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零二章 天意的纠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再次点头,面对着仿佛已经没有了精气神的李建国,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当天晚上。我和李建国两个人都喝醉了。等醒来的时候。发现四周一片黑暗,自己躺在床上。口渴的要命,我打开灯。发现这是客房,随后走出了房间。朝着一楼的厨房走去。

    在厨房的冰箱里找了一瓶王老吉。喝光之后,才感觉舒服了一点。今晚的月亮很大很圆。月光从窗户射了进来,我没有急着上楼睡觉,而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透过大落地窗望着天空中的月亮。心里思考着以后的事情。

    看样子U盘起了作用,不过从现在的情况分析,很可能李建国成了被抛弃的人。因为省里的那位一点事都没有,仅仅只查到李建国这里罢了。甚至于李建国这里都没有查到,而是让他保留脸面的退居二线。

    陈式集团彻底在浮山市消失了。陈家已经移民到了美国,李建国退居二线。这件事情也就算是彻底划上了句号,但是我的心里为什么如此的不甘心。蒋露露为了这年事情掿进了性命,自己也差一点为了这件事情损命。最终的结局是陈家逃脱了惩罚,李建国仅仅是退居二线罢了,至于少里的那位,呵呵,仍然权势滔天。

    李建国以及省里的那位,我不敢动,也没有那个能力,但是陈家,特别是陈文志,我却想让他死,不但为了蒋露露报仇,同时也是为了洗刷自己的耻辱,新婚那天,他跟李菲儿喝了交杯酒,并且当天晚上还在李菲儿的房间,虽然保镖说两人并没有做那种事,但是我的心里却已经感觉到了一个男人的尊严被他们两人蹲在脚底下。

    稍倾,我把心里的怒火压了下去,起身朝着二楼走去,陈文志去了美国,我鞭长莫及,即便他在浮山市,此时的自己也奈何不了他。

    第二天早晨,吃完早饭之后,我准备离开浮山,却被李菲儿的母亲叫住了,她说:“王浩,我和菲儿的父亲都要上班,家里虽然有家政阿姨,但是毕竟是外人,你呢,能不能留在这里照顾菲儿几天,也促进一下你们之间的感情。”

    “这……阿姨,乡里修路的事情还需要我去处理。”我说,心里根本不想留在这里,李菲儿对自己一点都瞧不起,脸上的表情以及眼睛里的目光都深深的表达出对自己的厌恶。

    “资金可能要一个星期才能到位,你就住在这里吧。”李建国突然开口说道。

    他发话了,我不好拒绝,毕竟修路款的事情还要指望着他,并且修完路之后,能不能提正科当上大泽乡的一把手还是要依靠李建国,所以我只好点了点头,说:“好!”

    稍倾,李建国夫妇两人上班去了,家政阿姨开始收拾卫生,我瞥了李菲儿一眼,说:“如果看我碍眼的话,我现在就离开,等你爸妈下班的时候,我再回来。”

    李菲儿张了张嘴,可是并没有发出一个声音,随后突然哭泣了起来:“呜呜……”

    “我勒个去,这是怎么了?”我眨了一下眼睛,感觉有点懵逼,完全搞不懂李菲儿为什么哭泣:“难道因为陈文志的事情她受了打击?疯了?”我在心里暗暗猜测道。

    “喂,你怎么了?肚子里怀着孩子,如果心情一直抑郁的话,很可能流产。”我眉头微皱,愣愣的对李菲儿说道,自己从来没有真正谈过恋爱,说实话,完全不知道如何跟女人相处。

    李菲儿哭了一会,渐渐的收住了眼泪,抬头冷冷的盯着我说:“滚!”

    我本来还挺同情她,但是这一个滚字,让我心里刚刚涌出的那点同情和担心立刻化为了乌有:“好,马上就滚,拜拜!”我起身看了她一眼,转身就走,至于李菲儿肚子里的孩子,本来就是一个意外,如果不小心流产的话,我心里也能接受。

    以前为了活命,我可以忍受李菲儿对自己尊严的践踏和侮辱,现在陈文志都跑美国过了,她刚才的眼泪肯定也是为陈文志所流,自己又何必再忍气吞声,大不了公务员不干了,去北上广深打工去。

    下午四点之前只要赶回来就可以了,于是我开车离开家属大院之后,没有停留直接朝着阳城县的方向驶去,从市区到阳城县也就一个小时的车程,现在才不到九点钟,十点钟肯定能赶到阳城县。

    周志鹏的事情,监视了一个多星期,不想半途而废,赵大河侵吞了七百万修路款这件事情,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并且这个王八蛋两次想阴自己,不让他吐出一点来,心里不舒服。

    可惜还没有开出市区,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铃铃……

    没办法,我只好将车子停在路边,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发现是李建国家里的座机打来的,不由的眉头微皱了起来,刚才离开的时候,内心家政阿姨问了自己的手机号,说有事好打电话,没想到不到十五分钟,电话就打了过来。

    “喂?”

    “你是王浩先生吗?”电话另一端果然传来家政阿姨的声音,并且声音有点急促。

    “对,我是。”

    “你快点回来,李菲儿刚才不小心摔倒了,喊着肚子痛。”她急促的说道。

    “啊!”我轻呼了一声,说:“好,我立刻回去。”挂断电话之后,心里一阵郁闷,李菲儿摔倒了,也不知道孩子会不会流产。

    稍倾,我立刻掉头,朝着家属大院疾驰而去,等来到家属大院门口的时候,120救护车也到了。我把车子停在路边,跟门卫说明了一下情况,同时让他们打李菲儿母亲的手机确认,终于把我放了进去。

    几分钟之后,我跑进了二号别墅,发现李菲儿此时正躺在沙发上呻/吟着,双手捂着肚子,脸色苍白。

    噔噔……

    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120的急救人员跑了进来,一名医生检查了一下李菲儿的情况,说:“有流产的先兆,担架,马上送医院。”

    我帮着医生将李菲儿抬到担架上,然后又一块抬着朝外边的救护车跑去,准备跟着上车,医生将我拦了下来,问:“你是她什么人?”

    “老公。”我说。

    “上去吧。”

    救护车连闯几个红灯,不到十五分钟便开进了江城第一人民医院,李菲儿被推进了妇产科,我则开始拿着单子去缴费。

    她毕竟是李市长的女儿,虽然李建国快要下台了,不过李菲儿的事情还是惊动了院长,妇产科的主任以及产科专家都来了,一会进行会诊,倒是没有我什么事了。

    铃铃……

    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李菲儿母亲的电话,于是只好按下了接听键:“喂,阿姨。”

    “王浩,菲儿怎么样了?现在她在那里?”李菲儿的母亲急切的问道。

    “妇产科的主任以及专家正在会诊,就在妇产科这边。”我说。

    “哦!”李菲儿的母亲挂断了电话,大约几分钟之后,我看到了她奔跑的身影。

    李菲儿的母亲可能做惯了市长夫人,来了之后,便开始对院长以及妇产科主任下命令:“大人和孩子都必须保住。”

    我有点烦躁,心里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那毕竟是自己的孩子,本来以为即便李菲儿流产自己应该也会无动于衷,但是真到了这一刻,我才明白根本不可能无动于衷,心里会难受,并且非常的难受。

    三个小时之后,在专家的全力抢救之下,孩子和大人都保住了,但是要求李菲儿在床上要躺三个月,不能起床,不然的话,一旦孩子再有一点点晃动或者轻微的碰撞,就绝对保不住了,并且还有一个要求,李菲儿不能生气,必须心情愉悦

    听到孩子保住了,我的心里突然感觉轻松了很多,但是听到医生说要李菲儿心情愉悦,不由的眉头紧锁,暗道:“她心里只有陈文志,怎么可能愉悦的起来,这可怎么办?”

    稍倾,李菲儿被推进了最高层的单人病房,她妈一直坐在病床边,我没有进去,坐在走廊上,思考着自己的定位。

    因为孩子意外的出现,我已经有点糊涂了,本来即便跟李菲儿领证结婚了,我都不会在心里认为她是自己的老婆,但是经过这一次的事情,我突然意识到,不管自己承不承认,李菲儿都将是自己孩子的母亲,而我是孩子的父亲,只要孩子出生,我们两人这一辈子都别想再分得清清楚楚,肯定会纠缠在一起。

    思来想去,我也找不准自己的定位,还将自己搞得心烦意乱。吱呀,病房的门开了,李菲儿母亲走了出来,我马上起身,叫了一声:“阿姨,菲儿没事了吧?”

    “没事了,已经睡了,但是医生说了,必须让她保持心情愉快。”

    “阿姨,如果菲儿要保持心情愉快的话,我还是不要在这里了。”我说。

    “王浩,你是孩子的父亲,菲儿的丈夫,不管以前菲儿跟陈文志有什么感情纠葛,都已经过去了,希望你能想办法让菲儿高兴起来,明天我会提交提前退休报告,以后亲自照顾菲儿。”霍思柔说道。

    她说的话当然有道理,但是陈文志和李菲儿的感情纠缠了整整十年,怎么可能说代替就代替呢。

    “陈姨,我可以不介意菲儿跟陈文志过去的一切,但是……”说到这里我有点难以启齿。

    “但是什么,你讲。”霍思柔盯着我问道。

    “菲儿爱的是陈文志,这一点不可否认,也许现在只有陈文志才能让她高兴起来。“我紧皱着眉头说道,心里感觉在滴血,虽然李菲儿仅仅是自己法律上的老婆,但是她心里爱着别的男人,仍然让我有一种屈辱的感觉。

    “王浩,你不了解菲儿,陈文志欺骗了她,利用了她,你认为她还会对陈文志一往情深吗?你认为天蓝集团能经营到如今的规模完全是依靠陈式集团,或者说是依靠陈文志吗?”霍思柔瞪着我反问道。

    “难道不是吗?”我小声的说道。

    “你完全不了解菲儿,但是我了解自己的女儿,她很坚强,非常有能力,而此时正是她最脆弱的时候,你如果好好对她的话,也许可以走进她的心里,这样你们以后两个人过日子才会幸福。”霍思柔非常严肃的说道。

    “这……”我愣了一下,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丈母娘教自己如何走进她女儿的心里?

    “王浩,跟你说句实话,我们全家都看不上你,认为你根本配不上菲儿,但是有时候天意就是如此,菲儿竟然怀了你的孩子,我们不接受也要接受。”霍思柔继续说道:“既然无奈的接受了,就希望你们能好好生活,这是你唯一的机会,别把菲儿想得那么脆弱,她现在只是需要一个依靠就能走出来。”

    最终我竟然点了点头,朝着李菲儿的病房走去,打开病房门的一瞬间,感觉自己好像被李菲儿的母亲给洗/脑了似的。

    李菲儿瞪着两只大眼睛正在盯着天花板,我轻轻的关上病房的门,走到了病床旁边。

    她的眼睛连动都没有动一下,根本没有看我一眼。

    “那个,李菲儿,我想跟你谈谈。”我坐了下来,张了张嘴,最终决定还是跟她好好谈谈。

    她没有任何回应,两只大眼睛仍然盯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什么,或者什么也没有在想。

    “我配不上你,这一点我自己知道,其实一点都不想走进你的生活,因为你是高高在上的公主,而我仅仅只是一个山里走出来的穷小子,我们两个人天差地别。”我说,语速很慢,因为一边思考一边说。

    李菲儿面无表情,仿佛没有听到似的,让我有一种她已经昏迷的感觉:“喂,你在听吗?”我问。

    没有任何反应和回馈。

    我心里有点生气,不过最终还是忍了下来,准备继续把话说完,说完之后,不管她如何反应,自己已经尽力了。

    求月票,全体书友,投月票了,再不投,月底就消失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