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十一章 我想跟你一个人谈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龙念珍让我讲讲李菲儿的情况,我知道,她的目的肯定不是李菲儿。省纪委嘛。百分之百跟李建国有关:“李建国贪污?被人举报了?不对啊。即便李建国犯了什么事,怎么会来调查自己?”我在心里暗暗想道,百思不得其解。

    “怎么。考虑什么呢?我给你一点忠告,把所有事情都讲出来。我们可不是那么好糊弄。”龙念珍盯着我说道。眼睛里露出了寒光。

    我眉头紧锁,在看守所关了二个星期。根本不清楚一个小小的视频案,为什么连省纪委都牵扯了出来,唯一能确定的一点是肯定针对李菲儿、李建国一家人。

    思考想去。我最终决定坦白从宽。龙念珍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人,身上的气势很渗人,再说都惊动省纪委了。自己一个小屌丝,肯定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我和李菲儿事情要从头说吗?”我抬头盯着龙念珍问道。

    “从头讲,我们有的是时间。”她说。

    “哦!”我应了一声。开始讲述自己和李菲儿的故意:“那是几个月之前,我考公务员又失败了。正失魂落魄的走在路上……”

    我先讲了被李菲儿撞伤,补尝了三十万。又讲在迪厅门口救了她,从而被评为见义勇为的好青年。被特招进了农业局,最后又讲了被李菲儿拉着应付她爸妈,最终稀里糊涂跟她登记结婚,讲到这里之后,我停住了,盯着龙念珍,说:“就这么多,我和李菲儿根本不算熟,可以说完全就是她花钱买的一个道具。”

    “哼,还挺有自知之明嘛。”旁边的那名青年开口对我讽刺道,不过下一秒,我看到龙念珍的脸色阴沉的可怕,扭头对其呵斥道:“你,出去。”

    “是,龙队。”那人低着头离开了地下室。

    “你就知道这么多?”龙念珍盯着我问。

    “嗯,这就是我和李菲儿全部事情。”我点了点头,十分肯定的说道。

    “陈文志你认识吗?”龙念珍突然问道。

    我心里一愣,怎么又突然提起了陈文志,表面上还算镇定,说:“见过,不能说认识,有一次李菲儿带着我去一个宴会,当时见过陈文志一面。”

    “你知道李菲儿和陈文志的关系吗?”她继续问道,也不知道到底想知道什么,总之我感觉是毫无头续的瞎问,像是在询问李菲儿陈文志之间的八卦似的。

    “我以前不知道,自从那次宴会之后,发现两人关系亲密,于是便打听了一下,这才知道陈文志和李菲儿以前是恋人关系。”我非常谨慎的回答道,生怕落入龙念珍的圈套。

    “跟谁打听的?”她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心里有一种感觉,前边问的都是废话,这句话才是重点,至于为什么会得出这样的判断,完全就是一种直觉。

    我心里想到了蒋露露,同时这起视频案也牵涉到了蒋露露,难道之间有什么联系?眼前的龙念珍为什么好像主要是想问蒋露露的事情。

    “那个,我在百度上搜索的。”我撒了一个慌,至于为什么撒谎,完全是处于一种直觉的判断。

    “百度上搜索,呵呵!”龙念珍冷笑了一声,说:“我们可不是那么好糊弄,如果不是掌握了什么线索,不可能把你带到这里来。”

    “我就是一个农业局的一个小科员,机缘巧合之下认识了李菲儿,至于钱强的视频,我都交代了,就是想报复他,再说了,他做为干部在外边包养小三,还是双胞胎,像这种人不应该举报吗?”我一脸委屈的说道。

    可惜龙念珍,根本不为所动,冷冷的盯着我的眼睛,说:“钱强的事情,是你们浮山市纪委的事情,我现在问你,陈文志和李菲儿的事情是谁告诉你的。”

    “上网百度的。”我咬牙坚持着,不知道眼前的龙念珍到底什么意思,更主要的原因是,如果把蒋露露供出来的话,以她的胆小程度,到了这种地方,一听又是省经委,八成把什么事情都说了,特别是U盘的事情。

    想到U盘,我心里猛然一惊,眼前的龙念珍不会就为了U盘而来吧?很可有能,可是不对啊,他既然知道U盘的存在,直接找蒋露露就好了,干嘛把我绑到这种地方秘密审问。

    “王浩,你如果想早点回家的话,最好配合我们的工作,而我们的工作就是把大小的贪官送进监狱。”龙念珍说,开始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了。

    “你们到底想知道什么嘛,我所有的事情都讲了,再说我的事情很透明,你们都可以去调查啊。”我表面上故做镇定,实则内心越来越觉得龙念珍是为了U盘而来,身上只有两件秘密,一件是钱强的视频,另一件是U盘,而此刻的龙念珍一直在追问我从那里听到了关于陈文志和李菲的事情,目标隐隐指向蒋露露。

    “难道蒋露露出事了?不会啊,她被抓的话,龙念珍根本没有必要抓自己,早就知道U盘的下落了。”我在心里暗暗思考着。

    龙念珍没有说话,说给我十分钟的考虑时间。

    “这位大姐,我可以叫你大姐吗?”我盯着龙念珍说道,她没有理睬,只是微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我真得不知道你们想问什么,要不从小学讲起,我的历史是一片透明,你们肯定抓错人了。”我说。

    “还有五分钟。”龙念珍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手表,冷冷的说道。

    “大姐,你到底想干嘛啊,我知道的都讲了。”我说。

    龙念珍不讲话,脸色阴沉,目光冰冷,看着她都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还有三分钟。”她再一次看了一眼表,开口说道:“王浩,你认为我们省纪委会无缘无故的抓你吗?”

    “大姐,我真冤枉啊,你们想问什么就问嘛,我都讲。”我说。

    “从那里知道了陈文志和李菲儿的关系。”她再次问道。

    “网上,百度的。”我准备坚持这个说法,因为她们肯定没有抓到蒋露露,不然的话无须审问,早就知道U盘在我这里。

    “小田,这里交给你了,我上去透口气。”龙念珍起身离开了地下室。

    “你想干嘛?”我盯着那名叫小田的男子问道,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一会你就知道了。”小田冷冷的说道,随后走到马桶那里,哗啦,他在放水。

    “这是要干嘛?”我眉头紧锁,在心里暗暗猜测着。

    大约一分钟之后,刚才被赶出去的那名男子又回来了,盯着我露出一个冷酷的微笑,说:“我就喜欢嘴硬的。”

    “你们想干嘛?”我嚷叫了起来:“你们既然是纪委的同志,就更应该讲政策和法律。”

    可惜不管用,两名男子把我从铁椅子里放了出来,将双手扭到背后铐上手铐,然后拽到了马桶边上。

    “你们干嘛,放开我。”我大声的呼喊道:“救命啊,救命啊……”

    马桶里已经放满了水,我再笨也知道他们想干嘛。

    “嘿嘿,尝尝马桶里的水好喝不?”耳边传来那名插话男子的声音,下一不,脑袋上传来强大按压的力量,随后我的脑袋被浸到了充满水的马桶里。

    咕噜!咕噜……

    我憋着气,感觉呼吸困难,肺里像着了火一样,大约过了半分多钟吧,已经快坚持不住了,身体拼命的挣扎起来,可惜两名男子的力量很大,我的双手又被铐在了背后,根本挣扎不开。

    终于我坚持不住了,咕咚,一口水呛进了嘴里,那滋味,比杀了我还要难受,不过还好,刚刚呛进去一口水,两名男子马上把我的脑袋从马桶里提了起来。

    噗……

    我喷出了水,然后一边干呕着,一边大口的呼吸,像是快要断气了鱼。

    呕……

    呼哧!呼哧……

    “想**什么吗?”这是小田的声音。

    “你们到底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们。”我大声的嚷叫道。

    “这么快就怂了,真没意思。”这是另一名男子的声音。

    “你从那里知道了陈文志和李菲儿的关系?”小田问。

    “上网百度搜索,我没有撒……”

    咕噜噜……

    话还没有说完,便被他们两人再一次浸到了马桶里,刚才没有防备,大量的水喝进了肚子里,感觉一阵反胃。

    呼吸困难,肺部像是要炸了似的,溺水的感觉真不好受,两名男子好像一直在观察我的生理反应,快要不行的时候,立刻把我的脑袋从马桶里提出来。

    “现在想点什么了吗?”小田问道。

    “我真是从网上……”

    咕噜噜……

    我的脑袋再一次被浸到了马桶里,这种刑法一阵持续了一刻钟,当最后一次把我的脑袋从马桶里提出来的时候,嘴里不停的往外涌着水,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

    两人没有再折磨我,直接扔在了地上。

    呕……

    我开始蜷缩在地上,不停的呕吐,难受的想自杀,肚子都涨了起来,喝进去大量的水,再浸我一会,八成会被憋死。

    稍倾,我看到龙念珍走了下来,问:“怎么样?”

    “龙队,还是个硬骨头,看样子知道不少情况。”这是小田的声音。

    “龙队,交给我吧,我会让他开口的。”这是另一个男子的声音,听到他的声音,我的心颤抖了一下,这名男子就是一个变态,仿佛看到我受罪,他能得到某种满足感。

    龙念珍没有说话,朝着我走了过来,随后蹲下,盯着我的脸,问:“准备硬抗到底?不怕把小命搭进去?我们不会无缘无故的抓你,你也不用抱有侥幸心理,除非你把所有的事情都交代了,不然怕是永远都别想离开这里。”

    “龙大姐,我说的是实话,真是实话,你们不能这样对我,我也是党员,我也是你们的同志,你们真得不能这样对我,我说的都是实话啊。”我抱着她的脚踝,一边哭着,一边嚷叫道。

    这一次真是他妈太倒霉了,先是被警察给来了一个疲劳审问,差一点心里崩溃疯掉,好嘛,现在又来一个省纪委的暴力逼供,我都有一种想找块豆腐撞死的冲动。

    “你说的是实话吗?”龙念珍盯着我问道。

    “都是实话。”我说。

    “既然都是实话,我们又为什么要带你到这里审问?”她问。

    “这……这我怎么知道。”我弱弱的回答道:“不过我绝对是冤枉的,你们肯定搞错了。”

    “哼,本来刚开始我还不确定,现在已经可以肯定,你心里藏着什么东西,我们不是吃干饭的,明白吗?”龙念珍盯着我冷冷的说道:“你最好老实交代,这样就可以早点回去,顽抗到底的话,没有好果子吃。”

    “大姐,我都讲了,你们到底想知道什么吗?”我问。

    龙念珍冷冷的盯着我的眼睛,大约半分钟之后,她说:“蒋露露死了。”

    “呃?什么?”我先是一愣,随后惊听了一声,有一种不相信的感觉,这怎么可能?蒋露露怎么会死掉?

    “我还可以告诉你,我们调查的案件不是一天两天了,蒋露露刚刚进入我们的视线,还没有来得及调查,她便在离开衡山派出所之后,失踪了,尸体三天之后才找到,可以确定是谋杀。”龙念珍做出了让步。

    说完蒋露露的故事之后,再一次冷冷的盯着我的眼睛,问:“你到底没有想说点什么?”

    “她难道是因为钱强视频死的?”我呆呆的问道。

    “哼,钱强的视频你是始作俑者,都没有挂掉,她又怎么可能因此而死呢?”龙念珍冷哼了一声,说道。

    “那她为什么会被人杀死?”我说。

    “看来你还是不想说,小田,继续此后他。”龙念珍站了起来,再一次准备离开,仿佛对我已经失去了信心。

    “龙大姐,你等等,我想跟你一个人谈谈。”心里涌出一阵恐惧,蒋露露因为什么而死,我心里很清楚,肯定是U盘,但是U盘的事情又怎么传出去的呢?我现在百思不得其解。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