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十八章 小聪明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正睡得香呢,隐隐约约听到手机铃声在响,于是迷迷糊糊的伸手摸到手机。放到了耳朵边:“喂。你好!”

    “哥。我是江雪晴,都九点了,你怎么还没来啊。医生让我办理出院手绪,我在交费这里。还差点钱。”电话另一端传来江雪晴的声音。

    “江雪晴?”我嘀咕了一声。终于想了起来,昨天晚上那个小女孩:“差了多少?我**转给你。”

    “八百六十三。”她说。

    “等一下。”我说。随后直接在**上转给她九百块,然后把手机一扔,继续睡觉。

    感觉没睡多久。手机铃声又响了。

    铃铃……

    “喂。谁啊?”我闭着眼睛抓起手机问道,昨晚喝大了,又没睡好。上午正是补觉的时候,被手机吵醒两次。感觉心里很烦躁。

    “王浩,你今天怎么没来上班?”手机里传出牛桥山严厉的声音。

    “牛主任。我、我今天有事。”我立刻清醒了过来,回答道。

    “你请假了吗?”

    “牛主任。刚要跟你请假,急事。我表妹的母亲在县医院里检查出胃部有阴影,县医院条件不行。必须马上去市里的大医院做检查,表姐的父亲去世了,家里就娘俩,所以我来帮忙。”我撒谎道。

    “有急事也要先到局里来请假,你马上过来。”牛桥山说,随后挂断了电话。

    我心里吓得扑通、扑通乱跳,放下手机,开始洗漱,正刷牙呢,手机铃声又响了。

    铃铃……

    “大爷的,谁啊。”我心里嘀咕了一声,一边刷牙一边走出了卫生间。

    江雪晴的来电:“喂,我在刷牙,一会还要去一趟农业局,这样吧,现在九点半,我们十点半在医院门口集合。”

    “好,哥,你可一定要来,一定啊。”江雪晴说。

    “知道了,挂了。”我说,随后挂断了电话。

    洗漱完,我冲出了旅馆,拦了一辆出租车朝着县农业局驶去。一刻钟之后,我出现在牛桥山的面前:“牛主任。”

    “王浩,你现在还在写检查,就无故迟到,前途不要了吗?”牛桥山瞪着我训斥道。

    “牛主任,我错了。”我立刻乖乖认错。

    “你啊,知不知道……算了,电话里你说表妹的妈妈要去市城医院做检查是吧?”牛桥山话说了一半,又收了回去,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不过接触了几次,感觉这个人还行。

    “对,娘俩现在还在县医院门口等我呢。”我回答道。

    “写个请假条,走吧。”牛桥山说。

    “谢谢牛主任。”我感谢道,随后马上写了一个请假条,牛桥山签了字,然后我便离开了。

    关门的时候,发现牛桥山摇了摇头,一副失望的表情,我也没有往心里去,反正如果上面没人的话,自己就算再努力也没用,就像这一次,市里刚刚传出消息要在大泽乡修路,我便马上被调回了局里,如果没有李菲儿这层关系的话,被人卖了,还要帮着数钱呢。

    离开农业局之后,我并没有急着去县医院接江雪晴娘俩,而是在旁边买了小笼包,又要了一杯豆浆,慢慢的吃着。

    “前途不在局里,在李菲儿身上,一会去市里,看能不能跟她见个面。”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现在自己没有政绩,只要把大泽乡修路扶贫的事情干好了,李建国就有理由把自己调到市内的某个重要部门,到时候比在县城强多了。

    “王浩,一定要抓住李菲儿,她现在需要你的掩护,一旦你失去了价值,那么将再也没有升迁的机会。”我在心里告诫自己。

    吃完小笼包,我这才打了个车前往县医院。来到医院门口,发现江雪晴正搀扶着她妈东张西望呢,脸上的表情十分着急。

    “哥,这里。”她看到了我,立刻大声喊道。

    一声一声哥喊着,又脆又甜,我有点挺享受。

    出租车停在江雪晴娘俩面前,两人坐了进来,我这才对司机说:“师傅,去市城的第一人民医院。”

    嗡……

    出租车驶离了县医院,朝着市内的方向开去。

    “哥,你吃饭了吗?我给你买的油条。”坐在后面的江雪晴递过来几根油条。

    “吃了,你自己吃吧。”我说。

    “哦!”

    “哥,领导没有骂你吧?”她问,小姑娘话很多。

    “没,我睡会。”我说。

    “好的,哥,你睡吧。”

    二个多小时之后,车子停在了市第一人民医院门口,我付了钱,下车之后,看了一眼手表,已经十二点多了。

    “要不我们先吃点饭?”我对杜芹和江雪晴娘俩问道。

    “哥,还是先挂号吧,听说市里大医院的专家号很难挂的。”江雪晴说。

    我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想挂个专家号给她妈妈看病:“这样吧,你去挂号,我去找个馆子点菜,医生估摸着二点以后才会上班。”我说,随后掏出二百块钱递给了江雪晴。

    “好的,哥。”江雪晴立刻把钱接了过去,搀扶着她妈朝着医院门诊大厅走去。

    我看着她们的背影,江雪晴给人一种聪敏过头的感觉,聪明过头就是小聪明,很容易引起别人的反感,而她并没有意识到,相反还沾沾自喜。

    “算了,一会把检查的费用给她们娘俩交了,以后的事情也跟自己没关系了。”我心里嘀咕一声,随后朝着旁边的一家饭馆走去。

    点了四个菜,要了一瓶啤酒,我一个人先吃了起来,早晨因为还没有完全醒酒,所以没吃饱,现在正饿呢。

    啤酒喝了半瓶的时候,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江雪晴的电话:“喂,挂号了吗?”我问。

    “哥,专家号没了,连普通医生的号也挂不上,你认不认识人,想想办法?”江雪晴说道。

    “挂不上那就明天吧。”我说。

    “哥,明天也没有了,我问了护士,这个星期的专家号都没了,哥,你帮忙想想办法吧,你不是公务员吗?”江雪晴再一次开始卖弄她的小聪明,竟然对我撒起了娇。

    心里真得有点反感,别人好心帮你,你不能当人家是傻瓜啊。我的眉头微皱了起来,说:“没办法,你自己想办法吧,我一会转给你一万块钱,足够你母亲的检查费用,剩下的事情就帮不了你了,你也不用感谢我,再见。”

    “哥?哥……”

    江雪晴还在喊着哥,我已经挂断了电话,本来觉得小姑娘挺可怜,嘴也挺甜,接触下来之后,发现好像把我当成了傻瓜,总有意无意卖弄她的小聪敏,并且最反感一点,跟我要钱好像理所当然。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