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章 计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在阳城的县的时候,我就从卡里提出了五万块钱,自己留了七万多。此时从包里将五万块钱放在了老爹面前。

    “狗子。爹妈有钱。够花,养这三个娃也够了,你现在该找个媳妇了。听说城里找媳妇很花钱……”老妈的话还没有说完,便把我打断了:“妈。你就拿着吧。我还有,这是儿子孝敬你和我爹的。”

    “这……”老妈犹豫了起来。

    “收着吧。就算是帮他存着。”老爹发话了,老妈才把五万块钱收了起来。

    “爸妈,老支书找我商议修路的事情。我先去村委了。”我说。

    “修路?你把事情搞定了?”老爹问。

    “爸。回来再跟你说。”

    正说着呢,村里的喇叭里响起老支书的声音:“村里的党员同志请注意,马上到村委开会。马上到村委开会,研究修路的事情。研究修路的事情。”

    老支书在村里德高望重一言九鼎,等我跑到村委的时候。已经有不党员干部坐在了里边。

    “狗子来了。”他们叫着我的小名,一脸的笑容。

    我急忙掏出早就准备好的烟挨个分。正分着嘴,老支书的声音传了过来:“狗子。到我这边做,烟让他们自己拿。”

    “好!”我应了一声。坐到了老支书身边,把准备好的两盒烟放在桌子上。

    很快人来齐了,加上我一共十一个人,王家庄算个大村,再加上老支书不断发展党员,已经有九位成功入党。

    “狗子,已经从市里把修路的钱要了回来,一共八百万,娃了不起啊。”老支书激动的说道。

    “鼓掌!”村长立刻鼓起了掌,随后所有人都跟着鼓掌。

    我也有点激动,不由的站了起来。

    “娃,坐着,今天你是咱们村的大功臣。”老支书按着我的肩膀说道。

    十几秒钟之后,掌声才停下来,老支书继续说:“今天,娃回来,就是想让我们给他拿个方案,如何把路修好,把这条进山的路修成百年路,造福子子孙孙。”

    下面七嘴八舌的讲了起来,老支书挥了挥手,立刻安静了下来:”娃,你先说,你有什么想法。“

    “老支书,各位叔叔伯伯,我计算过,从我们村修一条普通的路到大泽乡,如果让城里的施工队来修的话,一千万都不够,所以我就想啊,我们不清专业施工队,这条路我们自己来修,这样呢,可以省下一大笔的人工费。”

    我还没有说完,村长插嘴问道:“我们自己修,给村民工钱吗?”

    “等娃把话说完。”老支书瞪了村长一眼,虽然现在村里的事,几乎都是村长在忙活,不过在这种大事情上,还是要以老支书为中心。

    “我是这么想的,八百万除了材料费和机器的费用,剩下的钱全部当成村民的工钱,这样也可以让村民们赚钱嘛,总比让城里的施工队赚去好吧。”我说。

    “好!”我的话音刚落,便得到了大家的支持,王家庄太穷了,听到有钱赚,又可以给自己村修路,这种两全其美的事情,怎么可能不同意。

    “娃的方意好。”老支书也点了点头。

    “狗子,这条路只能让咱们村的人参加修啊,不能把钱让其他村的人赚去。”有人提议道。

    “对对,狗子,你可要记住了。”

    ……

    几乎大部分人都是这个意见,于是我朝着老支书看去。

    “行了,吵吵什么,从大泽乡到我们王家庄,期间还经过五个村,如果我们不能一碗水端平,路不可能修得顺当。”老支书就是老支书,一开口就非常有水平。

    “那五个村还敢造反啊,修了路他们都有好处,再说了,钱是狗子要回来的,狗子现在又负责这件事情,可是说修路的事情他们五个村一点力气都没有花,天上掉馅饼,他们还不知足,谁敢搞破坏,我就带人弄死谁。”一名三十多岁的汉子说道。

    这人叫王超,按辈份我要叫他三叔,十八岁去当兵,二十八岁回村,现在是村里的民兵队长,听说当过特种兵,在缅甸和云南交界处扫过毒杀过人,甚至于进过缅北跟那边的地方武装干过仗,他腿上有一个弹孔,走路稍微有点跛,不过很轻,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瞅把你能的。”老支书瞪了王超一眼,他立刻就不敢说话了。

    “三叔,咱们村穷,其他五个村也穷,再说了这条路要尽快修好,我们村的人也不够啊,人多力量大嘛,赚修路的钱事小,把路修长才是大事,才能真正让我们村子慢慢变富起来。”我说。

    “听听,娃讲得多好,你们一个一个就是鼠目寸光,就按娃说的办,现在商议一下具体方案。”老支书大手一挥,事情就定了下来。

    修路的具体方案可把现场的所有人难坏了,因为谁也没有修过真正的公路,以前倒是修过土路。

    我思考了片刻,说:“老支书,要不这样,你先联系其他五个村的村长,把事情商议一下,我呢,找专业人士搞一份具体的计划,到时候我们再按计划修路就行了。”

    “嗯,就这样吧,田英,明天你去跟另外五个村的村长联系一下,中午在咱们村开个会。”老支书说。

    “好咧,老支书。”村长说。

    村长叫王田英,听起来像个女人的名字,当年是老支书给他起的,田英,田里的英雄。

    我回到家的时候,爸妈和关雀儿等人已经吃完了饭,给我留在大锅里。开会的时候就有点饿了,于是我拿出饭狼吞虎咽起来。

    “慢点吃。”老妈在旁边说道。

    “嗯!”我应了一声,仍然狼吞虎咽。

    “你这孩子,对了,那个关雀儿好像不太想跟我们住一块,说要跟你去乡里住。”老妈坐在我对面开口说道。

    “呃?是吗?可能女孩子在山里住不惯。”我说,并没有放在心上。

    “那两个小子倒是非常喜欢这里,刚才跟村子里的小孩还干了一架。”老妈说。

    “干架了?”我问。

    “嗯,挺野的两个小崽子,没吃亏呢。”

    我心里想着,能吃亏嘛,邓宝和石头也算是在社会上历练过了,虽然山里的孩子野,但是下手绝对不黑,保存着山里人的质朴,邓宝和石头不一样了,下手肯定是既野又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