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十二章 讲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看到了,大约有二十几个女孩都被关在一个房间里,手机应该被没收了。虽然不知道你和赵大河之间到底有什么事情。但是有一点可能肯定。对方不知道真实的情况,把人关起来只是一种手段,让心虚的人自己显露出来。如果那个叫江雪晴的女孩足够聪明和胆大的话,不会有任何问题。相反。她只要慌张的话,怕是就出不来了。”卫武把他看到的情况以及自己的分析都说了。

    听了他的话。我觉得分析的很对,同时也放下了一半的心,从现在掌握的情况来看。黄威去找江雪晴并没有告诉别人。至于为什么将江雪晴等二十几名陪唱女孩关起来,我便不得而知了。

    “刚才我有机会把人救出来,但是想了一下。最终没有出手,一旦救人等于不打自招。可能给你们引来更多的麻烦,现在只能希望江雪晴足够聪明。不然的话,还是想想你自己吧。”卫武说。

    “谢谢武哥。既然这样,你们就先回去吧。我一个人在这里等着。”我说。

    卫武摆了摆手,说:“等到明天早晨。我们兄弟两人明天一早就走。”

    “谢谢!”我再次感谢道,如果江雪晴能熬到明天早晨还没有出事的话,接下来基本不会出事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为了不让赵大河起疑心,面包车在停几个小时之后,驶离了这条小巷,我们四个人去吃了晚饭,然后晚上八点多钟的时候又来了,不过这一次并没有停在万鑫洗浴中心的旁边,而是在五十米之外的另一条小巷里。

    卫武下了车,说:“我再去看看。”

    “武哥……”我想叫住他,因为太危险了。

    “让他去吧。”卫文出声说道。

    既然卫文这样说,我便没有再出声,因为心里也想知道里边现在到底有什么变化?出了什么事?江雪晴有没有被赵大河识别出来?

    她的手机被没收了,自然无法给自己传递信息,还好自己谨慎,下午在万达广场跟江雪晴见面的时候,让她把手机里我的号码删掉,强行记在脑子里。

    卫武这次一个多小时之后才回来,脸上还带着伤,上车之后,立刻喊道:“开车!”

    嗡……

    赵虎发动了车子,驶出了小巷,消失在夜色之中。

    “怎么了?”卫文对卫武问道,我同时也朝他看去。

    卫武将手里的一个硬盘扔在面包车上,说:“下午没有发现,那条小巷有监控,还好,他们也刚刚发现丢了钱,查监控的时候我跟了进去,没想到对方也有一名高手,脸上挨了一拳,不过他被我一脚给放倒了,监控硬盘给拆了,应该没有人知道这辆面包车出现在洗浴中心附近。”

    卫武把刚才的情况简单的介绍了一下,他说的轻巧,估摸着肯定惊心动魄。

    “武哥,江雪晴呢?”我问。

    “二十几个女孩还在关着,估摸着应该没什么问题了。”他说。

    “哦!”我应了一声,仍然没有放心,只要江雪晴一天没有出来,我的心肯定始终吊着。

    “你被看到脸,我送你们两人马上离开。”赵虎开口说道:“王浩,你先下车。”

    “好!”我没有啰嗦,打开车门,刚要下车,又返了回来,从包里又掏出二万块钱塞进了卫武的怀里,没有说话,快速的下了车。

    “喂,什么意思?”卫武伸出头来盯着我问道。

    “文哥,武哥,我的一个心意,钱不多,你们别嫌弃。”我说,随后挥了挥手,快速的跑掉了,免得对方把钱硬还回来。

    卫武两次潜入万鑫洗浴中心,我心里十分的佩服,这种人,艺高人胆大,不是因为认识赵虎,自己根本不可能认识卫文和卫武这种武林中人,既然遇上了,那就要留点交情,谁知道什么时候能用到他们。

    自己卡里有三百万,几万块钱买一份人情,我觉得十分划算。

    稍倾,我找了一家小旅馆住了进去,没有洗澡,直接躺在床上,脑海之中突然出现了李菲儿影子,随之眉头不由自主的紧皱了起来:“现在这个时间,她是不是又跟陈文志在一起?”

    想到这里,即便心里知道两个人不可能干什么,同时也清楚自己和李菲儿根本就是假夫妻,但是仍然不由自主的生气。

    十几分钟之后,我想到了一个理由,掏出手机拨打了李菲儿的电话。

    嘟……嘟……

    铃声响了六、七下,电话另一端终于传来她的声音:“喂,王浩,你有什么事?”

    “李总,你还欠我二百万。”我说。

    “不要得寸进尺。”她冷冷的说道。

    “好,我不得寸进尺,这样吧,阳城桃花源的房子给我一套,要精装修的,可以马上搬进去住的。”我说。

    自己天天往阳城县里跑,总是住旅馆也不是那么会事,如果有一套自己的房子,会舒服很多。

    “哼,你有住新房的命吗?”李菲儿对我嘲笑道。

    “以前没有,现在有了,因为你肚子里有我的孩子。”我反击道。

    “少拿孩子来威胁我。”她说:“信不信我从小让他叫陈文志爸爸。”

    “好啊,你可以这样做,但是你要记住,纸包不住火,我已经委托了一个人,只要我死了,等孩子十八岁之后,他会告诉孩子真相,你如果不想让孩子以后生活在痛苦之中的话,明天给我把钥匙送过来。”我声音冰冷的说道,其实是在吓唬李菲儿,不过同时也意识到,自己确实应该这样做,以防万一。

    手机里出现了片刻的沉默,我没有催促,李菲儿需要一个思考的过程。

    大约过了半分钟,李菲儿声音终于传了过来:“好,这是最后一次,你好自为之。”

    “OK。”我说。

    嘟……嘟……

    手机里传来电流的盲音,李菲儿挂断了电话,我撇了撇嘴,心里仍然在不由自主的生气,其实最主要是生自己的气。

    稍倾,我暂时把心里的情绪强行压了下去,开始思考着把事情跟谁讲最安全。自己的父母?不行!关雀儿?她太小了,也不行!卫青曼?一个善良的小姑娘,也不是合适的人选。赵虎?虽然仗义,但……感觉也不合适。

    “到底能跟谁讲呢?”我眉头紧皱,在心里暗暗想道,最终思来想去,好像只有徐珍珍合适。

    于是我拿起手机,拨打了徐珍珍的电话:“喂,没影响你睡觉吧?”电话接通之后,我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影响了。”徐珍珍说。

    “有点急事,必须告诉你。”我声音变得严肃起来。

    “什么事?”她问。

    “我想把跟李菲儿的事情跟你说一下。”我说。

    “呃?为什么跟我讲,没有必要,王浩,你别理解错了,我没有喜欢你,虽然上次你自己把事情抗了下来,保护了我,心里感激是感激,不会插足你的婚姻,再说了,我有什么资格跟李大小姐去争?”徐珍珍说道。

    “呃?”我愣住了,这什么跟什么啊,眨了一下眼睛,感觉一头雾水:“那个,你先听我说,这件事情非常非常重要,关系到我的小命。”

    “嗯?”电话另一端的徐珍珍发出一个疑惑的声音。

    “你别打断,先听我把话说完,行吗?”我说。

    “行!”她应道。

    “我和李菲儿……”我开始讲述自己和李菲儿认识的经过,讲得非常详细,最后讲到那天晚上跟李菲儿在床上的事情,然后又讲了陈氏集团和天蓝集团以及陈家和李洁私下的一些勾当,最后语气十分严肃的对她说道:“徐珍珍,我和李菲儿结婚完全是为了保命,如果她没有怀孕的话,我可能现在已经死了。”

    “啊!”电话另一端的徐珍珍惊呼了一声,问:“王浩,你不是在讲故事吧?”

    “不是,有时候现实其实比小说还要离奇,我刚才讲的完全都是真实的事情,蒋露露已经死了,她在浮山市区租住的公寓都被一把火烧成了灰烬。”我说。

    “这……是不是我们害了她?”徐珍珍声音懊悔的问道:“我就不应该去整什么钱强,不然的话也引不出后面的事情,都怪我。”

    “不怪你,即便没有钱强的事情,有人也已经盯上了蒋露露,她的结局不会改变,你不用自责。”我说。

    “那你不会有事吧?”她紧张的问道。

    “不知道,也许没事,也许不知道那天就完蛋了,所以要把这件事情告诉你,希望如果那天我真得失踪了的话,十八年之后,你找到李菲儿的孩子,将今天的事情告诉他(她),就说是她的亲生母亲杀死了他的亲生父亲。”我说。

    “这……不好吧,孩子会痛苦一辈子的。”徐珍珍犹豫的说道:“孩子是无辜的。”

    我眉头紧锁,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自私,那个孩子毕竟也是自己的骨肉,不能因为痛恨李菲儿,同时连未出生的孩子都恨上了。

    半分钟之后,我对着手机说道:“你说的对,孩子是无辜的,算了,刚才我的话就算没说,你全部忘掉吧。”

    “王浩,你真不会出事吧?”她问。

    “暂时应该不会,我以后会小心一点,不会再去招惹李菲儿了。”我说。

    “你小心一点,还需要我帮你做什么吗?”

    “照顾好关雀儿,等我回去帮着我修路,行吗?”我突然感觉自己好无助,只剩下徐珍珍还能说说心理话。

    “好!”徐珍珍没有拒绝。

    “谢谢,能认识你这个朋友真好。”我说:“睡吧,挂了。”

    稍倾,我挂断了电话,躺在床上,一会想着自己的事情,一会想着江雪晴的事情,一会又想修路的事情。

    修路是大事,可以造福山里的村子,也可以让自己在仕途上前进半步,李建国可是说过,只要路修好了,他可以让自己成为大泽乡的副乡长,虽然是副的,但也是副科级干部,比自己现在强多了。

    修路帐号里才一百多万,就算是把自己从李菲儿那里敲诈来的三百万加上,也不够修路的钱:“妈蛋,赵大河,你侵吞了七百万修路款,找个替死鬼坐牢,老子一定想办法让你吐出来。”我在心里暗道一声,眼睛里露出一丝寒光。

    县电业局副局长周志鹏,他家里的儿子是赵大河的种,黄威提供的这条消息很重要,估摸着也十分的隐秘,没几个人知道,只有跟在赵大河身边七、八年的人,才有可能知道这条消息。

    “怎么利用赵大河的儿子呢?”我在心里暗暗思考着。

    绑架?好像行不通,有点找死的感觉。除了绑架,我还真不知道能通过什么方法敲诈到赵大河。

    给他写一封匿名信?也不行,万一打草惊蛇,赵大河真接把他这个儿子也送出国,那可就麻烦了。

    我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想了各种办法,但是都感觉行不通,终于天快亮的时候,睡了过去。

    铃铃……

    感觉自己好像没有睡多久,耳朵边上传来手机铃声,开始的时候不想理睬,因为太困了,但是响起来没完没了,于是只好闭着眼睛摸到手机,放在自己耳朵上说:“喂?谁啊?”

    “哥,我出来,你在那里?我去找你。”电话另一端传来江雪晴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兴奋。

    “你出来了?赵大河没有为难你吧?”我一下子清醒了过来,随后睁开了眼睛。

    “哥,见面说,你在那里?”江雪晴问。

    我把自己旅馆的地址和房间号告诉了她。

    “哥,一会见,先挂了。”江雪晴挂断了电话。

    我拿着手机,一直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江雪晴没事了,也就等于说自己没事了,万一她被赵大河甄别了出来,那估摸着自己也要折进去。

    大约一刻钟之后,门外传来敲门的声音:“咚咚!哥,开门。”江雪晴喊道。

    “来了。”我也没有穿衣服,只穿了条内裤便下了床,打开门之后,立刻钻回了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