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六章 跑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黄威说的事情,想要利用这些事情整倒赵大河,又不让他发现。根本就不可能。洗浴中心顶楼的赌场倒是可以试试。写个匿名检举信,可能给赵大河添点麻烦,至于其他的事情。根本整不倒他,因为没有证据。

    “说点有用的。”我瞪着黄威冷冷的问道。

    “有用的。我想想。我想想。”他急忙说道。

    “你最好快点想,老子的耐心是有限度的。”我双眼微眯。发出一道寒光。

    “对了,赵大河三年前搞了电业局周志鹏的老婆,并且还让他老婆怀孕了。孩子也生了下来。是个男孩,赵大河每个月都会到周志鹏家里住几天。”黄威开口说道。

    “周志鹏?”我念叨了一句。

    “对,三年前他还是电业局的一个小职工。现在成了副局长了,全靠他老婆。当然还有他替赵大河养着孩子。”黄威说。

    “这事你怎么知道?”我问。

    “我跟赵大河做事已经有七年了,可以说是他的心腹。”黄威回答道。

    我点了点头。心里暗暗想着:“这件事情倒是可以好好做做文章。”

    “还有什么事?把你知道的都讲出来。”我对黄威呵斥道。

    “是是,我都讲。求你饶了我吧。”他说。

    “看你的表现。”我说,其实根本不可能放他离开。只有死人才会保守秘密,真把黄威放了。自己和江雪晴肯定活不过明天。

    接下来黄威把赵大河所有的事情都讲了一遍,听完之后,我心里涌出一股怒气,仅仅黄威就知道赵大河玩过十七个女人,其中十六个是有夫之妇。

    赵大河仗着堂哥赵大忠,霸占阳城县的工程,并且阳城县的黄和赌一大半都被他控制着,不过有一点,赵大河绝不沾毒,他也算是一个聪明人,赌和黄,即便真将他抓了,花点钱也就出来了,可是毒就不一样了。

    “还有吗?”半个小时之后,我对黄威问道。

    “没了,我知道的关于赵大河的所有事情都讲了,你放我走吧。”黄威脸上露出恳求的表情,目光十分的可怜。

    我深吸了一口气,抬腿朝着山神庙外边走去。

    江雪晴正站在外边,一脸担惊受怕的表情,看到我出来,立刻走了过来:“哥,怎么样了?”她问。

    “黄威知道的事情都讲了。”我说。

    “那我们要放了他吗?”江雪晴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你说呢?”我瞥了她一眼,反问道。

    “哥,杀人犯法。”

    “我们已经犯法了,如果把他放了,我敢保证,我们两人活不过明天。”我冷冷的说道。

    “那怎么办?”江雪晴一脸惊慌失措的表情问道。

    “跟我来。”我说,随后带着她来到了一片树林里:“风水不错,就把他埋在这里吧。”

    “啊!”江雪晴惊呼了一声。

    稍倾,我用刀子削了两根尖木头,一根递给了江雪晴,一根自己用,然后开始挖起坑来。用尖木头将泥土搞松,然后用手将土移开,因为树林里深年照不到太阳,所以泥土很湿润,很好挖。

    即便泥土松湿,因为没有合适的工具,我和江雪晴两人愣是挖了一个多小时,才将坑挖好。

    “等着!”我对江雪晴说了一声,随后转身朝着不远处的山神庙走去,但是当我走进山神庙之后,瞬间感觉到浑身冰冷,眼前一黑,差一点昏倒过去。

    地面上是胶带的残渣,山神庙的大殿里没有了黄威的身影,他利用大殿墙角的石头将胶带给磨开了。

    “王浩,冷静。”我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黄威受了伤,并且受伤很重,下/体都被烧烂了,身上到处都是烫伤,并且刚开始还被我和江雪晴用手臂粗的木棍打得遍体鳞伤,脑袋也被打破了,同时他也没有穿衣服,种种条件加在一起,我判断应该跑不远。

    只要没有跑出大山,他就不可能把消息传出去,因为手机早就被我给扔了。

    想到这里,我立刻朝着山神庙外边走去,并且蹲下身体,仔细观察着地面,果然发现了血迹:“王八蛋,老子看你往那里跑。”我骂了一声,随后慢慢的沿着血迹追了下去。

    “哥,你去那里,别留下我一个人,我害怕。”江雪晴嚷道,随后朝着我跑了过来。

    “哥,怎么了?黄威呢?”她气喘吁吁的问道。

    “跑了。”我冷冰冰的回答道。

    “什么!”她尖叫了起来:“哥,我们怎么办,赵大河肯定……”

    “闭嘴!”我瞪了她一眼,大喝一声,说:“黄威跑不了多远,他受了重伤,身上又没手机,不可能把消息带出大山。”

    江雪晴呆呆的看着我,表情十分的惊慌。

    “帮我看着地上的血迹,一定可以找到他,相信我。”我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

    江雪晴最终点了点头,没有再尖叫,也没有再说话,低头拔开杂草,仔细着寻找着黄威留下的血迹。有了她的帮忙,我追踪的速度越来越快,最终在一个山谷里失去了黄威的踪迹,血迹就到这里,然后就没有了。

    “哥,前边没有,左右两边也没有血迹了,我们怎么办?”江雪睛盯着我问道,此时我就是她精神支柱。

    我眉头紧锁,盯着眼前的山谷,山谷里杂草丛生,还有很多石头,树木倒是都不高,多数是灌木。

    “找,他肯定躲在这里。”我说,随后拿起一根树枝,开始拔打着灌木丛,寻找起黄威的身影。

    “你从左往右找,我从右往左找,一寸一寸的找,就不信找不出来。”我对江雪晴吩咐道。

    “好!”她点了点头。

    我用树枝拔开灌木丛,一点一点的地毯式搜索,遇到石头,我都会绕一圈仔细看看,遇到大树,我还会抬头看看树冠,总之不放过任何可疑的地方。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我和江雪晴眼看着就要汇合了,整个山谷都快扫了一遍。

    “难道黄威不在山谷里?不可能啊,他的血迹就在这里消失的。”我眉头紧锁,在心里暗暗想道,同时有点担心,已经浪费了半个小时,万一被黄威跑出大山,那可真就麻烦了。

    啊……

    正想着呢,突然耳边传来江雪晴的尖叫声,我立刻抬头看去,发现一丝不挂的黄威一只手勒着江雪晴的脖子,另一只手拿着一根尖尖的树枝对准了她的脖子。

    看到他的一瞬间,我提起的心瞬间放了下来,看来刚才自己的判断没有错误,黄威果然躲在山谷里。

    “放我离开,不然我杀了她。”黄威瞪着我吼道。

    “黄威,如果你是我的话,你会怎么做?”我开始攻心,同时把刀子掏了出来,一步一步的朝着他逼近。

    “别过来,你给我站住。”黄威嚷叫了起来:“再往前走一步,我杀了她。”

    “杀吧。”我淡淡的说道,一副根本不关心江雪晴性命的样子,继续朝着他一步一步的逼近。

    “我真杀了她。”黄威瞪大了眼睛嚷叫道。

    “哥,救我,哥,救救我。”江雪晴毕竟是一个小姑娘,大声呼救了起来。

    “别叫了,我绝对不可能放黄威离开,至于你,不会咬他吗?”我瞪着江雪晴吼道,同时暗暗给她使了一个眼色。

    黄威身上有伤,又赤着脚跑了这么远的山路,估摸着早就挺不住了,他现在只凭着一口气在跟自己对峙。

    “老子死也拉个垫背的。”黄威疯狂的吼道,不过他刚刚吼完,我便看到江雪晴突然低头狠狠的咬在他的手臂上。

    啊……

    黄威发出一声惨叫,随后手中的尖树指朝着江雪晴的脖子插了下去。

    噗!

    我没看清楚到底插没插进去,只看见江雪晴剧烈的挣扎着,从黄威的手臂里挣脱了出来,然后连滚带爬的跑到了我的身后。

    “操!”我骂了一句,一个箭步到了黄威面前,朝着他的肚子狠狠的就是一脚。

    砰!

    扑通!

    一脚把他踹倒在地之后,我飞速的又朝着他的两腿处踢了一脚。

    砰!

    啊……

    黄威双手捂着两腿中间的位置,在地上佝偻着身体惨叫了起来。下一秒,我没有犹豫,手中的刀子对准他的脖子狠狠的插了下去。

    噗!

    鲜血一瞬间飙了出来,还好我早有准备,身体一直倾斜着躲在一边,没有溅一身的鲜血,不过手臂上却已经染红了。

    噗!

    我把刀子拔了出来,闪身退出二米多远,看着在地上抽搐的黄威,感觉有点反胃,虽然不是自己第一次杀人,但却是第一次在清醒状态之下杀人。

    黄威脖子处不断的流出大量的鲜血,他身体抽搐着,想要抬头看我,但是头抬到一半,随后无力的垂了下去,死了。

    啊……

    江雪晴尖叫的躲在我的身后,双手抓着我的衣服,感觉她好像在瑟瑟发抖。

    呕!

    我也忍不住了,干呕了起来。这种不适持续了十几分钟,我心里很着急,因为必须尽快把黄威的尸体埋掉,然后离开这里。

    最终我忍着干呕,花了两个小时终于把黄威的尸体埋在了这个山谷之中,只要不被人发现,几个月之后,他就会变成滋养灌木丛和杂草的养分。

    “走吧!”处理完黄威的尸体之后,我精疲力竭的对发呆的江雪晴说道。

    “哥,我怕。”她说。

    “怕什么,放黄威离开,我们两人都会死。”我说。

    “我知道,可是我还是怕。”

    “过几天就好,走吧。”我不再凶江雪晴,摸了摸她的脑袋,拽着她的手朝着大山外边走去。

    花了将近两个小时,我们两人才走出大山,找到停在树林里的捷达车,我换了一件衣服,又用车上的矿泉水洗了手和脸,这才开车带着江雪晴朝着镇上而去。

    江雪晴的脖子上有一块红肿的地方,那是被黄威用树枝插的,只破了一点皮,毕竟是一块树枝,又不是太尖,并且当时她在剧烈的挣扎,黄威也没有用准了力,所以并没有造成大的伤害。

    来到镇上之后,已经快下午三点了,我和江雪晴两人都饥肠辘辘,不过我并没有去大泽乡饭庄,而是将车停在了自己租住房屋前。

    咚咚!

    我下车敲了敲门,院子里传来关雀儿的声音:“谁啊?”

    “雀儿,是我!”我说。

    吱呀!

    门开了,露出关雀儿的小脸:“哥,你回来。”

    “给哥弄点饭吃,一会哥还要去市里。”我说。

    “哦。”她点了点头,看了江雪晴一眼,然后朝着厨房走去。

    我带着江雪晴走进了院子,说:“自己洗洗。”然后便不再管她,开始打水洗澡,一会好换上衣服去市里找李菲儿,明天就是我们两人的婚礼了。

    洗漱完,我换上了以前李菲儿给自己买的衣服,此时关雀儿的饭也做好了,我大口吃了起来,江雪晴仍然呆呆的模样,吃了一会饭,突然呕吐了起来,看样子亲眼目睹黄威的死,对她的精神冲击很大。

    我没有时间理睬她的感受,吃饱饭之后,对江雪晴说:“你留在这里躲两天,她叫关雀儿,想吃什么跟她说,最好不要出门,明白吗?”

    江雪晴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抓着我的手臂,说:“哥,我害怕,你带着我好不好?求求你了。”

    我眉头微皱,她现在这种状态,带着去市内很麻烦,于是并没有理睬江雪晴的恳求,而是硬将她留在了大泽乡。

    “雀儿,看着她,别让她乱跑。”我对关雀儿叮嘱道。

    “哥,你放心吧。”关雀儿拍着小胸脯说道。

    我最后看了一眼仍然发呆的江雪晴,转身离开了。

    说实话,我心里也有一点害怕,表面的平静都是装的,在激动状态杀人,跟在平常状态下杀人完全是两种体验,开着捷达车大约行驶了三、四公里,我突然停了下来,打开车门,跑到路边干呕了起来。

    呕……

    刚才吃下去的饭吐了一大半,肚子才好受一点,然后上车,继续朝着浮山市区疾驰而去。

    天黑我才赶到市区,此时才发现自己的手机没电了,难怪在路上还一直奇怪,为什么没有接到徐珍珍或者是李菲儿的电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