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八章 关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王老弟,昨晚你去那里了?让老哥一顿好找。”赵大河看着我说道。

    “赵哥,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我盯着他问道。

    “王老弟。你可不能装糊涂。昨天晚上喝酒的时候。你明明说要把修路的事情承包给我啊。”赵大河说。

    “有吗?”我脸上装出一副思考的表情。

    “当然有啊。”

    “我怎么不记得了。”我说。

    “你都喝醉了怎么可能记得。”赵大河快速的说道,说完之后,他可能也意识到了什么。眉头紧皱了起来。

    “赵哥,你看你都说我喝醉了。既然喝醉了。怎么可能知道自己有没有说那种话嘛,县长让我去一趟。要不赵哥一块去。”我说,本想用县长让他知难而退,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赵大河一点都不怕。说:“好,我也正好要去一趟县政府找我堂哥。”

    我眨了一下眼睛看了赵大河一眼,心中暗道:“谁是他堂哥啊。赵大江、赵大河,县里的领导还有谁姓赵。我擦,不会是赵大忠吧。“突然一个名字出现在自己脑海之中。一瞬间我的脸色有点硬赢。

    “我堂哥是县委**赵大忠。”赵大河牛逼哄哄的说道。

    “我勒个去,不会吧!”听了他的话。真得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的农业局,然后又如何被赵大河拽进了奔驰车。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奔驰车已经停在了县政府办公大楼门前。

    “王浩。明着跟你说吧,这项修路的工程,你包也得包,不包也得包,明白吗?别以为耍点小聪明就能混过去,你也不在阳城县打听一下,我赵大河要想拿下的工程,那个敢拂我的面子。”赵大河牛逼哄哄的坐在奔驰车里对我说道。

    我眉头紧锁,想起了袁雯的话,现在看来她说的真对,修路的事情对自己来说还真不知道是好事呢?还是坏事?

    “赵哥,我见过县长咱们再聊这事行吗?”我哭丧着脸,弱弱的对他说道。

    “行吧,你快去快回,我到我堂哥那里喝杯茶。”赵大河挺着他的大肚子,走进了县政府办公大楼。看着他的背影,我心里这个郁闷啊:“想要实实在在干一件事情为什么这么难呢?”

    稍倾,我把悲观的情绪收了回去,深吸了一口气,朝着县长办公室走去。

    几分钟之后,我来到了县长办公室,伸手敲了敲门。

    咚咚!

    “进来!”里边传来一个老者的声音。

    我轻轻的推门走了进去,发现办公室比农业局孙局长的办公室大多了,并且也豪华了很多,一个大约快六十岁的老者坐在书桌后面,正戴着眼镜在批改着文件。

    “卫县长。”我叫了一声:“我是农业局的王浩,您找我。”

    卫鸿远,阳城县县长,五十八岁,再有两年就退了,两鬓的头发已经花白,说起来当官虽好,但是想要往上爬十分的消耗精力,人也老得快。

    “小王啊,坐吧,等我批完这些文件。”卫鸿远说,看起来倒是挺和蔼,不过我心里却不敢有一丝的大意,连忙说道:“卫县长您忙。”随后小心翼翼的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也不敢大马金刀的坐,像个刚过门的小媳妇似的。

    这一坐就是半个小时,我这个难受啊,沙发倒是很舒服,可是我不能随意的坐啊,十分的拘谨,坐着比站着还难受,但是又不敢站起来走走,怕影响到卫鸿远,只能在那里忍受着,办公室里有空调,他后背都出汗了,不是热得,是紧张加难受。

    “当公务员真他妈不容易!”我在心里暗道一声,以前考不上公务员,天天想着公务员的生活无非就是喝喝茶看看报,一天就过去了,真当自己成了公务员,才明天根本不是那么会事,喝茶看报混日子的,那是一些没有升迁可能的老油条,都是五十多岁的老头,真正的年轻人,非常的累,有做不完的事情,比如像马蔚然,已经在惜福乡苦干了两年了。

    终于,在我千万声的呼唤中,卫鸿远批改完了文件,这才朝着我看了一眼,说:“小王,别拘束,过来坐。”

    “是,卫县长。”我规规矩矩的说道,随后站了起来,坐到了他对面的一把椅子上。

    “大泽乡修路的事情,本来不应该交到你这种刚刚入职的年轻人身上,毕竟事关重大,但是市里准备要历练年轻人,所以就定了你去现场亲自负责。”卫鸿远说着场面上的话。

    “是,卫县长,我一定竭尽全力把修路的工作做好。”我立刻站起来说道。

    “坐吧,这次叫你来呢,主要是想听听你的计划和想法,我的时间有限,给你十分钟。”卫鸿远说道。

    计划我在心里不知道揣摩了多少遍,于是立刻讲了起来,着重讲了让山里的人来修这条路,县里派人指导,这样既可以省钱,又可以增加山里群从的收入。

    “嗯,你的想法很好,放心大胆的去做吧。”卫鸿远说。

    听他这样说,我心里一喜,说:“卫县长你可不可以让县交通局派两个人去大泽乡指导一点。”

    “可以,我现在就打电话。”卫鸿远拿起电话拨到了交通局,说了几句便挂了,然后对我说道:“交通局也没有多余的人手,只能先派一个也是刚刚入职的新人过去,不过这人是交通大学毕业,高材生。”

    我一听是个新手,心里一阵郁闷,不过表面上还是对卫鸿远千恩万谢。

    稍倾,卫鸿远又低头批起了文件,我知道自己该走了,于是说了一声,便轻轻的离开办公室。

    呼!

    站在办公室外边,我深深的呼出了胸中的一口浊气,刚准备离开,一名三十多岁的女子叫道:“你是王浩吧?”

    “对,你是……”

    “我是红星水泥场的销售苏文珊,你先别走啊,我找县长签个字,马上出来找你。”她说,随后敲了敲县长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

    我眨了一下眼睛,思考片刻,最终没有离开,因为修路确实需要水泥,正好跟她谈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