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四章 房子里的声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在我的鼓励之下,江雪晴走进了出租屋,至于今天能不能成功。即便成功之后。对方有没有泄漏江雪晴都是未知数。所以现在只能看天意。

    回到捷达车上之后,我眉头微皱,心中暗暗想道:“王浩。你要做最坏的打算,一旦从对方嘴里知道他已经泄漏了江雪晴。那么今天晚上。最迟明天早晨要将江雪晴送离浮山市。”

    后天自己结婚,明天要去李菲儿家。正好可以把江晴雪带到浮山市区,买张火车票,让她离开。

    把最坏情况的应付之策想好之后。我的心才渐渐的安定下来。赵大河想要陷害自己两次,还吞了七百万的修路款,我心里忍不下这口气。特别是七百万的修路款,那可是山里几个村全体村民的希望。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我微闭着眼睛在车内小憩,突然耳边传来一阵汽车发动机的声音。

    嗡……

    稍倾。一辆出租车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之中,随后停在了离江雪晴租住的房子大约十米的地方。

    一名男子下了车。出租车随后掉头走了。棚户区没有路灯,男子的容貌我根本看不清。只是隐隐约约看到他好像在打电话,声音断断续续:“在那?我到了。你出来……”然后便听不见了。

    大约过了二分钟,吱呀一声,江雪晴从出租屋里走了出来,男子急忙朝着这边走来,一边走一边说:“怎么住在这种破地方,今晚把老子伺候好了,明天老子给你重租个地方。”

    “威哥,别这样。”江雪晴的声音传了过来,我朝着他们两人看去,发现江雪晴只穿了一件吊带睡裙,男子的手已经伸进了她的睡裙里,还好正放在她的胸脯上。

    “嘿嘿!”男子淫/笑了一声,说:“那天晚上是不是老子的最大,把你搞爽了,小骚/货,看一会老子怎么弄你。”男子搂着江雪晴走进了出租屋。

    我眉头微皱,能不能成功就看江雪晴是否能让对方喝水,不过以江雪晴的小聪明,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再说男子明显喝了不少酒,肯定会口渴,三瓶矿泉水都没有开封,他一定不会想到注射了药。

    两分钟过去了,房间里没有动静,我的心随之提了起来:“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吧?要不要进去看看?”想到这里,我走下了车,来到了出租屋门前,伸手想要敲门,但是最终又放了下来:“也许没有出事,我现在闯进去搞不好会坏事。”

    下一秒,我又转身回到了捷达车里,继续耐心的等待,又等了几分钟,没有等到江雪晴的电话,倒是隐隐约约听到从出租屋里传出了女人的呻/吟声。

    “我擦,这是几个意思啊?进去直接上/床搞了起来?”我眨了一下眼睛,眉头紧锁,心里非常的郁闷。

    江雪晴肯定跟很多人搞过,这一点我心里清楚,但是毕竟在她身上完成了男孩到男人的第一次,所以对她有一种很复杂的感情。

    男子在屋里搞她,我却在外边听着声音,心里非常的郁闷,甚至于有一点气愤:“王浩,小不忍则乱大谋,反正前天江雪晴已经被轮过了,也不差今天这一次。”我这样在心里安慰自己,可惜根本没用,仍然生气。

    呻/吟声持续了大约十几分钟,终于消失了,我这才发现自己全身肌肉绷紧,双拳紧握,浑身都出汗了,不知道是气愤还是紧张或者是其他的情绪,总之自己也搞不清楚。

    又过了大约五分钟,我的手机铃声终于响了起来。

    铃铃……

    立刻朝着手机屏幕看去,是江雪晴的来电,于是按下了接听键:“喂,怎么样了?”我问。

    “哥,他昏倒了。”江雪晴喘息着说道,也不知道是刚才床上运动的原因,还是紧张的原因。

    此时我没有功夫去想这些,立刻下了捷达车,朝着出租层走去,来到门口的时候,轻轻敲了一下门。

    咚咚!

    “哥,是你吗?”门里传来江雪晴的声音。

    “嗯,开门。”我说。

    吱呀!

    门开了,我一闪身走了进去,然后把门反手关死,看着衣衫不整,脸色红润的江雪晴问:“人呢?”

    “在卧室。”她说。

    噔噔……

    我朝着卧室走去,果然看到男子赤身果体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旁边桌子上放着一瓶矿泉水,只剩了一个底子,看来他应该是喝了一整瓶。

    “怎么这么久?”我问,问完就后悔了,因为自己心里根本知道原因,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询问这种问题。

    “那个,哥,他进来就把我推到了床上,如果我急着记他喝水,肯定会引起怀疑,所以便让他……”说到这里江雪晴的脸色更红了。

    “知道了,那天晚上喝酒,好像这人确实在赵大河身边,知道他叫什么吗?”我问。

    “黄威,我们都叫他威哥。”江雪晴回答道。

    “威哥,哼!”我冷哼了一声,随后拿出准备好的胶带,将黄威的手和脚都缠了起来,并且缠了十几下,让对方根本挣脱不开,随后又用胶带封了他的嘴。

    我让江雪晴将黄威扶到自己背上,然后背着他朝着外边走去,来到门口之后,江雪晴开门先走了出去,几秒钟之后,她回头说道:“哥,没人。”

    “嗯!”我应了一声,急忙背着黄威走出了出租屋,朝着旁边小巷的捷达车走去。

    月黑风高夜,正是杀人时,老天爷帮忙,今晚天上只有一个月牙,棚户区也没有路灯,我趁着夜色将黄威扔进了捷达车的后备箱,随后又从江雪晴手里接过他的衣服、手机和钱包,衣服也扔进了后备箱,手机马上关机,并把手机卡取了出来,至于钱包,则揣进了自己的口袋。

    稍倾,我准备上车离开,江雪晴双手拽住了我的胳膊,问:“哥,我怎么办?”

    “回屋换身简单的衣服,不要穿高跟鞋,跟我走。”我说。

    “哦!”江雪晴应了一声,转身回到了出租屋,不过回来的时候,仍然是那套暴露的紧身裙。

    “怎么不换衣服?”我问。

    “哥,我的衣服都在另一个出租屋里。她回答道。

    我眉头微皱,思考了片刻,说:“上车!”

    江雪晴上了车,我先开车去了她在阳城县的另一个出租屋,她换了一套运动服和小白鞋之后,这才带着她开车朝着大泽乡的方向疾驰而去。

    “哥,我害怕!”路上的时候,江雪晴说道:“我们把他放了吧?”

    我瞥了她一眼,说:“放了?你不想活了?”

    “我……”

    “行了,别怕,一切有我,赵大河没有什么了不起,他是人不是神,如果没有他堂哥赵大忠的话,他毛都不是。”我说。

    “哦!”江雪晴应了一声,眉黛紧锁,身体在微微发抖,估摸着我的话并没有让她安心。

    “雪晴,是他们对不起你,报仇天经地义,你别怕,天塌下来,由哥顶着。”我继续对她安慰道。

    “哥,万一赵大河知道了怎么办?”她问。

    “我会把你送到广州那边,你放心吧,家里和你在广州那边的花费都由哥出。”我回答道。

    江雪晴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越往大泽乡的方向,路越不好走,颠簸的厉害,江雪晴慢慢的睡着了,晚上没车,我的车速很快,平时将近四个小时的车程,不到三个小时,我们就来到了大泽乡。

    车子并没有在大泽乡停留,直接朝着山里边开去,一直到开不动了,我将捷达车停在一片小树林的旁边,随后推了推睡着了的江雪晴:”喂,起来了。“

    “呃?”江雪晴睁开了眼睛,朝着四周看了看,问:“哥,这是那里?”

    “大泽山,下车,我们进山。”我说,随后拔下车钥匙,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江雪晴打着哈欠也下了车,帮着我把黄威从后备箱里抬了出来,此时黄威仍然没有苏醒,赵虎给我的迷药效果很强。

    稍倾,我背着黄威,江雪晴在后边扶着,我们一行三人朝着大泽山深处走去。山神庙的位置只是隐隐约约记得,已经多年未进深山了,特别是晚上,更加难以认路,所以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就这样连续走了二个小时,仍然没有看到山神庙的影子,此时已经凌晨四点多了,再有一个多小时天就亮了。

    “哥,我们这是去那里啊?”江雪晴问。

    “这附近应该有座山神庙,怎么不见了。”我皱着眉头说道。

    “哥,你不会迷路了吧。”她说。

    “不会。”我摇了摇头,但是心里却没底,几年没进山了,又是晚上,搞不好真迷路了。

    休息了一刻钟,我背起黄威继续往深山里走,终于在天亮之前,找到了那座山神庙。

    我带着江雪晴走进了山神庙,呼啦啦,一群蝙蝠从里边飞了出来,吓得江雪晴尖叫了起来:“啊……”同时双手紧抓着我的胳膊。

    “是蝙蝠,不用怕。”我说。

    唔唔……

    下一秒,我感觉背后的黄威出现了挣扎的动作,并且发出唔唔的声音,应该是醒了,于是我直接将他扔在山神庙的地上。

    扑通!

    唔唔……

    外边已经蒙蒙亮,不过山神庙里还是一片漆黑,于是我找了一堆柴火,用打火机给点燃了。

    火光照亮了山神庙的大殿,同时也让我看到黄威惊慌失措的脸。

    唔唔……

    他开始叫喊,不过嘴上贴着胶带,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我走到黄威面前,伸手撕下了他嘴上的胶带。

    “江雪晴,你个臭婊/子敢暗算了,你是不想活了吗?还有你,王浩,你想干嘛,知道这样是犯罪吗?如果被赵哥知道了,你们两都死定了。”黄威先是凶巴巴的怒骂江雪晴,然后又瞪着威胁道。

    “是吗?”我脸上露出一个微笑,随后弯腰从火堆里抽出一根手臂粗的木柴,双手将木柴轮圆了朝着黄威的身上砸去。

    呜……

    砰砰砰……

    啊啊……

    他的惨叫声瞬间响了起来,一边惨叫一边骂道:“王浩,你敢打我,你死定了,赵哥不会放过你的,操尼玛!”

    “老子让你骂!”我说,力量又加了一分,手臂粗的木柴狠狠的砸在黄威的手臂上,后背上,大腿上,腰上。

    砰砰……

    打了大约三分钟,黄威的叫骂声便没有了,只剩下了惨叫声,等我打了五分钟之后,他的惨叫声已经如同杀猪一般,并且大声的求饶:”别打了,别打了,求你别打了,浩哥,求你别打了,我那里得罪了你,给你赔罪,啊啊……别打了。”

    第一次感觉到打人也很累人,于是我停了手,呼吸有点不均匀。

    呼哧!呼哧……

    此时的黄威已经被我打得全身青红一片,有的地方已经变得紫黑了,起了淤血。

    “浩哥,我那里得罪过你,在这里给你赔罪了,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宰相肚子能撑船,饶了我吧。”黄威可怜兮兮的开口说道。

    刚才还在叫嚣,一顿棍子砸下去,立刻老实了。

    “饶了你,可以啊,讲讲赵大河的事情。”我盯着地上的黄威问道。

    “赵大河?”黄威愣了一下。

    “哥,别跟他废话,这个王八蛋最变态。”突然江雪晴的声音响了起来,她从我手里夺过木柴,劈头盖脸的朝着黄威脑袋上砸去。

    砰!

    一棒子下去,黄威的脑袋便流了血。

    砰砰……

    她没有停手,一边骂着:“死变态,老娘打死你。”

    我有点傻眼,刚才自己特意没有打黄威的脑袋,就怕把他打死,江雪晴可好,专往脑袋上砸。十几秒钟之后,我反应了过来,立刻拦下了她,并且夺了她手中的木柴。

    “别打了,他还有用。”我说。

    江雪晴停止了殴打黄威,不过此时他已经满脸是血,正双手捂着脑袋,惨叫着。

    “别叫了。”我冷冷的盯着黄威说:“不想死的话,就讲讲赵大河的事情,别跟我说废话,如果说废话的话,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