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五章 崩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赵大河,他堂哥是赵大忠,手下有一个工程队。阳城县里有三家KT**和一个洗浴中心。我就知道这么多。”黄威开口说道。

    “黄威。你认为这些事情我还需要费这么多力气把你抓到这里来吗?我他妈随便找个人打听一下也知道。”我眉头微皱,冷冷的说道,随后弯腰从火堆里抽了一块正燃烧的树枝。在黄威面前晃了晃,问:“说点我不知道的。”

    “你想知道什么?”他盯着我问道。

    “看来你还没有搞清楚自己的情况。”我冷笑了一声。带火的树枝直接插在他的大腿上。

    啊啊……

    一瞬间黄威大声惨叫了起来。同时身体在地上挣扎翻滚着:“啊……救命啊,来人啊!”他开始呼救。

    “喊吧。再大点声,实话告诉你,这里是大泽山的深处。平时几个月见到不一个人影。你就算是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我冷冷的说道。

    “王浩,你知道我是谁吗?敢抓我。你死定了,赵哥不会放过你的。”黄威嚷叫道。

    “赵大河那个王八蛋。老子早晚收拾了他,至于你嘛。如果不想受罪的话,就乖乖的把知道的事情都讲出来。不讲也没有关系,咱们慢慢玩。”我说。随后再次抽了一根带火的树枝,朝着他的身上插去。

    啊啊……

    杀猪般的声音再次在山神庙里响了起来。黄威这小子还挺能忍,本来以为烫他几下就会说,可是没有想到,十几根树枝用完了,他愣是咬着牙说:“我真得就知道这么多。”

    “看来你还挺有种,对于赵大河也挺忠心,好吧,今天看看到底你有多么忠心。”我说,随后抽出了一块手臂粗的树枝,上面的火燃烧的很旺。

    我拿着这块树枝走到了黄威面前,一只脚踩着他的肚子,然后将带火的粗树枝朝着他的下面戳去。

    “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不然你这辈子不可能再碰女人了。”我盯着黄威说道。

    “你敢。”他满脸惊慌的吼道。

    “你认为我不敢吗?呵呵!”我呵呵一笑,拿着手臂粗的带火树枝朝着他的下面戳了过去。

    “等等!”黄威大声喊叫了起来。

    我的手停住了,火焰离他的丁丁不到一拳的距离:“说吧。”

    “赵大河喜欢女人。”黄威说。

    “还有呢?”我问:“赵大河喜欢女人也算是秘密的话,老子就不用这么费劲了。”

    “他喜欢已婚女人,特别喜欢当着女人丈夫的面干那种事。”黄威说。

    “哦!”我应了一声,这件事情赵虎倒是没有讲过:“还有呢?”我继续询问道。

    “他儿子在美国读书,老婆也在美国陪读。”黄威说。

    “继续。”我说。

    “没了,我真得就知道这么多。”

    “是吗?”我冷笑了一下,带火的树枝这次没有再犹豫,直接戳了下去。

    啊……

    黄威的眼睛仿佛凸了出来,张大了嘴巴,发出一声惨叫,随后身体开始剧烈的挣扎起来,我用脚大力踩着他的肚子,手臂粗的带火树枝肆虐着他的下面。

    “这一下是为江雪晴报仇。”我淡淡的说道,看着惨叫痛苦的黄威,我心里竟然没有丝毫的波动。自从经历了地下室如同狗一般的关押之后,自己的心仿佛已经变成了石头,内心深处的阴暗东西彻底占了上风。

    噔噔……

    旁边传来脚步声,我看到江雪晴捂着脸跑出了山神庙,估摸着这种残忍的场面她已经受不了了。我眨了一下眼睛,感觉自己有点残忍,让一个十七岁的女孩看这种东西。

    “生活本来就充满了残酷,既然你喜欢灯红酒绿的生活,那么就要让自己的心变得狠起来,不然在那种环境里,早晚被人吃的一点骨头渣子都不剩。”我对着江雪晴的背影说道,随后把那一丝愧疚给甩出了脑外。

    啊啊……

    黄威仍然在惨叫。

    稍倾,树枝上的火熄灭了,我把树枝扔掉,盯着已经喊哑了嗓子的黄威,继续问道:“说点有用的,我给你一个痛快的死法,你也可以不说,咱们就慢慢玩。”

    “你敢杀我?”黄威瞪着我问道。

    “哈哈……”我大笑了起来,看起来有点疯狂。

    “疯子,你是疯子。”他大声嚷叫道。

    啪!

    我从口袋里掏出了早已经准备好的刀子,在黄威面前晃了晃,说:“你的手指头和脚指头一共二十根,我们来做一个试验,切到第几根你会挺不住。”

    “疯子,别碰我,救命啊!呜呜……”黄威哭了起来,同时一边大声的喊叫着。

    我没有理他,看到他脸上的眼泪,我就知道对方心理已经崩溃了,自己的疯狂让他确信不疑,我会杀了他,并且在杀他之前会让他生不如死。

    “我的耐心是有限的。”半分钟之后,我冷冷的盯着黄威说道。

    “我说,我说,你能别杀我吗?”黄威此时一脸恐惧的对我问道。

    “说,你现在没有跟我讲条件的资格。”我冷冷的回答道,随后将刀子放在他的脸上,说:“你说,如果挖下你的一只眼来,你会不会死?”

    “不要!”黄威身体挣扎的朝后退去,可惜手脚都被胶带绑着,他根本无法后退,只能蠕动。

    “说!”我突然冷喝一声。

    “赵大河还有一个地下赌场,就在洗浴中心的最顶楼,只有熟客才能进去。”黄威说。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赌场的事情无法将赵大河搞倒,这个秘密对于我来说聊胜于无。

    “说点有用的。”我说。

    “有用的。”

    “对,比如说赵大河的软肋?”我对他提示道。

    “软肋?好像没有。”黄威说。

    “没有吗?昨天晚上你叫江雪晴去嘶吼KT**,说要给她一点东西尝尝,是什么东西?”我问。

    “冰。”黄威老实的回答道。

    “赵大河贩卖这种东西吗?”我问。

    本来以为八成赵大河会贩卖,因为这东西可是暴利,万万没有想到黄威却摇了摇头,说:“他从来不碰这东西,赵大河说过,黄和赌,只要没有人赃俱获,他都可以搞定,即便抓到了,也不是什么大事,但是那东西他绝对不碰,也不让我们碰,更别说贩卖了,在这方面,他异常的严格。”

    “哦!”我应了一声,眉头紧皱了起来,因为如果赵大河搞这种东西的话,也许是搞倒他的一个突破口。

    至于黄啊、赌啊、他强/奸别人的老婆等事情,想到搞到证据非常困难,即便有证据,估摸着他也找好了替死鬼。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