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二章 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看着徐珍珍的背影,我有一种想打人的冲动,本来以为给自己派来一个帮手。这完全就是派来一个大爷。还要老子伺候她。不过想想刚才她说的话,也不无道理。

    大泽乡早晚要发展,这进山的第一条路如果没有规划好。很可能给以后的开发带来影响,甚至于阻力。

    “妈蛋。说的倒是挺牛。看你到底是不是眼高手低。”我在心里暗道一声,随后关上办公室的门。朝着徐珍珍追去。

    “没食堂啊?”我在乡政府的院子里找到了她,她一脸疑惑的询问道。

    “没有,**和乡长都回家吃饭。”我说:“大泽乡穷。”

    “那我怎么办?”她问。

    “走吧。”我说。随后带着她离开了乡政府朝着大泽乡饭庄走去。

    卫青曼正在招呼客人。我跟她打了一声招呼,说:“乡政府新来的同事,没地方吃饭。”

    “快坐吧。吃点什么?”卫青曼把菜单拿了过来。

    我没有坐,准备回去看看关雀儿。这个小家伙一个人在家里,有点不放心。

    “喂。你别走啊。”身后传来徐珍珍的声音。

    “还有什么事?”我扭头对她问道。

    “这饭钱谁付啊。”她说。

    我的表情一愣,盯着她看了足足半分钟。说:“我还要管饭啊?”

    “当然啦,不是因为你要人。我会被派到这么穷的地方。”她说。

    “你爱吃不吃。”我说了一句,然后转身就走。

    惯的毛病。在工作上,徐珍珍说的有道理,我可以让着她,但是生活之中,老子又不是她的老妈子,没义务照顾她。

    “喂,有点男人的风度行吗?请我吃顿饭怎么了?”她说。

    我没有理睬,快步离开了大泽乡饭庄,心里一阵郁闷,真是来一个奇葩,不男不女就算了,还一副大爷的模样,好像所有人都要围着她转,把她当公主宠似的。

    “毛病!”我嘀咕了一声,朝着租住的房子走去。

    推开院门,我闻到了一股肉香,于是朝着厨房走去,一边走一边喊:“雀儿,炒得什么这么香啊。”我问。

    “哥,就知道你会回来吃饭,我做了回锅肉和酱闷茄子。”关雀儿拿着勺子走了出来,一脸笑容的对我说道。

    “你怎么知道哥回来吃饭?”我问。

    “青曼姐告诉我的,乡政府没有食堂,菜也是她带着我去买的。”关雀儿得意的说道,看样子她和卫青曼处得还不错,也是,卫青曼是个单纯善良的性格,跟小孩还真对脾气。

    “好香啊!”突然院子传来了徐珍珍的声音。

    我转身看去,发现她拖着一个行李箱走了进来:“喂,你不在饭庄吃饭,跟着我干嘛?”我指着她问道。

    徐珍珍把行李箱扔在院子里,直接朝着厨房走去,说:“饿死我了,先让我吃口饭。”

    “你不会在饭庄吃吗?”我再次问道。

    “没钱!”她说。

    “没钱?”我再一次愣住了,徐珍珍还真是一个奇葩。

    “你身上一毛钱没有,就敢来大泽乡?你的钱呢?”我问。

    “上个月发的工资都花光了,这段时间天天在县交通局的食堂里吃饭,谁知道你们这里没食堂,以后我就在你家吃了,对了,我住那里啊?实在没地方住,凑合一下,住你这里也行。”她说,倒是一点不介意。

    “你是谁啊,出去,出去。”关雀儿拿着勺子挥舞着要赶徐珍珍,被我拦了下来。

    “徐珍珍,我可以给你找一个住处,也可以以私人的名义借你点钱吃饭,但是如果你工作做不好的话,别怪我向你们局领导反应。”我说。

    “知道了,啰嗦,我都快饿死了。”她说。

    没有办法,我只好让雀儿把菜和饭端到屋里,让她和徐珍珍先吃,自己又炒了一个酸豆角,厨房里腌了一大罐子酸豆角,切点肉,加点辣椒炒一下,十分的好吃。

    我端着酸豆角走进堂屋的时候,发现关雀儿和徐珍珍正在相互瞪着彼此,谁也不服谁的样子,桌上的菜也没有吃。

    “不是让你们先吃吗?”我说:“都快吃饭吧。”

    “哥,她到底谁啊,太不要脸了。”关雀儿说。

    “说谁不要脸呢,你个小屁孩,信不信我打你屁股,我为什么来这个破地方,就是他打电话说要个人,我才来了,本姑娘还一肚子气呢。”徐珍珍嚷道。

    “你是女的?我以为你是一个男的,怎么连个胸也没有,飞机场啊。”关雀儿说。

    这小丫头鬼精鬼精,说起话来能气死人。

    “你个小屁孩,我打你屁股。”徐珍珍可能被揭了伤疤,拿起筷子想打关雀儿。

    关雀儿立刻跑到了我身边,嚷道:“哥,她打人,把她赶走。”

    “小屁孩子,你说什么,想赶我走,没门,本姑娘就要住这里,还要吃你们的饭。”徐珍珍开始大口吃起饭来,还故意用眼睛瞪着关雀儿气她。

    “男人婆,飞机场,别吃我炒得菜。”关雀儿说。

    “就吃,就吃!”徐珍珍反击道。

    一大一小两个女人都不是省油的灯,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应付,只能选择无视,让她们两人斗吧,反正下午就给徐珍珍找个房子,以后绝对不让她再进家门。

    “小屁孩,炒菜还挺好吃,晚上姐姐想吃野味,记着,炒好吃点。”徐珍珍故意气关雀儿。

    “哥,你看她,你快赶她走啊,把菜都吃了。”关雀儿拽着我的胳膊说道。

    “雀儿,这位姐姐呢,他是来帮哥修路的,修路是大事,你明白吗?”我对关雀儿说道。

    “雀儿明白。”关雀儿脸上露出乖巧的表情,点了点头,不再跟徐珍珍争吵,但是也没有再看她一眼。

    我快速的吃完了饭,然后对徐珍珍说:“吃饱了吧,走,我带你去找房子。”

    “你这里不错,我睡东屋就行了。”她四处看了看,开口说道。

    “那是我的房间。”我说。

    “西屋。”

    “西屋是我的房间,你赶快走。”关雀儿马上开口说道。

    “不是还有一个厢房吗?王浩,你睡厢房吧,把东屋让给我。”徐珍珍说。

    “凭什么,你快走,我带你找房子。”我说:“房租我借你,饭钱我也可以借你,发工资还我就行了。”

    “我借的钱从来不还,你还借吗?还有,我的工资基本三天就没了,没了我就搬你这里来住。”徐珍珍说。

    “喂,你怎么耍无赖呢。”我瞪着她说道。

    “谁让你把我弄到这个穷地方受罪,晚上肯定很多蚊子吧。”她说。

    看不够的友书,可以在站内搜索上门女婿,我的另一部三百万完本小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