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十四章 无意的发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帮着江雪晴把东西搬到了新房子里,自己也买了一点日常用品,这里以后就是阳城县的落脚地。虽然只有使用权。但是只要自己不搬。李菲儿一般不会赶人。

    “哥,你今晚住这里吗?”江雪晴盯着我问道。

    “暂时还不回大泽乡,赵大河还欠我七百万修路款呢。”我说。

    “哥。你还要跟赵大河斗?”她瞪大了眼睛。

    “哼!”我冷哼了一声,说:“赵大河不就仗着他堂兄赵大忠是阳城县委**嘛。我的老丈人还是李市长呢。谁怕谁。”

    “对呀,我怎么忘了。哥你现在也算官二代了吧。”江雪晴盯着我问道。

    我脸上露出得意的表情,谦虚的说道:“最多算是伪官二代。”其实心里有多苦,只有自己清楚。完全就是在打肿脸充胖子。不过这些事情并没有跟江雪晴说,在外人面前,我还是很要面子。

    “哥。我是你妹,是不是也算伪官二代了。”江雪晴兴奋的说道。

    “算半个吧。”我说。随后心里暗道了一声:“妈蛋,老子都特么是打肿脸充胖子。在李菲儿心里估摸着跟个民工没什么区别,还伪官二代。完全就是自封的。”

    “哥,我不想当陪唱小妹了。”江雪晴脸上的笑容消失了。这是她第一次非常认真的跟我讲话。

    “那就不去了呗,他们还敢逼良为娼啊。”我说。

    “不会。但是我以后干嘛啊,我妈在家里种地很辛苦,我一直想赚了钱在县城买栋房子让她一块住。”江雪晴说。

    我表情一愣,盯着江雪晴看去,这个丫头打什么鬼主意,一猜就知道了,她现在心里八成在打着这房子的主意。

    “哥,我脸上有脏东西吗?你盯着我干嘛。”她用手摸了摸脸,说道。

    “你回去上学吧,学费我来出。”我说,这是自己能做出的最大让步。

    “不想上学了,哥,你说我开个服装店怎么样。”江雪晴盯着我说道。

    “行啊,只要你有钱。”我说,上一次为了给她妈治病,已经在她身上花了不少钱,这一次可不想当冤大头。

    “哥!”江雪晴直接扑了过来,将我扑倒在床上,说:“哥,我可以给你当情人,你能帮我租个门面吗?”

    “不能!”我直接拒绝了,随后轻轻的将她推开,本来以为没事了,没想到江雪晴哭了起来。

    呜呜……

    我心里这个郁闷啊,怎么被这个小丫头片子给缠上了,她一边哭还一边说:“哥,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昨天差一点都要被吓死了,呜呜……”

    这是一种威胁,虽然很隐蔽,但是我听了出来,眉头不由自主的紧锁了起来:“江雪晴,你记住,黄威的事情一旦泄漏了,你必死无疑,我也许会受到牵连,但是毕竟李市长是我的老丈人。”我双眼微眯,露出一道寒光,冷冰冰的对哭泣的江雪晴说道。

    “哥,我不是那个意思。”她马上说道。

    “不是那个意思最好,这样吧,你先在赵大河的KT**里干着,只要能帮着从赵大河嘴里挖出七百万修路款,我就答应给你搞个服装店。”我说。

    任何事情都不能一味的用武力解决,还要给点甜头,毕竟江雪晴怎么说也算站在自己这边的人,并且还是自己上过的第一个女人。

    “哦,好!”她点了点头,说:“哥,我还有一个要求。

    “不答应。”我直接拒绝,根本不想听她的要求。

    “哥,我妈身体不好,我想把她接到阳城县里来住。”她说。

    “可以呀,但是不能住到这里。”我瞪着江雪晴说道,刚才提房子的时候,就猜到了她的目的。

    “哥,求求你了。”江雪晴开始跟我耍赖,我走到那里,她跟到那里,一直用声音摧残我的神经,被她要烦死了。

    “停停!”我说。

    “哥,你同意了?”她盯着兴奋的问道。

    “没有!”

    “哥,我知道你是好人……”

    “闭嘴!”我大吼一声,说:“帮我做一件事情。”

    “什么事?”

    “搞根赵大河的头发。”我说。

    “头发?”江雪晴疑惑的问道。

    “对!”我点了点头。

    “哥,你要赵大河的头发干嘛?”她问。

    “你不需要知道。”我说。

    当时黄威讲赵大河事情的时候,江雪晴在山神庙外边,并没有听到并于赵大河私生子的事情。

    这件事情有点悬,周志鹏难道就甘心当绿帽王?我有点不相信,所以准备亲自检验一下,确定了之后,再想办法利用这件事情敲诈赵大河。

    “好吧!”江雪晴点了点头,问:“哥,我帮你搞到赵大河的头发,你是不是就让我妈搬来跟我们一块住。”

    我摇了摇头。

    “哥,我妈来了,她住客房,我跟你睡主卧,每天晚上都可以跟你睡哟。”江雪晴诱惑我,她知道自己在浮山第一人民医院外边的小旅馆里的时候是第一次。

    “不行!”我将嘴里的口水咽下去,艰难的说道,差一点就松了口,因为现在女人对自己的诱惑力还是很大,特别是江雪晴,身体发育的很好,也挺漂亮,跟她做没有问题,但是做完之后,总感觉有点脏,毕竟她当陪唱小妹有一段时间了,那天还被赵大河的三名手下给轮了。

    江雪晴的身体贴了过来,将小嘴凑到我的耳边,吹着热气小声的说道:“哥,我后面还没有被开发哟。”

    咕咚!

    我终于有点受不了了,很没出息的吞了一口口水,张了张嘴,说:“先把赵大河的头发搞到手再说。”

    “哦!”江雪晴应了一声,没有再诱惑我。

    说实话,我听到她刚才的话,已经心动了。

    晚上我们两人找了一家小饭馆点了四个小菜,吃完饭之后,江雪晴去KT**上班去了,我闲得没事,在万达广场溜达。

    一边溜达一边想着如何打听一下周志鹏的住址,他是县电业局的副局长,其实只要认识一名警察的话,马上就可以知道他家的地址。

    “警察?”我想了一圈,发现自己根本一名警察都不认识。

    “妈蛋,看来以后要打机会认识一名警察,并且层次不能太低,至少要是副所长的位置,这样以后有什么事情,一个电话就搞定了。”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正溜达着呢,突然看到了夏楠的身影,已经秋天了,她仍然穿着裙子,不过腿上穿了黑色的丝袜,看起来很是性感,正朝着喜来登大酒店走了进去。

    “我擦,夏楠进了喜来登大酒店,难道跟情人约会?记得她好像已经结婚了,丈夫是事业编制。”我在心里暗道一声,鬼使神差的跟在她的身后也走进了喜来登大酒店。

    “妈蛋,如果是吃饭,老子就闪,如果是约会,看看她的奸夫是谁?”闲着没事,我的八卦之火燃烧了起来。

    喜来登左边是餐厅,夏楠没有去餐厅,而是直接走进了电梯,我立刻朝着楼梯走去,快速的跑到二楼,发现电梯没有停,于是又跑到三楼,就这一样,一楼一楼的跑,最终在六楼发现了夏楠的身影。

    我躲在楼梯间里,朝着走廊看去,发现夏楠正朝这边看来,于是我马上把头缩了回去,心跳加快,暗道一声:“不会被她发现了吧?”

    稍倾,我再一次探出头去,发现夏楠走到了一个房间门前,正在敲门,大约有十几秒钟,房门应该是开了,因为夏楠走了进去,我正想着房间里的男人会是谁的时候,却猛然发现,一个男人的脑袋伸了出来,正在左右观望,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

    “赵大江。”我瞪大了眼睛,看清了对方的容貌,农业局副局长赵大江,也就是赵大河的亲哥哥。

    “这兄弟两人果然都是老色/鬼。”我在嘴里念叨了一声,心里急速的想着如何利用自己无意之中的这个发现。

    俗话说,捉奸捉双,时间很紧,估摸着他们两人偷情也不会太久,最多二、三个小时。自己偷拍不了,只能利用现在的时间做点文章。

    “妈蛋,要不通知赵大江的老婆,如果不是这个老东西在大泽乡主持修路,赵大河怎么可能轻易把七百万修路款赚到手。”我在心里暗道一声,随后低着头朝着刚才夏楠走进去的那个房间走去,因为需要确定一下房间号,低着头是怕被监控拍到正脸。

    我低头缩着脖子,从刚才夏楠走进去的那个房间门口经过,发现是608号房间,这才急速的坐电梯离开了,在电梯里,我仍然缩着脖子低着头,让监控拍不到自己的正脸。

    小心使得万年船。

    几分钟之后,我离开了喜来登大酒店,突然发现根本不知道赵大江家里的电话,更不知道他老婆的电话。

    赵大江家的电话,农业局里的人肯定知道:“问谁呢?”我眉头微皱,在心里思考着。

    在农业局里,如果说熟悉的话,自己只熟悉袁雯,她虽然势力,但是城府不深,于是在思考了几分钟之后,我拿出手机拨打了她的电话。

    嘟……嘟……

    手机铃声响了六下,电话另一端才传来袁雯的声音:“喂,市长女婿有什么吩咐?”

    “求你帮个忙。”我说。

    “求字我可不敢当,你现在可是大人物。”袁雯说。

    “什么大人物。”我说。

    “等你修完路肯定要被提拔,这都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浩哥,在农业局咱俩关系最好,苟富贵勿相忘哟。”袁雯俏皮的说道。

    她以前虽然跟自己关系不错,但是也绝对不会用这种语气跟我讲话,说是俏皮吧,也像是撒娇,总之我心里很清楚,不是自己的真有魅力,而是权力赋予的魅力。

    “赵副局长家的电话是多少,我急需要,你知道吗?”我问。

    “不知道,不过我可以帮你问问。”袁雯回答道。

    “不要让别人知道是我需要,你最好能从侧面打听一下,急用,越快越好。”我说。

    “浩哥,我有什么好处?”袁雯用一种开玩笑的语气问道。

    我眉头微皱,心里想着,如果一会事发了,以她的聪明肯定能猜到是怎么会事,现在不给她一点承诺的话,搞不好立刻就将自己卖了。

    “这样吧,明年帮你把事情编制转成公务员编制,但是以后你可要帮我多做点事。”我说。

    “真的吗?浩哥,你不会骗我吧。”她说。

    “信不信由你,我这人从来不说假话,今年公务员编制没了,明年肯定给你弄一个。”我斩钉截铁的说道,其实就是开空头支票,先拴住袁雯再说。

    “好,我马上给你问。”

    “记住,最好你从侧面打听,明白吗?”我对她提醒道,能不能悟透靠她自己了。

    “知道了。”袁雯挂断了电话。

    我心里很急,在喜来登大酒店前边的广场上走来走去,赵大江能搞多久?估摸着一刻钟就完事了,再说一点情话,洗个澡,撑死二个小时,两个人就能从里边出来。

    “时间紧迫啊!”我嘀咕了一声,时不时看一眼手机,终于在十分钟之后,收到了袁雯的一条短信,上面有赵大江的手机号码和家里的座机号码。

    我没有用自己的电话拨打,而是走进了一家杂牌手机店,花了一百块钱买了一张手机卡,这种手机卡是用不知道从那里搞来的身份证申请的,里边只有三十块钱的话费,却可以卖一百块钱一张。

    急速的换上这张手机卡,然后拨打了赵大江家里的座机。

    嘟……嘟……

    “快接电话!”我嘴里念叨着。

    铃声响了六、七下,终于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喂,你好。”

    “你好,是赵大江副局长家吗?”我粗着嗓子说道。

    “对!你是那位?”女人问。

    “赵大江此时正在喜来登大酒店608号房间跟农业局的夏楠幽会。“我说,随后马上挂断了电话。

    刚想把手机卡拆下来,对方反拨了回来,我眉头微皱,想了一下,按下了接听键:“喂?”

    “你是谁?”女人问。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赵大江正在喜来登大酒店608号房间跟农业局的夏楠偷情,你不过捉奸的话,一会他们两人就出来了。”我说,随后再一次挂断了电话,并且讯速拆下了手机卡,扔进了臭手沟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