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三章 虱子多了不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身上一共就剩下七万多块钱了,一个月工资就三千,现在又加上关雀儿。村里还有邓宝和石头。以后花钱的地方多了。可不想给徐珍珍打水漂。

    “你赶紧走,自己找地方住。”我准备赶人。

    “就不走,就不走。”徐珍珍挺着她的飞机场瞪着我说道。

    “你要讲道理。”我说。

    “要不让我吃住都在这里。要不你想办法把我搞回县里去,自己选吧。”徐珍珍也是脸皮厚。拿着她的行李朝着东屋走去。

    “喂。过份了。”我对着她的背影说道,可惜根本没用。

    “哥。赶走她啊,你如果赶不走,我去。”关雀儿说。

    “你去吧。”我想了一下。点了点头。开玩笑,刚刚认识就把自己的窝给占了,也太霸道了吧。即便是女人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吧。

    关雀儿雄纠纠气昂昂的朝着东屋走去,不到二分钟。里边传来了呼救声:“哥,快来救我。这个臭女人打我屁股。”

    “小屁孩,知不知道姐学过女子防身术。”徐珍珍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我急忙跑了进去。发现关雀儿被徐珍珍按在床上,正在打屁股。还好没有脱裤子。

    “行了,别闹了。”我眉头微皱。瞪了徐珍珍一眼,说:“你吃住这里都可以,只有一个条件,路修不好,吃我的给我吐出来,住我的给我还回来。”

    “哼,不就是一条进山的路嘛,有什么难。”徐珍珍大言不惭道。

    她算是彻底把我的窝给占了,于是自己只好拿着被褥去了厢房,还好厢房被关雀儿收拾干净了,我铺上席子就能睡。

    “哥,她打我,你也不管。”关雀儿跟在我后面,一脸委屈的说道。

    “行了,以后别招惹她了,她一个城里的女孩来山里修路也不容易,再说她是帮着哥修路,哥能打她啊,哥从来不打女的。”我说。

    “哼,我非把她整走了不行。”关雀儿气呼呼的说道,眨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鬼主意。

    反正徐珍珍也不是挨欺负不还手的性子,于是我也没有理睬关雀儿准备用什么办法赶走她,总之两个人斗吧,斗跑了徐珍珍更好,斗不好也让关雀儿受点挫折也不是坏事。在王家庄的时候,发现这个小姑娘十分的不听话,太有主意了,有点管教不了。

    关雀儿跑了,我躺在床上想着修路的事情,徐珍珍需要笔记本电脑,还要最高端的,这种电脑至少一万块以上,太贵了,我准备让她回县交通局借,至于大泽乡的地图,乡办公室里就有,还有测量工具,好像乡里也有,只是笔记本电脑有点不好办。

    想着想着有点困了,于是翻身睡了过去。

    “救命啊,哥,快救我。啊……”突然耳边传来关雀儿的呼救声,我瞬间从床上爬了起来,心里想着:“难道是乞丐团伙追到大泽乡了?”

    跑出去一看,发现声音是从东屋发出来的,于是急步跑了过去,嘴里小声念叨着:“又发生什么事了?”

    还没有走到东屋,关雀儿跑了出来,直接躲到了我身后,嚷道:“飞机场,你仗着是大人欺负我是吧,哥,她又打我屁股。”

    “怎么会事?”我瞪着徐珍珍问道。

    “你妹妹抓了只青蛙想来吓我,也不看看我是谁,我徐珍珍还怕只青蛙?”徐珍珍将手里的青蛙扔到了院子里。

    “我擦!”我看了她一眼,心中暗道一声:“不错嘛,竟然不怕青蛙。”

    “雀儿,青蛙是你放到徐珍珍房间的?”我扭头瞪着她问道,同时暗暗给她使了一个眼色,关雀儿承认了,就理亏了,我不好处理。

    “没有,哥,她冤枉我,青蛙明明是自己从窗户里跳进去的,农村青蛙本来就多,你住不惯可以走,凭什么冤枉我。”关雀儿很聪明,立刻开口反驳道。

    “好你个小屁孩,还学会撒谎了,看我怎么收拾你。”徐珍珍说,又想过来打关雀儿的屁股,却被我拦住了:“好了,可能是个误会,乡下青蛙很正常,你不要无理取闹。”我说。

    “我无理取闹?”徐珍珍瞪着我问道。

    “对!”我点了点头,本来心里对她懒在这里白吃白住就有意见。

    “王浩,你叫王浩是吧,帮着你妹妹来欺负我是吧?”徐珍珍说。

    我感到一阵头大,让她别计较了,就是欺负她,而她霸占着我的屋子,白吃着我的饭,就不是欺负了,好像是应该的似的。

    “我不护着妹妹,难道要护着你?”我反问道。

    “好,我跟你们兄妹两个没完,斗就斗,谁怕谁。”徐珍珍说,随后转身回到了房间,把房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我撇了撇嘴,低头看了关雀儿一眼,她小声的说道:“哥,我错了。”

    “错在那了?”我问。

    “不该用青蛙吓唬她,她根本一点都不害怕,真是城里人吗?”关雀儿一脸郁闷的说道。

    “你当然不应该拿青蛙吓唬她,你应该捉一条蛇放在她床上。”我说。

    “啊!”关雀儿惊呼了一声,瞪大了眼睛盯着我,仿佛发现了新生物似的。

    “看什么,哥也烦她。”我说。

    “哥,真要抓蛇吗?我也怕。”关雀儿说,然后朝四周看了看,一脸担心的问道:“哥,屋子里不会有蛇吧?”

    我用手拍了拍脑袋,说:“没有,睡觉。”本来还想着传关雀儿一招,让她抓条蛇把徐珍珍吓走,现在看来根本没希望,真出现一条蛇的话,搞不好徐珍珍没走,关雀儿却吓走了。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终于没有再发生事情,等我睡醒了之后,徐珍珍已经不见了,这才想起还不知道她的手机号。

    “雀儿,哥上班去了。”同时从钱夹里拿出二千块钱递到关雀儿手里,说:“这个月的生活费,你保管。”

    “嗯,哥放心,我一定让你每天都吃好。”关雀儿脸上露出兴奋的表情。

    十分钟之后,我来到了乡政府,看到徐珍珍正在办公室里跟一群人聊天,她倒是自来熟,很快跟乡办公室里的人打成了一片。

    “徐珍珍!”我站在门口叫了她一声。

    “什么事?”她没有出来,盯着我问道。

    “有事跟你说。”我说,随后朝着扶贫办办公室走去。

    徐珍珍没有跟过来,等了五分钟,她才回来:“什么事啊?”

    “你来是聊天的吗?”我问。

    “同事之间搞好关系,你这都不懂。”她反问道。

    “哼,你关系好的话,也不会被你们局长发配到这里来。”我说。

    “你……”徐珍珍终于生气了,估摸着这一次打在她的七寸上。看她一副气呼呼的模样,我心里有点不忍,于是开口说道:“不好意思,刚才我失言了,正式向你道歉。”

    “哼!”徐珍珍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你不是需要笔记本电脑吗?”我说。

    “对,最顶配的。“她说。

    “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们两人回县交通局借一个笔记本电脑。”我说。

    “借?”她扭头看了我一眼。

    “对!”

    “要借你自己去借,反正没有电脑我没法工作。”她说。

    我心里这个气啊,自己在县交通局一个人不认识,跟谁借啊,她本来就是交通局的职工,借个笔记本电脑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啊。

    徐珍珍可能看我脸色不好看,开口说道:“行了,别生气了,实话告诉你吧,我来之前向局长申请带一部笔记本电脑过来,可是局长没批。”

    “没批?为什么不批?”我瞪大了眼睛,有点疑惑。

    “你得罪人了呗,大泽乡修路的事情,可是一件捞功绩的好差事,谁不眼红啊。”徐珍珍说。

    我眉头紧锁了起来,心里想着:“老子连赵大河都得罪了,再得罪交通局也无所谓了。”于是站起来对徐珍珍说:“走,去县里,直接找县长去,还不信借不到一台笔记本电脑。”

    徐珍珍眨了一下眼睛,说:“你疯了?为一台笔记本电脑去找县长?”

    “我没疯,你走不走?”我说。

    “你不怕得罪县长啊?”徐珍珍问道。

    “哼,我连赵**和农业局的副局长都得罪了,还怕再得罪县长和你们交通局?”我冷哼了一声说道。

    “我靠。”徐珍珍竟然说了一句男人常用的口头语,站起来瞪大了眼睛围着我转了一圈,问:“把人都得罪遍了,这种事还能轮到你头上,看来是上面有人啊。”

    “没人,就是为了修条路,修完这条路,不用他们给我穿小鞋,老子就提前辞职,去北上广深打工去。”我说:“你最好也给我用心一点,反正我是破罐子破摔,那天不高兴了,拉你一起下水。”

    “好啊,反正我也不想干了。”徐珍珍大大咧咧的说道。

    我一阵无语,本来还想威胁她一下,让她老实一点,现在看来适得其反。

    “走,去县里。”我起身朝着门外走去,徐珍珍马上追了上来,问:“喂,王浩,你不怕他们现在把你给掳了?换别人来?”

    我没有说话,继续往外走,心里却想着:“换人?哼,这可是跟李菲儿讲好条件,如果县里换人,老子就去找李菲儿,看她管不管。”

    乡里除了公交车之外,只有摩托车,公交车太慢了,去一趟县里要四个多小时,所以我和徐珍珍坐了两辆摩托车,等到了县城,一身的灰尘,同时出了一身的臭汗。

    “我再也不坐摩托车了,搞得身上全是灰。”徐珍珍皱着眉头说道。

    我没有说话,先朝着县交通局走去,来到门口,盯着徐珍珍说:“敢进去吗?不敢的话,我一个人进去。”

    “怎么不敢,我早不想待了,不是我妈寻死觅活不让辞职,我早去北京发展了,还会待在这里受气,怎么说本小姐也是985大学的高材生。”徐珍珍牛逼哄哄的说道。

    稍倾,我和徐珍珍两人直接走进了县交通局局长的办公室,对于两个都做好准备辞职的人来说,已经没有什么畏惧。

    “钱局长。”我叫了一声。

    钱强抬头看了一眼,没有理睬我,而是对徐珍珍说:“小徐啊,不是去大泽乡做支援工作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回来借台笔记本电脑。”徐珍珍说。

    “小徐啊,你走的时候我不是说了嘛,局里的电脑也紧张,让大泽乡那边给你配一台新的。”钱强说。

    “钱局长,我是王浩,大泽乡修路的副总指挥。”我再次开口说道。

    “什么小猫小狗也能当副总指挥了。”钱强瞥了我一眼,说:“你来交通局干吗?”

    “借台笔记本电脑。”我说。

    “不借!”钱强十分不屑的说道,根本连表面功夫都不做。

    “哦!”我应了一声,随后带着徐珍珍离开了。

    走出县交通局的大门,徐珍珍问:“怎么就走了呢,我还以为你会跟他干一架。”

    “干架?干什么架?我刚才用手机录音了,走,找卫县长去。”我说。

    “卫县长不管怎么办?”她问。

    “他不管,那就找赵**。”我说。

    “赵**还不管呢?”

    “往市里捅,说县里不配合工作。”我说。

    “你真牛,我看你是不想修路了。”徐珍珍说。

    “路肯定要修,反正修完百分之百待不去了。”我叹息了一声说道。

    “喂,修完路跟姐去北京吧,姐罩着你。”徐珍珍大大咧咧的搂着我肩膀说道。

    “切,我大学毕业三年了,你今年刚毕业吧,叫哥。”我扭头看了她一眼说道。

    不知不觉,我和徐珍珍熟悉了起来,感觉她性格还不错,自来熟,大大咧咧,也不矫情,挺好相处。

    稍倾,我们两人走进了阳城县政府,直接敲开了卫县长办公室的门。

    “小王,你有事?”卫县长抬头看了我一眼,问道。

    “卫县长,这位是交通局的徐珍珍,专门配合大泽乡修路的工作,可是修路画规划图需要一部电脑,可是交通局的钱局长不借,县长,你给想想办法吧。”我说。

    卫县长的眉头微皱了起来,眼睛变得有点严厉,朝着我瞪来:“王浩,这点问题都要来找我解决吗?这点小事都解决不了,要你有什么用?要不要我亲自到大泽乡指挥修路?”

    我不说话,也不离开,就站在那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