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四章 想办法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低着头不说话,站在那里也不离开,心里考虑着继续这样顶着干下去。县里会不会顺势把自己换了?

    “修路的钱。市里边只出了三百万。剩下的五百万可是天蓝集团捐助,其中一个条件就是我必须负责修路的事情,并且已经到了市长的肯定。这个时候换人的话,应该不会。”我在心里反复思考了几遍。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还不走。真要我亲自去大泽乡指挥啊。”卫县长严厉的说道。

    徐珍珍悄悄的拽了一下我的衣袖,使了一个眼色。我眉头微皱了一下,转身离开了,也没有理睬姓卫的。这一次的行动算是前功尽弃了。

    “干嘛拉我出来?”离开县长办公室之后。我瞪着徐珍珍问道。

    “你这样硬顶着干不行,还想不想把路修了?”她说。

    “当然想了,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嘛,把路修好了。我们两人也算是造福大泽乡了。”我说。

    “你说这话我倒是爱听,嗯。我决定了,帮你到底。一定把这条路修起来。”徐珍珍说。

    “你刚才把我拉了出来,电脑的事情你自己想办法吧。”我说。

    “喂。别急着走啊,想不想听听交通局钱局长的八卦?”徐珍珍神神秘秘的对我说道。

    “什么八卦啊?”我问。

    “他在外边养了两个二十岁左右的双胞胎小姑娘。”徐珍珍说。

    “真的?这个老色/鬼。”我说。心里想着,妈蛋,有权就是牛,五十多岁还能养两个双胞胎小姑娘玩,想想那画面,我就一阵激动。

    哎呀!

    手臂传来一阵疼痛,我惨叫了一声。

    “刚才脸上什么表情,哈拉子流下来了,是不是养两个双胞胎小姑娘都是你们男人的梦想啊。”徐珍珍瞪着我说道。

    我急忙擦了擦嘴唇,这才发现上当了,根本没有流口水,不过刚才的表情肯定很猥琐。

    “养就养呗,说这个干吗?”我问。

    “你是猪脑子啊。”徐珍珍说。

    “你才猪脑子啊。”我在心里反骂道。

    她接着说:“有一次我无意之间发现了姓钱的藏娇之地。”

    “呃!”我应了一声,不知道她想干什么。

    徐珍珍发现我没有一丝反应,不由的踢了我一脚,说:“你还真笨。”

    “我怎么笨了?”

    “我发现了姓钱的藏娇之地。”她再次说道。

    “发现就发现了呗,难道你……”我突然意识到了徐珍珍的意思,随后瞪大了眼睛,心里有一丝震撼,这种心情无法形容,自己本为就是一个山里的小屌丝,有幸上过四年大学罢了,对于局长啊、县长啊这样人都存着敬畏之心,根本就没想过可以战胜他们,或者将他们搬倒。

    “你是说我们去捉奸?然后拍视频?”我小声的对徐珍珍说道,仿佛像做贼似的。

    “我们不去捉奸,让他老婆去捉奸,这件事情我早就想好了,只是一直没有下定决心。”徐珍珍说。

    “让钱强的老婆去捉奸?那我们怎么拍的视频啊。”我说。

    “我还没有想好,反正我们不能暴露,最后躲在幕后,这样才最安全,王浩,权力有时候很危险,如果一旦让钱强知道是我们两个人在搞鬼的话,很可能会遭到报复,你明白吗?”徐珍珍十分严肃的对我说道。

    我点了点头,又不是真傻子,当然知道其中的危险,断了钱强的财路和政途,比杀他父母还严重,怎么可能不报复。

    “走,先去钱强养小三的地方看看。”我说。

    “好!”徐珍珍点了点头。

    稍倾,我们两人打了一辆出租车,来到了阳城县东边的一个新小区——魅力之城小区,一看就是高档小区,并且还是陈氏集团在阳城县开发的小区。

    想到陈氏集团,我脑海之中闪过陈文志的身影,那天的宴会来了不少人,虽然李菲儿仅仅把我介绍给了陈文志身边的几个人,但是那也有五、六个人啊,竟然没有传出自己和李菲儿的八卦,真是有点奇怪,看来应该是陈文志下了封口令。

    “十三号楼三单元302!”徐珍珍说。

    “你这都查清楚了?”我看了她一眼,看来真是早有准备。

    “我有一天路过这里,刚好看到钱强那个老色/鬼的车,于是便跟了进去,冒着生命危险探查来的消息。”徐珍珍说。

    此时我和她就站在小区对面,观察了一会,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喂,王浩,你说我们怎么办?”稍倾,徐珍珍开口对我问道:“总觉得只把她老婆叫来太便宜这个老王八蛋了。”

    我感觉徐珍珍好像对钱强特别恨,不由的看了她一眼,问:“钱强不会也骚扰过你吧?不应该啊,你完全就是一个男人,难道他还对小鲜肉有兴趣。”

    “去你的!”徐珍珍直接给了我一脚,说“再拿我开玩笑,咱俩一拍两散。”

    “别啊,刚才的话我收回,你最有女人味了。”我笑着说道。

    “还说!”徐珍珍瞪了一眼,我这才把笑容收回去。

    “快想办法,估摸着钱强一会该来了。”徐珍珍催促道。

    “要不打电话给检察院的人,直接说钱强包养小三?”我说。

    “不行,检察院搞不好有钱强的熟人,通知他之后,怕是人来了根本捉不到奸。”徐珍珍说。

    “就告诉他老婆算了,闹一下也行。”实在想不到办法,我开口对徐珍珍说道。

    “你怎么这么笨啊,多么好的机会,仅仅让他老婆来闹一下,不行,绝对不行,要给姓钱的一个深刻的教训,最后罢了他的官。”徐珍珍咬牙切齿的说道。

    看到她这副模样,我越来越相信钱强肯定是调/戏过她,不然的话,不可能有这么强的怨念:“钱强还真是重口味,要屁股没屁股,要胸没胸,跟个假小子似的,他也调/戏。”我正打量着徐珍珍呢,她突然扭头瞪了一眼,说:“看什么呢。”

    “没,没什么。”我立刻把目光收了回来。

    “快想办法。”她说。

    “哦!”我应了一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