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一章 不一样的待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心里一阵失落,自嘲道:“王浩,你就是一个山里娃。就是一个小屌丝。没有遇到李菲儿之前。连公务员都考不上,现在公务员当上了,人家还帮你修路。再在官途上送你一程,知足吧。要心存感激。其他的事情不要乱想,更不要好高骛远。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可能吗?七仙女找董永只存在神话世界里。”

    “哥,你怎么了?”耳边传来关雀儿的询问声。

    低头看了她一眼。笑了笑。说:“没事,哥的家不在市里,现在我们回阳城县。”

    关雀儿真得比邓宝和石头两个小男孩懂事。我刚刚情绪有一点不对劲,她便发现了。乖巧聪明的小孩。

    稍倾,我拦了一辆出租车。带着关雀儿三人朝着阳城县驶去,二个小时之后。我们来到了阳城县,我先带着他们去吃了一个晚饭。然后找了一家小旅馆住了下来。

    “希望李菲儿尽快给县里打电话,让自己回大泽乡。带着三个小家伙天天住县城里,花费很大。”夜晚躺在床上,我在心里暗暗想着。

    躺在床上睡不着,我开始玩手机,**里卫青曼给自己发了不少消息,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话,还有一些无病呻/吟的文青句子,我看了一眼,并没有回复。

    对于卫青曼,我说不上喜欢,但是绝对不讨厌,她是一个清纯善良的好姑娘,跟她做朋友没有问题,但是这个世界上有纯粹的男女朋友吗?对于我来说答案是否定的,根本不存在,男人和女人腻在一起时间长了,只会干一件事情——上/床!

    我不想伤害到卫青曼,所以跟她的相处不能太过于亲热,一旦太过于频繁和亲热了,很可能引起她的某种感情,那样的话,估摸着连朋友都没有做了,并且还会伤到她少女般的心。

    男人都是视觉动物,这一点谁都无法否认,如果卫青曼减掉五十斤肉的话,也许我的态度会发生质的改变,自己就是一个肤浅庸俗的男人,不过内心还有一丝底线和良知罢了。

    叮咚!

    **上又来了一条信息,我看了一眼,发现是江雪晴的信息,于是马上点开:“哥,你在干嘛?我妈明天就动手术了,好害怕啊,你能来陪我吗?”

    看到这条消息,如果现在还在浮山市区的话,我百分之百马上打车过去了,自从尝到女人的滋味之后,这两天晚上总是浑身燥热,非常的想女人的身体。

    “我回县城了,明天可能回乡里,放心吧,肯定没事,刘刚主任可是市里最好的肿瘤医生。”我对她安慰道。

    “哦!”江雪晴只回了一个字,让我心情十分的失落。

    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我很想打电话给前台问问有没有小姐,不过想了想最终还是放弃了,虽然已经不是处男了,感觉小姐还是太脏了,万一得个病,那可真不划算了。

    没办法,只好一边想象着江雪晴的身体,一边把手伸进了自己的短裤里,正在关键的时候,耳边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咚咚……

    “哥,你在吗?开一下门,我害怕,想跟你一块睡。”门外传来关雀儿的声音。

    我这个郁闷啊,正在关键的时刻,邪火还没有发泄出来,于是只好装睡,可是关雀儿却一直在敲门,搞得我心烦意乱。

    咚咚……咚咚……

    没办法,只好下了床,走动了几步,想让下面的帐篷消失,可是一时半会根本消失不了。

    “哥,我听到你走路的声音了,开开门。”关雀儿的声音再一次传了进来。

    “你是我祖宗。”我叹息了一声,只好走过去把门打开,不过只露出一道缝隙,问:“你不睡觉,半夜敲门干嘛?”

    “哥,我害怕,你让我进去。”关雀儿硬挤想要进来,我怕把她挤坏了,不敢用劲,最终被她挤了进来。

    “哥,你在房间里藏女人了?”她四处看了看,问道。

    “没有啊!”我说。

    “那你怎么不让我进来。”她嘟着小嘴说道。

    “哥刚才在睡觉,没听见,你有什么事吗?”我装糊涂道。

    “哥,我害怕,想跟你一块睡。”关雀儿说道。

    “乖,听话,男女授受不亲,回自己房间睡去。”我对她说道,关雀儿今年才八岁,胸部还没有发育,我就是再禽兽也不可能打她的主意,但是自己每天晚上欲/火难耐,天天撑帐篷,真不想在她面前出丑。

    “不嘛,我就要跟你一块睡。”说着,关雀儿躺在了床上。

    “你……”我想呵斥她,但是最终没有说出口,她们这些没有父母的孩子怕是更加的敏感吧。

    最终没有办法,我先去了一趟卫生间,上了一个厕所,才让自己下面的帐篷消失,回到床上之后,对关雀儿说:“最后一次,下不为例。”

    “好嘛好嘛!”她撒娇道,随后钻进了我的怀里,将小脑袋靠在的我胸前,手抱着我的腰,一条腿搭在我的肚皮上,稍微一动,刚好能碰到我下面。

    “我擦,这不要了自己的老命。”我在心里暗叹一声。

    “哥,晚安!”关雀儿抱着我倒是很快进入了梦香,我则在禽兽和人性之间徘徊,最终不知道纠结了多久,终于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晨,先带着他们三个去吃了早餐,然后又给关雀儿一百块钱,让他们三个人在县阳里逛逛:“一百块钱是中午饭,不准惹事,听到了吗?”我对关雀儿三人叮嘱道,他们跟着那乞丐团伙有一年时间了,多多少少学了一些坏习气。

    “哥,放心吧,我管着他们两个。”关雀儿拍了拍她的小胸脯说道。

    上班的时间快到了,不能再耽搁了,又嘱咐了两句,我便急匆匆的朝着县农业局走去。

    刚走进农业局就碰到了办公室的夏主任:“夏主任早。”我说。

    “小王啊,好好干,前途无量。”夏主任拍了拍我的肩膀,笑嘻嘻的说道。

    她的态度让我有点迷糊,心中暗道:“什么意思啊?”

    稍倾,我走进了扶贫办公室,袁雯早到了,她看到我之后,立刻跑了过来,问:“王浩,看不出来啊,不简单啊。”

    “什么不简单?”我一脸疑惑的看着她问道。

    “别装了。”袁雯打了我一下说道。

    我心里暗道一声:“装你妹啊,老子真不知道什么事情。”懒得理她,反正从那天下班的时候她对自己的态度已经看出了为人,我拿起拖把准备拖地,不过马上被袁雯抢了过去:“王浩,你以后升了官,可别忘了我。”

    “我升你妹的官。”我在心里暗骂了一句,同时有了一种明悟:“妈蛋,不会李菲儿已经打过电话了吧,有可能,很有可能。”

    稍倾,牛桥山走了进来,他看了我一眼,说:“小王,过来一下。”

    “牛主任,有什么吩咐?”我问。

    “今天检查不用写了,把你那个修路的计划再完善一下,我会以我们扶贫办的名义交上去。”牛桥山说。

    “是,牛主任。”

    “小王,不简单啊,好好干,这次路修好了,前途无量啊。”牛桥山拍着我的肩膀说道。

    我尴尬的笑了笑,说:“牛主任,这只是一个计划,上面还不知道批不批呢,再说即便批了,也不一定是我去啊。”

    “小子啊,就别在我面前装了。”牛桥山说道:“好好把计划完善一下。”

    “是!”

    整个上午,我都在完善这份计划,中午吃饭之前交给了牛桥山,他看了一遍,点了点头,说:“下午我就交上去。”

    “谢谢牛主任。”我说。

    他没说什么。

    中午吃饭时候,袁雯凑了过来,并且还有办公室的一个女生凑了过来,经过袁雯介绍,这名女生叫严雪,也是事业编制。

    严雪长着一张娃娃脸,不认识的人绝对会把她当成中学生,虽然不是太漂亮,但是对男人绝对有一定的吸引力。

    “王浩,你好,早就听说了我们局有一位见义勇为的大英雄,今天终于看到了。”严雪笑着对我说道。

    我心里这个腻歪啊,暗暗骂道:“英雄你妹,老子第一天报道的时候,也没有看到你这么热情,前几天老子被调回来的时候,还在走廊碰到过你,妈蛋,当时好像都没有正眼看过老子。”

    “太过奖了,我都不好意思了,当时那个情况,我想任何一个人都会挺身而出的。”我说着场面上的话。

    “那可不一定哟,听说对方还有刀子。”严雪露出一副小崇拜的表情盯着我问道。

    没办法,人家都已经这样了,我只好把那天晚上的事情又讲了一遍,当然内心还是十分满足,至少满足了自己的虚荣心。

    “王浩,你真得好棒啊,晚上我一个人跑步有点怕,大英雄能不能跟我一块啊。”严雪笑着对我说道。

    “妈蛋,太他妈会说话了,难道在官场上混久了的人,都这么会说话,让人听着舒服。”我在心里暗道一声,刚要答应,耳边却传来袁雯的声音:“严雪,不好意思哟,我们扶贫办晚上有一个聚会。”

    “聚会?什么聚会?我怎么不知道。”我扭头看着袁雯说道。

    对于袁雯和严雪两个人,我都不感冒,若是非要选一个的话,我会选严雪,穿个校服绝对就是中学生,如果能搞上/床,我肯定会让她穿上校服,然后……

    “牛主任刚刚决定的,你也来扶贫办这么久了,还没有见过马蔚然吧,对了,还有两名临时工,今天晚上我们一块吃个饭,大家相互认识一下。”袁雯回答道。

    “哦!”我点了点头,转身对严雪说道:“不好意思,晚上有聚会,这样吧,改天我陪人一块跑步。”

    “好呀好呀!”严雪嗲声嗲气的说道。

    我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袁雯,发现她满脸的怒气,心里不由的一阵高兴,上一次她对自己的态度很伤自尊心,这次是故意利用严雪气她,明明知道这太小儿科,但是仍然乐此不疲。

    下午没什么事,牛主任又不在,我正在偷偷看手机,袁雯坐到了我旁边:“王浩,你是不是上面有人啊?”她问。

    “什么上面有人?我家在大泽乡山里,上数八代都是农民。”我回答道。

    “那为什么我听说修路的资金天蓝集团愿意赞助,不过对县里指定让你担任修路的副总指挥,具体负责这条路的修建。”袁雯询问道。

    听了她的话之后,我这才明白,脑海之中出现了李菲儿的身影,心里有点沉闷,本来都要举行婚礼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竟然跟纠缠了十年的陈文志和好了,而自己瞬间变成了一个多余的人。

    “这我怎么知道。”我说。

    上次救的人因为是李菲儿,所以并没有对外宣传,采访的时候李菲儿虽然出现在病房,但是播出的时候脸上打了马赛克,并且她的身份也没有透露。

    李菲儿毕竟是李建国的女儿,市长的女人半夜迪厅喝酒传出去对名誉不好,所以她的身份一直保密,除了我之外,没几个人知道那天晚上救的人是李市长的女儿李菲儿。

    “不说实话,算了,不问你了。”袁雯说。

    我撇了撇嘴,没有说话,心中暗道:“你问老子也不告诉你。”

    “王浩,我们两人加了这么久的**,你也没有联系过我,平时下班你都到那里玩啊?有女朋友吗?”袁雯也拿出了手机,开口对我询问道。

    “你查户口啊。”我开玩笑道,并不想回答她的问道。其实若是那天下班没有见识过袁雯的另一面,那种非常势力一面,并且还瞧不起自己,我不会这样对她,甚至于在一个办公室,她又是事业编制,个个方面都满足自己女朋友的标准,刚进来的时候,还想着能不能追她呢,现在只能敬而远之。

    太势力的女人并不适合自己,我是一个内心敏感的人。

    “不说算了。”袁雯露出一副小女人的姿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