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一章 行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吃完饭之后,我让江雪晴先离开了,自己又坐了一会。这才起身离开。

    漫无目的的在阳城县街头游荡着。心里想着如何修路?如何报复赵大河。他上一次就给自己挖坑,没有成功,不过最终还是把修路的事情给搞砸了。这一次竟然在知道自己是李建国的女婿之后,仍然敢下套。并且更加的阴险。如果不报复的话,心里咽不下这口气。

    修路的钱根本不够。一百零八万听起来好像挺多,但是对于一条三十里的山路,这点钱根本不够。

    突然想到昨天赵大河答应了给自己二十吨红星水泥场的最上等水泥。于是我立刻拿起手机拨打了他的电话。

    嘟……嘟……

    铃声足足响了七下。电话另一端才传来赵大河的声音:“喂,王老弟,昨晚怎么双不辞而别。”

    “赵哥。你还说呢,我喝糊涂了。上了个厕所就找不到人了,昨晚那个小妞应该很小吧。害得我想了一个晚上,现在还有邪火呢。”我说。

    “哈哈……老弟喜欢萝莉啊。要不要老哥给你找个初中生?”赵大河发出一阵淫/笑声。

    “赵哥,你是想让我坐牢吧。不开玩笑了,二十吨水泥什么时候给我啊。”我问。

    “王老弟。别急啊,我赵大河说话从来都算数,过几天就直接给你拉到大泽乡去。”赵大河说。

    “鬼才信!”我心里暗道一声,同时感觉自己昨天八成是上当了,思考了片刻,开口说道:“那就谢谢赵哥了。”我准备将计就计,继续装二傻子。

    稍倾,我结束了跟赵大河的通话,双眼微眯,心里涌出一丝怒气,不过很快被压了下去,现在还不是对付赵大河的时候,因为自己对他的一切都不是太了解。

    这几天不准备回大泽乡了,于是我给徐珍珍打了一个电话:“喂,徐珍珍,这几天我不回去了,你帮着照顾一下雀儿,还有修路的钱只有一百零八万,你算算能修多少米?”我说。

    “什么?一百零八万想修三十里的山路,王浩,你开玩笑呢。”她嚷道。

    “你算算,材料和机器需要多少钱,人工可以尽量压低,我在县城想办法筹钱。”我无奈的说道。

    “没钱你不会跟市里或者县里要吗?你现在的身份不是李市长的姑爷?”徐珍珍说。

    “跟卫县长要钱,他一句话没钱,还想让修路的事情缓缓,我能怎么办?”我说。

    “这些老狐狸,那你还想怎么搞钱?”她问。

    “上次修路的八百万,至少有七百万进了赵大河的口袋,我想在他身上想想办法,能抠出一点算一点。”我说。

    “赵大河,王浩,你可千万别去惹他,听说他在黑道也很有威望。”徐珍珍急忙说道。

    “我心里有数。”

    聊了一会,挂断了电话,我开始四处寻找没有监控的地方。阳城县这几年建设的很快,县中心这一片到处都是监控探头,于是我把范围扩大,发现西边火车轨道附近的一片低矮房屋根本没有任何的监控设施。

    这里离县中心不远,一些来县里打工的农民都租住在这里,并且还有一些四、五十岁的站街妇女,总之这片棚户区的人员成份看起来很复杂。

    “这个地方不错。”我转了一圈之后,心里很满意,人员成份复杂,周围根本没有一个监控,最主要一点,它位于县中心不远处,并不是太偏僻。

    于是我拿出手机通过**给江雪晴发了一个位置,还有一条信息:“到这片棚户区租一个小房子,租好了,跟我联系。”

    叮咚!

    她很快回了信:“哥,真要那样做吗?”

    “你不想报仇吗?”我反问道。

    “我……”

    “听我的,这件事情就这么决定了。”我回信道,语气相当的坚决,因为不仅仅是为了江雪晴,我也想从赵大河身边小弟的嘴里了解一点他的情况。

    “哥,我怕。”她回信道。

    “不用怕,按我说的做,用一个没有身份的手机号跟对方联系,用完之后,立刻销毁这张手机卡,不会有任何问题,其他的事情都交给我来办。”我说。

    “那……好吧!”江雪晴最终答应了。

    逛了一圈,天色都快黑了,于是我找了一辆摩托车,朝着不夜城迪厅而去。

    半个小时之后,我在不夜城迪厅见到了赵虎。

    “兄弟,上次的事情我派人打探了,赵大忠下的命令,本来以为你会熬不住,我都做好了再进去的准备,可是没有想到,你竟然熬住了,愣是没有把我供出来,哥哥在此谢谢了。”赵虎看到我很激动,开口说道。

    “虎哥,上次的事情本来就是麻烦你,怎么可能再把你牵扯进来,我这人别的本事没有,但是绝对不会出卖兄弟。”我说。

    “好兄弟。”赵虎拍了拍我的肩膀,看来他确实很感动。

    我们两人开始喝酒,喝得都有点醉熏熏之后,赵虎开口问道:“兄弟,你从看守所出来之后去了那里?我派人到处打听你的下落。”

    “去外地散了散心。”我没有说实话,因为被关押的事情根本不可能跟其他人讲,赵虎也不行。

    我们两人又喝了一会,发现赵虎的话多了起来,我这才开口问道:“虎哥,阳城县黑道上有什么人物啊?”

    “若是说最牛逼的一个人物,那就是赵大河,知道他堂哥是谁吗?”赵虎说。

    “知道,赵大忠。”我说。

    “对。”

    “赵大河也混黑?他不是到处承包工程吗?”我问。

    “哼,兄弟,县城改造的时候,你知道赵大河手下有多少小弟吗?三、四百人,有几个钉子户被他打残了,还有几个被打死了,他们赵家兄弟赚了多少黑心钱,至少几个亿。”赵虎说。

    我仔细听着赵虎的话,既然想搞赵大河,就必须了解对方的一切,做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虎哥,难道就没有人去告他?”我问。

    “告?兄弟,县公安局敢管赵大河的事情?去市里上/访?你不是给领导添堵吗?”赵虎说。

    “虎哥,你多跟我讲讲赵大河的事情。”我说。

    “怎么,你跟他有仇吗?”赵虎果然不是傻子,很敏感。

    “也不算仇吧,被他坑了二次,并且修路的工程款也被坑了七百万,只抓了个替死鬼。”我简单说了一下。

    “兄弟,听哥的话,算了吧,别惹赵大河。”赵虎语重心长的说道。

    “虎哥,你就讲讲嘛,我当故事听。”我说。

    “好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