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十九章 故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当天去了阳城县农业局,见到牛桥山的时候,他脸色并不是太好看。倒是办公室主任夏楠对我一脸笑容。甚至于还有点巴结的意思。孙局长也特意把我叫到了他的办公室,明里暗里说,当时开除我是赵大忠的意思。

    我终于体会到了权力带给自己的那种享受。以前进农业局那是战战兢兢,不管看到谁都是笑脸相迎。现在嘛。明显感觉所有人都在巴结自己。

    事情办得很顺利,我的组织关系暂时还在县农业局。从农业局出来。我又去了县政府,找到了卫县长,卫县长的态度虽然没有多大改变。但是从他的语气里。我仍然能感觉出李市长女婿这个身份给自己带来的巨大好处。

    “王浩,虽然在钱线短视频的问题上,你犯了错误。但是组织对你还是信任的,所以准备将大泽乡修路的事情全权交给你负责。放心,县里和乡里都会全力支持。”卫县长说。

    “谢谢卫县长。我现在想知道八百万修路款现在还剩下多少?”我问。

    “还剩下……我查一下。”卫鸿远说,大约半分钟之后。他抬头看了我一眼:“还剩下五十八万,这是账目。”

    八百万只剩下了五十八万。我心里有一种想杀人的冲动,同时一瞬间感觉头大如斗。妈蛋,没钱修个屁的路。

    我接过帐目,越看越上火,那种豆腐渣路竟然买的所有东西都贵,人工费用更贵。

    猴三已经被抓,再追究没有任何意义,于是我到了嘴边的话又硬咽了回去,思考了片刻问:“卫县长,五十八万根本不可能把路修起来,除非我是神仙,这个事情做不了。”我说。

    “唉,县里财政非常困难,我想想办法看能不能给你挤出五十万。”卫鸿远说。

    我眨了一下眼睛,感觉对方在打发要饭的,五十万?加上剩下的五十八万,也才一百多万,修个屁的路啊。

    “卫县长缺口太大了。”我说。

    “县里实在太困难了,要不这条路再缓缓。”他说,太极拳打得太溜了。

    “卫县长,我们能等,但是大泽乡的脱贫工作不能等,这毕竟是市里交下来的任务。”我在做最后的努力。

    “见到市长我也是这句话,县财政没钱,五十万都是挤出来的,如果你不要的话,那我给别人。”卫鸿远说,根本不买帐。

    “要,当然要,谢谢卫县长。”我立刻怂了,同时心里有了一个基本的认识,自己这个李建国的女婿并不是所有人都给面子,这些起官场的老油条有若干种办法给自己哑巴亏吃。

    走出县政府办公大楼,已经下午四点半了,今晚不准备回去了。心里有点烦乱,大泽乡的路怎么修,加上卫县长给的五十万,现在一共才一百零八的修路款。

    “唉!”我叹息了一声,感觉根本没有办法。

    突然身边传来刹车的声音,抬头看去,发现一辆奔驰车停在自己面前,赵大河从车里走出来,一脸笑容的看着我说道:“王浩,咱俩真是有缘,又见面了。”

    “哼,你不是说要让我吃不了兜着走吗?不是要让我在阳城县混不下去吗?”我双眼微眯盯着赵大河说道,心里对他十分的痛恨,更加痛恨赵大忠,不是因为他的原因,自己绝对不会被抓,不被抓也许八百万修路款落不到赵大河手里。

    “上次开玩笑,兄弟别当真,今天哥哥请你喝酒赔罪。”赵大河竟然没有生气,脸上仍然带着笑容,开口说道。

    估摸着他听到自己是李市长的女婿,这次专门来化解上一次的矛盾。

    “赔罪不敢当,告辞。”我说,不想再跟赵大河这种人啰嗦。

    “兄弟,等等,我手里有十几吨水泥,修路肯定用得着。”身后传来赵大河的声音。

    我本来已经准备离开,不再理他,但是十几吨水泥不是小数目,于是便停住了脚步,扭头朝着赵大河看去,问:“什么意思?”

    “兄弟,你认赵哥我的话,咱们喝个酒,一笑泯千仇,哥哥手里的这十几吨水泥就算是捐助给大泽乡修路。“赵大河说。

    我眉头紧锁,思考了片刻,很想让赵大河有多远滚多远,并且还想骂他恬不知耻,八百万修路款至少有七百万进了他的口袋,猴三替他坐了牢,现在拿十几吨水泥想收买自己,门都没有。

    ”二十吨红星水泥场最上等的水泥,怎么样?”赵大河加了筹码。

    我终于被他的糖衣炮弹攻下来了,大泽乡的路必须修,可是自己缺钱,于是只能屈服了:“好吧!”我说,随后上了赵大河的奔驰车。

    一刻钟之后,我和赵大河来到了临福酒楼,他点了一桌子的菜,并且还要了两瓶飞天茅台。

    我这段时间,经历了太多的事情,也正想喝点酒,于是一来二去便真得喝多了,我的酒量也就一斤左右,喝了一瓶茅台本来刚刚好,但是吃完饭之后,赵大河又带着我去了一家KT**唱歌。

    这家KT**装修的很豪华,赵大河要了一个很大的包厢,并且让服务员把陪唱的小妹叫来。

    “赵哥,不需要。”我已经喝得有点上头了,晕乎乎的。

    “兄弟,今天必须让你吃好玩好。”赵大河说。

    我喝了点酒,于是便没有再阻拦,心里其实也想找个妹子陪着喝个歌,乐和乐和。

    稍倾,一排穿着超短裙的妹子走了进来。

    “兄弟,看那两个顺眼,尽管点。”赵大河说。

    我朝着这群穿着暴露的陪唱小妹看去,竟然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江雪晴!

    “她怎么还干这行,上一次就是陪唱,现在还在做。”我在心里暗道一声,于是伸手指了指她,说:“就她了。”

    江雪晴脸带微笑的走了过来,一屁股坐进了我的怀里:“老板,喜欢唱什么歌啊?”

    “情歌。”我说,同时小声的对她询问道:“你妈怎么样了?”

    “哥,别让人知道我们认识。”江雪晴趴在我耳边说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