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十九章 一块洗澡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通过**转了一万块钱给江雪晴,然后就把她拉黑了,仁至义尽了。自己还有很多事呢。吃完饭。我在旁边找了一个小旅馆。准备洗个澡,把自己收拾干净了再去找李菲儿,大泽乡修路的事情必须她帮忙。

    刚走进卫生间。把衣服脱光,洗了没多久。耳边传来了敲门的声音。并且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叫自己哥,好像还是江雪晴的声音。

    “哥?哥?我知道你在里边。开开门。”

    咚咚……

    敲门声和喊叫声能把我吵死,于是只好围着浴巾走出卫生间,朝着房门走去:“谁啊?”我问。

    “哥。是我。江雪晴,你开开门好吗?”她说。

    “钱不是给你了吗?你还来找我干嘛?”我问

    “哥,我不要你的钱。就是想请你帮帮我妈妈,你是见义勇为的大英雄。”江雪晴说。

    “英雄你妹。帮你妈,那就不是一万块钱能解决的事情了。真当老子是傻瓜。”我心里暗骂一声,随后开口说道:“我帮不了你们。正洗澡呢,你走吧。”

    “哥。你开开门好吧,我真不要你的钱。就跟你说几句话。”江雪晴嚷道,随后又继续砸门。

    咚咚……咚咚……

    我快要被她烦死了,于是只好把门打开。

    江雪晴走了进来,眼睛里还带着泪,一脸委屈的模样:“哥,你欺负人!”

    “欺负你妹啊。”我在心里反击道,不过表面上却冷着脸说:“你到底还有什么事?”

    “我、我……哥,要不你先洗澡吧,一会洗完了我们再谈。”江雪晴眼睛眨了一下,开口对我说道,也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鬼主意。

    我看了她一眼,随后朝着卫生间走去,关上门,我把浴袍脱掉,打开热水器,哗啦啦,再次开始洗了起来。

    正一边哼着小调一边洗着头呢,突然感觉一个人从身后抱住了自己:“谁?”我吓了一跳,浑身汗毛都立了起来,不过下一秒,全身便颤抖了起来,因为感觉到一个女人的身体紧紧的贴在自己后背,并且两只小手还在自己身上游走,几秒钟之后,我下面就有了男性的反应。

    “哥,只要你救救我妈,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江雪晴在我耳边轻声的说道,一边说一边还动了一下贴在我后背上的胸部,两个软软的东西在我后背上轻轻的揉着,她身上也是一丝不挂,那种感情几乎把我全身的欲/火都激发了出来。

    江雪晴并没有停下来,两只小手竟然慢慢的往下移,此时的我像是一块木头,失去了思考和行动的能力,直到自己最重要的部位被她抓在手里,我才全身一阵颤抖,有点清醒了过来。

    “那个,你别这样。”我结结巴巴的说道,同时还吞了一口口水,二十五年了,江雪晴是第二个碰到自己那个部位的女人,第一个女人是杨萍,此时已经对她彻底失望。

    “哥,别说话,我会害羞的。”江雪晴往我耳朵里吹着热气。

    呼哧!呼哧……

    我急速的呼吸起来,江雪晴的小手也开始动了起来,也就一分钟不到,我全身再一次颤抖,同时呼吸加速,然后便一泄千里。

    “哥,你还是处男吧?”耳边再一次传来江雪晴的声音。

    听了她的话,我脸马上红了起来,还好背对着她,不然的话,我肯定会尴尬死。

    “你快出去吧。”我对江雪晴说道。

    “不,我不出去,哥,要不要再刺激一点。”她说。

    “呃?”我愣了一下,随后看到她慢慢的蹲了下来,然后让我的身体也转了过来,接着慢慢的将那个重要的东西吞进了口里。

    啊……

    一瞬间,我舒服的叫出声来,不由的闭上了眼睛,感受着来自于江雪晴的刺激。

    这一次我坚持的时间久了一点,不过也最多三分钟,一泄千里的时候,想要拿出来,不过江雪晴紧紧的抓着,同时抬起眼睛看着我,那样子太他妈诱人了,于是我便直接在她嘴里交代了。

    稍倾,江雪晴嘴角还留着我的精华便站了起来,盯着我问道:“哥,舒服吗?”

    “你快漱漱口吧。”我红着脸说道。

    她笑了笑,然后转身漱口洗脸,弯着腰,整个臀部都呈现在我的面前,女人最神秘的地方完全对我没有设防,看得一清二楚。

    咕咚!

    我不由自主的吞了一口口水,下面再次有了男性反应,并且眼睛里仿佛冒火一般的盯着江雪晴的臀部,以及最神秘最诱人的地方,几秒钟之后,感觉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了,于是将自己的坚硬靠近了她的臀部,喘着粗气说道:“我可以进去吗?”

    “哥,你想做什么都可以。”江雪晴从镜子里看着我说道。

    这种情况下,对于一个二十五年的老处男来说,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于是我往前一顶,坚硬进入/她的身体,可是没动二下,便不行了,一泄千里。

    我心中大囧,因为这一次之后,便没了反应,我心里越急越是没有反应。

    “哥,男人第一次都是这样,没事,多做几次就好了。”江雪晴转身对我安慰道。

    “哦!”我很尴尬的应了一声,本来还想着大展神威,现在可好,变成了秒射男,真太他妈丢人了。

    几分钟之后,我清洗了一下身体,急匆匆的离开了卫生间,穿好衣服之后,江雪晴才从里边出来。她穿衣服的时候,我朝着窗户边走去,不太敢看,有点尴尬。

    “哥,你还害羞呢,刚才都做过了。”身后传来江雪晴的声音。

    “呃?我看看外边的风景。”我尴尬的说道。

    稍倾,感觉江雪晴从后面抱住了我,脸贴在我的后背上,说:“哥,你帮帮我吧。”

    此时此刻,刚刚在卫生间里让人家伺候了三次,并且最后还进入了人家的身体,虽然只有短短的一秒钟,但那也是自己最珍贵的第一次,所以无论如何再也说不出口不帮忙的话。

    “我会帮你的。”我说。

    “谢谢哥,只要能把我妈治好,我可以随时为你做刚才的事情。”江雪晴说道。

    我心里想说不用,但是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因为自己确实很想,尝了一次滋味,那种感觉深入骨髓的舒服,就像吸毒似的,还想着再来一次。

    “哥,没有专家号了怎么办?医生说往后一个星期都没有,全部预定了出去。”江雪晴问道。

    “我来想办法,你不用担心,现在要出去一趟,你乖乖的把你妈带到这里休息一下,天黑之前,我会回来。”我对江雪晴说道。

    “哥,你去那里?不会不辞而别吧?我已经把身上最值钱的东西给你了,你可不能不认帐。”江雪晴盯着我的眼睛说道,其实她真得有点可怜。

    “放心吧,我不是那种人,你不是连我的工作证都拍下来了吗?”我说。

    “拍下来也没用,要不你把工作证给我。”江雪晴说。

    我不想跟她为这种小事纠缠,因为自己根本就没想要路,于是便从裤袋里掏出工作证递给了她。

    江雪晴露出一个笑脸,然后把我的工作证装进了她的包包里。

    十分钟之后,我离开了旅馆,拦了一辆出租车朝着天蓝集团大厦而去。

    来到天蓝集团大厦门口之后,我给李菲儿打电话,可惜仍然被处于拉黑状态,根本就打不通,**也发不出去,于是只好直接找到了她们公司。

    李菲儿的办公室在顶楼,她独占了一层,我坐电梯来到了顶层,可惜被两名保安给拦下了。

    “我找李总。”我对两名保安说道。

    “找李总请先到下面前台预约。”两名保安一看就不是普通保安,被瞪了一眼,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我是她的好朋友,你们进去说一声,我叫王浩。”我说。

    “既然是好朋友,那就给李总打个电话,她如果让你进去,我们自然放行。”其中一名保安说道。

    “我……”我不知道说什么好,李菲儿电话能打通,我还能在这里浪费时间。

    “李菲儿,李总,我是王浩,你再不见我,我把结婚证给你们公……”没办法,我只好大声嚷叫了起来,可是下一秒,一名保安的拳头就打在我的腹部,让我的叫嚷声戛然而止。

    啊……

    腹部刀绞般的疼痛,我大声惨叫了起来。

    砰砰!

    随后身上又挨了两脚,这时耳边才传来李菲儿冷冰冰的声音:“行了,让他进来吧。”

    “李菲儿,你是不是故意让他们打我。”我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双手捂着肚子,痛得走不了路,一名保安想来扶我,被我甩开了:“走开。”

    “找我什么事,说吧!”李菲儿坐在办公桌后面,冷冰冰的盯着我问道。

    “农村本来虫子多,你怎么能怨我呢?是你自己要去玩,又不是我……”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李菲儿打断了,她说:“如果只是想跟我说这些废话,那么我马上让保安把你赶出去。”

    我张了张嘴,最终没有把后面的话讲出来,而是盯着她说道:“修路的事情你帮帮忙,毕竟我现在对你还有用,李叔和霍姨正张罗着给我们办婚礼呢。”

    “哼,想让我帮你捞政绩?“李菲儿冷哼了一声,问道。

    “不是!我发誓真不是,只要你投资修路,即便我不在大泽乡扶贫都可以,山里的村子太穷了,本来想带你进山看看,可惜你又跑了。“我斩钉截铁的说道,脸上露出一副忧国忧民的表情

    其实也不能说是装的,至少一半是真的,对于村子里的贫穷,我心里很着急。

    李菲儿盯着我的眼睛,没有说话,估摸着想判断刚才话的真假,我没有逃避她的目光,而是坦荡的反瞪了回去。

    “行吧,我信你一次,考虑一下。”半分钟之后,李菲儿开口说道。

    “谢谢李总,好人会有好报。”我立刻狗腿子般说道。

    “还有别的事吗?”她问。

    “那个,李菲儿,你浮山市长一人民医院有没有关系,能不能帮我挂一张肿瘤科的专家号。”我弱弱的问道。

    “肿瘤科?”李菲儿眉黛微皱,问:“你身体出问题了?”

    “不是,是我远方的一个亲戚,家里老公去世了,就她和女儿两人相依为命,也没有工作,靠几亩田过日了,本来家里就穷,她又病倒了,现在女儿都辍学了,找到我这里,我能不帮忙吗?”我把自己说成了一个非常有爱心的人。

    心里却非常的羞愧,因为说这些话的时候,脑海之中却出现了刚才跟江雪晴在卫生间里的情景。

    李菲儿思考了片刻,然后写了一个号码给我,说:“半个小时之后,打这个电话。”

    “谢谢李总,谢谢李总。”我马上感谢道,提起的心随之放了下来,回去可以在江雪晴面前显摆了,并且幻想着再在她身上做一次,这一次一定要坚持住。

    “钱够吗?”李菲儿问。

    “呃?”我正在脑子里想那种事情呢,没有听清,反应过来之后,有点羞愧,本来想说够的,但是想了想,自己卡里只剩下了三万多,万一是恶性,根本不够啊,于是只好硬着头皮说:“我卡里还有三万多,不行的话,准备把县城桃花源那个门脸房卖掉。”

    本来就是那么一说,却没有想到李菲儿接着说道:“我买了,当时是二十三万多吧,去掉个零头,给你二十三万,我让秘书马上拿份合同上来。”

    “啊!”我轻呼了一声。

    “怎么了?”李菲儿盯着我问道。

    “没、没什么。”我心里一阵郁闷,都怪自己嘴贱,直接说没钱不就行了。

    “王浩,让你装,现在把房子装没了吧。”我在心里暗暗责怪自己,肠子都悔青了,那可是一个位置很好的门脸房,再有几个月就可以交房了。

    稍倾,一名穿黑丝的女秘书走了进来,非常年轻漂亮,但是跟李菲儿比起来还是差了一点,气质上就更差了太多。

    “李总,你要的合同。”女秘书说。

    “给他,让他签字。”李菲儿用手一指我,说道。

    我接过合同看了几眼,随后便签了自己的名字。

    “你也不仔细看看?”李菲儿问。

    “我就一个穷光蛋,有什么好看,你还能把我卖了,再说了,我不是早卖给你了吗?”我说,心里有怨气,故意这样说。

    “滚!”李菲儿瞪了我一眼。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