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零三章 照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不再理睬李菲儿的反应,估摸着她也不会给自己任何反应:“在你让我滚的时候,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我问。

    然后自问自答:“我其实也不想待在你家。一分钟都不想待。甚至于想着如果你流产了的话。正好我们两个人都解脱了,不用再被命运给纠缠在一起。”

    我说的很慢,口才不是太好。需要一边思考一边组织语言,尽量把自己内心的意思表达清楚。

    “其实对于仕途。我不是那么热衷。当时我想着,流产之后。我们肯定要离婚,离婚之后,我就去北上广深打工。怎么也能养活自己。搞不好还能遇到一个真正爱自己的女孩。”

    说到这里的时候,李菲儿终于有了一点反应,好像瞥了我一眼。不过马上又把目光收了回去。

    “但是,你知道刚才在手术室外边我是什么样的心情吗?按理说应该高兴啊。孩子没了,我就解脱了。但是恰恰相反,根本高兴不起来。内心非常难受,那种难受仿佛跨越了所有的伪装。直指灵魂的最深处,我在心里求遍了所有的神灵。让他们保佑你们母子平安。”我十分真诚的说道。

    “孩子是无辜的,他(她)是我们两人生命和血脉的延续,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不是一句话或者一个冲动就可以舍去的,所以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做一个好爸爸,甚于于做一个好老公。”我拼尽所有的努力,终于将想说的话全部说了出来。

    李菲儿没有任何回应,不过她也不再盯着天花板看了,而是慢慢的闭上了眼睛,一颗很大的泪球从其脸庞滑落,我不知道什么意思,起身慢慢的退出了病房。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和李菲儿的母亲留在医院里照顾她,开始的几天,李菲儿的母亲还能坚持住,但是五天之后,她便挺不住了,白天黑夜的照顾李菲儿,年纪又大了,还有高血压,端洗脸水的时候,直接昏倒在地上。

    还好是在医院,马上被救醒了过来,医生命令她必须休息,于是李菲儿的母亲只好回家,医院里只剩下了我一个人。

    霍思柔在这里的时候,我感觉也不太累,她这一走,瞬间我感觉压力巨大,因为李菲儿不能动,连上厕所都不能动,而她又爱干净,每天都要擦身,嘴巴也挑剔,总之相当的麻烦。

    这不,在霍思柔离开五个小时之后,李菲儿憋的脸色通红,我还以为她怎么会事,于是去叫了医生,最后竟然是因为憋尿。

    “你是她什么人?”中年女医生对我询问道。

    “老公。”我回答道。

    “她要小便,你爱人不能动,即便小便的时候也要小心一点。”医生说。

    “哦!”我应了一声,随后医生离开了,单人病房里只剩下了我和李菲儿两个人。

    “那个,我去找个护工。”我说。

    “不!”李菲儿终于说话了,这是几天来她第一次跟自己说道。

    “不是,你要小便,难道你让我给你接吗?我是无所谓,你、你、你同意吗?”我盯着李菲儿结结巴巴的说道。

    万万没有想到,她竟然点了点头,红着脸说道:“我不习惯外人,如果是护工的话,还是你来吧。”

    也不知道她脸红是被尿憋的,还是害羞。

    “这、这可是你说的。”我盯着她再次确认道。

    “啰嗦什么,我快尿床上了。”她瞪着我说。

    “哦!”我应了一声,撇了撇嘴,拿起病床底下的尿壶,然后掀起被子,将她的病号裤子脱了下来,连里边的短裤也脱了,当脱下短裤的时候,李菲儿的整个身体颤抖一下。

    “别动,你现在不动乱动。”我立刻抬头对她说道。

    “快点。”李菲儿催促道。

    我的目光朝着她的双腿看去,然后将其慢慢分开,把尿壶放到了中间位置,壶嘴对准地方,这才开口说道:“好了,尿吧。”

    哗啦……

    这种场景,让我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渐渐的有一点反应,甚至于感到了刺激。

    李菲儿足足尿了一分钟才结束,我给她穿上裤子,站起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下面竟然撑起了帐篷,于是尴尬的弯下了腰。

    稍稍抬头瞥了李菲儿一眼,发现她脸色通红,正闭着眼睛,根本不敢看我,当然也没有发现此时自己的尴尬。

    呼!

    我呼出胸中的一口浊气,紧张的心情放松了下来,又等了半分钟,帐篷消失之后,这才拿着尿壶离开了病房。

    几分钟之后,我回来了,盯着病床上的李菲儿问:“需要用水给你洗洗吗?”

    “不用。”她立刻回答道。

    “洗洗吧,不然不舒服,反正都看过了。”我说。

    “滚!”李菲儿突然睁开了眼睛瞪着我吼道。

    “别激动,我马上滚。”我说,随后拿着脸盆和毛巾离开了病房。

    去水房打了热水,我再一次回到病房,将毛巾拧干,掀开了被子,伸手去脱李菲儿的裤子。她想挣扎,我立刻说道:“别动,还想不想要孩子了,你已经三十六岁了,如果这次流产,这辈子都别想当妈妈了。”

    我的话起了作用,李菲儿不再挣扎,脱下裤子之后,我用热毛巾给她擦试干净,这才端着脸盆离开。

    刚才擦试和接尿的时候,她最重要最隐蔽的东西被自己彻底看得一清二楚,总之以后李菲儿身上已经没有秘密可言,至于以后能不能让她主动分开双腿迎接自己的进入,现在还不知道,不过照着这个样子发展下去,应该不是困难的事情。

    稍倾,我端着脸盆回来了,然后坐在病房旁边盯着李菲儿的脸看去,她此时脸色殷红,紧闭着双眼。

    “想吃苹果不?我削给你。”我问。

    “不吃?”

    “梨呢?”

    “我要睡觉。”李菲儿冷冷的说道。

    “你都睡一天了,这样吧,我给你出个脑筋急转弯,考考你的智力。”我说。

    李菲儿没有说话,估摸着是默认了,于是我开口说道:“你在沙漠之中旅行,突然迷失了方向,水很快喝光了,你坚持了五天,终于坚持不住了,眼看着就要渴死了,突然前方出现了两杯水,一杯猫尿和一杯狗尿,你喝那一杯?”我得意的看着李菲儿问道,心里想着等着看她笑话。

    李菲儿睁开眼睛瞥了我一眼,说:”我喝两杯水,剩下的猫尿和狗尿给你喝。“

    “啊!”我一下子愣住了,妈蛋,她反应太快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