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十七章 讲条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一副无所谓的表情跟在他们身后走进了餐厅,菜还挺丰盛,肚子立刻感觉饿了。在地下室关押了将近两个月。对食物的渴望到了一种刻骨铭心的地步。每天一包方便面,饿不死,但是会让你生不如死。那种痛苦,我不想再尝第二次。

    李建国做主位。李菲儿的母亲坐在左边。李菲儿坐右边,我则坐在李菲儿旁边。

    肚子感觉很饿。但是也不能视若无睹的大吃,那样显得太没有礼貌,必要的自尊和修养还是要有。所以只好一点一点的细嚼慢咽。

    “菲儿。你们两人的婚礼,妈已经张罗好了,下个星期六。”李菲儿的母亲说道。

    “妈。这么快啊。”李菲儿一脸不情愿的说道。

    “还快啊,再慢一点。你的肚子就更大了,穿婚纱不好看。”李菲儿的母亲说。

    李菲儿没有再说话。算是默认了。

    吃饭期间,李建国一直阴着脸没有说话。我无视他的表情,眼睛只盯着饭菜。先吃饱了再说。

    稍倾,耳边传来李建国的声音:“吃完饭来我书房。”

    我抬头看着他。眨了一下眼睛,说:”哦!”

    “朽木!”李建国又骂了一声,转身离开餐厅朝着二楼书房走去。

    心里有点生气,不过并没有表现出来。他们一家人都看不起自己,这一点我心里有数,李菲儿的母亲虽然脸上总是带笑,眼睛里却时不时的对我露出鄙夷的目光。

    说实话,我也认为自己配不上李菲儿,也从来没有这个想法,可惜造化弄人,李菲儿肚子有了我的种,这找谁说理去。

    不能让李建国等太久,毕竟以后还指望着他的提拔,于是我急忙吃了两口,然后朝着二楼书房走去。

    咚咚!

    来到书房门口,我轻轻敲了一下门。

    “进来!”一个冰冷的声音传了出来。

    吱呀!

    我推门走了进去,随手关上了门。

    “你别以为把我女儿的肚子搞大了,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李建国突然用手指着我说道,表情相当的凶恶。

    “李市长,事情已经这样了,要不你让李菲儿把孩子打掉?可是我怎么听说孩子出生后要姓李?”我没有退缩,而是眼睛瞪着凶巴巴的李建国,淡淡的说道。

    “哼!”李建国不说话了。

    “孩子长大之后肯定要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你如果不想他到时候恨你们的话,最好给我安排一个好一点的职位。”我说。

    “你敢威胁我?”李建国市长的王八之气全部展开,朝着我瞪了过来。

    权力确实可以给人带来一种精神层面的气势,跟官员接触过的人肯定有所体会。

    说实话,在一瞬间,我差一点被李建国的气势所震慑,还好几秒钟之后,便恢复了正常:“李市长,我怎么敢威胁你,只是在讲一种将来会出现的情况。”

    “王浩,我告诉你,以后敢打着我的名号干坏事,我会亲手把你送进监狱。”李建国冷冷的说道。

    我心里一阵鄙夷,他跟陈氏集团合谋利用城镇改造贪了多少钱,并且这些钱全部利用李菲儿的公司洗成了正常收入,一招瞒天过海,明眼人都知道里边有猫腻,可惜根本没有证据,唯一的证据U盘,给了龙念珍之后,如石沉大海。

    陈氏集团没事,李建国更是屁事没有,我现在都开始怀疑龙念珍到底是不是省里的人。

    “钱我会跟李菲儿要,不会贪污。”我说。

    “你……你还是不是男人,跟我女儿要钱花?”李建国再次指着我的鼻子骂道。

    我耸了耸肩膀,说:“总比贪污给你坏了名声好。”

    李建国没有说话,但是他的眼神变得十分阴冷,开始认真的打量起我来,估摸着他心里有点疑惑,为什么我这一次跟上一次完全不一样了。

    大约二分钟之后,李建国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说:“一个星期之内,我会想办法恢复你的党籍和公职。”

    “谢谢!”我说。

    “你还是回大泽乡修路吧,把路修好,明年我想办法让你留在大泽乡当个副乡长。”李建国说。

    “副乡长?”我有点嫌官太小,副乡长就是一个副科级,在乡里估摸着没多大点权力。

    “一步一步来,你最好用心一点,如果真是烂泥的话,我想扶都扶不起来。”李建国终于说了一句算是贴心的话。

    “好吧!”我答应了,心里估摸着用不了两年,自己就能当上大泽乡的乡委**,到时候一定把大泽乡给建好了,彻底带领全乡人民脱贫致富。

    “路已经开修了两个多月,半个月之前,差一点闹出群体事件,正好这件事情还没有处理,我明天会给阳城县委**打个电话,以后这条路全权由你一个人负责,钱就那么多,怎么修,你自己看着办吧。”李建国说。

    “哦!”听了他的话,我心里有点小兴奋,以后修路自己一个人说了算,少了很多的麻烦。

    稍倾,李建国挥了挥手,像是赶苍蝇一般的将我赶出了他的书房,关上门的一瞬间,我听到了里边传来一声:“希望不要烂泥扶不上墙。”

    当天晚上,我并没有留在李菲儿家,而是出去找了一家旅馆。一些事情李菲儿可能并没有告诉李建国夫妇,他们两人虽然看不起我,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挽留了几句,看到我非要走,还让李菲儿出来送送。

    “把手机和钱包还我。”站在市委家属大院的路上,我伸手对李菲儿说道。

    她返身回去,从车里找出了我的手机和钱包,递了过来:“你好自为之。”

    “下星期结婚要我出现吗?”我故意这样问,主要是为了气她。

    “滚!”李菲儿露出一脸鄙夷的表情。

    “你最好把这个滚字收回去,不然的话,在婚礼上我搞不好会跑掉,让你们一家都成为笑柄。”我说。

    “你敢。”李菲儿的脸色巨变,如果真那样的话,他们一家不仅仅会成为全市人的笑柄,搞不好还会在网上传播的人尽皆知,毕竟做为市长的女婿逃婚肯定是一个大新闻。

    “有什么不敢,我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我盯着她的眼睛说道。

    “你想怎么样?”李菲儿说:“别以为我不敢杀你,陈文志一直想要你的命,是我把你保了下来。”

    “陈文志,他现在不弄死我,我早晚弄死他,可不想以后天天给老子戴绿帽子。”我双眼微眯,说道。

    啪!

    脸上突然挨了一记耳光。

    李菲儿很用力,我的嘴角出血了:“打得好。”我冷冷的说道,随后转身离开了。

    半个小时之后,我躺在了一家小旅馆的床上,打开手机,发现有一百多个未接电话,**里有几百条留言。

    电话有徐珍珍、卫青曼和家里的电话,**发消息最多的竟然是关雀儿,她用徐珍珍的手机一直在给我发**,估摸着现在两个人已经可以和平相处了。

    想了一下,我先给家里拨了一个电话,才不到九点钟,老爸老妈估摸着正在看电视。

    嘟……嘟……

    铃声响了五下,电话另一端传来了老妈的声音:“喂,狗子,这几个月你去那里了?听说你被县农业局开除了?别想不开,村里人不怪你,老支书也不怪你,快回来吧,你别吓唬妈啊。”

    “妈,你说什么呢,我好好的,也没有被县农业局开除,只是这两个多月出去学习了。”我撒谎道。

    “狗子,别骗妈了,我和你爸去县里找过你,老支书也确定了,你被开除了,也不负责修路了。”老妈说。

    “错了,搞错了,你们肯定搞错了,路还由我负责,也没有被开除,你们放心吧,过几天我就回去了。”我说。

    “真的吗?”老妈有点不相信。

    “妈,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对了,怎么听说半个月前因为修路发生了群体事件?”我问,心里有点奇怪。

    “唉,这件事情啊,是老支书组织的,那个路修的呀,算了,等你回来看看就知道了。”老妈说。

    我没有再问,又跟老爸聊了一会,让他们放心,然后挂断了电话。

    “这条路毕竟是市里牵头,赵大河能玩出什么花样?最差也要把路修通啊。”我在心里暗暗思考着,有点想不通。

    稍倾,我又给徐珍珍打了一个电话,铃声响了不到三下,手机里便传出她的声音:“喂?王浩是你吗?”

    “是我。”我说。

    “你在那?北京?还是上海?或者广州和深圳?”她问。

    “我在浮山市区呢。”我说:“没有去打工,只是出去散了散心,又回来了。”

    “散心啊,关机干嘛,还以为你看到处理决定之后去北上广深打工了。”徐珍珍说。

    “对了,听说修路出了群体事件,怎么会事?”我问,对于这件事情非常奇怪。

    “这件事啊,唉,我算是长见识了,你知道赵大河怎么修路吗?钢筋用竹竿,水泥用最差的,沙石更不用说了,并且仅仅只铺装了表面一层,然后再让人压上一层沥青,看起来很漂亮,但是不用一个月,这条路就会烂掉。”徐珍珍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