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十五章 愤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对于现在的蒋露露有点瞧不上,高中的时候,她还是挺清纯的。牵牵手都会脸红害羞。现在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稍倾。我又想到了自己,为了一个公务员编制,还不是在李菲儿面前装狗腿子。于是便对蒋露露的事情释然了。

    李菲儿和陈文志仍然搂在一块跳舞,我心里有一种怒火在燃烧。虽然一直在告诫着自己:“王浩。你和李菲儿是假结婚,她跟谁跳舞跟你没有一毛钱的关系。”但是仍然忍不住的生气。这可能关乎男人某种不可理喻的尊严。

    正当我盯着李菲儿和陈文志两人生气的时候,蒋露露又走了回来,嘴里还骂骂咧咧。一副非常生气的模样:“狗东西。把老娘当成什么人了。”她说。

    “怎么了?”我看到蒋露露走了回来,眉头微皱,心里其实并不想跟她说话。宁愿一个人站在角落里喝喝酒吃点东西。

    “那个老东西竟然说给我一千块钱,让我陪他一晚上。”蒋露露说。

    我差一点脱口而出:“一千块钱不少了。”还好话到了嘴边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她毕竟是自己的同学,做为男人不能太伤人。

    “别理那种人。请你跳支舞。”我微微一笑对蒋露露说道。

    “你还会跳舞?”她惊奇的盯着我问道。

    “大学的时候就学了,可惜一直没有显露的机会。”我说。

    “行啊。但是如果有其他男士请我跳的话,你要马上离开。”蒋露露说。

    “OK。不会打扰到你钓金龟婿的。”我说,心里却暗暗想着:“脸上的粉那么厚。穿得又这么暴露,还没有气质,风尘味十足,参加这个宴会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谁会看上你啊。”这是实话,可惜实话难听,我当然不会跟她讲。

    我搂着蒋露露的腰走进了舞池。

    “跳得不错嘛!”蒋露露说。

    我微微一笑,并没有说话,目光一直偷偷盯着李菲儿和陈文志,想看又不敢正大光明的看,心里既自卑又愤怒,还有一点点的抓狂。

    稍倾,我和蒋露露正好跟李菲儿和陈文志擦肩而过,李菲儿瞥了我一眼,面无表情,陈文志的声音传了过来:“菲儿,你看他们两人才般配,都是两个屌丝。”

    至于李菲儿说什么,我就听不见了,因为已经离着远了。

    “王八蛋,有钱了不起啊,老子总有一天让你跪在地上叫爷爷。”我在心里发着狠,但是几秒钟之后,便泄了气,因为这种事几乎不可能发生,除非出现奇迹。

    一曲过后,我和蒋露露朝着刚才的角落走去,身后突然传来了李菲儿的声音:“王浩。”

    我转身看去,发现她和陈文志走了过来。

    “有什么事?”我问。

    “我的朋友想跟你喝酒,走吧。”李菲儿对我说道,那语气明显就是一种命令。

    “哦!”我没有别的选择,于是点了点头,准备跟她离开。

    “王浩,你、你、你认识李小姐啊。”蒋露露瞪大了眼睛,一脸惊讶的表情,结结巴巴的对我询问道。

    “算认识吧。”我看了她一眼,微微一笑,回答道。

    短短的时间内,我对蒋露露从憎恨讨厌到鄙视看不起,再到现在有一种同命相连惺惺相惜的感觉。

    她为了过上好的生活,正在努力的勾引着男人,而我呢?为了当上公务员,为了能给村里修条路,现在也正在做着取悦女人的事情。

    我在蒋露露惊讶的表情之中跟着李菲儿朝着她的朋友们走去,我知道等待自己的应该是嘲笑、鄙视和无情的戏弄与灌酒。

    果然没有猜错,这群人把我当成了猴子,一杯接一杯的灌我,李菲儿则在一旁看着,并没有为我说一句话,估摸着此时她心里也在鄙视自己吧。

    “王浩,你是一个男人,这天丢的脸,以后一定要亲手拿回来,他们不就是有钱嘛,不就是有权嘛,你虽然现在一无所有,但是只要借助李菲儿的关系慢慢的一步一步往上爬,总有一天,你可以将他们全部踩在脚下。”我看着所有人嘲笑的目光,心里涌出一股阴暗的想法,不再跟李菲儿离婚,并且还要让她怀上自己的孩子,彻底抱上李家这条大腿。

    “没有成功之前,你任何苦都要忍着。”我在心里暗暗想道,随后再一次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牛饮也不过如此啊,怕是我们的好酒在他嘴里跟十几块钱的酒没什么区别,浪费啊。”有人出声讽刺道,随后马上有人跟着挖苦我,而李菲儿一眼都没有看我,一直在跟陈文志窃窃私语,时而跟她的这帮朋友喝上一杯。

    我想把自己灌醉,醉了之后就不用再受这种窝囊气了。

    一杯、二杯、三杯……终于我喝得看什么都重影了,说话也结巴了起来,几分钟之后,眼前一黑,彻底的醉得不省人事。

    当我再次清醒来的时候,发现天已经亮了,自己正睡在酒店的房间里,我感觉口渴又头痛,于是先喝了水,然后走进卫生间开始洗澡。

    昨天晚上的事情一幕一幕的在脑海之中回放,陈文志等人的嘴脸我全部记忆犹新,特别是李菲儿的冷漠,让我心生寒意:“别人怎么对我都没有关系,至少在外边我还是你的丈夫,你竟然是如此的冷酷,那么就别怪我了。”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半个小时之后,我洗漱完了,离开了房间,也没有去前台结账,反正不是自己出的钱,准备离开酒店的时候,猛然在一楼的西餐厅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李菲儿和陈文志,两人正在有说有笑的吃午饭。

    “我擦,难道他们两人昨晚也睡在酒店里?李菲儿跟陈文志真的有一腿?不应该啊,既然有一腿,她为什么不嫁给陈文志呢?”我眉头微皱,在心里暗暗思考着。

    感觉自己被戴了绿帽子,但是又有很多地方说不通,正发愣的时候,蒋露露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王浩,等你很久了。”

    “呃?你怎么也在这里?”我看着蒋露露,眼睛里露出疑惑的目光。

    “专门等你啊!”蒋露露说,今天她穿了一条牛仔短裤,黑色红根的凉鞋,上身是一条白色的半袖雪纺衫,脸上也没有抹粉,看起来倒是比昨天晚上清秀了很多,也漂亮了很多。

    “等我?等我干吗?”我看着她问道。

    “王浩,你很神秘啊,连市长的千金李菲儿都认识,还认识咱们浮山的首富陈文志啊。”蒋露露说:“昨天晚上看到你跟他们一块喝酒,喂,有什么门路也给老同学介绍介绍啊。”

    “呵呵!”我呵呵一笑,没有多说什么,心里的苦只有自己清楚:“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昨天晚上跟着李菲儿他们,看到他们把你送进了这家酒店啊,对了,李菲儿和陈文志也住在这家酒店,估摸着李菲儿老公被绿了。”蒋露露神秘的对我说道,一脸的八卦,她现在还不知道李菲儿所谓的老公就是自己。

    “没事的话,我走了。”我说,不想再跟蒋露露纠缠,浮山市的事情已经全部办完了,一刻也不想再待在这里,准备回阳城县。

    江雪晴那边用钱摆平,李菲儿这边用自己的尊严摆平。

    想要有收获,就必须有付出,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我付出了金钱得到了江雪晴的身体,我付出了尊严得到了公务员的编制,以及为大泽乡山里修条路的可能。

    一切都是等价交换,没有人强迫,全凭自愿,我其实没有什么好怨恨,至于昨天晚上发过的誓言,基本上已经都忘了,不跟李菲儿离婚?开玩笑,她有一万种办法让我乖乖签字,再说了已经答应签一份净身出户的离婚协议交到李菲儿的手上。

    使点手段让李菲儿怀孕,呵呵!如果这么干了,估摸着只有一种后果——我莫名其妙的消失。

    ”你别走啊!”蒋露露追了出来。

    “你有事吗?”我眉头微皱着问道。

    “我请你吃饭吧。”她说。

    “不用。”我摇了摇头,继续朝着酒店外边走去。

    “喂,王浩,发达了不认人了是吧。”蒋露露的声音有点生气。

    我心里冷哼了一声,没有回去,离开了酒店。

    “等等!”万万没有想到,蒋露露厚着脸皮又追了出来。

    “你到底要干嘛?”我盯着她凶巴巴的问道,实在没有心思跟她纠缠不清。

    “老同学,我知道以前是自己对不起你,但是你是男人,能不能大度一点?蒋露露盯着我说道。

    “如果不大度的话,昨天晚上就叫保安把你带走了。”我说:“你到底有什么事?”

    “那个,我失业了,能不能借我点钱?”蒋露露尴尬的说道。

    “没有!”我断然拒绝,凭什么借你钱啊,当年对自己的伤害到现在还历历在目,那是一种对爱情幻想的破灭。

    “喂,你也太绝情了吧。”蒋露露的脸皮是真厚啊,一直跟着我。

    “说了没有就没有。”我斩钉截铁的说道。

    “我告诉你个秘密,用这个秘密换你一点钱怎么样?”蒋露露眨了眨眼睛,盯着我说道。

    “没兴趣。”我说,抬腿就走。

    “关于陈文志和李菲儿两人的秘密。”她说。

    我停了下来,转身看着她问道:“他俩有什么秘密,再说了,你怎么可能知道他们两人的秘密。”

    “王浩,当年我在学校里学的是什么专业,你可别忘了。”蒋露露说。

    “新闻专业啊。”我说。

    “我毕业后虽然没有留在省城,但是进了浮山日报社。”她说。

    “那又怎么样?”我问。

    “知道我为什么失业吗?”她神神秘秘的说道。

    “不想知道。”我说。

    “就是因为我发现了陈文志和李菲儿两人的一个秘密。”她说。

    我眉头微皱,其实已经心动了,蒋露露再不靠谱,也不敢乱说这种话:“什么秘密?”

    “请我吃饭,我就告诉你。”她说。

    “好!”我点了点头。

    稍倾,我们两去了附近的一家西餐厅,本来我想吃中餐,可是蒋露露非要吃西餐。

    她点了一桌子的菜,还要了一瓶酒,让我想起了那天晚上的杨萍,不由的摇了摇头,虽然有点心痛钱,但是心里的好奇心已经被蒋露露给勾了起来。

    牛排吃了大半块,菜也吃得差不多了,酒喝了一小半,我这才开口对蒋露露问道:“什么秘密,现在可以讲了吧?”

    “呵呵!王浩,你还是这么傻,我骗你的。”蒋露露笑了起来。

    一瞬间,心里涌出一股怒火,双眼微眯,有一种想杀人的冲动,说实话,自从杀过人之后,我的内心其实已经出现了某种潜移默化的变化,这种变化平时根本看不出来,但是遇到事情的话,便会显露出来,就像冰店那一次,如果没有那天晚上为了救李菲儿而杀人的经历的话,怕是疯子再怎么打我,我也不一定会还手。

    蒋露露的笑声戛然而止,说:“王浩,你别那么瞪着我,挺吓人,跟你开玩笑呢,你还当真了,我怎么可能骗你,不过你能不能借我点钱,今天再不交房租的话,就要被赶出来了。”

    “多少钱?”我问。

    “一万,五千也行。”蒋露露说。

    “一会我**转给你,先说你知道他们两人什么秘密。”我盯着蒋露露问道。

    “那你告诉我,你和李菲儿、陈文志到底有什么关系?”她反问道。

    婚礼下个月举行,蒋露露早晚会知道,于是我便不打算隐瞒,说:“我就是李菲儿的丈夫,我们已经登记了。”

    “什么?”蒋露露惊呼一声,瞪大了眼睛,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她的声音太大了,餐厅里的人都着我们两人看来。

    二分钟之后,蒋露露才恢复了平静,她盯着我说:“王浩,你这是一步登天啊。”

    “别废话,秘密是什么?”我盯着她再次问道。

    “李菲儿和陈文志以前谈过恋爱,大约应该是十年前吧,那个时候陈文志已经结婚了,并且还有一个女儿,李菲儿算是第三者插足。”蒋露露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