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零八章 刺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雪晴,别怕啊!”我在电话里嚷叫着,可惜一点用处都没有。

    稍倾。卫武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王浩。你还是过来一趟吧。小姑娘可能精神受了一点刺激。”

    我眉头微皱,思考了片刻,说:“好的。武哥,你用手机号搜索我的**。在**上给我发个地址。我立刻开车过去。”

    “嗯,先挂了。”卫武说。随后挂断了电话。

    我急忙起床,走出了房间,杜芹坐在沙发上。看到我走出来。她立刻跑了过来,问:“王浩,有雪晴的消息了吗?要不我们报警吧。”

    “阿姨。绝对不能报警,明白吗?雪晴已经有消息。我这就去看看她。”我说。

    “雪晴在那里?我也去。”杜芹说。

    我眉头微皱了一点,想了想。杜芹去也行,正好可以好好照顾江雪晴。于是点了点头,说:“好。我洗漱一下,然后立刻出发。”

    “嗯!”杜芹点了点头。问:“雪晴没事吧?”

    “没事。”我说,随后走进了卫生间。

    二十分钟之后,我开车带着杜芹离开了桃花源小区,先去加油站把油加满,然后一路疾驰,朝着潭县方向驶去。卫武已经加了我的**,上面发了一个定位,大约离阳城县有五百公里,估摸着要六个小时左右才能到。

    开车离开阳城县的时候,我特意看了一下,有没有警察检查,一切正常,并没有任何的异常,更没有警察设卡检查:“看来赵大河并没有报案。”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其实按照常理来说,赵大河肯定不会报案,他非法囚禁殴打江雪晴,早已经构成了犯罪,不过因为他堂哥赵大忠的原因,我才会如此的担心。

    车子上了高速之后,我开到了一百码,这是一辆二手的老捷达,车速一高,感觉好像什么东西都在响,不过为了尽快赶到潭县,见到江雪晴,我并没有减速,仍然保持着一百码的速度。

    江雪晴说到底是因为我的事情才会被赵大河给抓起来,并且此时还担心着,她到底跟赵大河说了什么,万一把所有的事情都讲了的话,那可就有大麻烦了,我偷偷的整他的私生子,以赵大河肆无忌惮的脾气,搞不好自己会有生命危险。

    一路无话,六个半小时之后,我和杜芹出现在了江雪晴面前,她一下子扑到了杜芹怀里,大哭了起来。

    我心里有点发酸,感觉对不起江雪晴,于是离开了房间,来到了客厅,卫文不在,卫武正坐在客厅里泡茶:“兄弟,来,喝杯茶。”

    “谢谢武哥。”我说,随后坐了下来,确实渴了,端起茶来喝了一杯,问:“武哥,带雪晴去医院看过了吗?”

    “看过了,医生说是惊吓过度,休修休修就好了,至于身上的伤,都是皮外伤,没有什么大碍,不过……”卫武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

    “武哥,不过什么?”我焦急的盯着他问道。

    “不过医生说,小姑娘被侵犯过多次,下面有点发炎,可能得了性病。”卫武先是朝着江雪晴的房间看了一眼,然后小声的说道。

    “性病?是艾滋病吗?”一瞬间,我感觉头皮发麻,声音都有点颤抖起来。

    卫武摇了摇头,说:“兄弟放心吧,不是那种病,好像是叫梅毒吧,总之,小姑娘肯定是遭受了大罪。”

    听到卫武说不是那种病,我提起的心才放下不,万一江雪晴染上了那种病的话,自己这辈子都要活在愧疚之中。

    我和卫武喝着茶聊了半个小时,杜芹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说:“王浩,雪晴让你进去,她想跟你聊聊。”

    “哦,好的,阿姨。”我立刻站了起来,朝着江雪晴的房间走去。

    吱呀!

    我推了房间的门,然后轻轻关上,江雪晴仍然蜷缩在床上,看到我走进来,她抬头看了一眼。

    “雪晴,对不起,都是哥的错,是哥害了你。”我看到她的样子,十分自责的说道。

    “哥,我要报仇,我要杀光那群王八蛋。”江雪晴的眼神里露出一种阴暗的东西,让我心里不由的颤抖了一下。

    “雪晴,你放心,这次欺负你的人,一个都跑不掉,哥,一定把他们全宰了,不过这件事情呢,我们要慢慢来。”我坐到床边上,开口对她说道。

    “我等不及了。”江雪晴眼睛里露着寒光,咬牙切齿的说道。

    “雪晴,你听哥说,想要干掉伤害过你的人,就必须先干掉赵大河,而想要干掉赵大河,就必须把赵大忠给搬到,哥现在已经有了搬倒赵大忠的法子。”我十分认真的对她说道。

    “什么法子?”江雪晴盯着我的眼睛追问道。

    “会有人实名举报赵大忠的违纪行为,我呢,准备去市里找一下李市长,他毕竟是我的岳父,只要有一点证据,就可以将赵大忠拿下,即便不能双规,也可以将他调离阳城县,这样我们再对付赵大河的话,就会少了很多的阻力,容易很多。”面对着江雪晴的追问,我只好把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

    “哥,既然有计划了,你就快去做了,我一天都等不了了,他们不是人,都是禽兽,我要亲手宰了他们,对了,还有赵大河的私生子,我要把那个孩子杀了,让赵大河知道什么叫痛苦。”江雪晴脸上露出一副十分凶狠的表情,情绪再次激动了起来。

    我心里一痛,伸手将她搂进了怀里,说:“雪晴,都是哥不好,哥一定帮你报仇,帮你把赵大河弄死,把那些欺负你的人全部弄死,你冷静一下,冷静一下。”

    江雪晴在我怀里挣扎了起来,嘴里仍然嚷叫着:“我要把那群禽兽全部杀光,杀光。”随后突然一口咬在我的肩膀上,我不由的惨叫一声,随后咬着牙,让她咬,因为都是自己的错,才让她一个小姑娘遭受了如此大的折磨和伤害。

    肩膀上的疼痛可以减轻我心里的自责,大约几秒钟之后,江雪晴松开了嘴,随后趴在我怀里哭了起来。

    “呜呜……哥,他们不是人,是禽兽!”

    “哥不会放过他们任何一个人。”我斩钉截铁的说道。

    “呜呜……”江雪晴不停的哭着,我则尽量温柔的劝说着她,大约十几分钟之后,发现她停止了哭泣,在我怀里睡着了。

    本来想将她放到桌上睡,但是又怕把她弄醒,于是只好保持着这个姿势,一直把着江雪晴,又过了十几分钟,等她睡沉了,这才轻轻的放在床上,盖好被子。

    起身的时候,我感觉半边身子都麻子,差一点摔倒,看着熟睡的江雪晴,我心里再次涌出一阵愧疚,同时对赵大河的恨再增一分:“赵大河,老子一定宰了你替天行道。”我双眼微眯,在心里暗暗想道。

    本来想离开/房间,却发现江雪晴一直抓着自己手,根本没有松开,没有办法,只好再次坐在床边,让她抓着自己的手,陪着她一块睡觉。

    这一坐就到了第二天早晨,半夜我迷迷糊糊的趴在床上睡了过去,等早晨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整个身体都麻了,动一下,仿佛千万只蚂蚁在啃噬自己的血肉,那种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

    经过一夜的休息,江雪晴看起来已经好多了,精神也不再那么暴躁和激动。

    卫文和卫武并没有住在这里,早饭是杜芹熬的粥,我喝了二碗,江雪晴喝了一碗,然后盯着我问道:”哥,你不是要对付赵大忠吗?什么时候行动啊,不会是骗我吧?”

    “雪晴,哥不骗人,等哥回到阳城就安排。”我说。

    “那你快走吧,我妈在这里照顾我就行了。”江雪晴淡淡的说道。

    我眨了一下眼睛,最终点了点头,说:“好,你放心,哥一定给你一个交代,绝对不会让你的罪白受。”

    江雪晴点了点头,面无表情的说:“我累了,回房间了。”随后起身朝着房间走去,看样子这次的事情对她精神上的打击很大,几乎已经在她承受的边缘,如果再在地下室里受几天折磨的话,怕是会疯掉,还好把她救了出来,我心里有点后怕。

    “等等!”我叫住了她。

    “还有什么事吗?”江雪晴扭头看了我一眼问道。

    “雪晴,你把事情都告诉赵大河了吗?”我弱弱的问道,感觉此时问这个问题有点不合适,但是又必须问,因为非常的重要。

    江雪晴惨笑了一下,随后摇了摇头,转身走进了房间。

    我心里再次涌出自责的感觉,没有急着离开,先去银行取了一万块钱交给杜芹,让他留在潭县照顾江雪晴,等处理好阳城县的事情,就会来接她们娘俩。

    杜芹点了点头,把钱收了起来。

    稍倾,我又给卫武打了一个电话,很快接通了:“武哥,真是麻烦你了,房租的钱……”

    “兄弟,不要再提房租的事情,再敢提一个字,以后就别叫我武哥,小姑娘和她妈想住多久就住多久,反正那栋房子一直空着,有人住还养房子。”卫武说。

    “那就谢谢武哥了。”我说。

    “中午,我们去吃个饭。”卫武说。

    “武哥,不用了,上次我们商议的事情,我准备实施了,现在就赶回阳城县跟虎哥再合计一下。”我说。

    “那好吧,我现在有事,就不送你了。”

    “没事,武哥,你忙。”

    我挂断了电话,随后启动了车子,驶离了潭县,一路疾驰朝着五百公里外的阳城县疾驰而去。

    下午四点,我回到了阳城县,也没有回家,直接开车去了不夜城迪厅,走进了赵虎的办公室。

    “咦?这么快就回来了?”赵虎看了我一眼,问道:“小姑娘没事了吧?”

    估摸着是卫武给他打过电话,自己根本没有跟赵虎讲过江雪晴的情况,也没有告诉他去了潭县。

    “虎哥,你手里是不是有赵大忠违纪或者犯罪的证据,希望你找个人实名举报,钱由我来出。”我盯着赵虎严肃的说道。

    “兄弟,怎么了?表情这么严肃,小姑娘出事了?”赵虎问。

    “总之很惨,赵大河他们简直不是人。”我说。

    “能活着救出来就不错了,只要活着,一切都有希望。”赵虎说。

    “虎哥。”我叫了他一声。

    赵虎挥了挥手,说:“这不是急的事情,你先回大泽乡修路,咱们从长计议。”

    “虎哥,你是怕了吗?要不你把证据给我,我亲自去举报。”我站了起来,盯着赵虎说道。

    赵虎的眉头紧皱了起来,其实我知道自己有点强人所难,赵大河是谁,那是以前赵虎的老大,阳城县响当当的人物,要钱有钱,要势有势,躲躲脚,阳城县颤三颤的人。

    想要正面跟他硬干,一般的人根本不敢,即便是赵虎都要三思而后行,心里犹豫不决。

    “王浩,你要知道,开弓没有回头箭,一旦实名举报,那就没有退路了。”赵虎思考了片刻,盯着我说道。

    “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江雪晴是因为我的事情才变成那个样子,赵大河还侵吞了大泽乡七百万修路款,并且二次想给我下套,他已经肆无忌惮了,我必须反击。”我斩钉截铁的说道。

    赵虎没有说话,微皱着眉头,在原地走来走去,我知道这个决心并不是太好下,于是也没有催促他,静静的站在那里,等待着他的决定。

    几分钟之后,赵虎停止了走动,朝着我看来,说:“证据有,可以给你,只要能搞定赵大忠,我会全力帮你对付赵大河。”

    我没有说话,直接将右手伸到了他面前。

    “等着。”赵虎说,随后转身走到了办公室的保险柜前,从保险柜里拿出一个资料袋递到了我的手里:“东西都在这里,八年前,赵大忠给赵大河的公司批了一块地,一年之后,城区改造,这块地皮的价格涨了十倍,赵大河非常高兴请赵大忠吃饭,那天晚上赵大忠喝醉了,跟一个女人发生了关系,当时我还是赵大河的手下,找机会翻到了房间的阳台,用D**给拍了下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