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五章 聪明人的游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中午的时候,我和袁雯两人没有去食堂,而是离开了农业局。她非要让我请吃饭。本来我是想晚上请。但是袁雯说她晚上不能出去太晚,所以让中午请,没办法。她现在还不能得罪,再说早晨的时候帮过自己的忙。请吃饭也在情理之中。

    县农业局旁边开了一家川菜馆。赵雯带着我走了进去,她竟然爱吃辣。

    阳城县这边的菜油重。基本不放辣椒,于是我疑惑的看了她一眼。

    “很奇怪我爱吃川菜?”袁雯看了我一眼问道。

    “嗯!”我点了点头。

    “大学寝室里有两个川妹子,我四年大学被她们把口味带偏了。”她说。

    原来是这样。我露出一个明白了的微笑。

    菜上来之后。袁雯端着茶对我说道:“王浩,恭喜你。”

    “恭喜我什么?”我一脸疑惑的问道。

    “少装蒜了,现在局里谁不知道。你马上就要成为大泽乡修路现场副总指挥,县长挂名总指挥。你一个刚刚考进公务员队伍的小科员,就担此重任。前途无量啊。”袁雯说:“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这件事情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说。

    “还装,再装就没意思了。”袁雯说。

    “我讲真。真不知道,还是听你们说的。”我说。

    “哼!”袁雯哼了一声。显然不相信。

    “王浩,我不知道你靠着什么关系拿到了这个位置。想不想听听我的想法。”袁雯盯着我说道。

    “请袁姐指教,弟,洗耳恭听。”我立刻说道,自己对官场太陌生了,虽然袁雯只比自己早进了三个月,但是她好像懂得很多,估摸着家里有人当官,所以从小耳熏目染之下,对一些事情的门道比我看得清楚。

    “你这个位置太遭人恨了。”袁雯说。

    “呃?”我愣了一下。

    “大泽乡修路,你知道天蓝集团拿出多少钱吗?”她问。

    我摇了摇头,这种事情李菲儿根本没有讲。

    “五百万,然后市里拿出三百万,李市长亲自过问了这件事情啊,他的原话是这样说的,大泽乡的百姓还过着苦哈哈的日子,我这个市长有罪啊。”袁雯学得惟妙惟肖,让我不由的一阵发愣,心中暗道:“看来官场上的人比演员还要厉害,如果自己不是李建国明面上的女婿,估摸着他不会如此着急大泽乡脱贫的事情。”

    “这件事情都惊动李市长了。”我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实则心里一片平静,这点演技还是有,只是有点不熟练罢了,还好袁雯也是刚入职的菜鸟,并没有发现我蹩脚的演技,她只是比我消息灵通一点,官场上的事情见得多一点罢了。

    “你以为呢,如果大泽乡的路修好了,经济带动起来了,就在李市长面前露脸了,懂不?”袁雯盯着我问道。

    “不懂!”我摇了摇头,心里却说:“李建国怎么想的我比你清楚。”

    “真笨!”袁雯又说我笨,让我心里一阵郁闷。

    “算了,不讲好处了,反正好处自然很多,我来说说坏处和困难,想听不?”她说。

    这我还真想听,于是立刻说道:“想听,当然想听,老板来两瓶王老吉。”

    “现在才想着上王老吉啊。”袁雯给了我一个白眼,继续说道:“刚才我讲了天蓝集团出五百万,指名让你担任这个项目的负责人,不然他们就不会捐赠,市里出三百万,县里出一百五十万,局里出三十万,大泽乡政府出二十万,一共一千万的修路资金。”

    “嗯!”我点了点头,按照自己的预算,一千万足够了,又不是修高速公路,只是修一条山路,只要能通车就可以了。

    “天蓝集团的五百万你肯定能拿到,市里的三百万也没有问题。”袁雯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

    “呃?继续啊。”我说。

    “县里的一百五十万,你能拿到三分之一就不错了,至于局里的三十万和大泽乡的二十万,基本没有希望,他们不找你要钱就算是烧高香了。”袁雯说。

    “为什么?”我问,这还真有点不明白。

    “你自己慢慢悟吧。”袁雯说。

    我估摸着她也讲不清楚,不过她的话却给我提了一个醒,修路这件事情可能还真得很麻烦,一千万,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谁能不眼红呢:“但是这可是市里批得项目,应该会专款专用,难道他们还敢明抢?”我在心里暗暗想道,有点不以为然。

    吃完饭,我和袁雯在外边散了会步,这才返回办公室,牛桥山不在,袁雯趴在桌子上睡觉,我则拿出修路计划书再次看了起来,下午的会绝对不能搞砸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看了一会,我也困了,于是趴在桌子想眯一会,感觉没多久,办公室的门开了,牛桥山走了进来,开口对我说道:“小王,开会了。”

    “是,牛主任。”我马上站了起来,跟在他后边离开了办公室,朝着二楼的会议室走去。

    这是我第一次走进县农业局的会议室,椭圆形的大长桌子,应该是红木的,看起来很高档的样子。我是旁听,所以没有位置,只是搬了把椅子坐在牛桥山身后的墙边上。

    很快农业局大大小小的干部都到齐了,十几个科室,每个科室一到两名干部,孙局长,还有两名副局长,办公室的夏楠主任,本来看着空旷的会议室很快坐满了人。

    我心里瞬间有点紧张,坐在这里的人可都是农业局的干部,对现在的自己来说都是大人物。

    还好经过第一次去李建国家的洗礼,我的心态和胆子好像都变得大了一点,特别自己还杀过人,在看守所待过,更加锻炼了自己的心理素质,比以前好了很多。

    我做了一个深呼吸,心情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同志们,开会了。”孙局长开口说道,会议室里本来嗡嗡的讲小话,瞬间安静了下来,这说明孙局长对整个农业局还是有绝对的权威和把控,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第一个议题,李市长点名批评了我们县大泽乡的贫困问题,让我们必须尽快带领大泽乡脱贫,并且亲自提议为大泽乡修一条路,市里出资三百万,还有企业捐助五百万,一共八百万,如果不够的话,县里、局里和大泽乡一块承担。”孙局长说。

    我的表情一愣,感觉有点不对头啊,袁雯当时说的很清楚,县里承担一百五十万,局里三十万,大泽乡二十万,怎么到了孙局长这里就变味了呢?

    “修路的事情呢,还是我们局下派到大泽乡蹲点扶贫的王浩同志提出来的,他的计划市长看了很欣赏,同时这一次大泽乡修路的现场副指挥县里也定了下来,就由王浩同志担任。”孙局长说。

    我马上站了起来,对在场的各位领导行瞩目礼。

    “现在我们请王浩同志讲讲他的修路计划吧。”孙局长说。

    我深吸了一口气,心中暗示自己:“王浩,不用紧张,正常发挥就可以了,反正这事李建国拍板了,李菲儿捐了钱,暂时谁也动不了你。”

    想到这里,我开始侃侃而谈起来:“孙局长,各们领导,我叫王浩,在大泽乡蹲点扶贫的时候,开始对大泽乡进行走访,发现……”稿子早就想了一个上午,一旦心态稳定下来,我的说话便流利了起来,一口气把整个计划抓重点介绍一下。

    我说完之后,因为孙局长没有说话,所以我也没敢坐下,而是看着在场的农业局领导。

    “大家有什么想说的,现在可以畅所欲言了。”孙局长说,同时对我挥了挥手,我这才坐下。

    “局长,王浩才来了几天,这么大的项目让他做负责是不是太儿戏了?”有人马上开口说道。

    “是啊,八百多万的工程让个小孩子负责,不行啊。”

    “局长,我看这事还是要让亲自负责啊。”有人提议,马上得到了很多人的相应,总之会议室再次乱了起来,几乎所有人都被我贬的一文不值,负责不了这么大的项目,同时又一致让孙局长出马。

    这种事情我心里早有准备,但是毕竟还是年轻,听到这些老油条当面把自己贬低的一文不值,心里非常的气愤,恨不得上去给这些王八蛋一人一巴掌。

    “好了!”大约议论了有七、八分钟,孙局长终于说话了:“王浩负责这个项目是县里党委决定,不用再讨论了,不管谁负责这个项目,都是我们农业局的光荣嘛,特别是王浩同志,还是一名新同志,我们做为老同志更加帮助他,不能让他在工作中出现偏差,丢脸不要紧,搞砸了大泽乡扶贫战略的第一枪,我们县农业局如何向县委、如何向市政府、如何向大泽乡的人民交待。”

    听了孙局长的话,我瞪大了眼睛,心里有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妈蛋,怎么还没有搞呢,就扣下了这么大的冒子,还县委、市政府、大泽乡的人民,我/操,这他妈到底想干嘛,我已经有点懵逼,自己毕竟是官场的菜鸟,他们的套路搞不清楚。

    “我提议我们农业局应该派个人监督和指导王浩同志,免得这位小同志犯错误。”孙局长的话音刚落,马上有人开口说话了。

    我一听,心里咯噔一下,派下人去大泽乡指导我工作,那我还工作个屁,基本上成了傀儡了嘛,真想马上站起来反对,但是心里明白,这里没有自己说话的权力。

    “张主任的这个提议很好,我赞成。”

    “我也赞成!”

    ……

    最终竟然全票通过了。

    “我/操/他大爷!”我在心里暗骂了一句,知道木已成舟,自己根本阻止不了,同时也更加明白什么叫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了,这些老油条玩得非常的熟练。

    “既然大家都这么认为,那么现在我们讨论一下,派谁下去指导和监督小王同志的工作,这是为局里负责、为县里负责、为市里和全体大泽乡人民负责,任务艰巨啊。”孙长立说道。

    “负你妹的责,大爷的!”我低头心里对孙长立骂道:“妈蛋,怕是八百万的资金让姓孙的心动了,想要分一杯羹。”

    “我提议由局长你亲自负责。”有人提议。

    孙长立挥了挥手,说:“我最近走不开,不用考虑我。”

    “我提议由钱副局长负责监督和指导的工作。”有人提议。

    我朝着钱凯看了一眼,发现他并没有说话,看来确实想要接下这个监督和指导的工作。

    “我同意钱副局长负责,钱副局长前年参与过县城通往惜福乡一条公路的建设,经验丰富。”有人马上响应,估摸着都是钱凯的人。

    “我不赞同,我觉得赵副局长更合适。”有人马上反对道。

    孙长立不争这个工作,下面的两个副局长开始争了起来,支持他们的人都是各抒己见。

    我悄悄抬头看了一眼孙长立,发现他面带微笑,坐在椅子上一副很欣赏两帮人争论的模样。

    “这些老王八蛋。”我再次在心里暗骂了一句。

    这次争论了有十几分钟,孙长立才挥手制止,说:“举手表态吧,谁的票数多,这个工作的重担就由谁来承担。”

    “承担你妹,说的好听。”我算是真长见识了,再他们无耻的事情,在他们的嘴里也是充满了奉献精神。

    接下来就是举手表决的时间,孙长立问:“支持钱凯副局长的举手。”

    呼啦,有几个人举起了手。

    孙长立统计了一下,说:“九个人!有没有弃权的?请举手?”

    没有人举手。

    他继续说道:“那么剩下的九个人都是支持赵大江副主任了,这可麻烦了,九票对九票!这样吧,钱凯,赵大江,你们两人各定一张选票给我。”

    “不用,我选钱凯。”赵大江说。

    “我选赵大江。”钱凯马上跟着说道。

    我眨了一下眼睛,心中暗道:“妈蛋,几个意思啊,孙长立让他们写纸条,他们两人拒绝了,还各选对方。”

    稍倾,我发现孙长立的脸色有点微变,不过很快又恢复了笑容,说:“钱凯和赵大江两位同志都在发扬风格,可是现在仍然没有选出来让谁去啊。”

    “局长,你还有一票呢。”赵大江皮笑肉不笑的盯着孙长立说道。

    “我这一票嘛。”孙长立犹豫了起来,眉头微皱,看起来他有点为难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