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一章 谁是领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天,老支书等人忙着通知另外五个村的村长支书过来开会,我则一早就准备去乡里。先要去跟乡长报道。好安排修路的事情。

    早晨五点我就起床了。洗漱的时候,发现关雀儿睡眼朦胧的也起来了,于是疑惑的问道:“起这么早干嘛。快回去再睡会。”

    “哥,你是不是要回乡里?”她盯着我问道。

    “是啊!”我点了点头。说:“今天要到乡里报道。商量一下修路的事情。”

    “哥,我也要跟你回乡里。”关雀儿拽着我的衣服说道。

    “在这里不好吗?”我看了关雀儿一眼。问道。

    “不嘛,我就要跟你回乡里住。”她撒起娇来,有点不讲理。

    我眉头微皱。心里想着。:“关雀儿平时多懂事啊,今天这是怎么了?”

    “狗子,你就带上这丫头吧。可能是在城里待惯了,农村不习惯。”老妈从厨房里走出来说道。

    “哦!”我应了一声。疑惑的看了老妈一眼。

    稍倾,关雀儿去洗漱的时候。老妈把我拉进了厨房,说:“邓宝和石头。你爸都挺喜欢,两个小子野。单纯了很多,这个女娃心思重。你爸不太喜欢,既然她愿意跟着你,你就把她带去乡里吧。”

    农村,特别是不发达的山村,重男轻女的思想一直存在,我不能改变老爸老妈的想法,于是只好点了点头,其实这种思想不需要强行改变,自然而然的会慢慢消失,像我这一代人,对于男孩和女孩基本都一视同仁了,到了下一代,怕更是不会在乎生男生女了。

    吃完早饭,我牵着关雀儿的小手离开了王家庄,朝着三十里外的镇上走去,路上的时候,关雀儿蹦蹦跳跳,看起来非常开心。

    “到了镇上,你只能自己做饭吃或者到大泽乡饭庄吃,哥的工作会很忙。”我说:“你应该还不会做饭吧?”

    “哥,我会做饭啊,并且做的很好吃。”关雀儿仰着头骄傲的说道。

    “那行,以后就你自己做着吃吧,等户口下来了,我就把你送到镇中心小学读书。”我说。

    “谢谢哥。”关雀儿乖巧的说道。

    “谢什么,以后我就是你亲哥,你就是我亲妹妹,告诉你个秘密。”我神神秘秘的说道。

    “什么秘密?”关雀儿回头看着我问道。

    “我打小就想要一个妹妹,今天终于实现了。”我说。

    “哦!”关雀儿看起来却不怎么高兴。

    “怎么了,不想当我妹妹啊。”我问。

    “不是。”

    “那怎么不高兴。”

    “哥,你就别问了。”关雀儿说。

    “奇怪!”我疑惑的看了她一眼,心中暗道:“难道老妈说关雀儿心思重呢,果然是这样,小小年纪好像个小大人似的,很有自己的思想。”

    七点半,我和关雀儿就走进了镇子,先把她带回了租住的房子,又给房子的钥匙给她,并且还给了一百块钱:“雀儿,哥如果中午不回来,你就去买点吃的,别饿着。”

    “放心吧,哥!我饿不着。”她说。

    “嗯,有事就去乡政府找我,哥有空给你去买个手机,这样以后联系也方便。”我说。

    “哥,真的吗?我早就想要手机了。”关雀儿激动的抓着我的胳膊说道。

    看到她这么激动,我想了一下,说“今天如果能早点回来,我就带着你去买。“

    “哥万岁!”关雀儿激动的跳了起来,还搂着我的腰转起了圈,看得出来,她真得很高兴。

    八点钟,我准时走进了乡政府,先去了乡办公室找了一下杨修平主任。

    “杨主任!”我说。

    “王浩啊,不错嘛,大泽乡十几年没有解决的问题,竟然让你小子给解决了。”杨修平笑着对我说道。

    “杨主任,我那里有这么大的能量,市里要加快咱们大泽乡的脱贫速度,我就是运气好。”我谦虚的说道。

    “行了,文件啊都下来了,路要进快修,张乡长正想找你谈话呢,你赶快去吧。”杨修平说。

    “是,杨主任。”我说,随后快步朝着二楼的乡长室走去。

    大泽乡虽然穷,但是乡长办公室还是挺有气派,张立民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面,正在打量着我。

    “王浩啊,上次你来扶贫,我因为工作忙没有见到面,今天一见,果然是年轻有为啊。”张立民说。

    我心里一阵冷哼,派到大泽乡扶贫的人,基本都是一些没有后台的人,跟流放没有什么区别,至于前途,只有二个字——呵呵!所以张立民当时没有见我,一个没有前途的年轻人,他堂堂乡长没功夫搭理。

    今天不一样了,我带着八百万修路款下来了,八百万,在穷乡僻壤的大泽乡简直就是一笔巨额财富,同时八百万修路款背后还隐藏着对我身份的猜测,种种原因加在一起,此时的张立民看起来十分的和蔼。

    “小王,坐吧。”张立民说。

    “谢谢张乡长。”我小心的应付着,随后拘谨的坐在椅子上,等待着他的询问。

    “小王,我听计卫办的张翠兰说,你跟卫青曼正谈恋爱呢?”万万没有想到,张立民第一个问题竟然是问关于我和卫青曼的事情。

    我想了起来,张立民好像是张翠兰的堂哥,而卫青曼是张翠兰的表妹,他们都是亲戚关系。

    “呃,张乡长,那个,我和卫青曼只是普通朋友。”我思考了几秒钟,开口说道。

    “对,都是从普通朋友开始嘛。”张立民说。

    我不知道怎么接话了,只能保持沉默。

    “小王,你家有兄弟姐妹几个啊?”稍倾,张立民开始打听起我家里的事情。

    “就是我一个。”我说。

    “亲戚是不是在城里有当官的或者做生意的?”张立民问。

    我终于知道他想知道什么了,无非就是为什么这么好的事情落在我这个屌丝头上,我到底有什么背景。

    整整一刻钟,张立民差一点把我家祖上三代都问了一个遍,最终他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可能觉得如果我说的是真的,修路的事情根本不可能落到我的头上。

    “张乡长,你看修路的事情……”我终于忍不住了,开口对他询问道。

    “哦,修路啊,你直接跟杨修平联系就行了,有什么需要就找他,总之乡里全力支持。”张立民说。

    “谢谢张乡长。”我立刻站起来说道。

    “小王啊,修路肯定需要沙石,你准备到那里购买啊。”张立民盯着我问道。

    “我还没有决定,咱们大泽山乡靠山,石头好解决,西边就有几张采石厂,我一会准备过去看看,至于沙子嘛,几十里外的大沽河边上,有很多挖沙船,我会去联系,乡长放心,我一定做到价比三家,拿到最便宜的价格。”我斩钉截铁的说道,脸上露出非常严肃的表情,心里已经猜到了张立民的意思,估摸着他有亲戚有挖沙船或者采石厂。

    “小王啊,咱们大泽乡有多穷,你在本乡人,应该清楚,所以我建议啊,沙石、钢筋、水泥都尽量在我们乡内解决,不能让钱跑出大泽乡。”张立民一本正经的说道,其实他说的也没错。

    “是,张乡长。”我说。

    “我这里有几张本乡本土沙厂和采石厂老板的名片,你看看,沙石的事情,就在他们这里解决吧。”张立民说道。

    我本想一口拒绝,但是想了想,还是先去看看,如果价格差不多的话,在这几家买也行。

    “嗯!”我点了点头,随后张立民又叮嘱了几句,我便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回到乡办公室跟杨修平打了一声招呼,他把我拉到了一边,说:“小王,修路的钱呢,我觉得最好别流出我们乡,这里有几张名片,你肯定用得到。”

    杨修平将几张名片塞到了我的手里,我看了一根,都是出租大型机械的私人老板,有出租挖掘机的,有出租推土机的,还有出租大型货车的。

    “谢谢杨主任,正好都用得上。”我说。

    “都是本乡本土的人,都想着为家乡做点贡献嘛。”杨修平说。

    我心里一阵反胃,感觉他比张立民还要虚伪,妈蛋,既然想做贡献为什么不无偿提供这些大型机械呢?

    应付了杨修平一会,我终于得以脱身,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把张立民和杨修平给的名片放在桌子上,眉头微皱了起来。

    钱有了,可是自己还是光杆司令呢,现在眼前一团黑,根本不知道如何入手:“对了,卫县长从交通局调来了一名高材生,虽然是刚刚进交通局,但是死马当活马医吧。”我在心里暗道一声,随后拿起桌子上的座机拨打了县交通局的打电话。

    “喂,是阳城县交通局吗?我是大泽乡负责修路的王浩,昨天卫县长给你们打过电话,不是说要派个人过来知道修路的工作吗?”我问。

    “你稍等一下,我帮你问问。”电话另一端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大约过了一分多钟,她的声音再一次传了过来:“喂,还在吗?”

    “在,你请讲。”我说。

    “已经去大泽乡了,估摸着一会就到了吧。”她说。

    “谢谢啊!”我说

    “不客气!”

    挂断电话之后,我便安心等着这个交通大学毕业的高材生的到来。

    左等没来,右等还没来,临近中午下班的时候,杨修平领着一个人走了进来。

    “小王,这是县交通局派来协助你修路的徐珍珍,交给你了。”杨修平说。

    “谢谢杨主任。”我立刻站了起来,朝着徐珍珍看去,心里非常的郁闷,这明显是一个女人的名字,但是眼前这个人还真分不出是男是女,头发是板寸,比我还要短,白衬衣,牛仔裤,帆布鞋,一身大学生的打扮,脸上也没有化妆,不过皮肤很白,胸啊一点凹/凸都没有,平的,两只大眼睛正在四处打量着,一条腿还在抖动着,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你叫徐珍珍?县交通局今年刚分配的高材生?交通大学毕业?”我打量了几秒钟之后,对其询问道。

    “嗯,调令刚才给了办公室的杨主任,你还怀疑我的身份啊。”徐珍珍说。

    她一开口,我就知道是个女的了,声音很脆很尖,可是朝着她的胸部看去,也太平了点吧,如果不说话,没有人会把她当女人。

    “你这办公室什么都没有啊,以后我做那里?”她问。

    我急忙把旁边的一把椅子擦了擦,又把放杂物的桌子收拾出来,说:“以后你就坐这里吧,大泽乡条件有限,克服一下。”

    “行吧!”徐珍珍吊儿郎当的坐在椅子上,还翘起了二郎腿,让我一阵郁闷,心里暗暗想着:“就这个样子难怪被发配到了大泽乡。”

    “电脑呢?”她突然问道。

    “电脑?”我愣了一下。

    “对啊,没有电脑我以后怎么工作?”她说。

    “就是修一条三十里的山路,不用整体规划……”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徐珍珍打断了,她严肃的说道:“你这是什么态度,你知道一条路如果没有规划好就修了,会对以后整体的规划有多大的影响吗?大泽乡不可能永远这么落后,早晚会发达起来,到时候因为你现在修的这条路,可能会影响整体的布局,甚至于给未来的发展带来阻力。”

    我被她训的一愣一愣的,感觉自己不是领导,她是我领导。

    “配置最好的笔记本电脑给我配备一部,大泽乡最详细的地图一份,实地考察的标尺和测量仪器准备好,对了,我还没有住处,你帮着解决,暂时就这么多吧。”徐珍珍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对我吩咐道。

    “喂,你应该归我领导吧?”我盯着她说道。

    “对呀,我归你领导啊。”她说。

    “怎么感觉你是我的领导。”我说。

    “没有电脑我怎么工作,没有地图我如何规划,没有仪器如何实地考察,没有住的地方,我怎么安心工作,这不是领导应该干的事情吗?”徐珍珍对我反问道。

    “我……”一时之间,我说不出话来。

    “下班了,带我去吃饭。”她站了起来说:“饿死我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