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五章 骚动不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脑海之中突然冒出了蒋露露的身影,她是新闻系毕业,又在浮山日报社干了三年。应该对偷拍很在行。

    “我认识一个记者。”我对徐珍珍说。

    “记者有什么用。你是说让记者把这件事情报道出去?倒也是一个办法。不过估摸着没有一个记者敢报道吧,也没有人敢拿着摄像机去捉奸。”徐珍珍说。

    “记者偷拍很厉害吧。”我说。

    “那是狗仔。”徐珍珍给了我一个白眼。

    我眉头紧锁,脑海之中闪过一个想法。思考了片刻,说:“徐珍珍。要不我们就硬闯吧。”

    “硬闯?不行。绝对不行!钱强肯定会报复,只有先保存自己才能消灭敌人。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强攻。”她立刻摇了摇头说道。

    “如果叫别人强行闯进去拍摄呢?”我说。

    “钱强会报案,警察……”徐珍珍话说到一半。不说了。瞪大了眼睛望着我,说:“对啊,我们可以找人去拍摄。不过这个人必须是一个生面孔,胆子要大。最后不是本地人,拍摄完之后。告诉钱强,刚报案的话。就把视频公布出去,大家一块完蛋。”

    徐珍珍很聪明。我仅仅说了一个开头,她便把整个计划都讲了出来。

    “这个任务很艰巨。小混混不行,他们欺负一下老实人可以,干这种事情估摸直接吓尿了,即便没有吓尿,过后也会把我们两人卖了。”她眉黛微皱,思考了片刻说:“这个人不好找,又必须信得过。”

    “这种人我能找到,但是需要钱,我身上只有一点饭钱,你有吗?”我盯着徐珍珍问道。

    她掏出了裤带,摊了摊手,说:“一分钱都没有。”

    “你一点存款都没有?”我有点不相信的问道。

    “刚毕业那来的存款。”她给了我一个白眼。

    看着留短发的她翻白眼,实在有点不习惯,就好像一个男人翻白眼差不多。

    “对了,你不是工作三年了吗?把你的存款拿出来。”徐珍珍盯着我说道。

    “我刚刚收养了三个孩子,钱根本不够。”我立刻拒绝,开玩笑,本来从李菲儿那里搞了三十万,被江雪晴给搞去十几万,虽然在她身上尝到了女人的滋味,但是事后想想也太贵了,现在又收养了关雀儿、邓宝和石头三个人,剩下的这点钱,我是绝对不会乱花了。

    “你收养了三个孩子?”徐珍珍瞪大了眼睛盯着我,一脸见鬼了的表情。

    “嗯!”我点了点头,问:“怎么了?”

    “吹牛吧?”

    “关雀儿就是我收养的,还有邓宝和石头两个小男孩在我父母那里,我家在王家庄,在大泽山深处,你可以去打听啊。”我非常认真的说道。

    “我勒个去,你玩真得啊,以后你不结婚了,现在就养三个孩子?”徐珍珍说,她果然像一个男人,连我勒个去都说的这么顺溜。

    “收养关雀儿他们三个跟结婚有什么关系。”我一脸的不解。

    “算了,跟你个笨人也说不清楚,以后如果有那个女人敢嫁你,你就马上娶了吧,别打一辈子光棍。”徐珍珍说。

    “谁笨了,我怎么可能打一辈子光棍,你才单身一辈子呢。”我反驳道。

    “喂,想打架是吧。”徐珍珍瞪着我说道,还挺着她的小胸脯。

    我朝着她胸前看了一眼,撇了撇嘴,说:“飞机场!”

    “我打死你!”徐珍珍想用脚踢我,我立刻躲开了,两人在路边闹了一会,我喊道:“停停停,正事要紧,先把钱强这个王八蛋收拾了再说。”

    “那你去找人啊。”她翻着白眼说道,我发现徐珍珍很爱翻白眼,她又打扮得像个男人,这就非常的不和谐,让人看着不舒服。

    “给钱!”我将手伸到她的面前。

    “没有!”

    “跟你爸妈借点,看你的样子家庭条件应该不错。”我说。

    “需要多少?”她问。

    我思考了片刻说:“十万。”

    “什么?十万?我爸妈都是教师,估摸着养老的钱也就存了这么多,不行。”她说。

    “最少五万。”我退了一步。

    “那我试试吧,不过你要尽快还给我爸妈。”她说。

    “呃?你先等等,凭什么我还啊。“我盯着她问道,感觉脑子有点不够用。

    “你借的,当然你还。”她说。

    “那算了不借了,我们回大泽乡吧,钱强这个王八蛋以后再收拾。”我转身就走。

    “等等!”徐珍珍立刻拉住了我的衣服,说:“一人还一半。”

    “凭什么?”我扭头看了她一眼,问道。

    “你想不想整钱强吧?”她问。

    我眉头微皱了一下,没有说话。

    “想整的话,就一人一半的钱,公平合理。”徐珍珍盯着我说道。

    思考了片刻,我最终点了点头,说:“行吧!”

    徐珍珍拿出了手机,走到旁边给她家里打电话,离得挺远,还不让听到,我撇了撇嘴,心里十分的不满,暗暗猜测着:“到底是不是教师之家啊,还搞得这么神秘,不会骗我吧?”

    大约五分钟,她走了回来,说:“五万块,一会我直接转给你。”

    “行吧,我去找人,你先在这里盯着,记着给我转钱。”我说,然后准备拦辆出租车走人,可是被徐珍珍拉住了。

    “干吗?”我转身看着她问道。

    “借我点钱呗,我买杯咖啡喝,这么热的天,你忍心让一个美女站在马路边中暑吗?“她盯着我说道。

    听到美女这两个字,我先是看了看她比自己还短的头发,又看了看她的胸,最后朝着她的屁股看去,问:“美女在那?”

    “去你的,本姑娘的美你欣赏不了。”她推了我一下。

    “呵呵!”我呵呵一笑,说:“能欣赏你的男人肯定是弯的。”说完,我立刻朝前边跑去,随后拦了一辆出租车,离开了。

    “王浩,你大爷!”徐珍珍没有追上我,在后面大骂一声,还朝我竖起了中指。

    “我靠,怎么看怎么不像一个女人。”我嘀咕了一句,拿出手机,转了二百块钱给她,留言道:“记得还我。”

    不到一分钟,徐珍珍回了两个字:“没门!”

    我笑了笑,对前边的出租车司机说:“师傅,去不夜城迪厅。”

    “好咧!”

    阳城县车不多,一刻钟之后,我来到了不夜城迪厅,因为是白天,还没有开门,于是拿出手机拨打了赵虎的电话。

    嘟……嘟……

    电话铃声响了五、六下,手机里终于传来了赵虎的声音:“王浩,还记得哥哥啊。”

    “虎哥,对不住,那天晚上确实遇到一点事情。”我急忙说道,自从那天晚上喝醉了之后,再也没有联系赵虎,这是自己做的不对。

    “什么事?被小姐给缠上了?”他问。

    “差不多吧。”我说。

    “那更应该打电话给我了,现在摆平了吗?”

    “已经摆平了,虎哥,我现在找你有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想跟你面谈。”我急忙说道。

    “行啊,我在阿健台球厅,你来吧。”赵虎说。

    “好咧,虎哥。”

    挂断电话之后,我急忙朝着阿健台球厅走去,在阳城县工作了三年,对于这里的地方还是很熟悉,阿健台球厅离不夜城迪厅不远,我不到十分钟便走到了。

    进去的时候,赵虎正跟一名女人打台球,那女人穿着一个牛仔超短裙,弯腰打球的时候,整个臀部都露了出来,黑色的小内裤都被看见了,她倒是毫不在意。

    “王浩,打两局。”赵虎招了招手,对我说道。

    “虎哥,不了,有急事,特别急。”我一脸焦急的说道。

    “行,你们打。”赵虎把球杆给了他的一名小弟,带着我朝着休息区走去,并要了两瓶冰镇啤酒。

    “虎哥,我需要一个信得过的人,做一件事情。”坐下之后,喝了一口啤酒,没有啰嗦,真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做什么事?”他盯着我问道。

    “去偷拍一个视频,这人最好会开锁,生面孔,不是本地人,信得过,拍完之后,他拿钱走人,这件事情能烂在肚子里。”我想了一下,把各种能想到的条件都讲了出来。

    “拍谁的视频?”赵虎问。

    我眉头微皱,盯着赵虎的眼睛看了几秒钟,说:“虎哥,既然你问了,我就实话告诉你,不过这话进了你的耳朵,绝对不能进第三个人的耳朵。”

    “你说,我阿虎在道上混,靠着就是一个信义两个字。”他说。

    “县交通局的钱局长在外边包养了一对双胞胎姐妹花,我想在他们三个在床上做的时候,把最精彩的一段过程拍下来,并且还要露脸。”我说。

    赵虎点了点头,眉头紧皱了起来,大约半分钟之后,他开口说道:“这事倒是不难办,只是地点和时间不好查啊。”

    “虎哥,地点和时间这你放心,我会通知你,你找的人一定要可靠,并且胆子要大,还有不能告诉他拍的是谁。”我说。

    “这我都懂,兄弟,你这是要搞什么大事?敲诈官员可不是闹着玩。”赵虎说。

    “虎哥,我心里有数,拍摄的人马上就要,五万块,兄弟我身上就只有这么多,虎哥帮帮忙。”我说。

    “倒是有一个兄弟过两天要去广州那边混生活,开锁没有问题,坐过二次牢,胆量不用担心,唯一担心的就是怕他……”赵虎说。

    “自己敲诈钱强?”我说。

    “嗯,这人我有点不把握。”赵虎说。

    “没事,虎哥,他自己拿着视频敲诈也没有问题,不过他必须把视频给我一份,这是最低的要求。”我说。

    “行吧,你把地址时间发给我,我跟他联系,你就不用露面了,即便以后他被抓到,最多查到我这。”赵虎十分义气的说道。

    “虎哥,这……”

    “别婆婆妈妈,就这么定了,来,喝酒。”赵虎拿起了酒瓶。

    我跟他喝了一瓶啤酒,徐珍珍的五万块钱也转了过来,我马上转给了赵虎,然后又聊了一会,便急匆匆离开。

    赵虎找的人名号叫猴三,因为小偷小摸进去过二次,人有点滑头,开锁技术在阳城县数一数二,胆子也大。

    我并没有跟猴三接触,直接打车回到了魅力之城小区对面的咖啡厅,找到了坐在里边的徐珍珍。

    “怎么样了?”她问。

    “钱强来了吗?”我说。

    “没呢。”

    “我这边一切就绪。”我说:“一会人就来了,提前潜进小区。”

    刚才在阿健台球室,我把钱、包养的地点和楼号以主钱强的相片和车号都通过**发给了赵虎,让他转给猴三,让猴三马上去魅力之城小区潜伏,只要钱强出现,让他算好时机,开锁进去把视频偷拍下来。

    “你找的人靠谱吗?不会把我们两人卖了吧?”徐珍珍果然是女人,事情都一切就绪了,她倒是患得患失担心了起来。

    “放心吧,非常靠谱,我找了中间人,即便偷拍的人不靠谱,也只能查到中间人那里,没什么好担心。”我拍着胸脯保证道。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我和徐珍珍在咖啡厅里随便吃了一点东西,紧张的盯着魅力之城小区。

    四点二十分,一辆黑色奥迪驶进了魅力之城小区,徐珍珍马上说道:“钱强的车。”

    我拿起手拨打了赵虎的手机。

    嘟……嘟……

    铃声响了五个,电话另一端传来赵虎的声音:“喂?”

    “虎哥,人已经进入魅力之城小区,小猴三注意了。”我声音低沉的说道。

    “嗯,知道了,我就等消息吧。”赵虎说,随后挂断了电话。

    等待最是煎熬,我还行,慢慢的喝着咖啡,只是眉头微皱着,徐珍珍却像个热锅上的蚂蚁,一会问:“王浩,不会出事吧?”一会又问:“王浩,要不算了吧。”我都快被她烦死了。

    “你能安静一点吗?我现在相信你是一个女人了。”我瞪了她一眼说道。

    “我本来就是女人。”徐珍珍再次挺起了她的胸脯,可惜一个弧度都没有。

    五点钟,手机里还没有动静,我和赵虎约好了,拿到猴三的视频,他会通过**传过来。

    五点半,我的心都开始骚动不安起来:“不会出事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