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十章 为什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躺在地上,感觉自己的肺要气炸了,以前他们两人的事情跟自己没有一毛钱关系。但是昨天举行了隆重的婚礼。如果陈文志和李菲儿两人再出双入对的话。并且还住在本来应该属于自己的房间里,那自己岂不成了全市的绿帽王了吗?

    这口气怎么忍?忍了的话,老子还是一个男人吗?本来想出去吃早餐。现在改变了主意,我坐在一楼的沙发上。盯着楼梯。脑子全都是李菲儿和陈文志两人赤身果体滚床单的画片,心里憋着一股怒气。

    稍倾。陈文志和李菲儿两人从楼上走了下来,李菲儿竟然挽着陈文志的胳膊,陈文志呢。则小心的扶着李菲儿。他们两人倒像是夫妻。

    我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双眼冒火,但是理智告诉自己。现在冲上去只有挨揍的份。

    “喂,你们两人既然这么恩爱。为什么不结婚,为什么非要让我掺和进来?”我瞪着李菲儿和陈文志两人怒吼道。

    自己不想掺和。既然没有办法已经掺和了进来,就不想受到侮辱。这是一种赤果果的侮辱,在应该属于自己的家里。陈文志却扮演着丈夫的角色。

    陈文志眉头紧锁了起来,抬头朝着我看了过来。表情阴沉,目光冰冷。

    李菲儿的目光也十分的冰冷,甚至于带着一丝不屑。

    “你不需要知道,老实一点,也许还能活得时间长久一些。”陈文志阴冷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双眼微眯,脑子里考虑着从这里跑到厨房,然后从厨房里拿着菜刀能不能砍死这个王八蛋,不过下一秒看到陈文志身后两名保镖警惕的眼神,我便放弃了。

    “你回大泽乡吧。”李菲儿也冷冷的说道。

    “哼!”我冷哼了一声。

    李菲儿看了我一眼,随后开口对陈文志说道:“我们走吧。”

    我看到陈文志点了点头,随后两人挽着手离开了别墅,两名保镖为了防备我对陈文志不利,那名年长的保镖直接来到了我的面前,将我堵在沙发上。

    陈文志和李菲儿两人离开之后,年长的保镖看了我一眼,我反瞪了回去,心里有怒火已经快要忍不住了。

    “他们没做那事。”也许出于同情,也许是其他原因,年长保镖在离开的时候,突然小声对我说了这么一句话。

    “呃?”我愣了一下,刚想问问他什么意思,却发现这名保镖已经离开了别墅。

    站在原地愣愣的发呆,几分钟之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嘴里念叨:“他们没做那事?妈蛋,什么意思?难道是说李菲儿和陈文志昨天晚上没有XXOO?”还真有可能,因为李菲儿有身孕,又是高龄产妇,本来就容易流产,即便陈文志想做那种事,估摸着李菲儿也不会同意,她对这个孩子很看重,同时李建国夫妻两人也十分的重视。

    看来在李菲儿生孩子之前,他们两人应该不会做那种事情,自己至少还有几个月的时间不用被戴绿帽子,不过等李菲儿生完孩子,就不一字了,从那天晚上李菲儿将自己当成陈文志时的热情来看,只要陈文志想要,她应该不会反对。

    “王八蛋。”我暗骂了一句,同时想起了龙念珍,如果龙念珍能将U盘的事情处理好的话,陈家和李家都将完蛋,即便因为李建国完蛋让自己的仕途受阻,我也在所不惜,大不了跟着徐珍珍去北京打工,也不想被人长年戴着绿帽子。

    “龙念珍,你不会是一个骗子吧?”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铃铃……

    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吓了自己一跳,随后从口袋里掏出来看了一眼,发现是江雪晴的电话,于是按下了接听键:“喂,雪晴,什么事?”

    “哥,不好了,刚刚接到周姐的通知,她让我马上回去,怎么办?是不是赵大河知道了我们做的事情?”电话另一端传来江雪晴六神无主的声音。

    “别慌。”我说。

    “哥,怎么办?”江雪晴嚷道。

    “让你别慌,听我说。”

    “哥,你说。”

    “赵大河如果真知道了黄威的事情,他就会利用县公安局的力量,定位你的手机位置,根本不需要让什么周姐通知你回去。”我思考了一下,开口对江雪晴说道。

    “哦!”她应了一声,问:“哥,你是说周姐让回去并不是专门针对我?”

    “嗯,肯定不是针对你,但是他们可能已经发现黄威失踪了,叫你回去可能是调查一下,记住一点,绝对不能慌张,一定咬死没见过黄威,即便他们上手段威胁你的话,也要咬牙坚持住,明白吗?”我对江雪晴叮嘱道。

    “我明白。”她回答道。

    “只要过了这一关,黄威的事情就算是结束了,记住绝对不能慌张。”我再次对她叮嘱道。

    “哥,真能像你刚才说的那样吗?”江雪晴问。

    “放心,我猜得肯定八/九不离十,如果不是的话,你想办法给我打个电话,我去救你。”我说。

    “好!”

    随后我又嘱咐了江雪晴几句,让她赶快回阳城县,然后便挂断了电话。

    稍倾,怕徐珍珍和关雀儿拦着江雪晴,于是我又给徐珍珍打了一个电话:“喂,珍珍。”

    “叫这么亲?我们有那么熟吗?”徐珍珍说:“你现在可是有妇之夫,还是李市长的女婿,还是叫我全名吧。”

    我眉头微皱,不知道徐珍珍吃错了什么药,大清早就来怼我:“让江雪晴离开,别拦着她。”

    “知道了,还有别的事情吗?”她问。

    “我一会回阳城县,如果江雪晴没事的话,晚上就回大泽乡。”我说。

    “刚刚结婚就不回市里住?”徐珍珍问。

    “一言难尽,你想听的话,我回去可以讲给你听,总之我和李菲儿并不是正常的那种夫妻,算了,不说了,挂了。”我挂断了电话,说起李菲儿,感觉心里一阵难受。

    几分钟之后,我离开海天别墅小区,在路边买了两笼小龙笼和一杯豆浆,拦了一辆出租车,朝着阳城县疾驰而去。

    一个小时之后,我到了阳城县的县城,而江雪晴还没有回来,从大泽乡到阳城县,因为路不好走,最少都要三个多小时。

    我给赵虎打了一个电话:“喂,虎哥,有事找你。”

    “来不夜城迪厅,从后门进。”赵虎没有啰嗦,他这种性格说实话我很喜欢,跟十分的跟他对脾气。

    一刻钟之后,我来到了不夜城迪厅的后门,没关,我推门走了进去,也没有遇到人,于是直接来到了二楼的办公室,赵虎正坐在里边跟一名三十多岁的女人算帐,我认识这名女子,是赵虎的情人,也是不夜城迪厅的会计。

    “虎哥!”我叫了一声。

    “王浩来了,坐,你先自己算一下,一会我去找你。”赵虎先招呼我坐下,然让那名三十多岁的女人离开了。

    “虎哥,没打扰你吧?”我一脸歉意的问道。

    “没,本来让她自己算就行了,非说我是老板,必须过目,女人就是烦,喝茶。”赵虎说。

    “虎哥,可能要跟你借几个人用。”我端起茶喝了一口,硬着头皮说道。

    如果江雪晴真出了问题,不可能见死不救,并且她很可能把自己给供出来,所以一旦她出问题,我想带人去把她救出来,不能让她落在赵大河的手里。

    “什么事?”赵虎盯着我问道:“我要对得起兄弟们,不能让他们不明不白的去冒险。”

    “我明白,虎哥,赵大河KT**有一个陪唱小妹,我认识,她今天很可能有危险,如果她发求救短信给我的话,我想带人把她救出来。”我说,把黄威的事情给隐瞒了,毕竟越少人知道越好,赵虎虽然义气,但还是不让他知道为好。

    君不秘则失臣,臣不秘则失身,古人的话能流传下来都是经过时间检验的,十分有道理。

    “赵大河,兄弟,你为了一个陪唱小姐去得罪赵大河是不是……”赵虎眉头微皱,开口说道。

    “虎哥,这事我必须管,如果那陪唱小妹出事的话,我也会被牵连进去。”我说。

    赵虎点了点头,脸上露出思考的表情,我没有催促,毕竟赵大河在阳城县那是灰色地带的土皇帝,跟他做对,几乎没有好果子吃。

    “虎哥,给我二个人就行,两个陌生的面孔,一人一万块,只要把人救出来,我再给一万块,但是这两个人身手必须好,最好练过功夫,同时胆子要大,心要黑。”我说。

    “人倒是有,也不是阳城县道上的人,而是我认识的武林中的朋友,不过……”赵虎说话很犹豫。

    “不过什么,虎哥,有什么条件你尽管提。”我说。

    “王浩,你要明白,武林中的人,虽然需要钱,但是面子都看得很重,同时性格还有点特别,总之,我现在也不能保证他们会不会帮忙,但是可以帮你引荐。”赵虎说。

    “谢谢虎哥。”我说。

    “你运气好,他们两人不是本市人,家里遇到难事了,来我这里借钱,我刚才算帐,就是看看能帐上还有多少钱。”赵虎说。

    “他们都是什么人?”我问,心里有点好奇。

    “两兄弟,老大叫卫文,老二叫卫武,两人家传的潭腿功夫,我们以前切磋过,还一块喝过酒,都是本省的武林中人,所以便熟悉了。”赵虎说。

    “潭腿?”我对武术一窍不通,愣愣的问道。

    “南拳北腿中的北腿就指潭腿,很厉害,放心吧,如果他们两人肯帮忙的话,十几个汉子都能放倒。”赵虎说。

    “哦!”我应了一声,问:“虎哥,什么是武林中人啊?是不是只要练武的人都算武林中人?”

    “呵呵!”赵虎笑了笑,随后摇了摇头,说:“武林中人指有真正传承的人,有师父或者家传,至于武校或者武馆那些练武的人,他们基本只会套路,套路打不了人,就算是练一百年,也只能强身健体罢了。”

    我听得似懂非懂,愣愣的点了点头,没有再多问。

    中午的时候,赵虎在临福酒店订了包间,请卫文和卫武两兄弟吃饭,我也跟着去了。

    临福酒店是阳城县的老酒店,以前叫阳城大饭店,是一个国营饭店,后来改成了临福酒店,只要是阳城本地人,基本都会在这里招待客人,因为这里的菜才是最地道的阳城口味。

    见到卫文和卫武两兄弟之后,我感觉有点失望,本来心里想着两人估摸着也跟赵虎一样,人高马大,看起来就很凶,但是没有想到,两人不高,也就一米七左右,并且看起来十分的平常,几乎就是一个普通人,扔进人堆里你根本看不出他们的特别。

    “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兄弟王浩,这是卫文,这是卫武。”赵虎给我们双方介绍,我本来想跟他们握手,没想到两人行了一个武林中的抱拳礼,于是我只好也跟他们躬了躬手。

    “王兄弟不是武林中人?”卫文看着我问道。

    “嗯!”我点了点头。

    “难怪,你刚才抱拳错了。”他说。

    “呃?”我愣了一下。

    “左手抱着右拳,表示没有敌意,尊敬之意,右手抱着左拳,表示不死不体,充满敌意。”卫文说。

    “啊!”我轻呼了一声,心想怎么这么多讲究,回想了一下,刚才自己好像是右掌抱着左拳,看来真是错了,于是马上开口说道:“见凉,实在不懂。”

    “不知道者无罪。”卫文说。

    “来来,喝酒。”赵虎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们四个人喝了一杯酒,他们开始聊起了本省武林的事情,我插不上嘴,只能在旁边听着,不过也挺有意思,感觉像听武侠故事似的,这次他们兄弟两人到处借钱,因为两人见义勇为将一名小偷打成了重伤,小偷算是把他们两人给懒上了,被偷那人没了踪影,根本不出来作证,没有证据显示他们两人是见义勇为,小偷私了开出了天价,没办法,两人只好出来到处借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