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七章 见鬼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李总,唔唔……”我想说话,可是李菲儿像条美女蛇似的双臂搂着我的脖子。两条玉腿盘在我的腰上。直接把我整个身体缠倒在床上。同时她娇嫩火热的嘴唇强烈的吻着我的嘴,让我说不出话来,并且她的小舌头都伸了过来。

    她这个级别的美女强吻自己。我那能受得了,下面瞬间膨胀了起来。看到喝得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的李菲儿。我的色胆渐渐大了起来,开始吸/吮她伸过来的小舌头。同进双手安分的在她身上游走着。

    双手在她的翘臀上抚/摸着,我感觉整个身体都燃烧了起来,并且下面仿佛要爆炸了似的。

    “王浩。上了她。反正她现在喝醉了,是她强了你,你是被动接受的。至于以后的事情,管他呢。这辈子能上李菲儿这种女人,做鬼都值了。再说你们两人有结婚证,是法律意义上的夫妻。”一个声音在我脑海之中响了起来。

    特别想到了自己和李菲儿有结婚证。我的胆子更大了。

    李菲儿把我当成了陈文志,一边亲吻着。一边开始脱我的衣服,一边还在嘴里含糊不清的发出呻/吟的声音:“文志。我要,啊……”

    很快我的衣服被李菲儿给扒光了,他也没有再弄什么前戏,自己扶着我的宝贝直接坐了下去,嘴里还发出啊的一声呻/吟。

    我感觉她下面早已经洪水泛滥了,想到李菲儿的年龄,心里便释然了,俗话说三十如狼,四十如狼,五十坐地上能吸土,李菲儿今年三十六岁了,正是虎狼的年纪,平时她又那么的高冷,基本上不可能有男人,估摸着这辈子也就跟陈文志一个人上过床。

    李菲儿在我身上不停的上下起伏着,嘴里发出诱人的呻/吟声,几分钟之后,她突然大喊了一声:“啊……文志,亲我的胸,快,吻我的胸。”

    于是我立刻坐了起来,双手托着她的臀部,嘴开始吸/吮她的胸脯,而李菲儿则双手紧紧的抱着我的头,大声的喘息着呻/吟着,同时大幅度的上下起伏着。

    还好我在江雪晴身上破坏了自己的老处男,不然的话,就现在李菲儿的样子,估摸着自己能紧持五秒钟就算奇迹了。

    “坚持,一定要坚持!”我在心里暗暗想道,但是下面传来的那种舒服之极的感觉让我根本无法再坚持下去,大约也就五、六分钟,便一泻千里了。

    呼哧!呼哧……

    我和李菲儿抱在一起喘息着,不过毕竟自己年轻又刚破处没多久,所以不到一分钟,下面再一次膨胀起来,翻身将李菲儿压在身下,将她盘在我腰部的两条玉腿架到了肩膀上,开始大力的进攻起来。

    “文志,你今天好猛,啊……啊……我又要来了……文志,快、快点!”

    当天晚上,我换了三种姿势,足足做了李菲儿五次,最后一次做完之后,我全身瘫软在床上,在睡过去的前一步,脑海之中想着:“死就死吧,今天晚上也值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好像听到有人在尖叫,接着感觉到自己脸上一阵阵的疼痛,仿佛有人在狠狠的打自己的脸,于是我便睁开了眼睛,发现床上的李菲儿正在尖叫着,同时用手狠狠的抽我的脸。

    在愣了几秒钟之后,我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李菲儿当进让自己来市城陪她喝酒,可是等自己来了的时候,她已经喝醉了,并且还把我当成了陈文志,接着我受不了她的诱惑,昨晚足足做了她五次,直到自己两腿发软,筋疲力尽。

    啪!

    脸上又狠狠的挨了一记耳光:“说,你为什么在我床上,我们两人昨晚干什么了?”

    我坐了起来,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颊,已经隐隐被打肿了,刚才睡觉的时候,也不知道挨了李菲儿多少记耳光。

    “我跟你做了,还做了五次,并且每次你都高/潮了,还有,是你勾引我做的。”反正都这样了,我也没有什么怕的,直接实话实说。

    一旦走投无路,我的性格就将自己推向了另一个极端。

    啪啪啪!

    我的话刚说完,脸上马上狠狠的又挨了三记耳光,李菲儿骂道:“你撒谎,你个王八蛋,我要杀了你。”

    “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事情反正已经这样了,还有,别再打我脸了,我是男人,也有尊严,要么你现在就让保镖进来,把我从窗户扔下去,要么就放我离开。”我下了床,开始穿衣服,同时瞪着李菲儿说道。

    士可杀,不可辱,老子不想再受她的屈辱,要么就直接给个痛快的。

    “以为我不敢,我现在就叫人把你这个畜生扔下去。”李菲儿瞪着我吼道。

    “随便,还有纠正你个问题,我是畜生,你又是什么?昨天晚上你的呻/吟声估摸着整栋大楼都能听见。”我说。

    啪!

    我又挨了一记耳光。

    ”混蛋!”李菲儿骂道。

    “我是混蛋,本来我这个混蛋在阳城县正吃饭呢,你一个电话把我叫了过来,然后强上了我,现在还要打我,还要弄死我,呵呵!”我说李菲儿强上了自己,她听到之后,脸色一红,随后转身气呼呼的离开了房间。

    “你死定了。”她吼道,随后关上了门。

    我刚刚穿好衣服,李菲儿带着两名保镖走了进来,用手指着我冷冷的说道:“给我打,往死里打。”

    “是,老板!”

    砰砰砰……

    我反抗了几拳,但是对于他们这种职业保镖来说,自己太菜了,几秒钟之后,便被打趴在地上,我蜷缩着身体,双手抱头,承受着两名保镖的拳打脚踢。

    砰!

    后脑勺好像挨了一脚,眼前一黑,我失去了知觉。

    “看来今天是死定了。”在昏迷之前,我心里有一丝对这个世界的不舍,同时还有一点后悔,昨晚不应该顺水推舟,可惜一切都晚了,不过想到昨天晚上李菲儿的疯狂,那种带给自己深入骨髓的愉悦,便把后悔给忘了。

    在李菲儿身上,得到的不仅仅是身体的满足,同时还得到了精神上的满足。

    当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本来以为会在阴曹地府,身体从顶楼摔下,应该会变成肉泥,可是没有想到,仍然躺在李菲儿卧室的地板上。

    两名保安已经离开了,李菲儿站在窗边,不知道在想什么。我活动了一下身体,感觉浑身疼痛,不过最终还是咬牙站了起来。响动引起了李菲儿的注意,她转头看了我一眼,我发现她的眼睛里没有一丝感情,表情阴沉的可怕。

    “既然没有把我扔下去,是不是可以走了?”我问。

    “滚!”李菲儿只说了一个字。

    我很想问问她为什么不杀自己,不过话到了嘴边又硬咽了回去,一瘸一拐的朝着门外走去。

    十分钟之后,我才走出天蓝大厦,抬头朝着天空看了一眼,长呼了一口气,心中暗道:“自己捡了一条命。”

    昨晚太过劳累,早上又没吃饭,此时都快中午了,我饥肠辘辘,于是就近找了一家餐馆,点了三个菜,大吃了起来。

    正吃着饭呢,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铃铃……

    徐珍珍的电话,于是我马上拿起手机按下了接听键:“喂,珍珍!”

    “打了你那么多电话,怎么不接啊?”她抱怨道。

    “有事,没听到。”我说。

    “还在市里?”她问。

    “嗯!”我应了一声。

    “跟你那个大小姐在一起?”徐珍珍八卦道。

    “没有,自己一个人吃饭呢,你有事吗?”我问。

    “笔记本电脑已经借到了,等你一块回大泽乡呢。”她说。

    “这样啊,我吃完饭马上打车回阳城县,等到了阳城县,我再打电话给你。”我想了一下,开口说道。

    “好吧!”

    挂断徐珍珍的电话之后,我给卫青曼发了一条短信,让她帮着照顾一下关雀儿,并且转告关雀儿,自己晚上才能回去。

    叮咚!

    卫青曼很快回了信:“放心吧,关雀儿没事,我上午去看过她。”

    “谢谢!”我回道。

    我继续低头吃饭,大约过了五分钟,一道人影突然坐到了我对面,于是急忙抬头看去,发现竟然是蒋露露:“你怎么在这里?”我问。

    “啧啧,这么重的黑眼圈,一脸没睡醒的样子,一看就是昨晚纵欲过度了。”蒋露露盯着我的脸看了一会,开口说道。

    还真被她说中了,但是我绝对不会承认:“去你的。”我说。

    “喂,王浩,我听说你走运了,你们大泽乡修路的事情由你负责?“蒋露露问。

    “你怎么知道?”我眨了一下眼睛,问道。

    “别忘了我是干什么的,上次遇到你之后,对你的事情稍微了解了一下罢了。”她说。

    “别了解了,我们两人不可能的。”我说。

    “姐们也没说要跟你复合。”蒋露露说。

    “我们两人就没有开始过,那来的复合,找我有事?”我对蒋露露其实有点抵触,她当年那样对自己,说没有一点芥蒂,那是自欺欺人。

    “那个,我最近一直没有找到工作,能不能再借……”

    “停,打住,我一分钱没有。”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我打断了,竟然是来借钱的,自己现在还一分钟都没有呢。

    “借我一点吧。”蒋露露伸手将我的手机抢了过去,我看了她一眼,继续吃饭,因为有屏保,根本不怕,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蒋露露竟然将我的屏保破译了。

    “我擦,把手机还我。”这下着急了,准备去抢,可是蒋露露拿着就跑,一边跑一边说:“借一点嘛,咱们两人老同学,你不能见死不救。”

    我急忙付了饭钱,然后追了出去,等追上她的时候,自己卡里的一万块钱被转走了,并且她还看到了钱强和那对双胞胎的视频。

    “王浩,这是谁偷拍的视频,你是不是现在天天看着这种视频自己解决啊。”蒋露露盯着我问道。

    “把手机给我。”我把手机夺了回去,把视频关上,看到她转走了一万块钱,眉头瞬间紧皱了起来,盯着蒋露露说:“把钱还我。”

    “有钱我就还你了,保证还。”她嬉皮笑脸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的屏保和支付密码?”我问,这一点让自己非常后怕,从来没有透露给她,她怎么知道。

    “嘻嘻!”蒋露露嘻嘻一笑,说:“我们高中毕竟牵过三年的小手,你的某些习惯我还是很清楚,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仍然没有改变啊。”

    “你……”我心里一阵郁闷,不说高中的事情还好,说起来满肚子怒火,高中三年我就仅拉过她的手,上了大学一个月,她就跟别的男生开了房。

    “王浩,你其实不能怪我,人往高处走,水往地处流,当年你就是一个穷小子,家里还在大山,我至少是县城的人,真跟你好了,难道跟着你回大山里过日子啊。”蒋露露说。

    “把钱还我,不然报警了。”我微眯着双眼,盯着她说道。

    “都是老同学要不要这么绝情,再说那个U盘都给你了,你借我点钱怎么了。”蒋露露嚷道:“要不我肉偿怎么样,你高中的时候肯定无数次幻想过我的身体吧?”

    “滚!”我吼道。

    “好,我滚,你别追我啊。”蒋露露转身撒腿就跑。

    看着她的背影,我心里一阵郁闷,就当一万块钱喂狗了,不过那视频她应该没有认出是谁吧。

    我没有再耽搁,拦了一辆出租车朝着阳城县驶去,至于昨晚和李菲儿的事情,走一步看一步吧,她如果把自己从农业局踢走,我就跟着徐珍珍闯北京去,两个人至少还可以相互照应,说实话,如果徐珍珍不是一个男人婆的话,她的性格还真是不错,我搞不好会喜欢上她。

    一个多小时之后,我回到阳城,等到跟徐珍珍会合之后,却发生了一件大事,钱强和那对双胞胎姐妹的视频竟然传播了开来,并且正以惊人的速度通过**在人们之间传播,因为有人发到了一个群里,就连此时徐珍珍手机上都有了这段视频。

    “王浩,你怎么搞的,把视频传出去了?”徐珍珍瞪着我质问道。

    “不、不可能啊!”我瞪大了眼睛,一脸见了鬼的表情:“这他妈到底怎么会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