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二章 第一次谋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赵虎以前竟然还跟着赵大河混过三个月,因为赵大河太狠了,所以找了一个机会退了出来。赵虎虽然也在边缘地带混饭吃。但是他这个人很讲义气。一旦认准了人,就会全力帮忙,不然的话。我和他也不可能成为朋友。

    当天晚上,我和赵虎聊了很多。他把关于赵大河的事情全部讲了一遍。我听得十分仔细,想要对付一个人。必须对他有所了解,听完之后,我对赵大河的整体印象就几个字——心狠手辣。有手段。有后台,从而形成了他现在的性格,在阳城县说一不二。

    “自大!”我脑海之中出现了这个词。对,没错。就是自大,赵大河因为有一个当县委**的堂哥。这些年成了阳城县的一霸,权力产生了金钱。有钱有权之后,赵大河简直成了阳城县暗地里的土皇帝。听赵虎讲,赵大河有一次看中了一名已婚妇女。愣是把人家绑去玩了一个星期,回来之后,那名女子都奄奄一息了,随后便自杀了。

    就这件事情,女人的一家人天天上/访,可惜最后因证据不足,根本连立案都没有立案,也是因为这件事情,赵虎离开了赵大河,他心中有一条底线。

    当天晚上,我喝醉了,赵虎也喝醉了,我直接就睡在他办公室里,第二天早晨醒来的时候,感觉脑袋还在痛。

    赵虎留我吃饭,我摇了摇头,说:“虎哥,我脑袋还痛着呢,回去睡觉了。”

    “好吧!”赵虎看起来也没有睡好。

    离开不夜城迪厅之后,我在路边吃了二笼小笼包,然后回到了小旅馆,倒头就睡,本来以为会很快睡着,可是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一直想着赵大河的事情。

    凶狠残暴,并且很有手段的赵大河,前边几年也许还会谨慎一点,现在怕是已经非常自大了,从他想要对付我就能看出来,毕竟自己是李建国的女婿,这个身份一般人还真不敢得罪,赵大河可好,明面上想跟我和解,实则暗中下套。

    对付一个有钱有权又谨慎的人,也许还真没有办法,但是对付一个自大的人,肯定会找到他的破绽。

    “必须尽快抓到他的一个心腹手下,了解赵大河最近的动态。”我在心里暗暗想道,随后拿起手机拨打了江雪晴的电话。

    嘟……嘟……

    铃声响了六、七下,手机里才传出江雪晴的声音:“喂,哥,找我什么事?”

    “我昨天跟你说的事情办了吗?”我问。

    “还没有。”她弱弱的说道。

    “今天马上办,先去火车轨道旁边的那片棚户区,租个小房子,记住,别用自己的身份证,用你妈的身份证,然后今天想办法联系上赵大河身边的小弟。”我说。

    “哥,租房子没问题,但是联系赵大河身边的小弟……”

    “有困难吗?”我问。

    “哥,我怕,也不太想。”江雪晴说。

    “你不想报仇了?”

    “算了吧,哥,赵大河不是我们可以招惹的。”她说。

    “一万块,做不做?”我想了一下,开口说道。

    “我……我试试吧。”江雪晴犹豫了一下,回答道。

    “必须完成任务,我知道你有这个能力。”我说。

    “好吧!”

    跟江雪晴通完电话之后,我心里一阵郁闷,竟然替她报仇还要自己出钱,但是这件事情同样对自己也很重要,于是没有办法,我通过**给她转了一万块钱过去。

    赵大河看来真得在黑道很有震慑力,江雪晴被三个人轮了都不敢报案,连报仇的想法都没有。

    “赵大河,别让我抓到你的把柄。”我双眼微眯在心里暗道一声。

    自从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我变得有点极端,心里的某种阴暗的东西被无限放大了,并且变得对任何东西都失去了敬畏之心,害怕、恐惧等等情绪好像已经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安排好江雪晴的事情,我才慢慢的睡过去,一觉睡到下午三点钟,还是被手机铃声给吵醒了。

    铃铃……

    我睁开了眼睛,伸手摸到手机看了一眼,发现是江雪晴的电话,于是立刻按下了接听键:“喂,雪晴,事情办得怎么样了?”我问。

    “哥,房子租下了,人我也联系上了,他说今天晚上联系我。”江雪晴说。

    “好,房子地址给我,今天晚上想办法把人带到租的房子里过夜。”我说。

    “好吧,哥,我只能说尽力。”江雪晴说。

    “嗯!”

    随后他告诉了我租的房子的地址,又聊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我坐在床上清醒了一会,下床朝着卫生间走去,洗澡、刷牙,二十分钟之后,离开了这家小旅馆。

    我给赵虎打了一个电话:“喂,虎哥,昨晚有件事情忘跟你说了。”

    “什么事?”赵虎问。

    “虎哥,你在那里?电话里不好说。”我说。

    “不夜城迪厅,你来吧。”

    “好!”

    一盏茶的功夫之后,我来到了不夜城迪厅,在办公室见到了赵虎,昨天只顾着喝酒了,把重要的一件事情给忘了。

    “虎哥,能不能给我搞瓶迷药,那种掺在水里喝了之后马上就会昏迷的东西。”我说。

    “兄弟,你要那东西干吗?”赵虎警惕的盯着我问道。

    “虎哥,我有用处,你能不问吗?”我一脸为难的说道:“不想把你牵扯进来。”

    “对付谁总可以告诉我吧?”他思考了片刻,开口问道。

    “赵大河身边的一个小弟。”我说。

    “兄弟,你昨天晚上一直问赵大河的事情,我就有点担心,你怎么就不听呢,赵大河在阳城县根深蒂固,有钱又有背景,你拿什么跟他斗?”赵虎问。

    “命!”我只说了一个字。

    赵虎瞪着我没有说话,我反瞪着他也没有说话,两人大约互瞪了有二分多钟,我把目光收了回来,开口说道:“赵大河贪了我七百万修路款,那是整个大泽乡的希望,我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并且前天晚上还轮了我认识的一个十七岁的小女孩。”

    赵虎仍然没有说话。

    “虎哥,赵大河已经无法无天了。”我继续说道。

    “好吧!”最终赵虎点了点头,让我在办公室里等着,他离开了大约半个小时,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个小玻璃瓶,里边大约有小半瓶的无色液体。

    “无色无味,这么小半瓶可以放倒一头牛,如果是人的话,三分之一就可以了。”赵虎将小玻璃瓶放在我的手里,开口说道。

    “谢谢虎哥,这件事情即便暴露了,也不会牵扯到你身上。”我保证道。

    “兄弟,你连警察五天的疲劳审讯都挺过去了,我当然相信你,如果需要帮忙的话,尽管开口,虽然我赵虎不敢跟赵大河正面冲突,但是暗地里给他下个绊子,我还是敢做的。”赵虎说。

    “谢谢虎哥,这件事情太过于危险,以后我不会再来不夜城迪城,电话联系吧。”我说。

    “小心,不要冲动,赵大河不可能一招被打死,一定要打他的七寸,没有把握不能出手。”赵虎对我叮嘱道。

    他还真是一个不错的朋友,我能认识他,感觉那次的看守所没有白进。

    稍倾,我离开了不夜城迪厅,去附近的超市买了三瓶农夫山泉矿泉水,然后把那小半瓶无色无味的液体用注射器打了进去。

    半个小时之后,我出现在铁道旁边的那片棚户区,找到了江雪晴上午租下来的房子,她租的这个房子还不错,一共两间,并且还有卫生间和浴室。

    我伸手在门框上摸了一下,摸到了一把钥匙,当时电话里告诉江雪晴,让她把其中一把钥匙放在门框上,这都是农村的习惯。用钥匙打开门走了进去,我把三瓶没开封的矿泉水放在桌子上,然后便离开了,并没有多停留,前前后后不到两分钟的时间。

    离开棚户区之后,我拿出手机给江雪晴发了一条**:“屋里桌子上有三瓶农夫山泉矿泉水,里边有药,想办法让对方喝了,其实你晚上的时候让他多喝点酒就可以了,等回到屋子,看到矿泉水,对方自然会喝。”

    “嗯,哥,我还是有点怕。”江雪晴回道。

    “没什么好怕。”我说。

    “如果对方出事,赵大河肯定会调查,万一……”江雪晴的话还没有说完便把我打断了:“没有什么万一,他既然是赵大河的亲随,晚上肯定会跟在赵大河身边,等他找你的时候,估摸着应该是凌晨以后了,你就直接约他到家里,如果十点钟左右,你可以约他去撸串,棚户区这边也有撸串的,没有监控探头,没有人认识你们,不会出问题,赵大河也找不到你。”我说。

    “哥,万一他走的时候告诉赵大河是来找我呢?”江雪晴问。

    “这……”我眉头微皱,思考了片刻,感觉没有任何办法,因为每一件事情即便再安排周到,也不可能做到万无一失。

    “雪晴,任何事情都不可能保证万无一失,真得出现了问题,我会第一时间把你送离阳城县。”我说。

    “那我妈怎么办?”她问。

    “我会每个月给你妈一千块钱生活费,足够她生活。”

    “嗯!”江雪晴终于没有问题了,我松了一口气,感觉小姑娘真得很难缠。

    其实想想也不怪她,赵虎对赵大河都非常的害怕,更何况江雪晴呢?总体来说,她有一点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意思,估摸着如果在社会上混久了的话,很可能根本不会帮我,更不会报仇,搞不好还会出卖我。

    挂断江雪晴的电话之后,我突然又想到了一个问题,自己第一次做这种事情,根本没有一点经验,只想着把人药晕了,根本没有想到药晕之后怎么办?

    “怎么办?”我在心里暗暗思考着。

    棚户区很多人,不能在那里审问对方,更不能在那里搞死对方,药晕人之后,必须转移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

    “转移到那里呢?”我眉头紧锁,在心里暗暗想道。

    大约五分钟之后,我想到了一个既安全又没有人烟的地方,大泽山深处有一座山神庙,听老妈说,以前破四旧的时候准备拆了,可是刚砸了山神的一只手,便死了一个人,于是最后这栋山神庙保留了下来,因为在深山里,所以现在几乎没有人去那里了。

    我小时候经常跟小伙伴去山神庙里玩,回想了一下进山的路线,感觉没有问题,于是便定下了,药晕了人之后,就把他弄到深山的山神庙里,到时候,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即便把人弄死了,找个地方埋掉,也没有人知道。

    找到了藏人的地方,但是又遇到了麻烦,用什么东西把人运过去?我突然发现,绑架一个人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各个环节都要想清楚。

    “必须用套牌车,并且还得用烂大街的大众车,即便不小心被拍下来,只要把车牌换掉,对方就很难再找到这辆车。”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那里找车呢?”我思来想去还是要麻烦赵虎,于是硬着头皮再一次给他打了一个电话:“喂,虎哥,还有一个事情麻烦你。”

    “什么事?”赵虎问。

    “虎哥,我需要一辆大众捷达车。”我把自己的要求讲了一下,阳城县里灰色捷达很多,所以我想让赵虎给弄辆套牌的捷达车。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