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十八章 计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袁雯即便真想知道,我也不会告诉她。

    叮咚!

    **上来了一几条信息,我打开看了看。周志鹏一家的资料挺详细。并且都有照片。看得出来,袁雯还是费了一点精力。

    周志鹏的儿子叫周毅,今年七岁。就读于阳城县实验小学,今年上二年级。

    我将周志鹏和周毅父子两人的照片对照着看了看。发现果然一点不像。小孩眉宇之间倒是跟赵大河有几分相似:“我擦,看来是真的了。”

    小孩子的头发很容易搞到手。至于赵大河的头发有点难度,无法接近他,即便接近了对方。也不可能上来就去揪头发。这件事情还需要江雪晴想办法。

    “周志鹏这个绿帽子戴的,老婆让赵大河玩了,还给对方养孩子。真特么是一个万年的绿毛龟。”我在心里暗暗想道,不过下一秒。脑海之中闪过一个想法,即便再窝囊的男人。也不可能忍受这种耻辱吧?周志鹏心里应该对赵大河充满了仇恨。

    我眉头微皱,一路上都在想着如何利用周志鹏心里的仇恨。他是男人的话,肯定心里会有恨。除非他不是一个男人。

    稍倾,我试着将自己代入周志鹏的角色。如果有一天自己身上发生这种事情会怎么办?肯定会将奸夫淫妇全部宰了,随后我又试着沿着周志鹏的思路去思考,忍气吞声的接受了一切,得到了仕途上的升迁,但是心里肯定会有一种病态的疾病。

    “周志鹏肯定在外边会有小三,并且八成跟小三生了孩子。”我脑海之中出现了这样的想法,随后越想越觉得十分有可能。

    想到这里,一个计划慢慢的在自己脑海之中成型,即便不能对赵大河造成致命的打击,也可以给他制造一点麻烦。

    中午回到了阳城县,我帮着江雪晴把她妈的行李拿到楼上,然后准备离开。

    “哥,你去那?中午了,我们一块去吃个饭吧。”江雪晴拉住了我的胳膊说道。

    肚子也有点饿,于是我点了点头,说:“好!”

    “就两个房间啊,雪晴,这是谁的房子啊?”江雪晴的母亲杜芹询问道。

    “妈,是我哥的房子。”江雪晴回答道。

    “你哥也住这里吗?”

    “嗯,我和他睡主卧室,你睡次卧。”江雪晴说。

    “啊,你们两人……”杜芹指着我和江雪晴一脸吃惊的模样,估摸着在她的心里,自己的女儿一直非常的乖巧懂事,真实的情况她根本就不知道。

    “妈,我们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江雪晴说道,随后拽着她妈去吃饭,我跟在她们两人身后,心里还想着自己的计划。

    桃花源小区外边就有饭馆,我点了六个菜,杜芹脸色有点不好看,一直冷冷的盯着我,好像我是禽兽似的。

    心里一阵郁闷,她觉得自己是禽兽,上了她女儿,我还觉得自己太亏了,上一次在医院花了十几万,她女儿是金子做的啊,这次又霸占了自己的房子,还给脸色看,我真想将她们娘俩赶走。

    我看到江雪晴一直给她妈使眼色,可惜她妈视而不见,搞得没心情吃饭,随便吃了几口,结帐走人了。

    “哥!”江雪晴追出了饭店,喊道。

    我扭头看了她一眼,说:“饭钱我已经付过了,我觉得你们还是租个房子住吧。”

    “哥,你别理我妈,这事我来处理,我不能去KT**当陪唱小妹了。”她说。

    “那是你的事情。”我冷冷的说道,转身准备离开。

    “哥!”可是被江雪晴给拽住了胳膊。

    “你到底想怎样?”我扭头盯着她问道。

    “我想开个服装店。”她低着头说道:“我知道这个要求很过份,但是……我真没有办法了,只能求你。”

    “你妈看病我出了十几万,刚刚弄到一套房子,又被你和你妈霸占了,还想怎么样?又让我出钱给你搞个服装店?当我是什么人?”我生气的瞪着江雪晴问道。

    “你是我亲哥,以后我会报答你的。”她抬头看着我回答道。

    “怎么报答?”我没好气的问道。

    “现在我最值钱的就是身体。”江雪晴可怜巴巴的说道。

    我眉头微皱,心里想着,你的身体也不值钱,谁知道被多少男人上过,不过这种话说出来太伤人,于是思考了片刻,说:“回去陪你妈吃饭吧,晚上回去跟你好好聊聊,对了,你妈想在这里住的话,最好让她别给我脸色看。”

    “好!”江雪晴点了点头,松开了我的胳膊,转身返回了餐馆。

    说实话,我确实挺同情她们母女,但是世界上可怜的人多了,比她们惨的人也有,我能救济的过来吗?再说了,自己现在还自身难保呢,一身的麻烦事。

    “王浩,你就是心太软,特别是对女人。”我暗叹了一声,随后摇了摇头,把这些烦人的事情甩出脑外,朝着不夜城迪城走去,那部捷达车一直停在那里。

    半路上,我给赵虎打了一个电话,很快接通了:“喂,虎哥,文哥和武哥没事吧?”

    “没事,已经送他们回去了,他们还说让我谢谢你,以后有事用得着他们,言语一声。”赵虎说。

    “虎哥,那部捷达车能再给我用用吗?”我问。

    “送你了,来开吧,还以为你看不上呢,一直停在迪厅门口。”

    “谢谢虎哥。”

    稍倾,我来到了不夜城迪厅,从后门走了进去,跟赵虎聊了半个小时,然后开车那部灰色捷达车离开了。

    二十分钟之后,车子停在电业局对面的一条小巷里,我准备跟踪周志鹏。

    闲着没事,我拿出手机打开了**,给卫青曼发了一条消息:“网警没追查到你吧?”

    叮咚!

    很快卫青曼回信了:“没有,放心吧,我技术还行。”

    “这次的事情谢谢你。”我回道。

    “怎么谢?你不是要请我吃大餐吗?”卫青曼说。

    “对啊,你什么时候来县城,我就请你吃大餐。”我说。

    “我现在就去。”卫青曼回道。

    “啊!”我发了一个吃惊的表情。

    “看看,把你吓得,请我撸串就行了,不用大餐。”卫青曼发了一条语音。

    “青曼,我这段时间有事,要不改天吧。”我说。

    “好吧!”她回道,还发来一个哭泣的卡通表情。

    铃铃……

    正不知道如何跟卫青曼聊下去,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袁雯的电话,于是我马上给卫青曼发了一条信息:“来电话了,一会聊。”

    “哦!”

    我关了**,按下了接听键:“喂,袁雯,你有什么事?”

    “看咱们局的**群了吗?”袁雯说。

    “**群?没看。”我回答道,虽然加了群,一直都是消息免打扰。

    “赵大忠又发火了,上午开会发火了,命令县公安局把传播视频的人找出来,严惩不贷。”袁雯紧张兮兮的说道:“王浩,不会查到你头上吧?上一次钱强的事情好像就是你干的。”

    “放心吧,这次的事情跟我没有一毛钱关系,更不会牵扯到你,管好自己的嘴,有什么重要的消息,马上向我汇报,明白吗?”我说。

    “哦,真没事吗?”她再次询问道。

    “没事,把心放肚子里,再说了,即便有事,跟你也没有关系啊,对了,你调查一下,周志鹏外边有没有养着情人。”我说,这种事情,一些县里机关的妇女最爱传播,也许以前可能传过这种桃色新闻。

    “这种事情我怎么调查?”袁雯说。

    “你笨啊,这种桃色新闻是机关里那些妇女最爱聊的话题,你不会从侧面打听一下吗?”我说。

    “好吧!”袁雯答应了。

    “尽快给我消息啊。”我说。

    “王浩,我现在成了你的私人秘书了,你给我发工资吗?”袁雯说,看来她心里有点小脾气。

    “公务员编制的名额就是你的工资。”我说。

    “好,王浩,明年我升不了公务员,我跟你没完。”袁雯说。

    “升了公务员呢?要怎么感谢我?是不是继续当我的小密探?”我突然想调/戏一下袁雯,开口对她说道。

    “哼!”她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随后挂断了电话。

    我撇了撇嘴,心中暗道:“袁雯势力,贪慕虚荣,有点小聪明,但是城府不深,以后也许可以培养一下。”

    在电业局门口蹲守了一个下午,等人家下班的时候才发现,周志鹏根本没有从里边出来,估摸着整个下午就没有上班。

    “靠!”我心里暗骂了一句,发动车子离开了。

    天色还早,不想回桃花源,于是便将车子停在万达广场的停车场里,找了一个饭店要了两个菜,开始吃饭。刚吃了两口,收到了一条**,袁雯发过来的:“下午帮你打听了一下,以前倒是传过周志鹏在外边有情人,并且听说还有一个孩子,当时传得纷纷扬扬,不过这件事情被赵大忠给压了下去,然后就再也没有人敢传了。”

    我看完**,立刻给她打了一个电话。

    嘟……嘟……

    铃声响了六、七下,电话另一端才传来袁雯的声音:“喂,还有什么事?”

    “周志鹏情人的住址?”我问。

    “不知道。”她说。

    “打听。”

    “有人说在魅力之城那边见过,因为魅力之城又叫二奶城。”袁雯说。

    “尽量打听一下,听到了吗?不要前功尽弃。”我对其威胁道。

    “王浩,你……”

    “以后你当了公务员,难道就不想升官了?记着,我可是李市长的心女婿,虽然仅仅是一个女婿,但是以后仕途肯定不仅仅局限于农业局。”我拉大旗坐虎皮,牛逼哄哄的说道。

    “知道了,我会尽量打听的,不过如果打听不到,你也不能怪我。”袁雯声音有点不高兴。

    “你如果真想打听的话,肯定会有办法,这点能力都没有的话,以后怎么继续在官场上混。”我说,随后挂断了电话,其实就是不想给袁雯后路,免得她不当会事,应付自己。

    吃完饭,反正闲着没事,我开车去了魅力之城小区,车子停在对面的咖啡馆门前,走进咖啡馆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要了一杯咖啡。

    上一次,自己和徐珍珍就坐在这个位置监视着钱强的车子,今天换成了自己一个人。

    想到徐珍珍,于是我拿出手机给她打了过去,电话很快接通了:“喂,王浩,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准备回县城了。”徐珍珍说。

    “别啊,再帮我盯几天。”我说。

    “我妈叫我明天回去相亲,你快点回来吧。”她说。

    “相亲?都什么年代了,还相亲啊,着急嫁了?”我问。

    “哼,要你管,快点回来,我明天一早就走。”

    “我有点事,回不去,这样吧,你让卫青曼照顾一下关雀儿。”我想了一下,开口说道。

    “行吧,没事,我挂了。”徐珍珍情绪不高的说道。

    “别挂啊,再聊会,知道我现在坐在那里吗?”我说。

    “那里?”

    “上次我们两人监视钱强那家咖啡馆还记得吧?”我说。

    “记得。”

    “就坐在我们两人以前坐的那个位置上。”

    “你干吗?怀旧啊。”徐珍珍有点惊奇的询问道。

    “不是,有点事情。”

    “对我还保密?”她问。

    我想了想,连自己跟李菲儿的事情都告诉她了,这件事情也没必要跟她保密,于是开口说道:“你想知道的话,我就告诉你。”

    “算了,没兴趣听,挂了。”徐珍珍说,随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嘟……嘟……

    “我擦,什么态度啊,没得罪过她吧?”我眨了眨眼睛,一头雾水,搞不懂徐珍珍怎么对自己态度突然变得冷淡了起来,以前好像挺热情的,特别是自己帮她把事情抗了下来。

    “女人真是麻烦。”想了一会,我感慨了一声,随后便把事情甩到了脑后,专心的盯着魅力之城小区。

    这个小区被称为二奶小区不是没有道理,这是阳城县最贵的一个小区,住在里边的人都是有钱人,不过当官的一个都没有,除非想被调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