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四章 欠我一顿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小赵高兴了,我却糊涂了,牛桥山在这里。不能找袁雯问问。她刚才给自己使眼色到底几个意思。只好把所有的疑惑都憋在心里。

    感觉好像有人在瞪自己,于是抬头看去,发现马蔚然的目光充满了一丝怨恨的看着我:“马哥。听说惜福乡搞得不错,有空我去取取经。你可不能藏私啊。带带小弟。”我一脸笑容的说道。

    官场表面上必须和气,都是背地里捅刀子。这些事情我在过去的三年时间里研究了很多,只是没考上公务员自然没办法实践,此时却正好用来试试。

    “哼!”马蔚然竟然没有沉住气。冷哼了一声。带着小刘离开了办公室,竟然都忘了跟牛桥山打声招呼。

    “我擦,没有度量啊。这点委屈都受不了,啧啧。没意思,老子拼了命救过李菲儿。她又是怎么做的,老子受得委屈多了。怎么样,还不是每天笑着迎接明天的太阳。”我在心里暗暗想道。同时十分得意的表扬自己。

    “王浩。”耳边突然传来牛桥山的声音。

    “主任,你有什么吩咐?”我问。

    “下午局里有个会。你也参加旁听。”牛桥山说。

    “谢谢主任栽培。”我问:“主任,什么会啊?”

    “少跟我装蒜,把你的计划再熟悉一下,会上可能会让你发言。”牛桥山说。

    “是!”我坐了下来,心里微微有点紧张,妈蛋,这可是自己第一次参加农业局的会议,并且看样子还要发言,若是表现不好,肯定会在牛桥山和孙局长心里留下不好的印象,所以这次的发言很重要。

    李菲儿只能帮这一次了,以后就要靠自己在官场里摸爬滚打,所以局里上上下下的领导一个不能得罪,不然的话,怕是就会跟马蔚然一样,被打发到某个乡里,一辈子蹲点吧。

    官员的政治生涯其实就那么几年,年轻的时候升不上去,那么到死最多也就是一个副科待遇。

    想到副科,我突然发现扶贫办只有牛桥山一个主任科长,我和马蔚然两个科员,并没有副主任:“我擦,这可是一个机会,如果明年能升个副科当上扶贫办的副主任,那可就牛逼了。”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我不是一个乐天派,实则是一个悲观主/义者,虽然心里这样想,不过冷静下来之后,我发现困难重重,首先要把大泽乡的路修好,然后再让大泽乡的人均收入有所增加,实现这两样怕是要在大泽乡呆上两年时间,这两件事情都干出了成绩,局里还要有人给你说话,这样才有可能升副科。

    此时我心里想着修路和增加人均收入应该都不是很难,修路嘛,只要有钱就能修好,修了路之后,有老支书的帮助,搞个农家乐,应该可以拉动山里几个村的经济,毕竟山里的美味还是非常好吃。

    等我真干起来之后,才猛然发现,不管是修路还是增加村里的收入,都他妈不是一件容易事情,当然这是后话,我此时最担心的是自己干出了成绩,局里没有人给自己说话。

    官场里没有后台想要升官,简直跟做梦似的。

    终于熬到牛桥山离开了办公室,我立刻朝着袁雯走去,坐在她身边,看了小赵一眼,小赵这小子还挺聪明,立刻起身离开了办公室。

    “喂,刚才给我使眼色几个意思啊,你跟小赵有一腿?让我帮着把他留下来?”我故意乱说道,因为凭借着对袁雯的了解,她怎么可能看上一个临时工。

    “你昨天欠我一顿饭,今天又欠了一顿。”袁雯得意洋洋的说道。

    “啊?怎么又欠你一顿饭了?”我一脸疑惑的问道,这次可不是装的,真搞不懂其中的关系。

    “小赵啊是牛主任的一个远房亲戚,跟着马蔚然在惜福乡搞了两年,已经有点小成绩了,不过估摸着昨天晚上的事情让牛主任对马蔚然失望了,所以今天小赵才提出要去大泽乡,肯定是牛主任授意,你这个时候帮一把就是顺水人情,明白吗?”袁雯详细的对我讲解着其中的门道,她这种爱表现的性格,有时候还是蛮可爱的。

    “哦,原来是这样,那牛主任直接把小赵留下来不就行了,反正都是他一句话的事情。”我说。

    “说你笨,你还真笨,所有决定都代表组织,不能代表个人,什么是组织,组织就是大多数,明白了吗?”袁雯说。

    “不明白!”我摇了摇头。

    “真笨啊。”她又说我笨:“我们农业局是孙局长最大吧?”

    “对啊!”我点了点头。

    “以你刚才的意思,农业局的事情孙局长一个人就定了,对吧?”

    我不说话了,有点明白了。

    “可是为什么天天开会呢?什么事情都要拿到会上同意呢?即便是孙局长心里同意的事情,也必须在会上决定呢?得到大多数人的支持,你才能将一件事情干好。”袁雯讲得也不是太明白,但是意思我懂了。

    农业局是一个整体,若是得不到大家的认同,一件事情很难干成,即便局长强压着干成了,那肯定也是事半功倍,到处都有人使绊子。

    当然,如果一个强势的局长,控制力很强,也可以一言独决,不过那必须手下都是他的人,可惜这种情况很难出现,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有争斗就会有两帮人,当然也有两不相帮的人。

    官场上的潜规则,会上达成的事情,不管那帮人都不能明着使绊子,因为出了事情是整个团体的责任,并且还会给人留下口实。

    当然暗中的厮杀肯定杀不了,官场集中了中国最聪明的人,一群最聪明的人在一块,不斗才怪呢。

    “明白了吗?”袁雯的声音传了过来。

    “有点明白了。”我说。

    “是不是欠我一顿饭。”她说。

    “别说一顿,十顿我也请。”我豪气的说道,这一课没白上,自己在书上或电视上看到的东西,毕竟不真实,而刚才袁雯却实实在在给自己上了一课。

    “那好,中午我们两人出去吃。”袁雯说。

    “行,没问题。”我点了点头,虽然对袁雯的势力眼有点看不起,但是表面上绝对不能得罪她。

    孔圣人说过: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得罪十个小人也不能得罪一个女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