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九章 走投无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大约在外边等了五分钟,苏文珊就出来了,她一脸笑容的说:“让你久等了。”

    “没事!”我说。

    “听说大泽乡修路你是现场总指挥?”苏文珊问道。

    “嗯。”我点了点头。

    “我们红星水泥厂以前是国有企业。现在虽然承包了出去。但是每年也是县里的纳税大户。需要水泥的话,可要照顾一下我们的生意。”苏文珊笑着对我说道。

    “没问题,只是价格……”我朝她看去。

    “你上午有时间的话。我请你喝杯咖啡,咱们慢慢聊。”苏文珊说道。

    “好啊!”我说。

    稍倾。我和苏文珊朝着楼下走去。她穿了一条黑色的包臀裙,裙摆在膝盖上方。虽然不短,但是也不长,尽可能的露出了一双雪白的大长腿。上身是一件白色短袖衬衫。胸部很大,露出黑色的抹胸,高跟凉鞋。一身职业装的打扮,不过大腿很白。非常吸引人的目光,我就偷偷瞧了好几眼。

    三十岁左右。一个成熟性感的女人,这是我对苏文珊的第一印像。

    很快我们两人来到了楼下。苏文珊有车,我刚要上她的车。却被人给拽住了:“王浩,你这是要去那里?”身后传来赵大河的声音。让我头皮感觉到一阵酥麻。

    “赵哥,我跟苏女士有事情要谈。”我笑着对赵大河说道,从知道他堂哥是赵大忠开始,我便已经不敢再在他面前耍小聪明了。

    “苏女士,我看看是谁?”赵大河说,随后朝着车子里望去:“哟,这不是红星水泥厂的小辣椒苏文珊吗?什么时候跟哥哥出去玩啊。”

    “赵哥,我孩子都上幼儿园了,你就不要为难人家了,我还有事,先走了。”苏文珊看到赵大河之后,对我露出一个无能为力的目光,随后开车离开了。

    “走了,兄弟,把合同签了,你舒服了,我也舒服了,咱们以后就是兄弟了,有什么事情哥罩着你。”赵大河信誓旦旦的说道。

    我信他就有鬼了,心里急速的想着办法:“怎么办?到底要怎么办?包给赵大河的话,百分之百会出问题,到时候别说升官了,怕是连公职都可能被开了。”想到这里,我突然不害怕了,既然把包出去的后果已经想清楚了,那还怕个屁,总之肯定不能包给赵大河。

    下一秒,我挣脱了赵大河的拽扯,说:“赵哥,你不要拉拉扯扯。”

    “哟,小子,这才几秒钟就变硬气了。”赵大河瞪着我说道:“信不信我一句话就能扒了你的公衣?”

    “我还真不信了,要不你说句话试试。”我反瞪着他说道。

    反正包给赵大河自己百分之百的完蛋,那就没有必要怕他,不包给他最糟糕的结果也就是同样的结果,我被逼得走投无路了,一旦被逼得走头无路,我便会做出极端的选择,于是横下了心,这一次修路谁说话也没用,大不了公务员不当了,也要把路给修好了。

    说实话,这个公务员还真不想当了,修了路,也算是对得起老支书和村里的人,然后我就准备去北上广深打工。

    没有了李菲儿的帮助,又得罪了赵大河,即便修完路不被辞退,老子也不想干了,不伺候了。因为我想清楚了,没有后台,估摸着这辈子在农业局能混上一个科长当当就算是烧高香了。

    我把自己的后路都堵死了,农业局的公职也不要了,突然变得无所畏惧了。

    “呃?”我的话让赵大河愣住了,估摸着在阳城县还真没有人敢这么跟他讲话。

    “你疯了?”大约过了十几秒钟之后,他才反应过来,对我吼道。

    “没疯,就想知道阳城县的县政府是不是你家开的。”我说。

    “小子,敬酒不吃是吧。”赵大河看到软的不行,于是准备来硬的,露出了一脸的流氓相。

    “哼!”我冷哼了一声,转身朝着县政府大门口走去,不再理睬赵大河。

    “你等着,老子会让你跪在地上求我承包的。”身后传来赵大河的怒吼声。

    我没有回头,径直走出了县政府的大门,拦了一辆出租车,很快回到了租住的那家旅馆。

    “哥,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关雀儿对我询问道,旅馆里只有她一个人。

    “邓宝和石头呢?”我问。

    “出去玩了。”她说。

    “马上去把他们两人找回来,我们马上去大泽乡。”我说。

    “好咧!”关雀儿朝着房间外边跑去,

    大约十五分钟之后,关雀儿三人气喘吁吁的回来了:“哥,没有耽误时间吧?”

    “没有,我们走吧!”我摸了摸关雀儿的头说道。

    稍倾我到旅馆前台结了帐,带着关雀儿三人拦了一辆出租车朝大泽乡而去。

    修路的钱有了,八百万,至于县里的一百五十万、农业局的三十万和大泽乡政府的二十万,我准备先放一放,万一最后钱不够了,再想办法也不迟。

    若是现在就讨要的话,搞不好把县里、局里和乡里全得罪了,对修路一点好处都没有。

    大泽乡的路不好走,出租车路了将近四个小时,才赶到镇上,我付了车钱,带着关雀儿三人朝着大泽乡饭庄走去。路过杨萍小卖部的时候,朝里边看了一眼,发现她正在看电视,孩子在门口玩泥巴。

    对于杨萍我心里一阵恶寒,她不是一个好女人,想想自己差一点栽在她的手里,心里涌出一阵愤怒,不过最终还是压了下去,带着关雀儿三人快步经过了她的小卖部。

    十几分钟之后,我带着关雀儿三人走进了大泽乡饭庄,已经一点多了,肚子正饿得咕噜叫。

    没看到卫青曼,于是我喊了一声:“老板点菜。”

    一名四十多岁的男子走了过来,递过来一个破旧的菜单,我点了六个菜,要了四个大馒头。菜很快上来了,不过端菜的竟然是卫青曼:“咦,刚才没看到你。”

    “在后厨帮忙,你回来工作了?”卫青曼一脸兴奋的看着我问道。

    “嗯,准备修一条通往山里的路。”我牛逼哄哄的说道。

    “修路?通往山里的路?”卫青曼瞪大了眼睛问道。

    “嗯!”我点了点头。

    “真的吗?年年说修路,到现在了都没有修,这次是真的吗?”卫青曼问。

    “钱都到帐了,只等着开工。”我说。

    “王浩,你太厉害了。”卫青曼眼睛里充满了崇拜的目光。

    此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了起来:“阿姨,你好胖啊!”听到关雀儿的话,我愣了一下,扭头朝着她看了一眼,不知道她为什么叫卫青曼阿姨,竟然还说胖,关雀儿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小姑娘,今天好像有点反常。

    卫青曼的脸色一红,尴尬的笑了笑说:“光顾着跟你聊天了,还有菜没有端。”说完急急忙忙离开了。

    “雀儿,你刚才怎么说话呢。”卫青曼离开之后,我对关雀儿呵斥道。

    卫青曼的内心很敏感,特别对身体的肥胖更加的敏感,同时这也是她不自信的缘由,关雀儿的一句话刚好扎在她心里最软的地方。

    关雀儿嘟着小嘴说道:“哥,我没说错啊,那边那位阿姨真得很胖啊,不信你问邓宝和石头,你们两人说,那位阿姨胖不胖?”

    “胖胖!”邓宝说。

    “非常胖!”石头也马上附和道。

    他们两人基本就是关雀儿的小跟班。

    我心里一阵无语,但是又想不明白关雀儿为什么要这样做,于是只好耐心的对她说道:“不能叫阿姨,要叫姐姐,那位姐姐比哥的年龄还要小。”

    “看起来比哥你老多了。”关雀儿说,而此时卫青曼正好端着另一个菜走过来,她的脸色瞬间变得更回红了,低头着把菜放下,转身离开了。

    若是性子烈一点的姑娘,绝对已经骂了起来,而卫青曼却选择了一声不响的离开,让我心里特别不好受。

    “关雀儿,是不是不听哥的话了。”我变得严厉起来。

    呜呜……

    关雀儿瞬间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说:“哥,你凶我,呜呜……”

    我勒个去,一瞬间感觉头大如斗,于是只好认输,对关雀儿哄道:“哥错了,哥不应该哄你,哥向你道歉。”

    哄了有五、六分钟,关雀儿才不哭了,我心里一阵后怕,自己感觉还是一个孩子呢,现在又多了三个小屁孩,特别是关雀儿鬼精鬼精的,小小年纪就把女孩的优势运用的炉火纯青。

    如果刚才是邓宝和石头两个人哭脑的话,我八成会打他们的屁股。山里人没有那么多讲究,自己小时候就挨过很多打,至于教育,先把你打怕了,打老实了,然后再教育。

    一直到我们吃完饭,卫青曼也没有再出来,我心里一阵郁闷,拿出手机给她发了一条**:“对不起,小孩子童言无忌,你不要难过,一点都不胖,很漂亮。”

    叮咚!

    卫青曼很快回了信息,只有二个字:“骗人。”

    “不骗你,女人胖一点有福气。”我回道,可惜卫青曼再也没有回信。

    我又发了几条道歉和安慰的**,随后把手机装进了裤袋,带着关雀儿三人朝着山里走去,准备先回村,修路的事情跟老支书商量一下,他可是老革命,见过大世面,由他出面带头修路,肯定没问题。

    “哥,我们这是去那里啊?”进山之后,关雀儿左看看右望望,一脸疑惑的对我询问道。

    “回哥的村王家庄,以后你们的户口也会落在王家庄。”我说,同时心里考虑着要不要关雀儿三个人在山里上小学,这样的话自己一个人在大泽乡还能清净一点。

    山里小学的教学质量肯定没有镇上高,邓宝和石头倒是没什么,但是关雀儿十分的聪明,她在山里上小学有点可惜了,我眉头微皱,有点下不了决心,但是自己一个大男孩带着三个小屁孩感觉有点力不从心。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因为带着关雀儿三个小孩,所以走得有点慢,三十里山路,本来我一个多小时就能走完,这次用了将近二个小时。

    走进村子,正好碰到老支书:“老支书。”我叫了一声。

    “狗子啊,我这几天正准备找你呢,听说上面要修路了?”老支书拉着我的手问道。

    “嗯!”我点了点头,说:“市里决定修路,从来加快咱们大泽乡的脱贫速度。”

    “上面给了多少钱啊?”老支书询问道。

    “市财政拨了三百万修路款,天蓝集团又捐助了五百万,一共有八百万,专款专用。”我回答道。

    “这就好,这就好,对了,修路的事情谁负责?”

    “我!”我十分自豪的指了指自己,说:“老支书,这次回来就是想让你给我出谋划策,看看怎么用这八百万把路修好,修一条百年的路,不能因为下雨或者其他自然灾害,路就坏了。”

    “好,狗子你出息了!”老支书激动的握着我的手,说:“去村委,召开党员干部大会,今天晚上就拿出一个方案。”

    “老支书,我先把三个孩子送回家。”我说。

    “孩子,狗子,这三个孩子是怎么会事?”老支书盯着我问道。

    我把关雀儿三个人的事情简单的讲了一下,老支书点了点头说:”娃娃上户口的事情,你们不用担心,我来办,乡政府敢不给办,我就去找乡长理论理论。”

    老支书朝着村委走去,他让我把孩子安顿好,马上过去。

    几分钟之后,我带着关雀儿三人回到了家,爸妈看到三个孩子都愣住了,于是我又解释了一遍。

    “行,三个娃以后咱家就养了。”老妈倒是挺高兴,估摸着是因为只生了我一个,心里有点遗憾,看到关雀儿三个小孩,正好弥补她的缺失。

    老爹眉头微皱了一下,一声不响的抽着旱烟,抽完之后才说:“娃就是大了点。”

    “大点就大点。”老妈赶紧说道。

    “那就留下吧。”老爹还是松了口。

    我放下了心,路上还生怕老爹不同意呢:“爸妈,我这里还有几万块钱,你们先拿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