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十一章 在房间等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想了一会,我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亢奋过后就是无尽的疲劳。很快便睡了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正睡得香呢。隐隐约约只到敲门声,还有江雪晴的喊叫声:“哥,开门。起床了。”

    咚咚……

    我被吵醒了,仍然感觉两条腿一点劲都没有。好不容易才从床上下来。打开了门。

    “哥,你怎么还没有起床。都九点了。”江雪晴盯着我说道。

    “呃,这就起。”我看着她还有点尴尬,昨天晚上我们两人很疯狂。床单都弄湿了。

    在江雪晴的催促下。我只用了十分钟的梳洗时间,然后便和她一起扶着她母亲离开了旅馆,朝着不远处的浮山第一人民医院走去。

    走进医院之后。我先给刘刚打了一个电话,她说不用挂号。直接到三楼肿瘤科找他就可以了,我再三感谢。然后再带着江雪晴母女两人朝着三楼走去。

    在三楼肿瘤科主任佃公室,我们见到了刘刚。她是一名四十多岁的男子,戴着眼镜。看起来挺斯文。

    刘刚先看了杜芹在阳城县医院做的检查,又问了一下她的情况。随后开了十几张化验单,让我们今天把这些化验都做完,明天再来。

    医院做检查要排队,十分的缓慢,没办法,我只好陪着,并且忙前忙后,钱自然由我交,心里有点郁闷,但是想到在江雪晴身上得到的快乐,心里的这一丝不快便烟消云散了。

    中午吃了一点饭,下午接着做各种检查,终于在四点二十分的时候,将所有检查都做完了,上午做的几个检查有了结果,单子在我手上,但是根本看不懂,下午做的检查,明天上午才能取。

    在医院待了这一天,比我工作三天都累,晚上吃饭时候,一点精神都没有,只想着睡觉。

    吃完饭,我跟江雪晴母女两人打了一声招呼,然后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太累了,昨晚又没睡好,此时此刻我只好睡觉。”

    “哥,等我妈睡了,我去你房间。”江雪晴悄悄的对我说道,同时小手在我的裤/裆处轻轻一捏,被她这么一捏,我差一点撑起帐篷。

    回到房间之后,我有点亢奋,睡意竟然全无了,先去洗了澡,然后躺在床上等待着江雪晴的到来。

    脑海之回时不时的出现曾经看过的日本爱情动作片,心里想着:“今天晚上跟江雪晴试一下后入式,让她趴在床上,自己从后面进入/她的身体。”想着想着自己下面有了反应,心里有点着急,恨不得江雪晴现在就过来,我好将体内所有的欲/火发泄到她的体内。

    左等不来,右等也不来,实际上现在才不到八点钟,江雪晴的母亲怎么可能现在就睡觉。

    铃铃……

    突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我表情一愣,心中暗道:“难道是江雪晴?”下一秒,立刻拿起了手机,发现根本不是什么江雪晴,而是李菲儿的来电:“喂,李总,找我什么事?”

    “你那亲戚的病怎么样了?”李菲儿问道。

    “今天只做了检查,明天才能知道结果。”我回答道,心里其实挺着急,真不想跟李菲儿讲话,不过她又不能得罪,只能耐着性子。

    “哦!”李菲儿应了一声,说:“出来陪我喝一杯。”

    “啊!”我轻呼了一声,眉头紧锁,一会江雪晴就来了,昨晚刚尝过女人的滋味,正是欲罢不能的时候,真是一百个不愿意陪李菲儿喝酒:“李总,今天在医院跑前跑后一天,太累了,你看……”

    “别废话,二十分钟之后,香港路的静夜思酒吧见,你不来的话,后果自负。”李菲儿冷冰冰的说道,随后挂断了电话。

    “自负就自负,不就是市长的女儿嘛,有什么了不起。”我对着手机嘀咕道,一脸的郁闷。

    “到底去不去?”脑海之中冒出一个大大的问号。

    “王浩,你要冷静,一定要冷静下来,慢慢的思考,绝对不能因为精虫上头而判断错误。”我在心里对自己暗暗警告道。

    “没有李菲儿,自己县农业局的工作肯定就丢了,没有李菲儿,大泽乡修路的事情八成也会黄了。”想到这里,我已经彻底冷静了下来,自己的事业和在江雪晴身上得到的愉悦来比,孰轻孰重,已经一清二楚。

    下一秒,我开始穿衣服,把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转身离开了房间,并且给江雪晴发了一条**:“我晚上有事出去,别等了。”

    叮咚!

    江雪晴很快来了回信:“哥,你去那里?”

    “有事。”我回道。

    “什么事?”江雪晴穷追不舍。

    “小孩子别问那么多,早点睡觉吧。”我说。

    “哥,我想你。”江雪晴说,也不知道真假,反正让我心里挺暖,甚至差一点因为她这一句话,转身回去跟她亲热一次再去找李菲儿。

    吸……呼……

    我做了一下深呼吸,把脑海之中的杂念排出,心中暗道:“王浩,没有了李菲儿,你什么都不是,想要以后有女人投怀送抱,必须把李菲儿大腿抱紧,她让你往东,你不能往西,他让你追狗,你不能撵鸡。”

    没有再理会江雪晴的**,走出旅馆,拦下一辆出租车:“师傅,香港路静夜思酒吧。”

    江城不算大城市,晚上车很少,所以不到二十分钟,我便出现在静夜思酒吧,这名字还挺有诗意。

    静夜思酒吧是一个音乐酒吧,里边放着舒缓的英文歌曲,挺好听,反正我也听不懂,跟阳城县那个月光酒吧的格调差不多,只不过比月光酒吧装修的好了很多,地方也很大,并且一边还靠着冷水江。

    冷水江贯穿整个浮山市,河边是夏天乘凉的最佳去处,因为水是从山里流下来的,夏天也十分的冰凉,故而得名冷水江。

    李菲儿的位置正好靠着江边,我找了一圈才找到,此时她已经开喝了:“来晚了,罚一杯,喝了。”她将一杯红酒推到了我的面前,用命令的语气说道。

    “那个……”

    “别废话,喝!”

    没办法,我只好端起来喝了,反正在她面前把自己的自尊和脸皮都收起来好了。

    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刚把杯子放下,李菲儿又倒了一杯,然后跟我碰了一下,说:“喝!”

    “哦!”我应了一声,这才仅仅喝了一小口,而李菲儿却是把整杯酒都喝了,看她脸上的表情,好像非常不高兴,眉黛紧锁,一副忧愁的模样。

    “怎么了?”我试探着问道。

    “怎么了?你说怎么了,我憧憬的婚姻和另一半都被你给毁了。”李菲儿已经喝得有点醉了。

    “那个,这事不能怪我吧,是你主动让我帮忙,谁知道你父母会让我们这么快结婚。”我解释道。

    “就是你的错,你说,你有那一点配得上我。”李菲儿指着我的鼻子问道。

    她其实很有涵养,家教也好,如果不是喝了酒,肯定不会问出这种话,但是我也知道,这些话绝对是她的心里话。

    “我那一点都配不上你,你是天上的公主,我是地上的屌丝。”我回答道,其实内心在滴血,妈蛋,老子也不想跟你假结婚好吧,怎么最终都怨在老子身上。

    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古人诚不欺我。

    “那你为什么要毁掉我的梦想,毁掉我的童话?你说!”李菲儿继续指着我的鼻子质问道。

    “李总,是你让我帮你,要不我们现在跟你爸妈讲清楚,再偷偷离婚。”我说。

    “放屁,我妈把喜糖都发了,现在整个浮山市的官场都知道李市长的女儿要结婚了,现在告诉我爸妈我和你是假结婚,他们能受得了?再说了,我爸还有高血压,受不了这么大的刺激。”李菲儿骂起了脏话。

    “那你说怎么办?我一切可都是听你的安排,还有刚才骂脏话了。”我一脸委屈的说道,感觉自己真得比窦娥还要冤。

    “我骂脏话怎么了,我不要打你呢,都怪你,都怪你。”李菲儿朝着我打了过来,眼泪随之从眼睛里涌了出来,估摸着她心中的某个童话在这一刻彻底破碎了。

    我躲闪着李菲儿的捶打,心里一阵无奈,这事怎么能怪自己呢?自己仅仅只是帮忙,最后谁也没有想到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结婚以后我就回阳城县,并且保证不会骚扰你,如果你遇到真正的白马王子,我会立刻同意离婚,这样吧,明天我写一份签名的离婚协议放在你那里,并且上面注明是我出轨,净胜出户,你看这样行吗?”实在没有办法了,我只好出此下策。

    “好吧,明天你来一趟天蓝大厦。”李菲儿点了点头,然后让我继续陪她喝酒。

    “别喝了,我送你回去吧。”我说。

    最终在我的劝说之后,终于把喝得已经大醉的李菲儿扶出了酒吧,找了一辆出租车回到了市委职工大院,可惜出租车进不去,只能停在了大门处。

    我付了车钱,小心翼翼的把李菲儿扶下了车,并不是太敢碰她的身体,因为上一次在商场的时候就因为给她揉脚挨过耳光。李菲儿抽耳光又快又准,我都怀疑她是不是专门练过抽耳光的技巧。

    可是这一次她真得喝醉了,烂醉如泥的那种,于是我最终将她的右手放在自己肩膀上,然后一只手拽着她的手,另一只手抱着她的腰,让她的整个身体都倒在自己怀里。

    肩膀正跟李菲儿的胸部接触,每走一步,我都能感觉到一阵柔软从肩膀传遍全身:“好大、好软、好有弹性。”我在心里暗道一声,有点心猿意马。

    本来最多十分钟的路,我扶着李菲儿硬是走了半个小时,期间她还在市委大院的花坛里吐了一会。若是自己还是处男的话,肯定会趁机揩点油,但是现在却一点心情都没有,只想赶快把她送回去,然后回去跟江雪晴做羞羞的事情。

    终于来到了二号别墅,我按了一下门铃。

    铃……

    “来了。”稍倾,别墅里传出李菲儿母亲的声音。

    吱呀!

    门开了,李菲儿的母亲出现在我的面前:“菲儿这是怎么了?怎么又喝醉了,这几天是怎么会事,动不动就喝醉。”李菲儿母亲急忙把她接了过去,同时嘴里唠叨着。

    “霍姨,菲儿交给你了,我先回去了,她这可能是婚前恐惧症,要不婚礼的事情就算了,过段时间再办。“我试探着说道。

    “那怎么能行,我都把喜糖发了,请柬也发了,怎么可能说不办婚礼就不办了呢。”李菲儿的母亲说道。

    “一切都按霍姨的意思办。”我说,在这种强势的家庭面前,自己还能说什么,只能一切听他们的安排。

    “小王啊,菲儿喝成这个样,你别走了,留下来照顾她吧。”霍思柔说道。

    “这……不好吧。”我说,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但是绝对不能讲出口,讲出口就完蛋了。

    “有什么不好,你和菲儿都同居了,快来帮我把她扶到楼上去。”霍思柔替我做了决定,实在没有办法,根本反抗不了,于是只好硬着头皮走进了别墅,帮着她把李菲儿扶到了二楼的卧室。

    我忙前忙后的洗毛巾,倒脏水,拖地,霍思柔只坐在床边,用毛巾给李菲儿擦着脸和嘴角,其他的事情都由我一个人来做。忙活了半个小时,终于把李菲儿弄好了,擦了脸和手,换了睡衣,此时正躺在床上昏睡了过去。

    我坐在床边,一阵困意袭来,昨天就没睡,白天都在医院里忙活,晚上陪着李菲儿喝酒,刚才又是拖地又是洗毛巾,此时感觉一点精神都没有,只想睡觉。

    两个眼皮在打架,于是我一头倒在床上,便彻底的睡了过去,太困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感觉有人在打自己的脸,于是便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看到李菲儿正一脸怒气的瞪着我,表情挺吓人。

    “你酒醒了?”我弱弱的问道,不知道半夜她起来发什么疯。

    “谁让你打呼噜了?”李菲儿瞪着我问道。

    “打呼噜,不可能吧,我从小就……”

    话还没有说完,便看到李菲儿将她的手机放在我的面前,上面有一段录像,正是我睡觉打呼噜的录像:“还有什么好狡辩?”她盯着我问道。

    “可能我太累了,所以才会打呼噜。”我解释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