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十七章 纠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女孩看起来很年轻,最多也就十七、八的样子,一头齐耳短发。手里还拿着一个酒红色的假发套。难怪刚才自己在酒店床上的时候。看到她是一头长发。

    好像洗过脸,浓妆也卸掉了,看起来竟然比刚才还要好看。非常稚嫩的脸,身上穿着一条黑色的包臀紧身连衣裙。踩着一双高跟鞋。说实话,她属于清秀的那一种女孩。衣服和恨天高跟她十分不搭。

    “虎哥不是把钱付了吗?你跟着我干嘛?”我盯着她问道。

    “能借我点钱吗?”女孩上牙咬着下嘴唇,犹豫了好久,开口对我说道。

    “我像是有钱人吗?”我瞪着她问道。随后转身就走。

    “喂。你别走啊,我认识你。”女孩又追了上来。

    “认识我?那我怎么不认识你呢?”我说,对于这种女孩。从心里瞧不起,虽然自己就是一个屌丝。

    “嗯!”女孩立刻点了点头。说:“我在电视上见过你,你就是那个见义勇为的英雄。”

    “呃?”我愣了一下。终于想了起来,那是几个月前。我在迪厅门口被李菲儿和三个小混混逼得走头无路,实在没办法。只好跟他们拼命,杀了一下。别外两个吓跑了,最终在李菲儿运作之下,我成了阳城县见义勇为的好青年,并且借着这个机会,县里特批,我成了公务员。

    “你现在能不能也见义勇为一下?”女孩盯着我问道,脸上竟然露出一丝羞涩的目光。

    “不能!”我断然拒绝,再次转身离开,心中暗道:“当老子是傻逼啊。”

    “等等!”女孩再一次追了上来,脸皮之厚,我都有点受不了了:“你是见义勇为的英雄,不能不帮我。”她说。

    “我……”我很想骂人,但是眼前女孩的脸很清秀,看起来也很小的样子,于是最终把骂人的话咽了回去,问:“你有什么困难吧?”

    “我妈住院需要钱。”她说。

    “什么病?多少钱?在那个医院?”我问。

    “胃里有个硬块,县医院治不了,让我们去浮山市的大医院检查,可是我们家的钱在县医院就花光了,根本没钱再去市里的大医院。”女孩回答道。

    “你就因为这件事情出来做小……出来陪酒?”我本来想说做小姐,觉得太伤人,于是改成了陪酒,女孩看起来小,脸又清秀,引起了我一丝同情,不然的话,就算她说破大天,我转身就走。

    “嗯!”女孩点了点头。

    “做多久了?”我问。

    “半个月!”她用蚊子般的声音回答道。

    “才半个月,还有救!”我在心里暗道一声,随后接着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会帮你,为什么一直缠着我?”

    “那个,昨天县医院医生说,我妈不能再在里边住院了,因为交的钱已经花光了,今天必须出院,最好马上去浮山市的大医院治疗,他们确认不了是良性还是恶性。”女孩表达还算清楚。

    “我没有办法,所以昨晚才会也跟着喝醉了,不然的话,我不可能喝醉,刚才看到是你,我就大着胆子追了出来,希望你能帮帮我,实在真得没有办法了,这个世界上只有我妈妈一个亲人了,我不能失去她,呜呜……”女孩哭了起来。

    我眉头紧锁,自己就是一个小屌丝,又不是救世主,本来真不想管这种闲事,但是看到女孩哭得梨花带雨,非常伤心的样子,最终决定跟她去县医院看看真实的情况。

    “别哭了,把你身份证给我。”我说。

    “身份证?”女孩愣了一下。

    “你不会骗我吧?”我盯着她问道。

    “不不,绝对不是,真得是走投无路了。”女孩马上说道,随后从包包里拿出了她的身份证,递了过来。

    我伸手接过她的身份证,看了一眼,江雪晴,十七岁,阳城县惜福乡人。身份证上的照片跟她本人对照了一下,确定不是假身份证之后,我还给了她,说:“走吧,去县医院看看你妈。”

    “那个,我想回出租屋换件衣服,这个样子,我妈会生气的。”江雪晴说。

    紧身包臀裙,仅仅包裹住了她的臀部,几乎将她整个大腿都露了出来,走路的时候,还能看到里边的黑色的小内裤。

    江雪晴身材很棒,两条腿特别的修长,皮肤也很好,闪现着少女的光泽,盯着她的腿看了几秒钟,我竟然有点感觉,于是马上把目光移开了,说:“你住在那里?离这里远吗?远的话,我们打车过去。”

    “不远,走十分钟的路就到了。”她说。

    “嗯!”我点了一下头,随后江雪晴在前边带路,我跟在她的身后,朝着出租屋走去。

    “你还是学生吧?”我问。

    “嗯,放完暑假上高三,不过我不想上了。”江雪晴说。

    “哦!”我应了一声,没有说话,她上不上学是自己的选择,我真不想掺和,一旦掺和进去,肯定又要出钱又要出力,自己现在还自身难保呢,没心思去管她的闲时,至于她母亲的病,只要是真实的,没有欺骗我,可以花点钱送她母亲去市里的大医院检查一下,至于是良性还是恶性,我就不管了。

    她说十分钟,实则走了将近二十分钟才来到她住的地方,很乱的一个旧小区,都是九十年代的房子,房东把套二的房子隔成了七、八个单间往外出租。

    我走进了江雪晴租住的地方,最多十平米的房间,仅仅放了一张床,一把椅子和一个小小的桌子,便再也放不下其他东西了。

    “我去门外等你。”我看了一眼,随后退了出去,因为江雪晴要换衣服。

    大约五分钟之后,江雪晴从里边走了出来,穿了一件牛仔裤,普通白色T血,脚上是一双杂牌子的运动鞋,学生头,眉目清秀,皮肤很细腻,浑身充满了青春活力。

    她这样的穿戴比刚才那黑色的紧身包臀裙漂亮多了,更加让男人心动,质朴的少女对男人更具备杀伤力。

    “走吧!”江雪晴说,我这才回过忆了,自己这个老处男,看到竟然刚才看呆了。

    咳咳!

    我非常尴尬的咳嗽了一声,然后朝着外边走去。

    “大哥,你是叫王浩吧,以后我叫你浩哥,行吗?”江雪晴说道,她说话声音很脆,十分好听。

    “行!”我点了点头。

    “大哥,刚才在酒店里,你是不是嫌我脏啊?”江雪晴突然问道。

    我没有想到她会这么直接的询问,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脸色有点发烫,因为确实是嫌脏,同时心里也看不起,再加上自己是处男,总之各种因素加在一起,我守住了自己的底线。

    “不是,那个,小屁孩问这种事情干嘛。”我瞪了她一眼,说:“快走。”

    “谁小屁孩了,我都十七了。”江雪晴在身后嘀咕了一声,我装做没听见。

    出了小区,运气不错,刚好碰到一辆出租车:“师傅,县人民医院。”

    半夜,路上根本没车,所以不到十分钟,出租车便停在了县人民医院的门口,我付了钱,带着江雪晴朝着里边走去。

    在病房里,我见到了江雪晴的妈妈,看起来最多四十岁,脸上的皮肤很粗糙,手掌有厚厚的茧子,手背上的大筋突起,一看就是长年在地里干农活的农民,不过她妈妈是标准的瓜子脸,大眼睛,小嘴巴,完全长着一张美人脸,只可惜艰辛的劳动摧毁了这张脸,现在只能依稀想象出她年轻时的美。

    “难怪生出这么漂亮清秀的女儿。”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妈,这是电视上那个阳城县见义勇为的英雄王浩,他愿意帮助我们。”江雪晴说道。

    听了她的话,我心里一阵郁闷,还没有答应了,只说过来看看,怎么现在到了她嘴里就成了答应了呢?

    不过我并没有揭穿她,而是脸上保持微笑跟她母亲握了一下手,随后开口说道:“可以给我看看你家的户口本吗?”

    “当然可以,小晴,把家里的户口本拿来。”

    “哦!”江雪晴马上把户口本拿了出来,递到了我的面前,说:“我没有骗你的,不是实在没有办法了,我也不想求人。”

    我看了江雪晴一眼,没有说话,而是拿过了户口本,仔细的看了起来,同时跟刚刚见过的江雪晴的身份证进行了对照,确实没有撒谎,母女两人是惜福乡的人,父亲妈那一栏上写着死亡。

    “我去跟医生聊聊。”我把户口本还给了江雪晴,随后起身朝着值班医生办公室走去。

    一刻钟之后,我回来了,江雪晴的母亲杜芹当时入院的时候是肚子痛,本来以为是肠炎,可是打了消炎药根本没用,于是便入院检查,县医院的水平有限,一直没有查出胃部的阴影,直到钱江雪晴家的钱花光了,这才发现杜芹的畏壁上有硬块。

    “天亮之后,我带你们去浮山市第一人民医院肿瘤科进行彻底的检查。”我对杜芹说道。

    “谢谢你,太谢谢你了。”杜芹十分激动的握着我的手说道。

    “不用谢。”我说。

    随后又聊了几句,便起身离开了病房,我这人不善于言谈,但也不是傻子,至于为什么要帮她们娘俩?我冷静下来之后,发现完全就是虚荣心在做怪。

    “王浩啊王浩,你的面子是有了,买门脸房省下来的几万块钱怕是要搭进去了。”我在心里自嘲道。

    “哥,你在想什么呢?”身后传来江雪晴的声音。

    “没什么。”我说。

    “我陪你走走吧,我妈睡着了。”她说。

    “不用,你去睡吧。”我拒绝了。

    “走吧,反正我也睡不着。”江雪晴直接走了过来,双手抱着我的胳膊朝着医院外边走去。

    手臂晃动之中,时不时的碰到她的胸部,一阵柔软的感觉传了过来,我身体有点酥麻,甚至于有了男性的反应:“王浩,你不能丢人。”我在心里告诫着自己,还好天黑,只要不特意朝下面看,一般发现不了。

    “哥,你是做什么的?”江雪晴问。

    “县农业局公务员。”我回答道,虽然公务员赚不了几个钱,也没有什么实权,但是说出来特别有面子。

    “公务员啊,哥你是县里的干部,太厉害了,不过公务员不是不能……”说到这里江雪晴的声音越来越小,然后调皮的眨了一下眼睛,说:“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我看了她一眼,说:“哥守住了底线。”

    江雪晴撇了撇嘴,小声的嘀咕道:“如果我你知道我才十七岁,指不定会不会守住底线呢。”

    我装着没听见,同时意识到这个小丫头很聪明,刚才在酒店里的时候,搞不好是故意装出那副俗不可耐的模样。

    跟她聊天倒是很轻松,我知道原因,因为自己不是一个幽默的人,也不是一个善于表达的人,主要是江雪晴在挑起话题,然后再露出一副小女生崇拜的模样,我便装做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好像被她耍的团团转。

    小姑娘也不容易,为了让我出钱给她母亲治病,可谓是使出了浑身解数。

    聊了一会,我困了,于是让她先回医院照顾她母亲。

    “不用。”江雪晴摇了摇头,说:“哥,我也困了,我们去旁边开个房间吧。”

    听了她的话,我的心跳不由的加快,二十五岁的老处男还真是经不起挑/逗,几秒钟之后,我才平静下来,说:“既然答应了帮你,当然不会说话不算数,放心吧,我不会不辞而别。”

    “真的吗?”江雪晴盯着我问道。

    我掏出了我的工作证,给她看了一眼,说:“看好了,县农业局扶贫科科员王浩。”

    咔嚓!

    江雪晴拿出手机拍了一张照片,然后一脸笑容的对我说道:“哥,加个**吧。”

    我和江雪晴互相加了**,又加了电话,然后她这才转身回了医院,我打了个哈欠,朝着医院旁边的一家小旅馆走去。

    太困了,我开了个房间,倒头便睡,直到第二天早晨被江雪晴的电话吵醒。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