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十七章 管闲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没有想到在宴会上遇到了蒋露露竟然手里有可以撬动李建国和陈氏集团的东西,一旦真得被李建国的政治对手得到了这个U盘,政治有多么残忍。我还是多多少少知道一点。到时候李建国和陈氏集团怕都要完蛋。

    “这是一把杀手锏。必须握在自己手里。”我在心里暗道一声,随后再次逼迫蒋露露将U盘交出来。

    “好吧!”蒋露露最终点了点头,随后我付了饭钱。打车朝着她租的房子而去。

    她租的房子在世纪城小区,都是单身公寓。专门租给城里的白领。不过走到她房子门口的时候,却发现一个五十岁的秃顶男子正在敲门。

    “蒋小姐。你终于回来了,你的租房到期了。”秃头男子盯着蒋露露说道,眼睛有点色。

    “游先生。到今天晚上十二点才到期。你急什么,我男朋友一会帮我付房租。”蒋露露说,随后打开门走了进去。

    我对秃头男人微微一笑。跟着蒋露露身后走进了她租的房子,还不错。收拾的很干净,一个小客厅。外加厨房、卫生间,还有一个小卧室。女孩子一个人住足够了。

    这种格局的小房子,如果自己在浮山市工作的话。很想买一套,虽然小。但是很温馨,毕竟是属于自己一个小窝。

    秃头男子也走了进来,对我说道:“你就是蒋小姐的男朋友啊,把房租交了吧,一交半年。”

    我还没有说话,蒋露露抢着开口说道:“游老板,我这次一次性/交一年的房租。”

    “好啊,看来蒋小姐的男朋友你很爱你啊。”秃子房东笑眯眯的说道。

    我眉头微皱,朝着蒋露露瞪去,她则反瞪了回来,那意思不言而喻。最终没有办法,我拿出手机通过**替他支付了一年的房租。

    秃头老板离开之后,蒋露露朝着我走来,围着打量了一圈,说:“王浩,看不出来,现在很有钱嘛,哦,我忘了,你当了上门女婿,现在是李家的女婿,刚才应该让你替我付两年的房租。”

    “你别太过份,U盘给我。”我冷冷的瞪着她说道。

    “别急嘛,坐下聊会天。”她说。

    “没空,我急着回阳城县,明天还要上班。”我说。

    “叫你老丈人把你调到市里工作啊。”蒋露露说:“那还不是他一句话的事情。”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把U盘给我。”

    蒋露露仍然没有去拿U盘,而是整个身体贴了过来,我们两人之间的距离最多只有一指宽,她抬起头,说:“王浩,要不我们重新开始吧。”

    “呵呵!”我呵呵一笑,身体退后一步,说:“U盘,风险我替你承担,钱我们两人分。”

    “你不会耍我吧?”蒋露露问道。

    “既然你不相信,那算了,反正我有李家女婿这层身份的保护,即便这件事情传出去,死得一定是你。”我盯着她的眼睛面无表情的说道,随后转身就走,以退为进,心里很担心自己演砸了。

    “等等!”身后传来蒋露露的声音,我提起的心瞬间放下,她不敢赌,其实即便放我离开,我也不会把这件事情告诉李菲儿,更不会告诉陈文志,只会烂在自己心里。

    “U盘可以给你,你保证弄到钱分我一半。”蒋露露说。

    “我保证,其实你根本没有必要担心,我们是一条绳上拴得两只蚂蚱,跑不我,也跑不了你,总之合则两立,分则必死,当然我还是李菲儿的老公,李家的女婿,也许可以不用死。”我说。

    蒋露露犹豫再三,最终将一个U盘递到了我的手里,同时轻轻的呼了一口气,估摸着得到这个U盘之后,她一直提心吊胆,两个庞然大物,外加一个市长,她一个失业的女记者,只要消息传出去,她明天就会在浮山失踪。

    我把U盘收好,这个东西也许在关键的时候也许有大用处,甚至于只要计划周密,可以敲诈陈文志一笔钱。

    “对了,这个U盘你是从那里搞到的?”我对蒋露露询问道。

    “采访的时候,无意中得到的。”她说,不过我明显看出她没有说真话:“这个U盘是否只有你我两人知道?”我换了一个问法:“如果第三个人知道,再传出去的话,陈文志很容易就会找到你,那么我也会有很大的麻烦。”

    “放心吧,这个U盘的主人已经移民去了美国,应该不会回来了,也不再跟陈文志有什么交集。”蒋露露说。

    “这可是关系到我和你的小命,你最好谨慎一点。”说完我转身准备离开。

    “喂!”身后传来蒋露露的声音。

    “还有什么事?”我扭头看了她一眼,问道。

    “那个,大一的事情,对不起啊。”蒋露露一脸尴尬的说道。

    “都过去了,我已经忘了。”我说,随后挥了挥手,打开门离开了。

    蒋露露说出对不起三个字的时候,我心里一下子原谅了她,至少刚才那个时候,她是尊重我的,甚至于觉得她比李菲儿多了一丝可爱,因为李菲儿也许从来没有把我当成一个跟她有平等地位的人看待。

    下人?佣人?屌丝?或者是花钱买的一条狗,总之我在李菲儿的眼里肯定是一个下等人,即便我曾经拼着性命救过她,也许她认为一个公务员的编制完全可以抵偿那次的事情。

    想起李菲儿,我心里就烦躁,于是摇了摇头,将她甩出了脑外,开始思考如何利用U盘里的资料狠狠的敲诈陈文志一笔钱,有了钱就不愁没有女人。

    铃铃……

    刚刚走出世纪城小区,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我从裤带里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发现是李菲儿的来电,不由的眉头微皱,暗道:“她跟陈文志吃完饭了?怎么会想起给我打电话?”

    稍倾,我按下了接听键:“喂,李总,有什么吩咐吗?”

    “你在那?”电话另一端的传来李菲儿冷冰冰的声音。

    “呃,我已经回阳城县了。”我撒谎道。

    “谁让你回去的?”她对我呵斥道。

    “李总,我当时在酒店房间里醒了过来,想着也没什么事了,于是便回阳城县了,再说了,已经几天没上班了。”我弱弱的说道。

    “我妈今晚让你来家里吃饭,马上回来。”李菲儿根本就没把我放在眼里,更不会听我的解释,直接命令道。

    “可是我明天还要上班啊。”我坚持道。

    “不回来,你明天就不用去上班了。”她说。

    心里一股怒气直冲头顶,很想对李菲儿说:“老子不上了,破公务员编制老子也不要了,老子明天就去北京打工,不受你的窝囊气了,你爱咋咋地。”可是最终没有说出口,硬生生的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当上公务员之后,村子里的人看我的眼光都不一样了,父母也跟着扬眉吐气,老村里德高望重的老支书都把自己当成了一个人物,这种衣锦还乡的满足感,我舍不得,真的舍不得,所以只能忍耐。

    “好吧,我马上赶回去。”我垂头丧气的说道。

    “六点前必须回来,我可不想吃饭的时候还要等你。”李菲儿对我命令道。

    “哦!”我说:“六点钟之前一定到。”

    嘟……嘟……

    李菲儿连说声再见都没有说,直接挂断了电话,仿佛她自从见了陈文志之后,对我的态度越来越差了,前几天去大泽乡玩的时候还挺好,甚至于喝醉了酒我还看过她的下面,想想我都差一点有了男性反应,不过随后又有一种后怕感觉,万一被李菲儿知道,怕是自己必死无疑。

    “王浩,你也尝过女人的滋味了,还是一名十七岁的少女,以后在李菲儿面前规矩一点,不要有任何的非分之想,做一个老实人,等待时机。”我在心里对自己叮嘱道。

    还好没有回阳城县,不然的话,所有时间全部都浪费在路上,现在离六点钟还早,我有几个小时的时间可以自己支配。

    “去那里玩呢?”我站在街上,暗暗思考着,对浮山市不熟,最熟的地方就是万达广场,李菲儿带着自己去买过二次衣服。

    “万达广场是个好地方,坐在那里看美女也是不错。”我心里暗道一声,随后起身朝着车站走去,准备坐公交车去万达广场,门脸房都卖给了李菲儿,卡里的钱只剩下十几万,要省着一点花。

    想到钱,我又想到了陈文志和口袋里的U盘:“怎么样才能不暴露自己,还能敲诈到钱呢?”我在心里思考着这个问题。

    十五分钟之后,我坐117公交车来到了浮山市万达广场,在商场内找了一个长条椅子坐在上面,一边思考着办法,一边看着逛商场的美女,因为是夏天,女人几乎都是清一色的大白腿,令人应接不暇。

    “啧啧,现在的女人恨不得把大腿根都露出了。”我在嘴里嘀咕了一句。

    “大哥哥,行行好!”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浑身脏兮兮的走到了我面前,手里拿着一个破碗,里边放着一些一块、五块和十块的人民币。

    对于这种讨要的行为,我很讨厌,平时基本上不会给,不过今天抬头看到这个小姑娘,大大的眼睛,一脸的委屈,很是可怜,于是动了恻隐之心,问:“小姑娘,你家里人呢?”

    她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只是一直重复着:“大哥哥,行行好,好人有好报。”

    人家既然不想说,我便也不再多问,掏出一百块钱放在她的碗里,说:“买点好的吃,还有把脸洗了,脸上都有灰了。”说着,我又掏出一百块钱递到了碗里:“再拿这钱买件衣服。”

    “谢谢大哥哥!”小女孩瞪着大眼睛说道。

    “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吧?”我问。

    “关雀儿!”小女孩说,随后说了一声大哥哥再见,然后朝着另一条长椅上的人走去。

    “关雀儿,这名字有意了。”我看着她的背影,暗道一声。

    本来以为自己和这关雀儿也就一面之缘,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半个小时之后,她带着两个几乎跟她一般大的孩子跑到了我身边:“大哥哥,你救救我们三个吧。”

    “怎么了?”我一脸奇怪的盯着三个小乞丐问道。

    “雀儿,你们三个怎么在这里,害得我们好找。”关雀儿刚要说话,突然远处跑来两名男子,一边跑一边喊道。

    听到这两男子的声音,关雀儿和她身边的两名小男孩脸色瞬间变得惨白,身体都颤抖了起来,一看就是吓得。

    “怎么你们?”我问。

    关雀儿摇了摇头,只是用乞求的眼神望着我,嘴里不敢说一句话。

    “走了,我们回家。”两名男子上前将关雀儿三人拽走了。

    我眉头微皱,按自己以前胆小的性格,碰到这种事能躲就躲,根本不会惹麻烦,此时我也是这样做的,但是关雀儿那双乞求的大眼睛一直在我脑海之中回放,拷问着自己的良心。

    终于受不了了,我猛然站了起来,朝前跑了二步,一把将关雀儿和两名小男孩夺了过来,并且将他们三人挡在自己身后,瞪着眼前的两名青年说道:“你们是什么人,这人是我表妹,我找了她几个月了。”

    “小子,别多管闲事啊。”一名男子恶狠狠的说道,同时将手放进口袋,掏出一把刀子在我面前比划了一下,然后马上收了起来,他们也害怕,这里毕竟是商场,到处都是监控。

    “我已经报警了,警察一会就到,今天你们休想把我表妹带走。”我心里其实吓得砰砰直跳,但是表面上却硬挺着,大声对两名男子吼道,同时开始大声的呼喊了起来:“来人啊,这两人是人贩子,我表妹失踪三个月了,今天好不容易找到。”

    大家对人贩子那是相当痛恨,所以我这么一喊,很多逛商场的人走了过来,同时还有人拿手机拍照,当然也有人打电话报警,并且好像两名商场保安也朝这边跑了过来。

    “小子,你死定了,等着!”一名年纪较大的男子对着说了一句狠话,然后带着那名拿刀的男子快速的离开了。

    “完了,肯定惹祸了。”我心里暗道一声,有点后悔,他们这种控制乞丐的组织,基本上是全国流窜,并且绝对不会仅仅只有他们两个人,估摸着是一个团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