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八章 交杯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李菲儿的母亲开始跟我讲明天婚礼注意的事情,还有我的父母通知了没有,我说他们就不需要通知了。

    “这怎么行。”李菲儿的母亲说道:“必须请来。”

    “他们都是山里的农民。没有见过世面。还是不用参加了。”我说。其实心里怕父母看到自己的窝囊样,心里难过。

    李菲儿的母亲也没有再坚持,估摸着怕我父母真来给他们丢人。

    “不来也好。”李菲儿的母亲说道。随后继续叮嘱我明天婚礼的事情,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在他们一家三口的眼里。我就是一个屌丝,生怕明天丢了他们的脸。

    我耐着性子听完李菲儿母亲的唠叨。随后准备上楼睡觉,没想到被叫住了:“菲儿有了身孕,你们就不要同房睡了。王浩。你睡客房吧。”

    我眨了一下眼睛,心里有点憋屈,不过表面上却露出一个笑容。说:“好的,阿姨。”

    他们没有让我叫爸妈。我也叫不出口,大家算是心照不宣。至于婚礼之后的称呼,到时候走一步看一步吧。为了自己的仕途,叫一声爸妈我也就认了。再说毕竟李菲儿肚子里是自己的孩子。

    孩子小的时候,可能受李菲儿等人的管教。大了之后,有了自己的思想,搞不好就能改成王姓。

    心里愤怒归愤怒,其实自己一个人睡客房,我心里还轻松一点。躺在床上,我掏出手机,因为调成了静音,发现江雪晴和徐珍珍都给自己打过好几个电话。

    想了一下,我先拨了徐珍珍的手机。

    嘟……嘟……

    铃声响了五下,电话另一端传来了徐珍珍的声音:“喂,王浩,到底怎么会事啊?怎么又弄了个女孩子过来?”

    “一言难尽,总之帮我照顾好她。”我说。

    “关雀儿让我照顾,这又来了一个,你当我是你雇佣的老妈子啊。”徐珍珍说。

    “我回去请你吃饭。”我说。

    “不吃。”

    “帮帮忙,我明天婚礼,后天我就回去,你就帮着照顾两天,对了,不准她出门,这一点一定要记住。”我说。

    “你不会把人家小姑娘拐到这里吧。”徐珍珍疑惑的说道。

    “别开玩笑,总之,一言难尽,我肯定没做坏事。”我说。

    “一言难尽就慢慢说。”徐珍珍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有点生气,本来以为这点小事她应该不会生气啊,江雪晴根本不用照顾,就是每天多个碗多双筷子的事情。

    我眉头微皱,思考了片刻,说:“她叫江雪晴,赵大河KT**里的一名陪唱,得罪了赵大河,到大泽乡避避风头。”

    实话不能告诉徐珍珍,只好编了一个瞎话。

    “陪唱小妹,王浩,你是不是跟她……”

    “想什么呢,我就是见义勇为。”我正义凛然的说道。

    “鬼才信。”徐珍珍完全不相信。

    “帮帮忙,江雪晴的事情不要出去乱说。”我对她叮嘱道。

    “哼,结你的婚吧。”徐珍珍说:“挂了。”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我心里一阵莫名其妙,摇了摇头,嘀咕了一句:“这女人真是善变,本来好好的,怎么说生气就生气。”

    稍倾,我又打给江雪晴,手机铃声刚响,她便接起了电话:“喂,哥,是你吗?”江雪晴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激动。

    “你怎么样了?有没有人打电话给你?”我问。

    “一个小时之前,周姐给我打电话,问我为什么不去上班,我说肚子痛,请了几天假。”江雪晴回答道。

    “那个周姐没有怀疑?”我问。

    “应该没有。”

    “除了她没有人联系你?”

    “没有。”江雪晴说。

    “没有就好,黄威的事情,你谁都不能讲,明白吗?”我对她叮嘱道。

    “哥,我又不傻,这种事情怎么可能讲呢。”她说:“哥,我害怕。”

    “别怕,晚上你关机,好好睡觉,什么事情都不用想,没事的。”我说。

    “哥,真没事吗?万一黄威来找我的时候跟别人说过怎么办?”她问。

    “那也没事,我会送你离开,放心吧。”我对江雪晴安慰道。

    她一直说害怕,让我在电话里陪她聊天,于是没有办法,我只好通过电话不停的安慰她,足足打了半个小时,直到她睡着了,我才将电话挂断。

    仔细想想,自己其实对十七岁的江雪晴挺残忍,小小年纪经历那么血腥的事情,不知道今晚她会不会做噩梦,估摸着肯定会做,但是路是她自己选择的,不去上学,反而喜欢灯红酒绿的生活,说虚荣心也好,说被生活所迫也罢,总之既然是她自己选择的路,跪着也要走完。

    我把手机放下,平躺在床上,想着自己的父母,明天结婚竟然没有叫他们过来,想想都是不孝,但是如果真把他们叫了过来,看到自己的儿子是那么的窝囊,估摸着会更加的难过。

    “罢了,总有一天,我一定要重新办个婚礼!”我在心里暗道一声,至于到时候新娘是谁,现在自己根本无法确定。

    稍倾,我睡着了,昨晚就没有好好睡觉,今天又忙了一个白天,此时虽然心里想着各种事情,但是仍然敌不过困意,转了一下身,彻底熟睡了过去。

    半夜被手机铃声吵醒了二次,都是江雪晴打来的电话,她说自己害怕,闭上眼睛就做噩梦,我迷迷糊糊的应付着,有时候说两句话又睡着了。

    终于熬到了天亮,江雪晴不再来打扰自己,但是刚刚睡了没多久,却被李菲儿的母亲讲了起来。没办法,我只好起来洗漱,然后换上新浪的礼服,来到楼下吃早餐。

    婚礼的安排是我上午带着婚车绕着浮山市区转一圈,然后到市委家属大院这边接李菲儿,接了之后直接去酒店,晚上我们两人回海天别墅小区,李菲儿早在那里买下了一栋豪华别墅。

    “王浩,记住,十点十三分必须赶回来,不能晚了时辰。”李菲儿的母亲对我说道,她还挺迷信,找了人算接亲的时间。

    “知道了,阿姨。”我说,随后吃了早餐,朝着门外走去。

    一切都安排好了,伴郎都是李菲儿母亲找的,婚车加摄像一共就五辆车,不过全是豪车,李建国要求不能太招摇,所以只搞了五辆车。

    我坐上主婚车,对司机说,:“开车吧!”

    嗡……

    一行五辆车驶出了市委家属大院,开始绕着浮山市区转一圈,我打着哈欠,对司机说:“十点十三分准时回来,我眯一会。”

    “新郎官,娶了李市长家的宝贝女儿,你是不是做梦都会笑醒?”司机开玩笑问道。

    “呵呵!”我尴尬的笑了笑,没有说话,随后闭上了眼睛,心中暗道:“做梦都会笑醒,老子是做梦都会委屈死,如果有可能的话,自己宁愿娶一个普通人,过着普普通通的生活,也不会出卖自己的灵魂,任由别人践踏自己的尊严。”

    我真得睡着了,都流口水了,还是被司机叫醒的:“喂,起来了,还真睡了,时间到了。”

    “呃?”我睁开了眼睛,急忙把嘴边的口水擦掉,问:“绕浮山市区转了一圈吗?”

    “转完了,马上十点十三分了。”司机说。

    “那还等什么,接亲。”我说。

    “好咧!”司机加快了速度,朝着市委家属大院驶去,可能早就打好了招呼,门卫没有阻拦,车队直接驶到了二号别墅门口,停了下来。

    稍倾,我拿着花下了车,后边的车里下来五、六名伴郎,总之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本来人家接亲肯定是高高兴兴,撒红包啦,想心办法进门啦等等,我却是一点兴趣都没有,李菲儿也没有兴趣,倒是请来的那些伴郎伴娘却是玩嗨皮了。

    他们起哄让我将李菲儿抱上车,其实心里一万个不愿意,李菲儿也是同样的心态,不过在外人面前,只能装样子,于是没有办法,我走过去将李菲儿抱了起来,朝着主婚车走去。

    上了车之后,将一群玩疯的伴郎伴娘关在外边,开口对司机说道:“去酒店。”

    司机笑呵呵的发动车子开始掉头,李菲儿本来脸带微笑,此时已经变得非常冰冷,我同样如此,在车里懒得再装,恢复了平常的样子,坐得离她很远,一点亲近的感觉都没有。

    “到了酒店,快点喝醉,别给我家丢脸。”她小声说道。

    “哼!”我冷哼了一声,表达着自己心中的不满,但是不满归不满,我还是准备早早把自己喝醉,不想应付这种场面。

    接下来的婚礼,我仿佛像一个外人,反正都已经安排好了,甚至连发言的内容都有稿子,当我从李建国手里接过李菲儿的手之后,司仪开始让我讲跟李菲儿恋爱经过。

    我心里想着,讲你妹啊,经过,经过就是老子被李菲儿强上了,然后李菲儿怀孕了,再然后就稀里糊涂的举办婚礼了。

    不过这些话只能在自己心里想想,明面上讲的话,都已经写在了稿子上,我开始照着慢慢读了起来,从李菲儿撞自己开始,到我舍命救李菲儿……总之,两个人从相识到相爱再到走进婚姻的殿堂。

    读完之后,我心里有一种恶心的感觉,太虚伪了,这篇稿子。

    “现在,请新郎吻新娘。”司仪说。

    我愣了一下,发现李菲儿也愣了一下,因为根据安排应该是没有这项内容,估摸着是这个司仪应该是临场发挥,加了这一条,在其他人的婚礼里,很正常,但是他不知道我和李菲儿根本没有一点感情。

    下面的嘉宾开始起哄,我看到了坐在最前排的陈文志,他眼睛里露出愤怒的光芒,并且十分的冰冷,仿佛要将我撕裂似的。

    本来我是不想亲李菲儿的,但是看到陈文志的表情和眼神之后,我鬼使神差的搂住了站在身边的李菲儿,随后吻了下去,并且一边吻一边用眼角的余光盯着陈文志,发现他已经站了起来,不过随后又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脸上除了愤怒之外,还有一丝泄气。

    “王八蛋,老子不但让你的女人怀孕了,现在还当着你的面吻她,你能拿老子怎么样。”我在心里暗骂一声,愣是想成了自己给陈文志戴了绿帽子。

    感觉怀里的李菲儿想要挣扎,我给她使了一个眼色,随后目光朝着下面的嘉宾瞥了一眼,那意思不言而喻,她如果不配合的话,那今天这场婚礼可能就演砸了,丢的可是他们李家人的面。

    李菲儿眉黛微皱,最终没有再反抗,我趁机将舌头伸了过去,对她亲吻了起来,眼角的余光看到脸部扭曲的陈文志,心里一种解气的感觉。

    亲吻结束之后,酒席开始了,我像个木头人一般,在他们的安排之后,带着李菲儿开始一桌一桌的敬酒,最牛逼的一桌,就是李建国亲自作陪的那一桌,市委**都来了,还有其他一些我不认识的大人物。

    几桌重要的客人敬完之后,我已经有点醉了,走到下一桌的时候,终于碰到了陈文志,他脸色阴沉,那个样子有点吓人,并且好像也喝了不少酒,站起来的时候,身体有点踉跄。

    “菲儿,我今天要跟你喝个交杯酒。”陈文志说。

    我一听交杯酒,眉头紧皱了起来,妈蛋,老子还在这里,你跟李菲儿喝交杯酒算怎么会事?明着打老子的脸吗?明着给老子戴绿帽子吗?

    “陈哥,我跟你喝行吗?”我拿着酒杯挡在了陈文志面前。

    “你滚开!”陈文志直接大力推了我一个踉跄。

    “菲儿,这杯酒你喝不喝?”陈文志的声音传了过来,我发现他已经走到了李菲儿面前。

    我站稳了身体,没有再过去,用眼睛盯着他们这对狗男女。

    “志文哥,谢谢你这么多年对我的关照,这杯酒我喝。”李菲儿说,声音很温柔,她从来没有对自己这样说过话。

    下一秒,我看到陈文志和李菲儿两人的手臂纠缠在一起,喝起了交杯酒。

    “操!”我心里大骂一句,感觉自己被人扒光了衣服似的。

    “菲儿,瞎胡闹。”李菲儿的母亲走了过来,将她和陈文志给隔开了,这才没有让他们两人继续眉目传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