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十九章 生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魅力之城小区出过很多次情人事件,都被人捉奸在床,所以才有一个二奶小区的称呼。上一次钱强包养的双胞胎姐妹花也住在这个小区。不是一种偶然。而是女人都喜欢这个高档小区。

    我一直在这里盯到晚上十点多钟。并没有发现周志鹏的车,一脸郁闷的离开了咖啡馆,心里想着:“难道周志鹏养的情人没有住在这里?还是他来魅力之城小区都会换一辆车子?”

    这两种情况都有可能。我根本无法确定,毕竟根基太浅了。很多事情也许别人一个电话就能搞清楚。而我必须亲力亲为,还不一定能查到。

    十点半。我开车回到了桃花源小区,上楼打开/房门,发现客厅里还亮着灯。江雪晴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哥。你回来。”她看到我走进来,立刻跑了过来,双手搂着我的脖子。

    江雪晴只穿了一件吊带睡裙。连内衣都没穿,我低头一看。整个胸部一览无余。

    “这是赤果果的勾引啊。”我在心里暗道一声,并且对自己提醒道:“王浩。要忍住,免得又答应什么事情。”

    “还没睡啊。”我强行将江雪晴推开。可是手正好放在她的胸部,一阵柔软的感觉隔着薄薄的睡裙传递到了我的掌心。

    “哥。我等你呢,对了。吃饭了吗?我给你留了宵夜,尝尝我妈煮得饭。”江雪晴倒是一点不介意,转身朝着厨房走去,随后端出二盘还热乎乎的菜。

    看到两样菜,还真感觉肚子有点饿,于是坐到了餐桌上,开始吃了起来。

    “哥,我已经说服我妈了,她以后不会跟你脸色看了。”江雪晴说。

    我抬头看了她一眼,心里有点奇怪,于是开口问道:“你怎么说服你妈的?”

    “我说我们两人是男女朋友,正在谈恋爱。”江雪晴回答道。

    “你……”我心里一阵郁闷。

    “并且,还保证你以后会娶我。”她眨了一下眼睛,继续说道。

    我眉头紧锁了起来,说:“这种事情不能开玩笑。”

    “哥,放心吧,暂时骗骗我妈罢了,以后我赚了钱,就搬走,放心吧,绝对不会纠缠着你。”江雪晴保证道。

    对于她,我心里很复杂,自己都说不清楚是同情呢?还是男性原始的本能在作怪?

    “哥,你不是说晚上跟我谈服装店的事情吗?”江雪晴开口说道。

    我抬头盯着她的眼睛,说:“我可以给我投资一个服装店,并且还是万达广场那种品牌店。”

    “好啊!哥,你太好了。”江雪晴兴奋的说道。

    “但是这件事情不能急,要慢慢来,并且这个店我是老板,你是店长,平时都由你来管理,钱呢,我们四六分,你四我六。”我把自己的想法讲了出来。

    “哥,我愿意。”江雪晴立刻点了点头。

    白捡一个店,她当然愿意了,傻子才不愿意。

    “你呢,先去别人的品牌店干上半年,有点经验之后,我们再开。”我说。

    “啊!”江雪晴轻呼了一声,兴奋的表情瞬间消失了:“哥……”

    “别讲条件,我的钱也不是大风吹来的,不可能给你瞎折腾,你既然想开服装店,当然要先去别人的店里打工,了解一下才行,这是硬性条件,不同意就算了。”我打断了她的话,非常严肃的说道。

    “好吧!”江雪晴最终屈服了,嘟着嘴说道。

    稍倾,我吃完了饭,开始洗澡刷牙,等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客厅的电视和灯已经关了。

    我有点期待的打开了卧室的门,卧室里只亮着一盏昏暗的床头灯,江雪晴正抱着一个玩具熊侧躺在床上,两条大腿都露在外边,看得我心里一阵火热。

    啪嗒!

    我关上了卧室的门,然后急步上了床。没有关灯,直接将江雪晴搂进了怀里,双手在她的身上游走着,鼻子里响起粗重的呼吸声。

    呼哧!呼哧……

    “哥,我今天不想。”江雪晴嘟着嘴说道。

    我眉头微皱,裤子都脱了,你跟我说不想,这特么玩我呢。

    “怎么了?”我耐着性子问道。

    “没什么,就是没心情。”她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心里这个气啊,不就是让她去别的服装店当半年的服务员嘛,这也是为了以后自己开服装店积累经验,马上就闹脾气,现在是吃着我的,住着我的,还不让碰,把我当什么了?

    下一秒,我不再碰她,冷冷的说道:“好吧,我也没有兴趣,睡觉。”

    关了灯,我侧着身子准备睡觉,其实根本睡不着,身上的男性反应十分强烈,但是又不能说话,先说话肯定会落得下风。

    一分钟、二分钟……我在坚持着,大约过了五分钟吧,身后传来翻身的声音,接着一只小手伸了过来:“哥,你生气了?”江雪晴对着我的耳朵吹着热气问道。

    “别闹,睡觉。”我说。

    “哥,我错了。”江雪晴倒是能屈能伸,竟然主动道歉了,并且还将我的身体拽平了,然后她的小嘴一路吻了下去。

    ……

    当天晚上我要了她三次,折腾到凌晨一点多才睡觉,其中要她第二次的时候,可能江雪晴的声音有点大,让上厕所的杜芹听到了,因为卧室门外传来几声咳嗽声,一听就是故意咳嗽。

    第二天早晨,我和江雪晴十点钟才起床,杜芹在客厅里看电视。

    “妈,有饭吗?饿死了?”江雪晴问。

    “在那边。”杜芹说。

    我也很饿,没刷牙直接坐到了餐桌上,发现有小米粥、油条和茶叶蛋,不过油条跟外边买的有点不一样,看着很脆,很好吃的样子。

    稍倾,我咬了一口,说:“油条真好吃。”

    “好吃吧,这是我妈自己炸的,我妈炸油条最好吃了。”江雪晴说。

    “呃?”我愣了一下,看了杜芹一眼,刚才还想问在那里买的。

    吃完了饭,杜芹把江雪晴叫了过来,我开始刷牙,准备出去,在卫生间里隐隐约约听到了杜芹的声音:“你们有没有做避孕措施?”

    “妈,我们的事情你别管了。”这是江雪晴的声音。

    “我怎么能不管,你万一怀上了,怎么办?”

    “生呗!”江雪晴说。

    听到生呗两个字,我瞬间吓出一阵冷汗,马上想起了,自己根本没有任何措施。

    喜欢的书友,请投月票,月票对一本书很重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