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六章 困难重重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看到孙长立微皱着眉头,我有点明白过味来了,刚才他让钱凯和赵大江把投谁写在纸上。其实是一个难题。写自己吧。显得太小气,写对方吧,又害怕对方当选。总之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情,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赵大江一句选钱凯。钱凯竟然很配合的说赵大江。两人一起把烫手的山药扔给了孙长立。

    “姓孙的,让你得瑟。还给老子派个太上皇,现在把自己难住了,你选一个就要得罪另一个。总之要得罪人啊。”我在心里暗暗想道。同时有一种解气的感觉。

    孙长立、钱凯和赵大江三个人,估摸着肯定在明争暗斗,因为三人看起来年纪都不是太大。孙长立应该五十岁左右,钱凯和赵大江两人最多不超过四十五。都是有野心的年纪,谁不想再进一步。

    孙长立迟疑了几秒钟。他的目光突然朝着我看来,让我的心瞬间提了起来:“妈蛋。看老子干嘛,死老头。老子又不搞基。”我在心里暗自腹诽,其实是在发泄着自己的紧张。

    “王浩!”孙长立的声音传了过来。

    “孙局长。”我立刻站了起来:“你有什么吩咐?”

    “不要紧张。坐吧,刚才的事情你也看到了,既然是给你派指导,那么最后这个权力我交给你自己来选,你是想让钱凯副局长去呢?还是让赵大江副局长去?”孙长立盯着我问道。

    “我/操/你大爷!”我心里暗骂了一句:“姓孙的老子扒你家祖坟了,这么阴我。”

    一瞬间,我感觉自己手脚都出汗了,李菲儿只帮这一次,剩下的路都要自己来走,现在的选择决定了以后自己要跟着那位副局长混:“钱凯还是赵大江?”我脑袋里一团乱麻。

    两个人自己都不了解,他们各自在局里的势力,身后的背景等等一点都不知道。

    “镇定,王浩,你一定要镇定,仔细想想。”我在心里对自己暗示道,同时深吸了一口气。

    突然我想到刚才牛桥山好像选了赵大江,看来他应该是赵大江的人,不对,他也有可能是孙长立瓣人,因为孙长立刚才弃权,让支持他的人都选了钱凯和赵大江两人。

    “好复杂。”我在心里暗暗着急。

    “王浩,想好选谁了吗?”孙长立的声音传了过来。

    “想好你妹。”我在心里暗骂了一句,同时悄悄朝着牛桥山看了一眼,希望他能给自己一点帮助。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平时看起来很有担当的牛桥山此时竟然眼观鼻鼻观心,一点反应都没有。

    “妈蛋,官场果然不好混,算了,闭着眼选一个吧。”我在心里暗叹了一口气,有一种认命的感觉。

    “牛桥山选赵大江,那自己也选赵大江好了,即便牛桥山不是赵大江的人,至少说明他和赵大江关系比钱凯好。”想到这里,我抬头朝孙长立看去,说:“我选赵副局长。”

    “嗯,你可以回去了。”孙长立笑着对我说道。

    我迈步走出了会议室,心里有点沉重,孙长立这个王八蛋太可恶了,这是逼着自己提前站队啊,可是自己现在就是一只小蚂蚁,等失去李菲儿的保护,谁都可以一脚踩死。

    稍倾,我垂头丧气的回到了扶贫办办公室,袁雯凑了过来,左瞧瞧右看看,问:“怎么了,像霜打的茄子,蔫了?”

    “袁雯,我有件事情想问问你。”我紧皱的眉头抬头盯着她说道。

    “你说。”

    “刚才在会议室……”我把事情简单的讲了一下,问:“你说我做的对不对?还是有更好的办法?”

    袁雯的眉黛微皱了起来,脸上露出思考的表情,说:“好像你没有什么选择,赵大江和钱凯两人之中必须选一个。”

    “唉,我一个小科员为难我干嘛。”我说。

    “行了,谁让你摘了这么大的蛋糕,那个人不眼红啊。”袁雯说。

    “那你说我选得对不对?”我问,对于这个问题十分的在意。

    “思路没有问题,但是他们其中的联系我也搞不清楚,所以帮不了你。”袁雯说。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对了,你不是说一千万修路资金县里要出一百五十万,局里出三十万,大泽乡出二十万吗?”我问,袁雯是扶贫办的财务,她这方面的消息应该不会错。

    “对呀,怎么了,我看过一份红头文件啊。”她说。

    “可是刚才孙局长在会上说,只有市里的三百万再加上天蓝集团的五百万,如果不够的话,县里、局里和乡里再想办法,这是什么意思啊。”我问。

    “你笨啊,意思就是说,县里没钱,局里也没钱,大泽乡更没钱。”袁雯说。

    “啊!”我愣了一下,其实心里也是这样想的,估摸着二百万是很难要了,但是还抱有一丝希望,袁雯把自己心里的最后一丝希望掐灭了。

    “王浩,剩下的八百万,估摸着能有四百万用来修路就不错了。”袁雯再次开口对说道。

    “为什么啊?这可是专款专用,不经过县里、局里和乡里的手,直接归市财务局管辖。”我说。

    袁雯撇了撇嘴,说:“你等着吧。”

    “四百万,如果只有四百万还修个屁的路,八百万都不够。”我说。

    “唉,你还是太年轻了,也不知道这次负责修路对你来说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袁雯摇了摇头,回到了她自己的座位上,继续玩手机去了。

    我心里这个郁闷啊,路还没有修呢,二百万没了,还给派了一个太上皇,并且听袁雯的意思,最后的资金能有四百万用在修路上已经算不错了,我还真想不通,他们还能怎么来搞钱。

    整个下午,我都无精打采,牛桥山一直没有回来,我对他也失望了,表面上看起来挺有担当的一个人,好像很仗义,关键时候连看自己一眼都不看,更别说给个提示了。

    终于熬到了下班,我起身朝着外边走去,袁雯这次没有缠着自己,估摸着她个势力眼已经不太看好我这一次大泽乡修路的事情。

    刚刚走到门口,一名戴大金链子的胖子拦住了我:“王浩?”

    我点了点头,盯着他问:“你是……”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赵大河,你们农业局的副局长赵大江是我哥。”赵大河自我介绍道。

    我一听对方的话,心里就有一种骂娘的冲动,估摸着此人找自己绝对没有好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