聊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心里对李菲儿的感激又增加了一分,她可能早就跟县里打好了招呼,不然的话,等她把我捞出来,估摸着辞退自己的红头文件都下来了。

    公务员的职位保住了,我的心也放了下来,突然感觉肚子好饿,稍倾,卫青曼提着一个篮子走了进来,篮子里有二盘菜和几个馒头,还有一瓶冰啤酒。

    实在是饿了,我也没跟她客气,狼吞虎咽了起来。

    “慢点,以后你可以天天到我家饭庄里吃饭。”卫青曼说。

    “好呀,不过我一定要给饭钱。”我说。

    “不用!”卫青曼立刻摆了摆手。

    “我是一名党员,不能拿群众一针一线,更不能吃白食,你如果不收钱,就是让我犯错误,以后我就再也不去吃了。”我斩钉截铁的说道,同时从钱夹里掏出一千块钱递了过去。

    “不用这么多。”卫青曼说。

    “你先拿着,我身上就这么多,吃光了,你再跟我要,记着,一定要跟我要啊。”我盯着卫青曼说道。

    “嗯!”她点了点头,把一千块钱接了过去。

    铃铃……

    正吃着饭呢,我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看了一眼,竟然是李菲儿的电话,于是立刻把嘴里的饭咽下去,随后按下了接听键:“喂,李总,有什么吩咐?”

    “你在那?”李菲儿问。

    “大泽乡啊,刚回来。”我回答道。

    “立刻给我滚回来。”她说。

    “啊!”我一瞬间傻眼了,有一种想骂人的冲动:“李总,我刚回来,眼看着天快黑了,你有什么事情能不能明天再说。”

    “我想喝酒,马上给我滚回来。”李菲儿说。

    “喝你妹!”我心里暗骂了一句,因为太欺负人了,沉默了几秒钟,我鼓足勇气对她说道:“李总,你把我从看守所里救出来,我非常感激,从内心里感激你,但是这并不代表我是你的奴隶,要时刻听从你的……”

    可惜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李菲儿打断了:“再多说一句话,明天我就把你打回原形。”

    听她这样说,我心里的火也有点压不住了:“李总,你这样做,我就把我们两人的事情告诉你爸妈,全盘托出,你妈应该都开始发喜糖了吧,到时候看你怎么收场。”我说。

    “王浩,你想死的话,就试试看。”李菲儿的声音突然提高了八度,我马上把手机离耳朵距离远了一点,同时有点后怕,赤果果的威胁李菲儿,也不知道那里来的胆气,好像自从看到结婚证之后,我的胆气便越来越大了。

    “李总,我也不想这样,天都快黑了,要不你找别人陪你喝酒?”我试探着说道。

    “不行,你必须滚过来。”李菲儿不依不饶,很是固执。

    我眉头紧锁了起来,思考了片刻,硬拼肯定是不行,只能迂回:“李总,你天天在酒吧里喝酒不闷吗?我有一个建议。”

    “说!”

    “要不你来大泽乡吧,这里空气清新,还能看到月亮和星星,吹着山风,看着天空中的星星和月亮,喝上一杯酒,这画面,这诗意,比那些破酒吧强多了。”我使劲忽悠道。

    电话里出现了片刻的沉默,大约十几秒钟之后,李菲儿的声音传了过来:“听起来不错,我这就过去,你给我发定位。”

    “好咧,你开车慢……”

    啪嗒!

    我的话还没有讲完,李菲儿已经挂断了电话。

    “擦,王浩,你真是自作多情,人家千金大小姐用得着你关心。”我在心里自嘲道。

    “王浩,你这里要来人?”卫青曼的声音传了过来。

    “嗯!”我点了点头,说:“青曼,你给我整点下酒的菜,四个就行了,可以吗?”

    “没问题,我现在就回去让后厨给你做。”卫青曼说。

    “不用急,从浮山市到我们这里,即便开车也要四、五个小时。”我说,随后看一眼手机,现在是下午四点半,李菲儿自己开车至少八点以后才能过来,主要是阳城县到大泽乡的路不好走。

    “哦!”卫青曼应了一声,然后弱弱的对我询问道:“那个李总是什么人啊?”

    “她是……”我刚想说她是李市长的女儿,想了一下,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一个普通朋友。”

    “哦!”

    稍倾,我吃饱了饭,感觉有点困,于是对卫青曼说:“青曼,我昨晚没睡好,有点困。”

    “那你睡吧,我回去了。”卫青曼收拾了碗筷站了起来。

    “青曼,真得很感谢你。”我非常认真的说道。

    “不用,我们不是朋友嘛,你还带我去看了七月和安生。”卫青曼脸色一红,低下了头。

    真是一个害羞的姑娘!

    几分钟之后,卫青曼离开了,我躺在床上看了一会手机,随之睡了过去,昨天晚上根本没有睡好,白天又是喝酒,又是坐车,早就因了。

    不知睡了多久,被一阵手机铃声吵了起来,我迷迷糊糊的起身,打了一个哈欠,这才拿起手机,发现是李菲儿来电:“喂,李总,你到了吗?”

    “你们这里是什么破地方,4G信号这么差。”李菲儿抱怨道。

    “镇上还好,山里有时候没有信息,连手机都打不了。”我说。

    “我在乡汽车站这里,马上过来。”李菲儿冷冷的说道,随后挂断了电话。

    我急忙穿鞋,朝着外边跑去,离开的时候,也没有锁门,反正屋子里没有值钱的东西。

    路过大泽乡饭庄的时候,给卫青曼打了一个电话:“喂,青曼,我朋友来了,你的下酒菜弄好了吗?”我问。

    “已经好了,我马上给你送去。”卫青曼说。

    “谢谢你。”我说。

    十几分钟这后,我跑到了乡汽车站,因为镇子很小,半个小时就能把整个镇子游览一遍。李菲儿的路虎车停在路边,镇上的几名小孩子正围着呢,大泽乡很穷,这种豪车很少见。

    我走了过去,把围在车旁边的几名小孩子赶走,然后打开车门坐了进去:“李总。”

    “口才不错,把我忽悠了过来,如果没有你电话里说的那么好,你会知道后果。”李菲儿瞪着我凶巴巴的说道。

    “李总放心,我们大泽乡虽然穷,但是自然风光比城里强百倍,空气也新鲜,再说了,你在浮山市能看到星星和月亮吗?”我说。

    “哼!”李菲儿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