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零六章 一举两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跟着赵虎离开了不夜城迪厅,在附近的一家饭店要了四个菜,两人边吃边聊。

    “王浩。你真要跟赵大河死磕?”赵虎抬头盯着我问道。

    “本来准备死磕的。他侵吞了大泽乡七百万修路款。仅仅让一个替死鬼去坐牢,门都没有,不过现在嘛。出了一点情况,市里又拨下了一点钱。我准备先修路。等把路修好了,再慢慢跟赵大河斗。总之,欠下的七百万修路款,早晚让他还回来。”我实话实说。并没有对赵虎隐瞒。

    因为赵虎既然前几年就在赵大河身边安排了暗子。说明他绝对是对赵大河有想法,所以对他这出自己真实的想法,没有任何危害。相反还会促进赵虎对付赵大河的决心。

    “赵大忠不下台,赵大河不太好斗啊。”赵虎意味深长的说道。

    我眉头微皱。心里暗暗思考着,如果让李建国在下台之前将赵大忠拉下马。换上一个他最信任的人当阳城县的一把手,好像是一件一举两得的事情。

    第一。可以剪除赵大河的靠山,以后弄他就简单很多了;第二。自己至少几年之内会在阳城县的官场上混,如果阳城县一把手提携一下。那绝对会进步很快。

    想到这里,我开口对赵虎说:“想要搞下赵大忠需要证据或者有人实名举报,只要有证据,那怕一点点违纪的证据,也许都可以把他弄下来,至少可以调离阳城县。”

    赵虎的眉头微皱了起来,点了点头,思考了片刻,说:“发须实名举报吗?”

    “嗯!”我点了点头,回答道:“必须实名,这样才能引起重视,如果是匿名的话,可能就会石沉大海。”

    “我明白了。”赵虎说,随后再没有多说什么,估摸着还没有想好,一旦实名举报赵大忠,举报之人肯定会有麻烦,甚至于杀身之祸。

    我们两人吃完饭,回到了不夜城迪厅,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迪厅开门营业,赵虎到前边忙去了,我则坐在他办公室的沙发上思考着修路的事情,上一次让老村长他们失望了,这一次一定要把事情办好。

    六百万修路款,有点太少了,我在思考着要不要把李菲儿给的三百万也用来修路?说实话,长这么大,自己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三百万对自己来说就是一笔巨大的财富,一下子捐出去,这心里还真有一点舍不得。

    “要不捐二百万出去?”我心里暗道一声,最终决定拿出二百万来修路,剩下的一百万留着自己花。

    李建国过完年就要去人大了,没有了实权,就等于退居二线,再也不会像以前那么风光了。霍思柔也从税务局提前退休了,李菲儿的天蓝集团因为陈氏集团的离开,以及上面的调查,再加上李菲儿此时只有待在家里,不能工作,估摸着天蓝集团即便度过这次的难关,也不会再像以前那样耀眼了。

    李家可以说从天堂一下子掉到了地上,没有了过去的辉煌,万一自己再在仕途上出点岔子,卡里有一百万至少可以做点小生意,平凡的生活下去。

    再说了,关雀儿、石头和邓宝三人的吃穿住行以及上学的所有花费都要自己出,虽然乡里养一个孩子不像城里那样花钱,但是三个孩子加起来以后自己的负担肯定很大。

    自己拿出二百万,再加上已经到帐的六百万修路款,八百万应该马马虎虎可以修一条可以供两辆车错行的山路了。

    修路的事情我暂时放了下来,已经不是太担心,到时候找找老支书,让他联合山里的五个村出人力,工钱可以少一点,这样应该可以节省一大笔的修路费,我再次看到了修一条百年山路的希望。

    想着想着,突然感觉有点因,于是躺在沙发上睡着了,等醒来的时候,发现赵虎正跟卫文和卫武两兄弟在喝酒。我马上从沙发上爬了起来,揉了揉迷糊的眼睛,说:“文哥、武哥,你们来了,真是谢谢你们。”

    “王浩,你人品还不错,我们认你这个兄弟,其他的话就不用讲了,来,喝酒。”卫武说,他看起来就是一个急脾气的人。

    我没有废话端起赵虎给倒的酒跟卫武碰了一下,随后一饮而尽:“文哥,武哥,情况是这样的……”我刚要介绍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卫文摆了摆手,说:“大体的情况刚才赵虎已经跟我们讲了,至于具体的细节,你无需讲述,我们信的是你的人,明白吗?”

    “谢谢文哥。”我再次端起酒杯又跟卫文喝了一个。

    我们四个人边喝边聊,主要是赵虎和卫文、卫武聊功夫啊,聊武林的事情,我主要是一个听众。

    听他们讲功夫,我一点听不懂,不过讲武林的事情,却挺有意思,特别提到了地下拳赛,卫文和卫武两兄弟想要搞一个,并且邀请赵虎加盟。

    “文哥,武哥,我身上也有点钱,能不能算我一份。”我插嘴说道。

    “行了,不过这件事情还在筹划之中,还没有选好地方,资金缺口还很大。”卫文眉头微皱,开口说道。

    “文哥,地方嘛,我觉得要绝对安全和隐蔽,倒是有一个地方很合适。”我思考了片刻,开口说道。

    “哦?王浩,说说那个地方?”卫文来了兴趣,扭头盯着我问道。

    “文哥,我马上就要主持修一条通往大泽山的山路,我是大泽乡人,大泽山虽然不太高,但却是一片山脉,路修好之后,完全可以在山里建一个地下赌拳场,警察很难查到的,即便查到了,在山里边,除非上千名警察给包围了,不然的话,只要我们安排好盯梢的人,他们根本抓不到我们以及参加赌拳的人。”我把自己不太成熟的想法讲了出来。

    “王浩,这个想法真不错啊。”赵虎开口说道。

    “听起来是不错,具体实施起来怕是要不少的资金。”卫文皱着眉头说道:“在山里建高档的赌拳场,虽然安全,但是成本却要成倍的增加,我们现在最缺的就是钱。”

    赵虎和卫武两人都点了点头。

    我想了一下,然后试探着说:“文哥、武哥,你们知道一会去救的那个小姑娘为什么被赵大河抓起来了吗?”

    “我们不需要知道。”卫武抬头看了一眼说道。

    “武哥,你理解错我的意思了,这件事情可能会解决资金问题。”我开口说道。

    “哦,说来听听。”卫文立刻扭头对我说道。

    “我们都没有太多的钱,但是赵大河有啊,他可是我们阳城县的一霸,虎哥,你估摸着赵大河的身价有多少?”我对赵虎问道,从他的口里说出来,以便提高可信度。

    “赵大河的资产至少十几个亿。”赵虎想了一下,开口说道。

    “十几个亿啊。”我的目光在卫武和卫文两兄弟脸上扫过。

    “讲重点。”卫武这个急脾气开口催促道。

    “我知道赵大河的私生子在那里,你说他的儿子能值多少钱?”我说。

    “绑架?这事……”卫武犹豫了一下,朝着卫文看去。

    “赵大河的后台是他堂哥赵大忠,而赵大忠是阳城县的一把手,只要虎哥这边有人实名举报,我会让自己的岳父李市长将赵大忠严办,赵大河的后台一倒,他这么多年在阳城县做了多少坏事,就不信没有人不记恨在心。”我一边思考一边讲述,越说越觉得这件事情可行。

    “说重点,不论赵大河有没有后台,绑架一个学生都是重大案件,不是开玩笑。”卫武说。

    “武哥,如果不是我们亲自动手呢?”我盯着卫武说道,心里的想法越来越完善。

    “什么意思?”他问。

    “刚才我说了,赵大河在阳城县为非作歹了十几年,县里肯定有恨他入骨的人,只要我们找到其中的一个人,也许他就可以替我们完成这件事情,而我们只需要躲在幕后收钱,当然,想要让这种人出手,除了报仇的心理之外,还要有足够的利益。”我侃侃而谈,把自己的想法全部讲了出来。

    “听起来倒是可以操作。”赵虎思考了片刻,点了点头说道:“阳城县被赵大河祸害的人很多,肯定有想要他命的人,只要我们能帮对方安排好后事,并且许下重利的话,这事搞不好真得能办成功。”

    “哥,你怎么看?”卫武朝着卫文看去,开口询问道。

    “既然赵虎都说可行,那我们就试试,这件事情应该算是为民除害吧?”卫文说道。

    “当然!”我立刻说:“赵大河做的坏事罄竹难书。”

    “算是为民除害,当年我跟过赵大河一段时间,他是一个没有底线的人,所以没多久我便离开了。”赵虎附和道。

    “好,这件事情就算定了下来,赵虎,你找人实名举报,王浩,你要找你的岳父把那个赵大忠弄下来,然后我们再进行下一步。”卫文说。

    我和赵虎对视了一下,随后同时点了点头。

    “我手里收集了一些证据,可以找个人实名举报。”赵虎说。

    “虎哥,只要有人实名举报,剩下的交给我,我会说服李建国,将赵大忠拿下,至少把他换到另一个地方去。”我说。

    接下来的时间,我们四个人边喝酒边商讨从赵大河手里搞钱的计划,将所有步骤的想了一遍,并且加以完善。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很快到了凌晨二点多钟,卫武站了起来,说:“走吧,把人救出来,我们也好赶着回去,再联系多一点的人,做一些地下赌拳赛的前期准备。”

    我、赵虎和卫武也站了起来,随后朝着外边走去,仍然是上次那辆面包车,这次由我来开车,很快便来到了万鑫洗浴中心的对面,找了一条小巷停了进去。

    凌晨二点半,街上根本没有人,车子更少,对面的万鑫洗浴中心半没有关门,牌子在闪着七彩的灯光。

    “生意看起来不错啊,下面洗浴一条龙,上面是一个赌场,这赵大河还真会做生意。”卫武说。

    “没有他堂哥赵大忠,这个地方早就被警察查封了,岂敢这么明目张胆。”我气愤的说道。

    “哥,走吧,事情早做完,我们好早点回去。”卫武的催促道。

    “再等等!”卫文倒是沉得住气,说:“这次是救人,不能出一点闪失,不然的话,我们两人也许能跑出来,王浩小兄弟的女人呢?万一跑不出来,又被抓回去,我们可就丢人了。”

    “文哥,江雪晴不是我的女人,只是我的干妹妹。”我解释道。

    “干妹妹?还是干妹妹啊。”赵虎打趣道。

    我一阵无语,只要不再解释,因为这种事情越解释越不清楚。

    三点钟,卫文还不让行动,直到快凌晨四点钟了,他才带着卫武下了面包车,然后对我说道:“把车开到马路对面。”

    “好!”我点了点头。

    稍倾,卫文和卫武两人穿过了马路,然后朝着万鑫洗浴中心的大门走去,因为此时大门仍然敞开着。

    我立刻将车子发动,驶出了小巷,在前方一百米处掉了一个头,然后慢慢的朝着万鑫洗浴中心的门口驶去。

    几分钟之后,我将车子停在离万鑫洗浴中心门口大约二十米的地方,停火关灯,静静等着卫文和卫武两兄弟的行动。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十分钟过去了,仍然没有看到卫家两兄弟的身影,我心里不免有点紧张,扭头对赵虎说道:“虎哥,不会出事吧?”

    “放心,他们两人是老手,应该不会出事,我们再等等。”赵虎回答道,不过脸上也露出一丝焦急的表情。

    十五分钟,洗浴中心还没有动静,卫文和卫武也没有出来,如果出事了的话,我估摸着里边应该会传出一点动静,可是静悄悄,连一点吵闹和吆喝的声音都没有。

    “到底怎么会事?都十五分钟了,难道没有找到人?”我自言自语道。

    “我打个电话。”赵虎可能也有点担心,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