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章 反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在卫生间里一阵紧张,万一江雪晴真得怀孕了,她又不打掉的话。自己这一辈子怕是都要被以她给纠缠住。想想都是一阵后怕:“王浩。以后你开夜车可以,一定要做好防范措施,免得搞出人命。”我在心里暗暗对自己警告道。

    稍倾。洗漱完毕,我走出了卫生间。发现杜芹看了我一眼。随后马上把头转到了一边,江雪晴倒是一脸笑容的走了过来。说:“哥,我跟你一块出去,顺便去找找服装店收银员的工作。”

    “好!”我点了点头。毕竟她能从基层做起。也是一种进步。

    稍倾,我带着江雪晴离开了桃花源,送她到了万达广场。我自己开车去了电业局,走的时候。江雪晴撒娇,我没有理睬。自己留在阳城县,最主要就是为了从赵大河嘴里把那侵吞的七百万修路款要回来。可没有时间跟她亲亲我我,再说了。从内心深处有点抵触江雪晴。

    说我无耻也好,自私也罢。总之就是一个普通人,并且山里的思想更加的封建,如果父母知道江雪晴做过陪唱小妹,怕是根本都不会同意我跟她做朋友。

    今天远气不错,蹲守到了周志鹏,可是整整跟了他一天,晚上十一点钟才回家,根本就是一无所有。周志鹏白天在电业局,下班之后去了农贸市场,买了菜就回家了,然后就一直没有出来,让我白白等到晚上十点多。

    我洗漱完了,发现江雪晴还躺在床上看手机,于是问了一句:“找到工作了吗?”

    “嗯,人家看我长得漂亮,当时就同意了,明天上班,一个月工资二千块,休息四天,如果业绩好的话,还可能给点奖金。”江雪晴说。

    “不错啊,好好干。”我说。

    “哥,你一天都在忙什么?”她盯着我问道。

    “有事,你别瞎问。”我说。

    “哦!”她应了一时,随后坐了起来,双手搂着我的脖子,将我的身体拽到了床上,亲吻了起来。

    我呢,根本受不了这种亲吻,立刻强烈的回应了起来,不过到了最关键的时刻,想起了江雪晴今天早晨说的话,于是立刻刹车,说:“那个,今早你妈说的话我听到了,还是挺有道理,我们加点措施吧。”

    “哥,不用,我会注意,人家等不急了。”江雪晴直接翻身把我压下身下,随后……

    今天有点累,只要了她一次,便睡觉了。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我天天跟着周志鹏,开始的时候,心里想着:“王八蛋,你装,你继续装,给赵大河养着儿子,每个月老婆还要陪赵大河睡上几天,你个万年的王八蛋,就不信在外边没有养情人。”

    一天、二天,没有发现情况,我还信心满满,整整一个星期都没有发现情况,我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了。

    这一个星期,周志鹏可是说是五好男人,除了上班,下班就去买菜,然后便回家,只有星期五的晚上好像跟同事去临福酒店吃了一次饭,星期六晚上跟同小区的人下过象棋,其他时间都在家里。

    “难道自己判断错了?”这天晚上,我开车到了楼下,没有下车,一脸疑惑的表情,在心里暗暗想道。

    “不可能啊,给别人养孩子,老婆让别人睡?自己还做五好老公?这特么世界上绝对不可能有这种人,一旦出现了这种人,那么他的城府肯定很深,藏得越深说明越有问题。”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不过下一秒,我又想到另一个问题:“难道周志鹏不知道周毅不是他的亲生儿子吗?”

    “不可能吧?”我自言自语道:“根本长得不像,他自己难道能看不出来?”

    总之此时我心里一阵混乱。

    在车里坐了一刻钟,我朝着楼上走去,回到家,发现客厅里竟然亮着灯,江雪晴正在看电视。

    “明天不上班?这么晚了还看电视?”我看了她一眼,问道。

    “哥!呜呜……”江雪晴直接扑到我怀里哭了起来。

    “怎么了?”我问:“受什么委屈了?”

    半分钟之后,我推开了她,发现她的左眼乌黑,脸也肿了,一看就是被人打了。

    “谁打的?”我眉头紧锁了起来,开口问道,这一个星期,自己天天跟江雪晴同床,跟夫妻差不多,她现在就是自己的女人,所以看到她被打得这么惨,心里瞬间涌出一丝怒火。

    “赵大河,呜呜……”江雪晴再次扑到我的怀里哭了起来,看得出来,她非常的伤心。

    “怎么会事?跟我说说。”我一边安慰着她,一边开口询问道,同时心里对赵大河越发的憎恨。

    “我今天在卖衣服,赵大河带着一名女人逛商场,见到我之后,开始说一些下流的话,我就是说让他不要乱讲,他就上来给我一拳,然后又抽了我二个耳光,还不让那家服装店开除了我,呜呜……太欺负人了。”江雪晴再次哭了起来。

    说实话,最近这一个星期,她还是蛮努力的,我心里渐渐对她的印像有点改变,思考着,也许不用考察半年,就可以盘个服装店给她经营。

    “赵大河,哼!别哭了,哥早晚收拾他,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这样吧,要不你去市里找份工作吧?”我想了一下,开口对江雪晴说道。

    正面硬碰赵大河,无疑于以卵击石,暂时只能把这口气忍下来。

    “我妈怎么办?”江雪晴问。

    “你妈就住这里,我每个星期给她二千块钱,应该足够饭钱了。”我说。

    说实话,她妈做的饭还真是挺好吃,二千块钱也是自己的饭钱,还不用自己打扫卫生,就等于雇佣了一个不花钱的保姆,现在就是江雪晴让她妈回农村,我都不同意。

    “这样好吗?”江雪晴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有什么不好,你去市里的品牌服装店工作几个月,等我把赵大河的事情解决了,咱们就在阳城县的万达广场租个门面,然后加盟一个品牌服装店,你有了经验,可以直接上手经营。”我说。

    江雪晴仔细的考虑一下,随后擦干眼睛,点了点头,说:“哥,你的想法很好,但是赵大河怎么解决,真能解决掉吗?”

    “世上没有干不成的事情,哥一定把他解决了。”我斩钉截铁的说道。

    “哥,你要杀了他?”江雪晴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小声的对我询问道。

    “赵大河可不是黄威,想杀他很难,总之,这件事情你不用操心了,我会处理,你最主要的任务是去市里的品牌店学习对方的管理和经营。”我说。

    “好!”江雪晴点了点头,看起来已经心动了,随后她搂着我亲吻了起来,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哥,你真好。”

    当天晚上我们两人折腾到了凌晨两点多钟,直到两腿发麻才结束,第二天直接睡到了十点多钟才起床。

    我吃了几根油条便出去了,继续跟踪监视周志鹏,江雪晴则留在家里,准备脸上的青肿消了,就带她去市里打份服装店收银员的工作。

    下午三点多钟,车子停在电业局对面的小巷里,我坐在里边百无聊赖的玩着手机游戏,突然铃声响了起来,看了一眼,发现竟然是李菲儿的电话,她已经好久没有联系自己了,今天怎么突然想起来打电话?

    铃声响了七、八下,我才十分不情愿的接了起来:“喂,李总,有什么事吗?”

    说实话,我有点逃避李菲儿,即便她的保镖说那天晚上没跟陈文志做那种事情,但是我仍然感觉自己头上冒绿光。

    “马上来市里,我爸妈叫你吃饭。”手机里传来李菲儿冷冰冰的声音。

    “不用了吧,叫陈文志去跟你爸妈吃饭就好了。”我说。

    “王浩,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不来的话,自己考虑后果,孩子不是你永远的护身符。”李菲儿说,随后挂断了电话。

    我心里这个气啊,很想不理睬李菲儿威胁的话,但是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去一趟市里,心里想着大丈夫能屈能伸,实则是人在屋檐下那能不低头。

    “自己去了浮山市区,周志鹏谁来盯着?”我在心里暗暗想着,随后脑海之中冒出了江雪晴的影子,她现在也失业了,正好闲着在家里没事,再说她也可以完全信任,至少暂时可以完全信任。

    稍倾,我给江雪晴打了一个电话,很快接通了,手机里传来她的声音:“哥,有事吗?是不是想我了?”

    “打个车来文阳这边的摩托车店,快点。”我说。

    “干吗?哥,你要给我买摩托车?”她问。

    “来了就知道了。”我说。

    “好!”

    挂断电话之后,我发动车子朝着文阳路驶去,十分钟之后,我到了文阳路,找了一家摩托车店等着江雪晴,大约等了有七、八分钟,她坐出租车来了。

    “给你五分钟的时间,选一辆自己喜欢的。”我看了一眼手表,对江雪晴说道。

    “哥,真给我买摩托车啊。”她一脸兴奋的问道。

    “别废话,快选,超过时间就不买了。”我说。

    “不用选了,我早就有喜欢的,一直没钱买罢了。”江雪晴说,随后用手指着一辆女式摩托车对我说:“哥,我就要这辆。”

    “好!”我没有啰嗦,付钱,让她开着跟我走。

    先去了电业局对面的那条小巷,然后将周志鹏的车和车牌号的照片,以及周志鹏本人的照片全部传到了江雪晴的手机里:“哥有事去市里,这几天你帮着盯住了这人,明白吗?”

    “哥,你要干吗?”江雪晴有点紧张的盯着我问道。

    “不干嘛,听好了,一定要盯住了,他家住在富家花苑小区十六号楼三单元,几号我不清楚。”我说。

    江雪晴眨了一下眼睛,问:“哥,我有点害怕。”

    “怕什么,只让你盯着,又不用干其他事情,没事,记着,如果这人下班没有回富家花苑的话,你就要特别警惕,明白吗?”我对江雪晴叮嘱道。

    “哦!”她点了点头。

    “这事搞砸了的话,你的摩托车就没收,以后也不用开服装店了。”我看她情绪不好,只好对其威胁道。

    “哥,我一定把人盯住了,绝对不会跟丢,你放心吧,阳城县的路我门清,闭着眼都会走。”江雪晴立刻说道。

    我从钱夹里拿出五百块钱塞进她手里,随后开车离开了,这边只能交给江雪晴,至于她尽不尽心,只能听天由命了。

    不过我现在监视周志鹏是越来越没有信心,他好像就是天生的万年绿帽王,老婆被赵大河睡,孩子也是赵大河的种,他竟然还是五好男人,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我每天跟着他,都感觉像是在做梦似的,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一个多小时之后,我开车来到了浮山市区,先去了一趟海天别墅小区,人家门卫根本不让进,这里是高档小区,我也不是业主,并且还开了一辆破捷达。

    没办法,只好给李菲儿打电话,她让我不用去海天别墅了,因为她早已经搬回家里住了,让我直接去市委家属大院。

    听到她早搬回家里住了,我的心里感觉顺畅了很多,因为至少在李建国的家里,他不会允许陈文志在那里过夜,这样自己好像戴绿帽子的机率小了很多。

    一刻钟之后,我又来到了家属大院,再一次被门卫拦住,还好给二号楼打了一个电话之后,我的车被放行了。

    李建国夫妇两人还没有下班,只有李菲儿一个人在家里,给我开门的时候,那脸色冰冷的都冻死人,眼睛里嫌弃的目光让我内心的自尊一阵疼痛。

    “妈蛋,又不是老子想来,大爷的,给谁脸色看呢。”我在心里暗骂了一句。

    李菲儿连一句话都没有说,直接上楼了,我也懒得搭理她,坐在客厅里让保姆阿姨给泡了一不茶,随后一边喝茶一边看电视。

    下午四点钟,李菲儿的母亲就回来了,手里还拎着菜,我立刻接了过来,叫了一声阿姨,她瞪了我一眼,说:“应该喊妈了。”

    “咦?”我感觉李菲儿的母亲有点反常。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