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七章 智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走走,我们在临福酒店订了包厢,赏个面子一块吃个饭。”赵大河也不管我同不同意。直接拉到了他的奔驰车前。

    我现在搞不清他是干什么的。但是有一件事情可以肯定。绝对没好事,心里想拒绝吧,妈蛋。赵大江刚刚成了自己的顶头上司,负责监督和指导大泽乡修路的事情。

    其实我可以不鸟他。因为修路的钱只需我签字。以及县长签字就可以从银行提钱,账目走的是市财政局。并县里、农业局以及大泽乡没有一点关系,甚至于基本上我签字,县长那边肯定是没有问题。毕竟具体工作由我负责。

    但是任何人都不可能活在真空里。我在修路这件事情上可以甩开赵大江,他也没脾气,但是路总要修完吧。我的组织关系还在农业局吧,修路为了什么?除了为山里几个村的发展之外。还为自己赚政绩,政绩好干嘛?用来升官嘛。如果得罪了赵大江,我在农业局里还升个屁官。绝对天天给小鞋穿,再说了赵大江做为监督指导是全局的意思。我甩了赵大江,那就是不给全局人面子。想想后果就知道会有多惨。

    所以此时此刻我才明白,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是多么的可怕,你上面不让县里和农业局插手钱的问题,没关系啊,人是我们这里的人,总有一种无形的大网将这个人绑住,然后乖乖就范,我就是这张无形大网中的鱼。

    负责修路既是好事也是坏事,就看自己的能力了。

    “上车,上车!”赵大河把我往奔驰车上拽,我思来想去,这个面子还是要给,于是只好坐了进去。

    稍倾,赵大河也坐进了奔驰车,递过来一根软中华,我摆了摆手,说:“谢谢,不会。”

    “王浩,听说大泽乡那边要修路?”他还真心急,没到临福酒店,在车上就开门见山的问道。

    “嗯!”我点了点头。

    “市里给了三百万,天蓝集团捐了五百万?”赵大河继续问道。

    我眉头微皱了起来,这件事情自己也今天才知道,赵大河竟然也知道了。

    “你不会说话没关系,这件事情早就传开了,我也不跟你绕了,我呢,搞了一个工程队,把修路的事情交给我吧,不跟你多要,也不用你操心,八百万全部包给我。”赵大河大大咧咧的说道,同时还吐了一口烟。

    “赵总,八百万能够吗?”我眨了一眼睛,扭头盯着他问道。

    “不够没关系,哥哥少赚一点。”他十分大度的说道。

    “赚你妹,真八百万包给你,老子不被你害死就怪了。”我在心里暗骂了一句,可是表面上又不能得罪他,于是开口说道:“赵哥果然豪爽。”

    “好说,好说!”赵大河说道,随后开始问我什么是时候签合同,我就顾左右而言他,一个宗旨,既不拒绝也不答应,反正打太极嘛,自己这个新手虽然生疏,但是并不是不会。

    很快奔驰车停在了临福酒店门口,我走下了车,心里想着找个肚子痛的理由走掉行不行?感觉有点牵强,于是便跟着赵大河走进了临福酒店。

    包厢里,赵大河和他的司机开始灌我酒,我是来者不拒,喝了有大半斤五粮液,我开始装醉起来,这时候其实有点醉了,但是脑袋还清楚,装醉的最佳时期。

    “赵、赵哥,没问题,全包、包给你,明、明天你找我。”我说。

    “兄弟,咱们可说定了,要不现在就签个合同吧。”赵大河也不是傻子,酒桌上的话他肯定不信,于是逼着我签合同。

    “这里有合、合同吗?”我继续结结巴巴的说道。

    “有啊。”赵大河说,随后马上让司机从皮包里拿出了两份合同:“兄弟,这里签上你的名字就行了。”

    “那、那里?”我一边问着,一边在心里想着办法。

    “这里,就这里。”赵大河将一只笔硬塞进了我的手里,然后指碰上一处地方说道。

    “行,没、没问题,咱哥俩谁跟谁,你、你工程包、包给你了。”我说,随后再次问道:“在那、那里签、签字?”

    “这里,就这里,快签吧,以后有哥吃得就有你吃的,我再让我哥赵大江以后提拔提拔你。”赵大河对我催促道。

    “提拔我?提拔你妹。”我在心里暗骂了一句,但是表面上却对赵大河感恩戴德:“哥,你就是我亲哥,来,亲哥,咱俩再干一个。“我在拖延时间,同时脑子里急速的想着对策。

    赵大河不耐烦的跟我碰了一下杯子,他仅仅喝了一口,我则将杯里的白酒全喝了。

    “兄弟,快签吧。”赵大河再次对我催促道。

    “好,签,我签!”我说。然后拿着笔开始在合同处写了一个干字,本来是写一个王字,最后一横的时候,我呕的一声,把刚才喝的酒和吃的菜全部吐了出来,直接就吐在合同上。

    “快快,快把他扶开。”耳边传来赵大河急促的声音,随后我被那名司机给扶开了,不过合同肯定是废了,再说不废也没关系,只写了一个干字,我心中暗道:“老子没写个干你妹就算不错了。”

    只见赵大河把合同上我吐的东西甩掉,紧皱着眉头说道:“合同不能用了。”

    听到他的话,我心中一乐,开口说道:“赵、赵哥,刚才我没有签完,继、继续签,我包定你了,不、不是,你包定我了,不,也不是,总之我们哥俩包定了,包定了!”我胡搅蛮缠的大声吼道,随后挣脱了司机的搀扶,突然又吐了,并且这一次吐了赵大河一般,下一秒,扑通一声摔趴在地上,打起了呼噜。

    我开始装睡,耳边只听赵大河在骂娘:“这个小王八蛋,酒量不行还要喝这么多,吐了老子一身,还浪费了老子一瓶五粮液,操!”

    “你个老王八蛋。”我立刻在心里反骂道。

    “老板,现在怎么办?”那名司机问道。

    “怎么办?这样,你带他去开个房间,再叫个按摩小姐,对小姐说,把做的过程拍下来,明白吗?”赵大河对司机说道。

    “老板放心,我明白。”司机说。

    “嘿嘿!”耳边传来赵大河的奸笑声:“醉了也好,老子抓到你的把柄,还不是要把项目乖乖承包给老子,小王八蛋吐得东西怎么这么臭,你快带他离开吧,我去洗洗。”赵大河说。

    “是,老板!”司机回答道,随后我感觉自己的身体被拽了起来,朝着包厢外走去。

    这名司机也没有走远,扶着我走了大约有二百多米,走进了一家旅馆,开好了房间,将我扔在床上,然后离开了,估摸着是去找小姐了。

    他刚刚离开,我马上坐了起来,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暗骂了一句:“赵大河你个老王八蛋,还想阴老子,不是留了一手,今天怕是真着了你的道。”

    如果真被他拍到自己跟小姐开/房的视频,又有赵大江里应外合,我百分之百的会被开除公职,甚至于连党籍都保不住。

    “你等着,最好祈祷那天别落老子手里,到时候老子非玩死你。”我心里暗暗想道,随后起身离开了房间,也没有做电梯,直接从楼梯间离开了。

    从后门走出旅馆,我也没有坐出租车,高中在县里待了三年,毕业又工作了三年,对这里非常的熟悉,离我租住的小旅馆也就十分钟的路,根本不需要打车。

    今天毕竟喝了不少酒,脑袋清醒并不代表着我身体仍然无事,走起路来摇摇晃晃,想要控制住自己身体的平衡却发现根本不受控制。

    扑通,大约走出去一百米左右,竟然摔了一跤,明明想着最多十分钟的路程,我竟然整整走了半个小时,并且还摔了十几跤,连裤子和手都摔破了。

    回到旅店之后,发现关雀儿正坐在自己房间里,看到我回来,立刻迎了上来:“哥,你怎么喝醉了,手上还出血了,裤子膝盖都摔破了,你这是怎么了。”

    “没、没事!”我说:“你回房间睡觉吧,我洗个澡就睡了。”

    “哥,你都喝成这样了,我留下照顾你。”关雀儿说。

    我感觉脑袋很晕,非常想睡觉,但是因为吐了的缘故,并且路上摔了十几跤,于是硬撑着走进了卫生间,准备洗个澡。

    我闭着眼睛,将衣服脱了下来,卫生间里有一个塑料凳子,脑袋晕得厉害,于是调好热水之后,便坐在凳子上,慢慢的洗着,可是不知道过了多久,竟然睡着了。

    我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跟一个女人在做那种事,可是怎么也找不到入口,下面膨胀的非常厉害,终于在快要发疯之前,找对了地方,感觉到了一阵包裹感,梦里我很疯狂,最终一泄千里。

    早晨醒来的时候,这个梦历历在目,但是却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内裤上干净的,床单也是干净的:“我/操,果然是做梦,跟真得似的。”我嘀咕了一声,随后突然想起来,昨天晚上洗澡的时候好像睡着了。

    “怎么醒来睡在床上?难道是关雀儿把自己弄到了床上?”我眉头微皱在心里暗暗猜测道,想到当时自己洗澡的时候一丝不挂,于是感觉非常的尴尬。

    “哥,你醒了,我给你买的油条、茶蛋和小米粥,快洗脸刷牙吃早饭,你上班要迟到了。”关雀儿对我催促道。

    本来想问问她昨天晚上的事情,是不是她把自己弄到了床上,自己一米八的身高,她小小的年纪有这么大的力量?

    不过想到当时自己没穿衣服,肯定被她看光了,于是便没有问,太尴尬了,只好低头走进了卫生间,快速洗漱完之后,开始吃早餐。

    昨晚光顾着喝酒了,吃得菜也全吐了出来,不寘饿了,关雀儿给我剥了两个茶叶蛋放在小米粥里,我没有拒绝,大口的吃了起来。

    “哥,我们天天住这里不合算啊,要不我们租个房子吧。”关雀儿说。

    “不用,过不了几天,我就要去大泽乡了,你们也去,那里我租了一个带院的四间大瓦房,足够你们住了。”我说。

    “太好了。”关雀儿说道。

    “我会想办法把你们三个人的户口落在王家庄,到时候你们就可以上学了。”我说。

    “真的吗?我们三个都可以上学吗?”关雀儿盯着我问道。

    “嗯,只要你们能上,我就供你们上到大学,吃住学费都不用担心,有哥呢。”我拍着胸脯保证道。

    “谢谢哥!”

    啪!

    关雀儿搂着我的脸亲了一下。

    “熊孩子。”我瞪了她一眼。

    “嘻嘻!”她则是一脸的笑容。

    吃完早饭,我离开了旅馆,步行朝着县农业局走去,刚刚走进办公室,袁雯就一脸八卦的凑了过来,问:“喂,王浩,昨天下班我看到你上了赵大河的车,你是不是把修路的项目承包给了他?”

    “没有啊,他就请我吃了顿饭,根本没谈修路的事情。”我一脸懵逼的回答道,心里却暗暗想着:“袁雯是个大嘴,自己的事情绝对不能告诉她。”

    “不应该啊!”袁雯一脸疑惑的表情,问:“王浩,你不会骗我吧?”

    “我骗你干嘛,对了,赵大河是不是赵副局长的亲弟弟,他到底是干什么的,人真不错,还请我喝五粮液呢。”我说,心里越来越佩服自己的演技。

    “王浩,你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袁雯眉黛微皱着,盯着我问道。

    “什么嘛,你有话就讲。”我说。

    “赵大河当然是赵副局长的亲弟弟,并且他还是一个包工头。”袁雯说。

    “哦!”我应了一声。

    “他真没有跟你谈承包大泽乡修路的事情?”袁雯再次问道。

    “没啊!”我说。

    “奇怪真是奇怪,那他请你喝酒干嘛?”

    我摇了摇头,一副呆呆的表情。

    “算了,你傻人有傻富。”袁雯放弃了继续追问。

    牛桥山主任来了,让我上午去一趟县长那里,然后就不用回局里了,直接去大泽乡,因为修路的专款已经到帐了。

    “好好干!”牛桥山说道。

    “牛主任放心,我会拼命把修路的事情干好。”我说,随后转身打开了办公室的门,却发现门外边正站着赵大河。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