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十六章 踏破铁鞋无觅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本来指望着徐珍珍能认识网络方面的高手,没想到她竟然一个不认识,让我心里十分的郁闷。

    “我看到卫青曼经常拿着个电脑玩。好像挺厉害。一个多月之前。她帮我弄了个六位数的QQ号。”大约沉默了半分钟,徐珍珍突然开口说道。

    “卫青曼?”我惊呼了一声。

    “嗯,就是她。本来我想给她钱,六位数的QQ号挺值钱。可是她竟然不要。说没花钱。”徐珍珍说。

    “这……”我有点发愣,心里想着:“卫青曼难道是一名电脑高手。不可能吧,跟她接触了一段时间,她可从来没有讲过。并且小姑娘一个就很清纯善良。怎么可能是黑客。”

    “不会吧,你在开玩笑吧。”我根本不相信。

    “不信算了,挂了。我要睡觉了。”徐珍珍说,随后挂断了电话。

    “喂?喂?”我叫了两声。可惜手机里传出嘟嘟的电流声。

    我拿着手机,眉头微皱。嘴里念叨着:“卫青曼是电脑黑客,别闹了。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难道自己看走眼了?”

    “好像也没有人规定电脑黑客就不能是一个清纯善良的小姑娘,好像以前一个巴西十几岁的小姑娘就攻进了美国国防部的电脑。看来黑客应该跟善不善良无关,也跟清纯与否无关。”我在心里暗道一声,随后立刻拨打了卫青曼的电话,心里想着,如果她真是一名黑客,那就太好了。

    嘟……嘟……

    手机铃声响了六、七下,还没有人接电话,我眉头微皱,心中暗道:“不会睡觉了吧?”刚想挂断,电话另一端传来了卫青曼的声音:“王浩,找我有事吗?”

    “青曼,问你个事情,你可要说实话啊。”我说。

    “什么事?”她问。

    “你是不是电脑黑客?”我开门见山的问道。

    “呃……”卫青曼竟然没有马上否认,我一瞬间瞪大了眼睛,心里想着:“我擦,她还真可能是电脑黑客啊。”

    “我是专科生,学的计算机与网络技术,上学的时候很喜欢这个专业,可惜毕业之后人家看我是专科生根本不要,我便回家帮忙,平常时间多,又喜欢,于是就一直在研究,也不知道算不算黑客,不过我加了一个黑客家园的组织,他们说我的技术还行。”卫青曼回答道。

    “青曼,你太棒了,快快,帮我个忙。”我兴奋的说道,如果卫青曼在眼前的话,搞不好我会将她抱起来。

    “哦,什么忙?犯法的事情我可不做,上次给珍珍姐的六位数QQ,是从一个网管那里黑来的,他是一个坏人,专门对去网吧上网的人下手,我算是惩恶扬善。”卫青曼说。

    我听了她的话,愣了一下,发现人家小姑娘很聪明,从刚才的话里就知道肯定是徐珍珍将六位数QQ的事情告诉了我。

    “青曼,绝对不是犯法的事情。”我马上保证道,然后把事情跟她详细的讲述了一遍:“青曼,你知道吗,我费劲了很大很大的力气才弄来了八百万的修路款,咱们大泽乡的路必须修了。”

    “嗯,我知道这件事情。”卫青曼回应道。

    “可是最后怎么样?七百万的修路款装进了赵大河的口袋里,就因为他堂哥赵大忠是县里一把手,他亲哥赵大江是修路的负责人。”我十分气愤的说道:“那可是我们大泽乡老百姓的希望啊,他们兄弟三人就这么联手给偷走了。”

    “王浩,我记得是被一个猴三的包工头给贪污了,人已经抓了。”卫青曼说。

    “那是赵大河找来的替死鬼,你相信我。”我斩钉截铁的说道。

    “哦!”

    我又把赵大河干过的坏事跟卫青曼讲了一遍,最后对她说道:“刚才我碰到赵大河的哥哥赵大江跟小三在喜来登大酒店开/房,拍了一段视频,你发到网上去,不能让网警查到你,明白吗?”

    “哦,没问题,我跟咱们阳城县的网警交过手,他的技术没我好。”卫青曼说。

    “想办法让这段视频尽量扩散。”我说。

    “我明白,你从**上传给我吧。”卫青曼说。

    “谢谢,青曼,我改天请你到县城里吃饭。”我激动的说道,有一种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

    “我也是大泽乡的人,他们敢巧取豪夺我们大泽乡的修路款,这件事情我帮定了,不用谢。”卫青曼十分正义的说道。

    “多好的小姑娘。”我心里暗道一声,随后又跟卫青曼聊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接着马上把刚才拍得视频通过**传给了她。

    “赵大江,这只是利息,你和你弟弟赵大河都给老子等着,一定让你们把侵吞的修路款吐出来。”我在心里暗道一声,随后吹起了口哨。

    啾啾……

    心里高兴,我找了一个烧烤摊,要了两瓶啤酒和二十几串烤肉,慢慢的喝着酒,吃着烤肉,心里考虑着如何用赵大河私生子的事情敲诈他。

    思来想去唯一的办法就是绑架赵大河的私生子,让其突然失踪,然后再敲诈赵大河的钱,可是这属于犯罪,我一时之间拿不住主意,并且还需要周密的计划和安排。

    对付赵大河这种人,常规手段根本没用。

    吃完烧烤,喝了两瓶啤酒,我慢慢的朝着桃花源走去,脑子里想着绑架赵大河私生子的事情。还没有走到家,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铃铃……

    “谁啊?”嘴里念叨了一声,随后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发现是袁雯的来电:“她找我干吗?”我眨了一下眼睛,按下了接听键:“喂,袁雯,有事吗?”

    “王浩,你刚才跟我要赵副局长家的电话,是不是让她老婆去喜来登大酒店捉奸?”电话另一端传来袁雯急切的声音。

    “呃?”我愣了一下,说:“不是啊。”

    “不是才怪,少骗我,捉奸的视频都传到网上了,我们阳城县公务员群里也有了。”袁雯说。

    听了她的话,我对卫青曼有点崇拜了,这传播速度也太快了一点吧,一个多小时,连阳城县公务员群里都传播到了。

    “真不是,对了,今晚的事情不要让第三个人知道,免得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明年公务员编制肯定有你一个名额。”我不承认,但是却对袁雯再次做出了承诺。

    “王浩,你到底在搞什么事情?我怎么感觉有点害怕。”她说。

    “你怕什么?这件事情跟你跟我都没有一点关系,快睡吧,公务员的编制很多人都想要,你要明白,这个世界没有付出绝对不会有收获。”我说。

    虽然我说的话前后矛盾,但是袁雯应该能听懂,总之不会在任何人面前承认这件事情跟自己有关。亲口承认跟别人猜测,那完全就是两会事。

    “王浩,你可不能欺骗我。”袁雯说。

    “不会,放心吧,我这个李市长的女婿可是货真价实,那天举行的婚礼你应该在公务员群里看到了吧。”我说。

    “嗯!”袁雯应了一声。

    “记住,赵大江跟夏楠偷情被捉的事情,跟我们没有一毛钱的关系,明白吗?”我再次对她嘱咐道,至于公务员编制名额,明年才能定,现在先应付过去再说。

    “我懂。”袁雯说。

    “挂了,晚安。”我挂断了电话,袁雯是聪明人,应该不会乱讲,再说她那么势力,一个公务员编制的名额足够让她乖乖闭嘴。

    回到桃花源18-1-301的房子,我躺在床上,打开**给卫青曼发了一条消息:“青曼,你太厉害了,阳城县公务员群里已经在传播那段视频了。”

    叮咚!

    卫青曼很快来了回复:“网警正在追踪我。”

    我心里一惊,急忙打电话过去,很快电话另一端传来了卫青曼的声音:“喂,王浩。”

    “青曼,你没事吧?”我着急的问道。

    “没事,他技术没我好,确定不了我的位置和IP,放心吧,一会就把他甩掉,让他进入迷魂阵。”卫青曼十分自信的说道。

    我发现一个问题,她面对任何事情好像都有点自卑,可能是太胖的原因,但是唯独此时此刻我在她的话语之中听到了强大的自信。

    又聊了几句,卫青曼便急匆匆的挂断了电话,估摸着她正在网上跟网警玩猫捉老鼠的游戏,还乐此不疲。

    洗澡,换上今天买的睡衣,我躺在床上,本来想等着江雪晴下班,然后跟她做一次羞羞的事情,可惜躺在床上看了一会手机,竟然睡了过去,等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

    我起来洗漱,发现江雪晴正躺在次卧里呼呼大睡,也不知道昨晚几点钟回来的:“小姑娘想开衣服店,如果能从赵大河身上弄出七百万修路款的话,能帮就帮她一下。”看着趴在床上睡着了的江雪睛,感觉她其实也挺可怜,于是在心里暗暗想道。

    洗漱完之后,我穿好衣服,离开了家,在街上要了五根有条一碗豆浆,慢慢的吃着,同时想着如何绑架赵大河私生子的事情。

    思来想去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于是决定先找到赵大河的私生子再说,于是拿出手机拨打了袁雯的电话。

    嘟……嘟……

    铃声响了三下,电话另一端就传来袁雯的声音:“喂,王浩,怎么了?是不是出事了?”她声音慌张的问道。

    “你慌什么,什么事没有。”我说。

    “哦,昨晚我一直没睡,很担心,赵大江的堂哥是赵大忠,县里一把手,你怎么敢搞他。”袁雯说。

    “说了不是我,算了,这件事情不要再提了,明白吗?”我说。

    “嗯。”她应了一声。

    “再帮我个忙。”

    “还要帮什么忙,昨晚……”袁雯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我打断了:“袁雯,你要明白,如果你不想进步的话,还有很多人想进步,既然你不想帮的话,那算了,我找别人。”我说。

    “王浩,我帮,你说什么事?”袁雯立刻老实了。

    “县电业局副局长周志鹏的家在那里?他儿子在那个学校上学?还有他们一家三口的照片。”我说。

    “电业局周副局长的家和照片都好说,照片有公示,地址也能打听到,儿子在那里上学也可以知道,但是他老婆孩子的相片,不好找。”袁雯为难的说道。

    “周志鹏老婆也在电业局上班,你难道找不到她的**,找到**难道不会从朋友圈里找她们母子的照片?”我帮袁雯出了一个主意。

    “哦,我明白了,急着要吗?”她问。

    “很快,给你一个上午的时间,中午必须给我。”我说。

    “哦!”袁雯应了一声,随后我又叮嘱了她几句,并且再次提出公务员编制的名额对其进行诱惑。

    挂断电话之后,突然感觉没事情做了,农业局没有催促我上班,大泽乡修路只有徐珍珍一个人盯着,更没有人来催促我。

    我漫无目的的走在阳城县的街头,不知不觉走到了阳城县第一实验小学,这所实验小学是全县最好的小学,公务员家的子女几乎都送在这里上小学。

    “赵大河的私生子应该也在这里上学吧。”我在心里暗道一声,随后隔着栏杆看里边有一个班正在上体育课。

    小孩子很可爱,也很天真,眼睛非常干净,一瞬间,我感觉自己计划绑架一个小学生是一件罪大恶极的事情。

    “王浩,你不能这么干,心里要有底线,不然跟陈文志等人又有什么区别?”一个声音在我心里响起。

    “王浩,赵大河就是一个王八蛋,你想让他把侵吞的修路款吐出来,就必须用一些非常手段,不敢大泽乡这条路今年是修不成了,一旦修不成,还会影响你自己的仕途。”另一个声音立刻反驳道。

    我眉头紧锁,心里犹豫着拿不定主意。足足在小学门口外边站了十几分钟,最终叹息了一声:“唉,算了,孩子是无辜的,我再想想别的办法。”

    自己的心还是太软,看到孩子们那没有受到污染的眼睛,感觉不能对一个无辜的孩子下手,即便他的亲生父亲是一个混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