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十三章 终于看到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李菲儿彻底的喝醉了,我也喝醉了,最后两个人像疯子一般。在院子里一边胡乱挥舞着双手。一边吟诵着含糊不清的诗。

    蒙蒙胧胧。我感觉跟李菲儿搂着肩一块回了屋,至于后面的事情更加的模糊,意识好像沉入了黑暗之中。

    睡梦中我感觉到一阵寒冷。打了一个冷颤,突然醒了过来。发现外边天色未亮。脑袋针扎般的疼痛,口甘想喝水。

    下一秒。我发现自己坐在床下边,正双手抱着李菲儿的一条腿,将她的小脚楼在怀里。至于李菲儿。她斜着躺在床上,碎花连衣裙推到了腰间,两条修长的大腿完全露了出来。还有一条黑色的小内内。

    李菲儿的小腿很纤细,皮肤十分的光滑。我不由的轻轻的抚/摸了起来,特别是她的小脚。柔弱无骨似的,还染着黑色的指甲油。增添了一丝神秘和性感。

    我轻轻的抚/摸着她性感的小脚和光滑的腿,心里的邪火越来越强烈。不由自主的轻轻将嘴唇吻在了她的腿上,那种感觉一瞬间让我有了男性的反应。

    呼哧!呼哧……

    我的呼吸加粗。口里不受控制的出现了唾液。

    “王浩,你不想死的话就快点把嘴拿开,不然的话,一会李菲儿醒了看到你在吻她的腿,就彻底完蛋了。”脑海之中有一个声音对自己警告道。

    我深吸了一口气,拼命将心中的邪火压了下去,然后慢慢的站了起来。口里很渴,想去倒水喝,但是身体却走不动了,因为李菲儿的连衣裙推到了腰间,两条大腿和黑色的小内内全部露在外边。

    李菲儿的两条大腿雪白修长,闪着光芒,这已经很诱人了,更诱人的是她的小内内好像很薄,隐隐约约看到中间有一道缝隙从小内内的褶皱中凸显出来。

    “那就是女人最神秘的地方吗?”我盯着李菲儿黑色小内内上的褶皱,心跳加快,砰砰砰……仿佛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同时呼吸越来越急促,下面更是像要爆炸了似的,撑得很难受。

    不知站在原地多久,早就忘记了口渴,目光一直盯着李菲儿黑色小内内上的褶皱,突然,我的身体像不受控制一般,伸出右手朝着那道小缝缝摸去。

    “王浩,快住手,你想死啊,万一李菲儿被弄醒了,真得会死人。”一个声音在我脑海之中响起,不过立刻被另一个更强烈的声音所击败:“二十五年了,从来没有看过现实中女人的私密之处,今天一定要开开眼,再说李菲儿的那个地方,也许还没被男人看过吧。”

    我的右手颤抖着,浑身都在颤抖着,但是并没有退缩,右手带着一股决然的勇气触碰到了李菲儿的黑色小内内,然后只用一根指头,隔着小内内在外边抚/摸了一下那道缝隙。

    “终于摸到了,这就是女人最神秘的地方。”这一刻,我仿佛停止了呼吸,下面撑起的帐篷直接湿了,对于处男的我来说这种刺激已经很大了。

    嘤!

    突然床上的李菲儿发出一个声音,我一瞬间吓得灵魂出窍,右手指都没有收回来,整个身体仿佛僵硬了一般,虽然心里不停的在呐喊着:“王浩,把手收回来,马上装睡。”可惜身体根本不受自己控制,完全处于呆滞状态。

    还好李菲儿只是嘴里发出一个声音,身体扭动了一下,根本没有睁开眼睛,更没有清醒过来。

    呼……

    半分钟之后,我深深的呼了一口气,身体才渐渐恢复控制,随后急忙把右手缩了回来,额头上冒汗,一阵后怕,万一刚才李菲儿醒了过来,我怕是真要被她打死,最轻也是剁掉手指头,当然农业局的职务也别想保住了。

    稍倾,我转身朝着堂屋走去,喝了一杯水,感觉好多了,只不过下面的内裤已经湿了,刚才自己的手指碰到李菲儿黑色小内内的一瞬间,便已经一泄千里。

    网上说这是处男的正常反应,跟女人做几次就好了,可惜二十五岁了,我还从来没有跟女人做过。

    行李都被杨萍扔了,所以屋子里也没有换洗的衣服,这让我非常的郁闷,正犯愁呢,却突然发现堂屋里有一个塑料袋,里边露出一条毛巾。

    “咦?这是什么东西?”我眨了一下眼睛,心中暗道一声。

    走过去把塑料袋打开,发现里边有毛巾、牙刷、牙膏、还有几条内裤:“我去,这不会是卫青曼买的吧?对,肯定是她,没想到她这么细心,估摸着是知道我的行李被杨萍扔了,趁着回去做菜的时候,去附近的小超市买的。”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真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好姑娘,以后谁娶了你肯定会很幸福。”我嘴里嘀咕了一声,立刻把新内裤换上了,因为穿湿了的内裤太不舒服了。

    稍倾,我本来想去西屋睡,但是鬼使神差的又走进了东西,看到李菲儿仍然斜躺在床上,两条大腿和黑色小内内还露在外边,我的呼吸再次加粗,心跳也跟着变快。

    “要不要脱下来看看。”突然一个大胆的想法从我心里冒了出来。

    “不可以,王浩你想死的话就去做,肯定会把李菲儿弄醒。”脑海中立刻有一个声音反对。

    “她喝了很多酒,现在又是凌晨三点多,正是最睡最困的时候,应该不会醒,只要轻一点。”另一个声音马上反驳道。

    “王浩你不能那样做,太危险了。”

    “王浩,这可能是你唯一的机会,可以看到李菲儿的那个地方,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

    两个声音在我脑海之中吵了起来,本来就头疼,现在更加的疼痛了。

    最终邪恶战胜了理智,因为我太想看看现实中的女人那个地方到底是什么样,特别是倾国倾城的李菲儿,对于这么一个漂亮高贵的女人,偷看她的私密之处,更加能激起内心的欲望。

    我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的呼吸平稳下来,同时让自己的心跳不再加快,并且做好了李菲儿一旦醒过来的方案,我准备马上趴在地上,抱着她的腿装睡,反正昨晚我们两人都喝醉了,什么都不记得了,不知者无罪,只是抱抱她的腿,应该不会受到惩罚。

    我的右手再一次朝着李菲儿的黑色小内内伸去,这一次没有去摸中间的缝型褶皱,而是用手轻轻的勾着内内的侧边,一点一点的朝着另一边拉开。

    不敢太快,也不恨大口呼吸,更不敢吞口水,我的眼睛盯着被一点一点拉开的黑色小内内,首先是几根调皮的黑色毛发露了出来,接着我看到了粉色的肉肉:“果然是粉色的,看来网上的爱情动作片并没有骗人。”我在心里暗道一声,已经激动的浑身发抖。

    也许是一分钟,也许是两分钟,或者是五分钟,总之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将李菲儿的小内内用手拽到了一边,将整个隐私部位暴露在我的面前。

    呼哧!呼哧……

    我瞪大了眼睛,想要控制呼吸根本做不到,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整个身体都在发抖,并且再次撑起帐篷搞湿了内裤。

    嘤嘤!

    床上的李菲儿有了反应,突然发出一个声音,接着转了一下身,我吓得脸色苍白,右手立刻松开了,那内内里的春光消失了,但是我心里有一种念头在疯狂的增长:“进入她的身/体,进入刚才看到的那个地方,一定会非常舒服。”

    我喘息着,眼睛盯着李菲儿雪白修长的大腿和黑色的小内内,同时脑海之中仿佛刻印了刚才看到的春光,内裤虽然再一次湿了,但是帐篷一场撑着,并且感觉坚硬如铁。

    “脱下李菲儿的内裤,将她的两条腿张开,像网上的爱情动作片那样,进入她的体内,狠狠的冲杀。”心里传出一个魔鬼般的声音。

    “你们是有证的,不用怕!”这个魔鬼在诱惑自己。

    “那个地方会让你非常舒服。”继续诱惑。

    我有点受不了了,身体好像不受控制,两只手竟然真得像去脱李菲儿的内裤,将她雪白修长的大腿张开,让自己仿佛要冲破天的东西进入那个温柔的地方。

    咳咳……

    李菲儿突然咳嗽了一声,嘴里喃喃的说了一句:”水,水,给我水。”

    她的声音让我的狂热瞬间降到了冰点,同时脑子清醒了很多:“王浩,只要你敢碰李菲儿一下,肯定会死得很惨,搞不好还会连累家里。”

    吸!

    我吸了一口气,拼命将目光从李菲儿的腿部移开,然后快速的走出了东屋,在堂屋里倒了一杯水,返身走了回来。

    我将水递到李菲儿的手里,扭着头不去看她的身体,说:“喝水。”

    李菲儿不知道到底醒没醒,只见她迷迷糊糊的爬起来,接过水去,一口喝光,然后倒头又睡了过去。

    我拿着杯子根本不敢再停留,急步离开了东屋,朝着西屋走去。

    吱呀!

    关好西屋的房门,我提起的心终于渐渐的放了下来,不过下面撑起的帐篷却越来越难受,于是只好闭上眼睛,将刚才看到的春光回忆一遍,同时右手开始慢慢的动了起来。

    第二天早晨,我九点才醒,醒来之后发现李菲儿竟然还没有醒。可能早晨有点冷,她整个身体蜷缩了起来,并且把床上的毯子盖在身上。

    我开始洗漱,然后出去买早餐,同时给李菲儿买牙刷、毛巾和漱口杯。

    经过大泽山饭庄的时候,碰到了卫青曼,她正门口扫地。

    “早啊!”我说。

    “早,王浩,你朋友昨晚住在你那里啊?”卫青曼问。

    “嗯!”我点了点头,说:“不要想歪了,只是普通朋友,她睡东屋,我睡西屋。”说完之后,有点后悔,干嘛要跟卫青曼解释呢?根本没有必要嘛。

    “去买早餐了。”不等她说话,我立刻转身走了。

    我先去买了牙刷、毛巾和口杯,然后又买了小笼包和豆浆,半个小时之后,回到了租住的屋子,发现李菲儿仍然没有醒,还在睡。

    “也不知道昨晚喝了多少。”我嘴里嘀咕了一声,把早餐和牙刷等物品放心,这才来到院子开始收拾,这才发现,李菲儿带来的六瓶红李菲儿酒竟然喝了四瓶,我估摸着自己最多喝一瓶,李菲儿至少喝了三瓶。

    “我擦,知道喝了这么多,昨天晚上就应该再大胆一点。”我在心里暗道一声,同时有点后悔。

    李菲儿一直睡到中午十二点才醒过来,当时我正在西屋躺在床上看手机,突然听到东屋发出尖叫声:“啊……”下一秒,我立刻起身,朝着西屋跑去。

    刚推门走进去,便看见一个黑影扑到了自己怀里:“虫子,很多毛的虫子,刚才爬在毯子上,快把它拿走,啊……”李菲儿一脸慌张的尖叫道。

    我心里这个乐啊,顺势轻轻抱着怀里的李菲儿,感觉胸口处一阵柔软的感觉,同时一只手还抱在她的小细腰上,隔着一副薄薄的衣服,感受着来自她皮肤的温度。

    毯子上果然有一条毛毛虫,这种东西农村太多了,我嘴里说着:“不怕,不怕,就是一条小虫子。”但是就不去抓虫子,让李菲儿在自己怀里多待一会。

    大约过了有半分钟,突然感觉裤/裆处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我大声惨叫了起来:“啊……你干嘛?痛死我了。”随后松开了怀里的李菲儿,双手捂着裤/裆蹲在地上。

    “占我便宜,想死啊!”李菲儿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脸上已经恢复了那种万年玄冰的表情。

    她多聪明啊,天蓝集团的董事长,估摸着看到我不抓虫子,便猜出了我的心思。

    “没有,没有占你便宜,还讲不讲道理,明明是你自己扑到我怀里,哎呀,痛死我了,阳痿的话,我跟你没完。”我大声的反驳道。

    “哼!”李菲儿冷哼了一声,朝着堂屋走去:“把虫子给我抓了。”她说,完全是命令的口吻。

    “抓你妹,还是睡着了的李菲儿可爱。”我在心里暗道一声,一脸的郁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