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十四章 朋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啊,跟个朋友混进来长长见识,顺便混点吃喝。”我说:“你呢?”

    “我也是跟朋友进来。不过我经常参加这种高端聚会。认识很多高层的人。以后有什么事,可以找我,毕竟我们两人高中三年同学。大学也做了四年的同学。”蒋露露说。

    “哦,你混得越来越好了。”我脸上带着一丝羞涩的笑容说道。其实心里有点鄙视她。穿得这么暴露,半个球都露在外边。大腿恨不得露出内裤,脸上的粉我真怕掉下来,一看就想进来找大款或者富二代、官二代。我估摸着富二代和官二代们不会喜欢她。一些老头子倒是可能对她感兴趣。

    “没想到毕业三年她变成了这个样子。”我在心里暗叹了一声,蒋露露高中的时候是一个挺清纯的小女孩,不过上大学劈腿之后。我再没有怎么关注过她,只是毕业的时候听说。她为了留在省城给她男朋友打过二次胎,然后就没了消息。现在看来并没有留在省城,还是回到了浮山这个小城市。

    “你现在在那里工作?”蒋露露一边眼睛四处看着。一边对我询问道。

    “阳城县农业局。”我说。

    “临时工?”她看了我一眼,问道。

    “在编。”我淡淡的说道。这个逼感觉装得很有档次。

    “事业编?”蒋露露再次问道,在她心里我到底有多么不堪。先是临时工,又是事业编。

    “公务员编制。”我说。

    “公务员,你?”蒋露露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

    “嗯!”我点了点头,说:“你们都不回小县城,不然的话,我肯定考不上。”

    “难怪看你气质都变了,原来是当上了公务员,不错嘛。”蒋露露听到我是公务员,态度马上变得友好了很多,说:“以后升了官,可别忘了老同学,我们两人毕竟在高中还是有过一段嘛。”

    “呵呵!”我尴尬的笑了笑,很想给她一个耳光,当时拉她手她都说害羞,上大学一个月之后,就跟别的男人上了床。

    噔噔……

    旁边传来脚步声,两名戴墨镜的保安走了过来,我眨了一下眼睛,不知道保安过来干嘛?还以为这些东西不能吃呢,正奇怪,只听一名保安说道:“这位女士,我们这里是私人会所,没有请柬请你离开。”

    我这才明白,刚才为什么蒋露露一直四处张望,原来她是偷偷跑进来的,保安正到处找她啊。

    “还以为她在四处寻找勾引的目标。”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我是进来找朋友的,呶,他就是我朋友。”蒋露露抓住了我的胳膊,对两名保安说道。

    我的表情一愣,反应慢了半拍,不过马上开口说道:“对,她是我朋友,我带她进来的。”

    “请问你有请柬吗?”一名保安盯着我说道,那目光像是在看贼,估摸着心里觉得我也是进来混吃混喝的。

    “没有!”我说。

    “那请你也出去。”保安说。

    “好的,但是你听好了,我出去可以,但是你再请我进来,我是不会进来的。”我说,心里想着最好叫这名保安把自己赶出去,就不用在这里受罪了,至于李菲儿那里,我也便有了说词。

    这里的保安都很精明,因为来这种地方的人都是大人物,所以他听我这么说,但是也没有立刻把我和蒋露露赶出去,而是用对讲机好像跟什么人联系。

    大约二分钟之后,一名三十岁左右的女子走了过来,她先是对我微微一笑,说:“对不起先生,两名保安不懂规矩,我代表他们向你道歉。”

    “呃?”我愣了一下,有点傻眼,什么意思啊,也没有调查我的身份,上来就道歉。

    人家对我客气,我反而紧张了起来,有点不好意思,说:“没事。”

    “这位女士既然是你的朋友,当然可以留在这里,祝你们玩得愉快。”三十岁的女人带着职业的微笑说道,随后带着两名保安走了。

    “什么情况?王浩,你是什么身份?她怎么对你那么客气?”蒋露露对我询问道。

    我早就傻眼了,自己还想知道原因呢,于是愣愣的说道:“不知道啊,可能认错人了吧,也许我长得跟地个富二代很像?”

    “不过你今天确实挺帅的。”蒋露露盯着我看了一会,开口说道。

    本来我想问问她怎么没有请柬就进来,顺带着讽刺羞辱一下她,但是想了想,太没意思了,自己毕竟是男人,高中时也仅仅是好感,于是便没有再提这事。

    此时音乐突然响了起来,俊男靓女们开始手挽手进入舞池,搂抱着跳起了华尔兹,这个宴会确实很高档,舞池里的人都不简单,再说了,李菲儿认识的人怎么可能是普通人。

    突然,我看到了李菲儿和陈文志,两人正搂抱着跳舞呢,好像还在说着悄悄话,陈文志的手正搂在李菲儿的腰上,那个地方老子都从来没的搂过,更别说一块跳舞了,心里不由自主的涌出一丝愤怒。

    “王浩,你怎么了?”旁边的蒋露露询问道,可能刚才我的目光有一丝异样,引起了她的注意。

    “呃,没什么,这个宴会可真高档啊,好多大人物,非富即贵。”我说。

    “那当然了,今天这个宴会是李市长的千金告别单身的舞会,也不知道谁是她的丈夫,我估摸着肯定是一个高富帅,并且家室显赫。”蒋露露说。

    “哦!”我应了一声,心中骂道:“高你妹,显赫你弟啊,就是老子,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你知道李市长的千金是谁吗?”蒋露露看着我问道。

    “不知道。”我摇了摇头。

    “天蓝集团的董事长李菲儿,听说身家几十亿,并且三十六岁了,还被浮山上流社会评选为浮山第一美女。”蒋露露一脸羡慕的说道。

    “哦!”我应了一声,没有其他反应。

    “你不羡慕吗?”蒋露露问。

    “羡慕什么?”我反问道:“我就是一个小屌丝,跟那什么李菲儿一个天一个地,地上的癞蛤蟆能羡慕天上的天鹅?”

    “也是,不过你也不错了,公务员,有女朋友了没?”蒋露露一边吃着东西一边对询问道。

    “没有。”我说。

    “没人看上你吗?你这人啊,就是太木纳了,也没有情趣,对了,有房吗?”蒋露露把我数落的一无是处,然后又问我有没有房。

    “没有。”我说。

    “有车吗?”

    “没有。”

    “啧啧,你这公务员怎么当的,不会整天给人打扫卫生吧。”她竟然眼睛里露出鄙视的目光。

    “差不多吧。”我不想再跟她纠缠,指着一个老家伙说:“那人一直在看你。”

    “那个人?”蒋露露很激动,立刻寻着我的手指看去,随后撇了撇嘴说:“六、七十岁的老色/鬼。”

    “有钱啊。”我说。

    “哼!老娘又不是见钱眼开的人。”她说,不过下一秒,便拿着酒朝着那名老头走去。

    看着她扭着臀部的那骚劲,我心里暗暗对自己骂道:“王浩,你真是眼瞎啊,高中的时候怎么会喜欢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