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二章 灌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下午四点多钟的时候,牛桥山带着三名男子走进了办公室,其中一人戴着一副黑边框眼镜。高高瘦瘦。我一眼就认出这人是马蔚然。因为看过他的照片。

    他跟我一样,属于公务员编制,没有什么背景被扔到了扶贫办。然后又被牛桥山发配到了惜福乡,一待就是两年的时间。不过他还是很有能力。愣是在惜福乡干出了一点成绩。

    跟在马蔚然身后的两个人自然就是扶贫办的两名临时工了,其实就是合同工。一年一签的那种,出了事,基本上都是他们顶雷。

    “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王浩。这是马蔚然。”牛桥山说道。

    我伸手跟马蔚然握了握手,相互客气了几句,随后又跟两名临时工握手。说了一些场面的话。

    “大家收拾一下,下班我们就出发。地点临福酒店,我已经定了包厢。”牛桥山说道:“好不容易今天我们扶贫办的人凑齐了。大家热闹热闹。”

    “牛主任英明,牛主任万岁。”袁雯喊了起来。

    我们几个也只好跟着喊。其实我心里有点抵触,但是人家都喊。自己不喊的话,绝对会得罪牛桥山。

    “别乱叫。”牛桥山瞪了袁雯一眼。但是一点都不严厉,相反脸上还带着笑容,估摸着很享受这种氛围吧。

    五点钟,我和牛桥山等人一块离开了农业局,牛桥山有车、我、马蔚然和袁雯上了他的车,至于两名临时工,牛桥山让他们自己开摩托车去。

    这种聚会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参加,有一点点拘谨,对于巴结人,说实话,我是一点都不在行,同时内心还有抵触,当然对于巴结李菲儿虽然也有抵触,但是却做得很好,毕竟李菲儿是个倾国倾城的大美女,并且他爸还是李市长,牛桥山根本没法比。

    来到临福酒店,走进包厢之后,马蔚然抢先一步给牛桥山搬开椅子,一脸巴结的说道:“牛主任,您请坐。”

    他搬椅子,袁雯在倒茶,我则站在一边不知干什么好,还好脑子灵光一动,马上出去买了一包中华回来,给牛桥山点上,并且把烟放在他的眼前。

    几分钟之后,两名临时工也来了,牛桥山便让服务员上菜,整个晚上,我都小心翼翼,发现他们好像联合好了在灌自己酒,心里不由的一阵郁闷,估摸着是牛桥山的意思,想把我灌醉了,套出一点话。

    大泽乡修路是一个肥缺,估摸着自己离开的这几天,县里有关系的人都开始跑动了,最终没想到落在我一个没有背景的屌丝身上,他们怎么可能不好奇。

    我从小酒量还行,白酒一斤的量,当喝了差不多半斤的时候,我就开始装醉了,因为再喝下去真醉了的话,还不知道说出什么呢,万一把李菲儿的事情讲出来,那可就麻烦了。

    “主、主任,我、我不行了,不、不能再喝了,再喝就、就回不去了。”我说结结巴巴的说道。

    “王浩,男人怎么能说不行呢,来,我们再喝一个。”牛桥山还没有说话,旁边的马蔚然倒是抢着说道,同时他倒了一杯白酒端了起来。

    “马哥,我、我可以叫你马哥吗?”我继续装醉,大着舌头说道。

    “可以。”马蔚然说。

    “既然你说男人不能说不行,这样,咱俩换大杯喝,怎么样。”我直接将他的军。

    马蔚然也喝了不少,脸都红了,不过他们都灌我酒,桌上我喝得最多。

    “喝大杯?”马蔚然表情一愣。

    “对,大杯,你、你不敢就、就算了。”我说。

    “我怎么不敢了,服务员,来两个大杯子。”马蔚然嚷道。

    很快,一名女服务员拿来两个大玻璃杯,一个玻璃杯大约三两的容量。

    马蔚然将两杯酒倒满,说:“王浩,咱兄弟喝一个。”

    我也端起了杯子,盯着马蔚然说:“马哥,既然是你敬酒,是不是先干为敬。”

    马蔚然看着我,我也看着他,那意思很明显,你不喝,老子也不喝。

    几秒钟之后,马蔚然看了一眼牛桥山,估摸着牛桥山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眼神,于是他马上开口说道:“好,我先干为敬。”然后端起酒杯,咕咚、咕咚大口喝了起来。

    “马哥,不准撒酒啊,在古代撒酒是为不敬。”我借着酒劲嚷道,心里想着:“妈蛋,想灌醉老子,最后谁先醉还不一定呢。”

    稍倾,马蔚然把一大杯白酒喝光了,他的脸更红了,眼睛都有点迷糊,舌头也大了起来:“王、王浩,你喝光了,该、该你了。”

    喝急酒特别容易醉,此时的马蔚然已经醉了。

    我端起酒杯,看了牛桥山一眼,抬头开始喝了起来,这种场面,不可能马蔚然喝了,我不喝。

    咕咚、咕咚!

    我把一杯三两的白酒喝光之后,两眼直接一翻,摔趴在酒桌下面。

    “王浩,你怎么了?”耳边传来袁雯的声音。

    其实我是装的,再不装醉倒的话,可真就要喝醉了,今天可不能喝醉,他们都没安好心。

    “快把他扶起来,看摔着了没?”这是牛桥山的声音。

    稍倾,两名临时工把我扶了起来,我直接嘴角吐酒,两眼上翻。

    “王浩,王浩,你没事吧?”牛桥山拍着我的脸问道。

    我艰难的眯着眼睛,说:“牛、牛主任,我、我没醉,咱、咱们继续喝,喝!”然后直接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并且还打起了呼噜。

    “王浩,是男人再起来跟哥喝一个。”马蔚然的声音响了起来,他是真喝醉了:“听说大泽乡修路的事情归你管,你当上了副总指挥,凭什么啊,我比你早来了一年,在惜福乡吃了多少苦,你一来就当副总指挥,你说,凭什么?”

    “马蔚然,你醉了,别乱说。”这是牛桥山的声音。

    “牛主任,你是不是偏心,是不是偏心啊!”马蔚然真得喝醉了,开始说起了醉话,其实也是心理话。

    我趴在桌子上,心里一阵发笑,暗道:“妈蛋,还想灌醉老子,现在你自己完蛋了,说了实话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