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章 两不相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半个小时之后,我来到了市委家属大院的门口,随后被武警拦了下来。我只好再给李菲儿打电话。可惜她根本不接。直接挂断了,再打已经打不通了,估摸着是把我拉黑了。

    “我擦。怎么会事?”我眨了一下眼睛,心里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门口的武警是不会放我进去的。李菲儿又不接电话。想着给她妈打个电话吧,有觉得不合适。于是我只好蹲在门口不远处的一棵树下,愁眉不展:“李菲儿到底怎么了?”

    这一等就是将近三个小时,期间给李菲儿打过很多电话。也发了短信。都如同石沉大海,可以肯定,她确实把我拉黑了。

    大约晚上十点过五分。大院里开出一辆敞篷跑车,我一眼就看到了车上的李菲儿。而开车的人竟然是陈文志:“我擦,这是什么情况?不是说今天晚上她父母让我去家里吃饭吗?为什么却变成了陈文志?”

    嗡……

    敞篷跑车从身边经过。李菲儿怕是都没有发现我的存在,这个时间点开跑车出去。肯定是去兜风去了,浮山市靠海。有一条环海大道,夏天深夜的时候。开车在那里兜风,很是舒爽,非常的凉快。

    铃铃……

    正当我失落担心的时候,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是一个座机的号码:“喂,你好!”

    “大哥哥,我是关雀儿,我们三个跑出来了。”电话另一端传来关雀儿的声音。

    “跑出来了?”我问了一声,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出来了。

    “嗯。”

    “拦辆出租车马上来市委家属大院,我在门口等你们。”我说。

    “好的!”关雀儿说,随后挂断了电话。

    小姑娘很聪明,比一般七、八岁的小孩子成熟了很多,其实想想怎么可能不成熟,她的经历促使着必须尽快成熟起来。三个人的未来我还没有来得及想,但是原则只有一个,不能再让他们回那个什么松山县孤儿院,难道要再被卖一次?

    一边想着李菲儿和陈文志的事情,一边又在考虑关雀儿三人怎么安排,同时心里还在自嘲:“王浩啊王浩,你都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还到处拦事情,瞅把你能的。”

    自嘲归自嘲,我还是准备想办法给关雀儿三人在大泽乡上个户口,这件事情不难办,只要找老支书开个证明,证明这三个孩子是王家庄的人,然后再到镇上派出所花点钱,就可以把事情办了,乡下这种事情管理的很松,有钱找人就能办了。

    有了户口就可以上学,把他们三人弄到大泽乡镇中心小学读书,正好自己租了四间大瓦房,足够住了,至于钱的问题,身上还有十几万,自己还有工资,省着点花,应该几年之内不会有问题。

    不过这些事情的前提是自己必须保住公务员的编制,同时给村里修一条路,而这两件事情全部都需要李菲儿的帮忙。

    “李菲儿到底怎么了?难道跟陈文志和好了?不是感情纠缠了十年吗?怎么突然便摒弃前嫌,和好如初了呢。”我在心里暗暗奇怪,猜不到李菲儿和陈文志两人此时到底是什么关系。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一辆出租车停在了市委家属大院门口,随后我看到关雀儿三人下了车,于是马上跑了过去,把车钱付了。

    “大哥哥。”三人盯着我叫道。

    “以后就叫哥,别叫大哥哥。”我说。

    “哥!”三人再一次叫道。

    “晚上吃饱了没?”我问。

    三个人摇了摇头。

    “走,带你们撸串去。”我说,随后带着他们开始找撸串的地方,自己对浮山市不熟悉,倒是关雀儿知道那里有夜市。

    撸完串,我在附近开了三个房间,我一间,关雀儿自己一间,邓宝和石头两人一间。

    我洗了个澡,躺在床上想李菲儿跟陈文志的事情,思来想去,也想不明白,心里非常担心,不过想到毕竟跟李菲儿领过结婚证,即便她想离婚,也要通知我,但是下一秒,我又想起了自己签的那份净身出户的离婚协议。

    “我擦,当时就不应该签。”心里一阵后悔,如果不签的话,还可以讨价还价试试,至少要让李菲儿促成大泽乡修路的事情。现在说一切都晚了,只能听天由命。

    “看来现在最实际的事情,就是用U盘敲诈一笔钱,可是怎么敲诈呢?”我眉头紧皱,根本想不到好办法,虽然在蒋露露面前我牛逼哄哄,实则心里也是没底。

    想着想着,我睡了过去,可是感觉没睡多久,隐隐约约听到了敲门的声音。

    咚咚……咚咚……

    “谁啊?”我迷迷糊糊的问了一声。

    “哥,是我,关雀儿,你开开门,我害怕,睡不着。”门外传来关雀儿的声音。

    我真不起起床,可是她一直敲门,于是只好迷糊的下了床,把房门打开。

    关雀儿走了进来,身上只穿着T恤和小内裤。

    “怎么了?”我问。

    她却一下子扑到了我怀里,哭了起来:“呜呜……哥,我做恶梦了,害怕!”

    “别怕,没事了,以后哥保护你。”我抱着她说道。

    “哥,我可以跟你睡吗?”关雀儿抬头看着我问道。

    我本来想说不可以,但是看到她哭红的大眼睛,心一软,点了点头。

    “谢谢!”关雀儿说。

    我实在困得不行了,倒在床上又睡了过去,隐隐约约感觉关雀儿往自己怀里钻,反正她才七、八岁,上身还没有发育,我根本没往心里去,于是便没当会事,继续睡觉。

    搂着关雀儿睡了一夜,早晨睡来的时候,发现她仍然在沉睡,估摸着半夜自己睡着了,这小姑娘一直没睡。

    下一秒,我突然感觉非常的尴尬,因为发现自己下面撑起了帐篷,而关雀儿正在怀里,刚才顶在她的小内裤上。

    “我擦,罪过,罪过!”我立刻跟她拉开了距离,准备起床。

    “哥,你醒了。”没想到自己的幅度太大,把沉睡的关雀儿也弄醒了。

    “你再睡会吧。”我说。

    “哥,你身上是不是有刀子,睡觉的时候总感觉有什么顶着我。”关雀儿一脸疑惑的问道。

    “没刀子,你做梦呢,再睡会吧。”我马上摇了摇头,一脸的尴尬。

    “不睡了,哥,我们今天去那里。”她突然坐了起来,被子随之被掀开,我下面撑起的帐篷暴露在她的面前。

    下一秒,我感觉脸皮一阵滚烫,弯着腰下了床,朝着卫生间跑去,心里想着:“真是太丢人了,可这是男人的天生反应啊。”

    十几分钟之后,我才从卫生间里走出来,已经洗漱完了。李菲儿已经不在房间,这让我省去了很多的尴尬,心里暗道一声:“小姑娘真是懂事。”

    一刻钟之后,我带着关雀儿三人离开了旅馆,但是并没有回阳城县,心里还等着李菲儿的电话,怎么也要问清楚吧。

    上午没有等到电话,一直到下午三点多钟,李菲儿的电话终于来了:“喂,李总。”

    “王浩,大泽乡修路的事情,我会帮你搞定,这段时间你就不要联系我了,还有我们两人结婚的事情要严格保密,如果被我听到一个字,你就完蛋了。”李菲儿对我说道。

    “好的,李总,你放心,我一定守口如瓶。”我说。

    “嗯,过段时间,我会委托律师办理离婚的事情,你帮了我,我帮你搞定修路的事情,算是在官途上再送你一程,两不相欠,以后不要再见面了。”李菲儿说。

    “好的,谢谢李总,认识李……”

    嘟……嘟……

    我还想说几句感谢的话,没想到李菲儿已经挂断了电话,应该根本不想听到我的声音。

    求月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