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九章 折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蒋露露就是一个混蛋,她竟然偷偷把视频给转了出去,然后整个浮山都炸了。因为视频里的钱强有人认了出来。近几年正好在抓腐败。所以这种视频简直是以光的速度在传播。

    不把蒋露露捞出来的话,她肯定会把自己供出来,那样的话事情就麻烦了。可是自己一个小屌丝,又能找谁捞人呢?

    没有人。除了李菲儿之外。根本不认识其他人。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有一种走投无路的感觉。

    铃铃……

    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徐珍珍的电话,我按下了接听键:“喂,什么事?”

    “刚刚交通局的同事传来信息。钱强被纪委带走了。”她说。

    “太好了。”我说。感觉压力一下子小了很多,这是一个好消息,没想到市纪委的工作效率这么快。

    “还有一个坏消息。”徐珍珍说。

    “什么?”我问。

    “我刚从侧面打听了一下。县委**赵大忠发火了,说有事情可以通过正规途径向上反映。在网上传播这种视频,诋毁了整体官员的形象。必须严惩。”徐珍珍说。

    “啊!”我轻呼了一声,不是应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吗?怎么变成了严惩,难道赵大忠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对。肯定是这样,现在的当官的。那个屁股都不干净。

    “王浩,情况不妙啊,赵大忠下了指示,你那个朋友八成肯定会把你供出来,我们完蛋了。”徐珍珍说。

    “什么我们完蛋了,即便把我供出来,我也不会把你扯进去,你这几天就呆在大泽乡,老老实实的实地勘察,其他事情不用管了,这件事情绝对不会连累到你,但是你要保证,如果我陷进去了,换个人主导修路,你一定想办法把路修长,并且跟我们村的老支书多联系。”我对徐珍珍叮嘱道。

    “知道了,你放心吧,不行我们两人抗着吧,你一个人……”

    “少啰嗦,我一个人抗,没你什么事,就这样。”我说,随后挂断了电话,两个人抗和一个人抗唯一的区别就是把徐珍珍也搭了进来,何必呢。

    说实话,越是到了关键时间,我越是有点个人英雄主/义,小时候看战争片,很是羡慕那些牺牲了的英雄,也许每个男孩心里都有一个英雄梦吧。

    “这次就让老子当一会英雄。”我在心里暗道一声,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本来以为只是钱强的关系,衡山路派出所才这么积极,现在看来应该赵大忠的指示,至于为什么是衡山路派出所出警,好像蒋露露家就在那一片,她的户口也在那里。

    “要不给李菲儿打个电话?”我眉头紧锁在心里暗暗思考着,不过最终还是放弃了,虽然昨晚跟李菲儿做了五次,让她舒服的五次都飘到了天上,但是那又能怎样呢?没有把自己从顶楼扔下去,已经算是捡了一条小命。

    “找李市长?不行!”

    “找李菲儿的母亲帮忙?”我突然想到了李菲儿的母亲,她虽然只是一个税务局的科级干部,但是能量很大,因为李建国的原因,谁都要给她几分面子。

    稍倾,我拿出了手机,找到了李菲儿母亲的电话,刚要拨出去,随后又挂断了:“算了,李菲儿知道我背着她找她母亲帮忙,搞不好事情更麻烦。”我在心里暗暗想道,最终决定顺其自然吧。

    我找了一家奶茶店,买了一杯奶茶,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慢慢的喝着。

    铃铃……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蒋露露的电话,于是我按下了接听键:“喂!”

    “王浩,我到阳城县了,你在那里?”她问。

    在这一个小时的时间里,我把所有事情想了一遍,已经下定了决心,把所有事情抗下来,最多就是开除公务员队伍,然后在看守所关上几天罢了。

    大泽乡修路已经开动,钱也到位了,不可能说停就停,最多自己不是负责人了,老支书他们无法赚个工钱,这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是能把路修起来。

    “蒋露露,你听我说,现在你马上去衡山路派出所自首,你就实话实说就行了,你就说视频是从我这里转的,所有责任我来担着,你应该会没事的。”我十分严肃的说道。

    “呃?”电话另一端的蒋露露应该是愣了一下,说:“王浩,你什么时候这么爷们了?”

    “老子从来就是这么爷们,只是你没有发现而已,快去自首吧,小心老子反悔,把你也牵扯进来。”我嚷道,不想跟蒋露露废话,对她一点好感都没有。

    “哦,知道了,那个,谢谢你。”蒋露露说。

    “不用!”我挂断了电话。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大约又过了一个小时,我看到两名警察走进了奶茶店,来到了我面前:“你是王浩?”

    “嗯!”我点了点头。

    “你涉嫌传播淫/秽/色/情视频被拘留了。”一人给我出示了一张拘留证,另一人拿出手铐将我的双手铐上了。

    我没有反抗,也反抗不了,跟着他们离开了奶茶店,坐进了警车里。至于如何找到自己,对于现在的科技来说,简直太小儿科了,一个手机定位就知道我大约在什么地方,然后再调查附近的摄像头,很快就可以确认位置。

    科技的发展已经让人无处遁形,几天前看手机新闻,杀人犯躲了十二年,近期被从精神病院抓了出来,还有一个人,躲进了监狱,也被抓了起来。

    真正的刑警,其实内心比罪犯还要阴暗,每一件事情,他们都会从阴暗的角度分析,只有这样,才能接近罪犯的心理,甚至于超越罪犯的心理。

    十几分钟之后,我被带进了衡山路派出所,审问程序一切正常。

    姓名?

    王浩!

    性别?

    男

    ……

    我想好的说词全部讲了,至于问我视频从何而来,我保持沉默,不说话,因为根本没办法讲,讲谎话,根本不可能,很快会被识破,只能硬挺。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王浩,你是一名党员,最好老实交代,视频从那里来的?”审问的警察一脸严肃的盯着我说道。

    “不知道。”我说。

    “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他问。

    我不说话了,总之就是不知道。

    啪!

    对方拍了桌子:“王浩,你要想清楚不交代的后果,你的公职,你的党籍,都将失去,还要坐牢。”

    我仍然保持沉默,赵虎讲义气,我也要讲义气,不能把他也搭进来。

    “对抗没有好果子吃。”

    我不理睬他,闭上了眼睛。

    “王浩,告诉你,进了这里的人,比你硬气的多了,最后怎么样?都要乖乖的交代问题。”

    我仍然闭着眼睛不说话。

    “好,拒不交代是吧,有你求我的时候,你们几个给我连夜审,审到他交代问题为止。”

    “是,所长!”

    刚才审问我的人是衡山路派出所的所长郑晨。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我终于明白了国家专政的厉害,他们也不打我,也不骂我,但是不让我睡觉。第一天,我坚持了下来,第二天,我感觉自己已经快疯了,哀嚎着求着他们让我睡一会:“求求你们让我睡一会吧,求你们了。”

    “交代问题,视频从那里来的,就让你睡觉?”一个人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交代,我交代,让我睡觉吧。”我嚎叫道,太他妈难受了。

    “说,视频从那里来的?”有人问。

    “我真不知道啊。”我嚷道。

    “不老实,继续审。”

    新的一轮折磨开始了,我现在几乎站着就能睡着,可是我一睡着,他们就想尽一切办法弄醒,根本就不让睡。

    “疲劳审问,你们这是违反。”我歇斯底里的吼叫道。

    可惜换回来只是几声:“呵呵,老实交待,视频从那里来的?”

    “不知道,老子不知道。”我吼道。

    第三天,我已经疯了,感觉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灵魂仿佛都已经漂出了身体,在空中游荡:“你们杀了我吧,太难受了。”我哭了起来,真他妈受不了了:“杀了我吧。”

    “交代视频的来源,就让你睡觉。”耳边传来的声音此时都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仿佛声音也在飘荡。

    “我真不知道,求求你们杀了我吧,我知道早就说了。”我哭着说道,感觉此时比死了还要难受。

    终于在第四天的时候,我受不了了,四天四夜的折磨,彻底的崩溃了:“啊……”仰着头嘶吼了一分多钟,随后脑袋一歪,感觉眼前发黑,接着便失去了所有的知觉。

    当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在看守所里了,疲劳审讯的这一关算是过去了。

    我发誓不想再受第二次这种疲劳审讯,再来一次的话,我整个精神都会崩溃,或者乖乖的把所有的事情都交代。这是一种精神上的折磨,比肉/体的折磨更加的令人难受,当时甚至觉得死了都比不睡觉舒服。

    看守所来过一次,也不算陌生,只是有点害怕再次被提审,所以每天都战战兢兢,不过一个星期过去了,也没有人来提审,我反而更加担心了:“这是怎么会事?即便我传播个小视频,也不应该关这么久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