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十二章 月下美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在我的指引下,李菲儿开着车沿着镇内唯一的一条主路,朝着前边驶去。

    经过杨萍小卖部的时候。她正在外边跟一群妇人乘凉。路虎这种越野车。镇上的人很少见,杨萍却知道,因为我听到她喊了一声:“怎么来了一辆路虎。少说也要一百多万,啧啧。不知道是那个大人物。”一边说还一边往里边张望。

    我虚荣心作祟。故意将车窗玻璃放了下来,正好跟杨萍的脸对上。只见她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一脸的疑惑的表情。

    “我去买箱矿泉水。”我对李菲儿说道。

    “嗯!”她点了点头。

    于是我便下了车,对杨萍说道:“给我来箱矿泉水。”

    “哦!”杨萍应了一声。估摸着她现在脑袋一片混乱。想不明白我为什么能从看守所里出来?又为什么会坐在一百多万的豪车里?

    我没有理睬杨萍疑惑的目光,接过矿泉水付了钱,把矿泉水放进后备箱。然后坐进了路虎车里。

    “杨萍,那不是你找的姘头吗?”

    “对啊。你不是说他要坐一辈子牢吗?”

    “人家是不是把你甩了,看到刚才车子里的那个女人了吗?我这辈子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

    “还有那气质。啧啧,一看就是有钱人。”

    ……

    街上乘凉的妇人们开始七嘴八舌的议论了起来。我把车窗关上,将这些议论都挡在车外。不过心里却暗暗得意,感到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嘴角处突然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

    “幼稚!”耳边突然传来李菲儿冷冰冰的两个字。

    我看了她一眼,立刻把脸上的笑容收了,估摸着刚才自己肯定是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王浩啊王浩,别在李菲儿面前丢人,以后要注意一点。”我在心里暗暗告诫自己。

    稍倾,路虎车停在了我租住的院子旁边,下车之后,李菲儿眉黛微皱,一脸嫌弃的模样,她今天穿了一条碎花的连衣裙,细跟黑色凉鞋,露出雪白纤细的小腿,胸前还露出大片的皮肤和雪白的脖颈,脖子上戴着一条细小的项链,挂着一块圆圆的祖母绿,我估摸是真得祖母绿。

    “你就住这里?”她皱着眉头问道。

    “嗯!”我点了点头,开玩笑道:“大院子,四房大瓦房,我一个人住,阔气吧。”

    “切!”李菲儿从鼻子发出一个鄙视的声音,随后抬脚朝着院子走去。

    院子里铺的是鹅卵石,她穿着细细的高跟凉鞋,差一点摔倒,还好我眼急手快,立刻扶住了她的胳膊:“没事吧,来农民怎么不穿平底鞋。”我说。

    “谁知道这里这么穷。”李菲儿嘀咕了一句,把我的手甩开。

    “王浩,你朋友来了。”卫青曼坐屋里走了出来。

    “嗯!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她叫卫青曼,是我刚认识的朋友,她叫李菲儿,是我的朋友加恩人。”我说。

    “你朋友好漂亮啊。”卫青曼看着李菲儿竟然露出花痴的表情,可见李菲儿的容貌到底有多大的杀伤力,她今年三十六岁,二十六岁的时候,怕是更加的迷人吧。

    其实我不够了解女人,在很多年之后,我才明白,此时此刻三十六的李菲儿才最迷人,像是一只已经绽放的玫瑰,气质、容貌等各个方面都已经达到了巅峰状态。

    十六岁、二十六岁都太青涩了,还不成熟,对于小青年来说也许有吸引力,但是对于真正成熟的男人,三十六岁的李菲儿才最俱杀伤力。

    咳咳!

    我干咳了两声,卫青曼才从呆滞状态清醒过来,她立刻脸红得像块红布,朝着院外跑去:“王浩,我先走了,菜给你放在桌子上。”

    “一块吃点。”我朝着卫青曼的背影喊道。

    “不了,改天!”她说,然后一溜烟消失在夜色之中。

    “你这个朋友不错。”李菲儿说。

    “那当然不错,小姑娘很单纯的,心又善良。”我说。

    “越是这样,你越不应该跟她过于亲密。”李菲儿瞥了我一眼说道。

    “为什么?”我眨了一下眼睛,疑惑不解。

    “自己想,去车子后备箱把树抱进来。”李菲儿把车子钥匙扔了过来。

    “哦!”我应了一声,转身去搬酒,至于她刚才说的话,直接给无视了,心里想着:“怎么就不能跟卫青曼做朋友了,切!”

    路虎车后备箱里有一箱红酒,奔富707,我也不知道价格,估摸着挺贵的。

    将红箱搬到院子里,我关上院门,然后又走到堂屋把桌子和椅子搬了出来,院子里有一颗榕树,我把桌子放在榕树下,又把四个下酒菜摆上,喝红酒的高脚杯和醒酒器李菲儿带了一套过来。

    我忙里忙外,李菲儿则站在院里抬头看月亮,月光洒在她的身上,让她变得朦胧起来,气质好像也发生了变化,像是天上的仙子下凡,有一丝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

    咔嚓!

    我抓住了这一刻,用自己的华为手机拍了下来,华为自带徕卡相机,拍照非常的专业。

    “喂,你是嫦娥姐姐吗?要回到月亮上去吗?”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李菲儿扭头看了我一眼,好像并没有生气,迈步走了过来,坐在了椅子上,说:“这里确实不错。”

    刚才还皱着眉头说什么破地方,这才多久,马上改嘴了,女人的话有时候真不知道那句是真的,那句是假的?

    我给李菲儿倒了一杯酒,她慢慢端着,小口小口的喝着,抬头看着天空中的月亮和星星,不知道在想什么,总之一句话没说,她、榕树、夜色、月光仿佛融合在一起,形成一副美丽的画。

    “喂,你说人为什么非要结婚?”李菲儿突然开口对我询问道。

    “生理需求和延续后代吧。”我想了一下,回答道。

    李菲儿没有说话,继续喝酒。

    “吃点菜,都是山里的纯天然食品,味道非常棒,你在市里肯定吃不到。”我说。

    李菲儿看了桌上的菜一眼,随后拿起了筷子,夹了一点点放在嘴里,然后眼睛一亮,说:“这什么东西,很好吃。”

    “一种大泽山特有的野菜,凉拌着吃味道很鲜美。”我说。

    “真不错。”李菲儿赞不绝口。

    我突然意识到了这是一个机会,于是马上给李菲儿介绍另外三道小菜,都是山里东西做的。吃完之后,她对另外三盘小菜也给出了很高的评价。

    “李总,这些都是山里的土特产,你说搞个农家乐能不能行?”我盯着李菲儿问道。

    “当然行啊,这么好的东西,肯定能火起来。”李菲儿说。

    “可惜啊,山里这种东西很多,就是没有路。”我叹息了一声说道。

    李菲儿瞥了我一眼,说:“修路想要钱跟你们局长、县长要去。”

    她太聪明了,我心里想什么被一眼看穿了。

    “李总,修路造桥是积福的事情,你……”

    “喝酒。”我的话被她打断了,于是只好陪着她继续喝酒,一瓶红酒喝完之后,李菲儿站了起来,吟诵起来了李白的诗。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

    ……

    她背诵的抑扬顿挫,富有感情,我不知不觉被她的声音吸引,微闭着眼睛,跟着小声吟诵了起来。

    又一瓶红酒被我们两人喝光了,我脑袋变得昏昏沉沉,在酒精的刺激下,也有一种想要吟诵诗的冲动。

    李菲儿在月光下跳起了舞,非常的美,并且她一边跳一边还吟诵着李白的另一首诗。

    穷愁千万端,美酒三百杯。

    愁多酒虽少,酒倾愁不来。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