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十五章 奇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越想越后悔,刚才眼睛和手都享福了,但是接下来搞不好工作都丢了。更别说让李菲儿出钱修路了:“公务员丢掉的话。也没脸回村子里了。只能去北上广深打工去。”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为了挽救自己的工作,我拿出手机开始给李菲儿打电话,可惜她根本不接。于是只好发**:“李总,刚才的事情不能怪我啊。你让我拿衣服。我给你拿了啊,农村虫子本来就多。我能有什么办法?”

    等了五分钟也没有回信,于是我继续发,总之把所有能想到的理由都发了一遍。可惜石沉大海。一点浪花都没有翻起来。

    铃铃……

    突然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还以为是李菲儿打过来的电话,心中一喜。看到号码之后,脸上的笑容凝固了。是一个座机号码。

    “喂,你好!”我按下了接听键。

    “王浩。我是牛桥山。”电话另一端传来牛桥山的声音。

    “牛主任,你有什么指示。”我问。同时心里砰砰直跳,暗暗想着:“不会这么快吧。李菲儿刚走,我的公务员的职位就丢了?”

    “出来了。怎么也不来县局报个道,写份材料把事情的详细经过写清楚,交到我这里。”牛桥山非常严肃的说道。

    “是,牛主任,我下午就送过去。”我说。

    “嗯,就这样,挂了。”牛桥山挂断了电话,我的心里随之起了起来:“让我交材料,到底是有事还是没事?”

    稍倾,我暂时先把李菲儿的事情抛到了脑后,反正现在也联系不上她,开始认真的写着那天事情的经过,当然会悄悄往自己这面倾斜。

    一个小时之后,我的材料便写完了,说实话,从小就爱写作,家里穷也不能像城里孩子那样可以报很多学习班,唯一的兴趣就是练钢笔字,现在自己的字看起来苍劲有力,十分的漂亮。

    通读了一遍,感觉很不错,于是我马上把材料拿上,急急忙忙出了门,运气不错,十分钟之后,便坐上了前往阳城县的公交车。

    在车上,我一边惴惴不安,不知道牛桥山叫自己过去仅仅是交材料,还是有别的事情?难道是李菲儿一边开车一边打电话给县里领导,让他们开了自己?不会吧?

    我再次拿出手机,拨打李菲儿的电话,可是还是接不通,**也不回,估摸她已经把自己拉黑:“怎么办?”我眉头紧锁,突然想到了好像还有李菲儿父母的手机号,于是我立刻找了出来,李建国的手机自然不敢打,于是我拨打了李菲儿母亲霍思柔的电话。

    “喂,你好。”霍思柔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

    “阿姨你好,我是王浩。”我急忙说道。

    “王浩啊,菲儿说到你家去玩几天,你们怎么样了?”她问。

    “阿姨,我们农村好多虫子,菲儿是不是怕虫子啊?”我弱弱的问道。

    “是呀,她小时候被毛毛虫咬伤过,整条胳膊都肿了,从那之后,只要是虫子她就害怕,我怎么忘了这件事情,菲儿怎么了?没事吧?”霍思柔急切的问道。

    听了她的话,我才明白李菲儿为什么看到小虫子会有那么强烈的举动,原来小时候被毛毛虫咬过啊,毛毛虫身上的毛沾到胳膊上,又痒又痛,农村的孩子都被蛰过,也不知道为什么李菲儿会留下童年阴影。

    “菲儿被虫子吓着了,一个多小时之前,开车回去了,我有点担心,阿姨你给她个电话吧。”我说。

    “好,我这就给她打,先挂了啊。”

    “阿姨再见!”我说。

    “再见!”

    挂断电话之后,我也不知道还能干什么,只要李菲儿不原谅自己,那么公务员的职务肯定是保不住了:“算了,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下午二点钟,我走进了县农业局的大门,直接去了扶贫办公室,牛桥山不在,只有袁雯在里边。

    “王浩,你来了,听说你前段时间被抓进去了?”袁雯一脸八卦的跑过来盯着我问道。

    “嗯!”我点了点头,说:“被关在看守所十几天呢。”

    “是吗?”袁雯眼睛一亮,问:“里边是不是很乱,听说刚进去会被……”

    “会被什么?”我瞪着她一脸不解的问道。

    “那个啊。”袁雯说,脸色有点羞红。

    “不懂你说什么。”我说。

    “男男做那种事啊。”袁雯一脸焦急的说道。

    我终于明白她要问什么,但是仍然装着一脸懵逼的模样反问道:“什么事?你到底想问什么?”

    “我、我……算了,我不问了。”袁雯结结巴巴的最终没有问出口。

    “小丫头跟哥斗,嫩点。”我正心中暗自得意呢,吱呀一声,办公室的门开了,牛桥山走了进来。

    “牛主任,这是我写的材料,请你过目。”我立刻规规矩矩的将自己刚写的材料递了过去。

    牛桥山接过去,也没有看,直接放在桌子上,抬头瞪着我,问:“你做为一个党员干部怎么能跟两名小混混打架?听说还是因为跟有夫之妇存在某种不正当关系,从而引起的纠纷,是这样吗?”牛桥山的表情相当严肃。

    我心里咯噔一下,暗暗想道:“不会真得李菲儿发话了吧,要找个理由把我给赶出公务员的队伍。”

    “牛主任,请你不要听信谣言,具体的事情我都写在材料里。”我非常认真的说道。

    “材料我会看,现在我要听你说。”牛桥山说。

    “我跟那名女子是初中同学,刚好在县城里碰到了,于是去冰店吃冰,顺便回忆一下初中的美好时光,两名小混混故意找茬,我一再忍让,但是其中一人不停的殴打我,我本来想报警,却被他们把手机抢了,于是只能奋起反抗,县公安局可以证明我是正当防卫,不然也不可能从看守所里出来。”我斩钉截铁的说道,一口咬死是正当防卫。

    “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这件事情的影响很坏,你可能还要写一份检查。”牛桥山的表情终于不再那么严厉。

    “是,牛主任,我一定深刻反思自己的错误。”我说,至于什么错误?我心里根本就不知道。

    “好了,这几天你就不用去大泽山了,在局里写检讨吧。”牛桥山说。

    “哦!”我应了一下,随后开始坐在位置上写检查,心里非常的郁闷,公安局查完了,农业局内部还要调查,连杨萍都牵扯了进来,细查下去,自己和杨萍的关系还真有点说不清。

    “麻烦啊!”我在心里暗叹一声。

    整个下午我都在办公室里写检查,期间又给李菲儿打过电话,可惜根本打不通。

    下班之后,我走出了农业局的大门,身后传来袁雯的声音:“王浩,你等等我。”

    “下班不回家,看上我了?”我扭头看了袁雯一眼,开玩笑道。

    “少臭美,只是很好奇,你给我讲讲看守所到底是个什么样子?”袁雯一脸好奇宝宝的模样,盯着我问道。

    没办法,我只好简单的把看守所的事情跟她说了一遍,最后补充道:“里边不乱,但绝对不是什么好地方,一个狭窄的地方关了一群凶神恶煞的人,一般的人进去,会被收拾的很惨。”

    “看守所里真可以打人啊?”袁雯吃惊的说道。

    “看过水浒吧,以前犯人都要打杀威棒,就是杀杀你的威风,让你在牢里老实点,现在也一样啊,只是管教不打,号子里的班长执行罢了,都是一个意思,进去之后杀杀威风,不要闹/事。”我解释道。

    “哦,是这样啊!真羡慕你有这样的经历。“袁雯说。

    我心里一阵郁闷,不过看小姑娘好像并没有恶意,于是便只是尴尬的笑了笑,随后看到一家餐馆,开口说道:“袁雯,我请你吃饭吧?”

    “不、不用了,我回家吃,再见。”她立刻骑着电动车走了,好像生怕我追她似的。

    看着袁雯的背影,我眉头皱了一下:“这个小女孩看起来挺天真,很好相处,实则心里怕是根本看不起自己吧?”她刚才慌乱的样子已经暴露了一切。

    稍倾,我深吸了一口气,小声的自嘲道:“王浩啊,你就是一个山里娃,没钱没势的屌丝,人家瞧不上你很正常。”

    走进小饭馆,我点了两个菜,边吃边看手机,时不时的给李菲儿打个电话,可惜仍然打不通,于是想了想,再一次拨打了霍思柔的手机:“喂,阿姨,是我,王浩,请问菲儿回家了吗?”我问。

    “回来了,你别担心了。”霍思柔说道。

    “哦,那我就放心了,都是我不好,没有照顾好菲儿。”我十分诚恳的认错。

    “不怪你,是阿姨忘了告诉你菲儿害怕虫子,特别是带毛的虫子。“

    我和霍思柔又聊了一会,便挂断了电话。联系不上李菲儿,我就无法知道局里到底是什么态度?如果李菲儿给县里打了电话,估摸着这一次自己是在劫难逃,如果没有打的话,那么为什么突然叫自己从大泽山回来,并且不留在办公室里写检查,也没有说写到什么时候?

    “奇怪?”我眉头微皱,在心里暗暗思考着,官场是一个很玄妙的地方,里边全是最聪明的人,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不可能是无心之举,都有他的含义。

    “必须联系上李洁,如果她没有给县里打电话,那么肯定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所以才会把自己调回来。”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电话打不通,**也不知道能不能收到,于是我死马当活马医,开始给她发**,把自己遇到的情况跟她讲了一遍,最后问道:“李总,你有没有跟县里打招呼,让他们严肃处理我?”

    叮咚!

    没想到这次很快有了回信:“我没有那么无聊。”

    “哦,我明白了,看样子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局里应该是趁机把我调了回来,大泽乡不是最苦的地方吗?你帮我分析一下,到底什么意思啊?”我回道。

    可惜这一次石沉大海,一点消息都没有。

    “上午的事情对不起啊,我真不是故意的,是你自己跑了出来,反正不管怎么样,我向你道歉,请求你的原谅。”我发了一条道歉短信。

    发完之后,我没有再管,估摸着李菲儿不会回信,可是没有想到,大约五分钟之后,她竟然回信了:“刚才吃饭时候,老李提了一句,他把你修路的计划跟几个市里主要领导提了,都非常支持,大泽乡修路可能马上提到议程,这样一来,谁在那里扶贫,就是政绩一件,明白了吗?”

    “谢谢,我懂了,大泽乡现在成了香馍馍了。”我回道。

    “知道就好。”李菲儿说。

    “李总,你说我该怎么办啊,要不要把我们两人的身份证给我们孙局长看看?”我开玩笑道。

    叮咚!

    这一次,我刚发完,李菲儿立刻回了过来,就两个字:“你敢!”

    “那你帮帮我,老实人太受欺负了,大泽乡没有项目,就让我去吃苦,可能出政绩了,马上把我主调回来。”我说。

    “老李本来就是为你铺路,不可能让别人截和,不过市里肯定不好直接插手。”李菲儿说。

    “那怎么办?”我回道。

    “办法倒不是没有,只是我凭什么帮你。”李菲儿说。

    “你是我老婆。”我鬼使神差的这样回道,想要撤回,可惜已经被李菲儿看到了,她回了三个字:“去死吧!”然后我发再多的信息,也没有一点回应。

    我轻轻给了自己一个耳光,嘀咕道:“王浩啊,时刻记住自己的身份,你和李菲儿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你们是假结婚。”

    虽然这样告诫自己,但是心里却总有一种想要调/戏李菲儿的冲动,好像一张结婚证突然让自己的胆子大了很多。

    “唉,总归是一场梦,别陷进去了,到时候李菲儿拍拍屁股走了,你却仍然留在梦中。”我暗自叹息。

    说实话,李菲儿这种级别的大美女,谁又可能不对她动心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