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九章 愤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虽然对李菲儿没有一点感情,但是毕竟是一个男人,自己媳妇在婚礼上跟别的男人喝交杯酒。绝对是天大的耻辱。所以本来准备装醉。后来是真得醉了。

    喝得人事不省,半夜的时候,我醒了。感觉口很渴。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屋子里一片黑暗。也不知道这是那个地方?

    啪嗒!

    稍倾。我摸着黑打开了桌灯,房间很陌生。既不是李菲儿的卧室,也不是昨天晚上自己睡的客房。

    “这应该是李菲儿在海天别墅小区买的高档别墅吧。”我在心里暗道一声,在房间里到处找水没有找到。于是只好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别墅一共三层。我发现自己睡在第三层,除了一个卫生间之外,并没有水。于是只好朝着一楼的厨房走去,经过二楼的时候。猛然发现有两名保镖站入口处。

    “操,这是几个意思啊。”我盯着这两名保镖。都是熟人,就是一直贴身保护李菲儿的那两个人。也是看押自己的那两名保镖,还跟他们一块斗过地主。

    估摸着李菲儿睡在二楼的主卧室。让两名保镖挡在入口处,难道还怕自己半夜摸到她床上吗?我在心里暗暗疑惑。

    她现在怀孕了。自己怎么可能那样做,再说了,就算没有怀孕,我也没有那个胆子敢强上她啊,毕竟李建国是她爹,两个保镖感觉完全多余。

    “还不睡啊。”我对两人打了一声招呼。

    年长的那名保镖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对我微微的点了点头,年轻的那名保镖脸上露出一丝不怀好意的微笑,对着我挤眉弄眼。

    “什么意思啊?”我眨了一下眼睛,不知道年轻的保镖什么意思,感觉他好像有病似的,口渴的要命,没有再理睬他们,快速的来到一楼厨房,找了一杯矿泉水,大口的喝了起来。

    回三楼睡觉的时候,年轻的保镖又朝我挤眉弄眼,我眨了一下眼睛,问:“怎么了?有事吗?”

    年长的保镖瞪了旁边的那名年轻的保镖一眼,随后面无表情的对我说道:”没事。”

    “哦!”我应了一声,拿着矿泉水朝着三楼走去。

    回到三楼的房间之后,我躺在床上,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发现此时已经凌晨一点半,手机里有十几个未接电话,其中二个是徐珍珍打来的,剩余的全部是江雪晴的来电:“难道黄威的事情败露了?”我有点担心,试着给江雪晴反拨了回去。

    嘟……嘟……

    铃声响了二下,手机里立刻传来江雪晴的声音:“哥,你怎么一天不接电话?”

    “我今天结婚,你不知道吗?”我说。

    “结婚?”江雪晴的声音有点惊奇,问:“跟谁啊?”

    “李市长的女儿。“我回答道。

    “啊!”

    “黄威的事情没有败露吗?”我问。

    “不知道,我从小姐妹那边打听了一下,好像赵大河并没有找我。”江雪晴说。

    “愚蠢,谁让你乱打电话了。”我眉头紧锁,江雪晴这个笨蛋竟然去打听黄威的事情,不是引火烧身嘛。

    “哥,我就是侧面打听了一下,并没有故意询问,就是跟她们聊天,如果真得发生了什么事,她们肯定会说的。”江雪晴解释道。

    “不要再乱打电话了,明白吗?你越是行动,露出的破绽越多。”我说。

    “哦!”

    “睡觉吧,我好困,挂了。”我说。

    “哥,你真跟李市长的女儿结婚了?”江雪晴再次问道。

    “嗯!”我应了一声,随后挂断了电话,一直提着的心,稍稍放下了一半,黄威已经失踪了一天一夜,赵大河还没有怀疑到江雪晴的头上,这说明什么?说明黄威去找江雪晴的时候并没有告诉任何人。

    想到赵大河,我有点睡不着觉了,七百万的修路款,进了他的口袋,说好了二十吨红星水泥厂最好的水泥,也没有了下文,他明明知道自己成了李建国的女婿,还敢下套,那天晚上不是江雪晴的话,自己肯定就栽了。

    “怎么整他呢?”我在心里暗暗想道,同时回忆着黄威说过的事情。

    黄,捉奸要捉双,赵大河有强大的背景,在阳城县想凭借着黄动他,根本不可能。

    赌,倒是可以给他添点堵,不过基本上也没有用。

    毒,他不沾,非常让我郁闷。

    思来想去,只能先从网络上攻击他了,洗浴中心的赌场,还有电业局周志鹏老婆和赵大河的事情,还有孩子的事情,总之先在网上掀起一波舆论,打一拳看看赵大河的反应再说。

    现在网警很厉害,发这种贴子也很危险,并且想要让大**或者牛逼的公众号推广的话,没有钱根本不可能。

    “看来自己要好好策划一下,先找一个电脑高手,然后再弄笔钱,将赵大河的事情彻底宣传出去。”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电脑高手,自己一个不认识,钱倒是有李菲儿给的三百万,想推广的话,不用这么多钱,估摸着有个十万块钱就足够了。

    “徐珍珍是高材生,看看她是否认识电脑高手,最后在外省发贴子,阳城县跨省抓人,还是有点苦难。”我想到徐珍珍,准备明天回大泽乡之后,好好跟她商量一下。

    翻来覆去想了将近二个小时,睡意终于来了,我沉睡了过去,早晨被肚子饿醒了,昨天结婚,光喝酒了,根本没有吃多少东西。

    七点多钟的时候,我走出了房间,朝着一楼的厨房走去,看看是否能找点吃的,如果没有的话,我就准备跟李菲儿说一声,然后离开。她不会让自己住这里,老子也不想跟她一块住。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在走到二楼的时候,我朝着二楼小客厅看了一眼,正好看到主卧室的门打开,陈文志从里边走了出来。

    “操!”我停住了脚步,站在那里瞪大了眼睛盯着陈文志,不是两名保镖拦着,自己就冲过去了。

    陈文志也看到了我,他走了过来,一脸嚣张的说道:“看什么,没错,昨天我就住在菲儿的房间,你想打我吗?”

    “我/操/你祖宗。”我是男人,感觉一股怒火再也忍不住了,大骂一声,一拳朝着陈文志的脸打了过去。

    可惜下一秒,旁边年长的那名保镖,一脚踹在我的肚子上,骨碌,我的身体直接失去的平衡,朝着一楼滚了下去,那一拳也没有打中陈文志。

    “废物,我没有杀了你,已经是菲儿求情了,敢在婚礼上吻我的女人,给我打。”陈文志吼道。

    “文志,算了。”楼上传来李菲儿的声音。

    我本来想对陈文志说,你的女人现在怀着老子的种,不过最终没有说出口,怕彻底激怒他,万一让人对自己下黑手,那就永远没有报仇的机会了。

    “陈文志,老子总有一天让你跪在我面前,让你的女人彻底变成老子的女人。”我咬着牙在心里发着毒誓。

    喜欢的朋友请投月票!谢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